第2085章 最起码的尊严

    有别于因担心小儿子而焦躁的亲爹封行朗,林诺小朋友则是伤心又难过。ω δwww..

    大毛虫果真是不喜欢他了,他现在只喜欢小虫弟弟。竟然带着小虫弟弟一起出门游学去了!

    林诺感觉自己已经被大毛虫给深深的抛弃掉了!

    丢下一句‘我去义父家’后,林诺便让邢十四送他去了浅水湾。

    本是来找点儿安慰的,可小家伙却提不起兴致,像个闷葫芦一样只是一声不吭的坐着。

    “怎么了?谁惹我们的十五小爷了?被你亲爹凶了,还是被你妈咪给揍了?”

    上午邢十二才跟义父河屯一起将邢太子送回了封家;这下午小家伙就跑来浅水湾而且还蔫蔫的不痛快,八成应该是被林雪落那女人给揍的。

    因为在邢十二等众义子的心目中,封行朗是个极度护犊子的慈父。所以他打孩子的可能性不大。

    那整个封家就只剩下林雪落那只恃宠而骄的母老虎敢对小十五动手了!

    “臭十二,你不要再问了啦!我很难过的你没看到吗?真讨厌!”

    也只有在浅水湾河屯这里,小家伙才会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的。但小家伙最在乎的,还是无法得到的爱。好比丛刚选择了带弟弟虫虫出去游学,而没有带上他!

    妈咪也好偏心的!每次都是让大毛虫带上虫虫弟弟,却从来都不会想到他这个大亲儿子!

    “哟哟哟,我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十五爷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伤心难过了呢?说来给十二哥听听!”

    在邢十二的软磨硬泡之下,小家伙才委屈的说出了缘由。

    河屯一听,顿时就不淡定了。电话随之便打去给了儿媳妇林雪落。

    雪落一看到河屯打来的电话头就大了,知道自己八成又得挨训。

    果不其然!

    “雪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可以让那个丛刚把邢程带走呢?万一他起了歹念怎么办?小虫子就危险了!”

    好吧,这父子俩的心性果然类似。连教训她的口气都是一样的。

    “爸,这你也能操心呢?虫虫跟着丛刚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当初你们对付塞雷斯托的时候,要不是丛刚,虫虫能平安的生出来?”

    雪落也不想跟河屯多说什么,便机智的说道:“让丛刚带着虫虫出去游学,也是你亲儿子的主意!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就直接去问你亲儿子好了!”

    这脚‘皮球’踢得是真聪明!雪落知道丈夫封行朗再怎么不满她的所作所为,在河屯面前依旧会维护她这个妻子的。

    被挂断电话的河屯气愤难平,“这个林雪落,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那还不是被邢太子给宠出来的!林雪落现在俨然已经成了无敌的母霸王龙了!”

    邢十二也是感叹:曾经在佩特堡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女人,现在竟然成了没人敢管的母老虎……真的是世事难料啊!

    “不许这么说我妈咪!臭十二,你才是母霸王龙呢!你全家都是!”

    小家伙见邢十二谩骂自己的妈咪,又跟邢十二开干起来。

    ……

    小孩子果真是长得快,伤口愈合能力也超强;只用了十天时间,芽芽脸颊上的划伤便全好了,连一点儿疤痕也没留下。

    为了女儿脸颊上不留下疤痕,白默找了好几个皮肤专家和整形专家。到是白默的后肩和袁朵朵的肩窝处,留下了被简梅砍伤的痕迹。

    这些天来,白默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便是简梅如何如何的恶毒!竟然连一个六岁的孩子也狠得了心下毒手。而且还砍伤了朵朵!朵朵是为了救他才被简梅砍伤的。

    一句‘朵朵,还是你好’,却让袁朵朵心酸不已!

    袁朵朵再一次用自己的生命来演绎:她爱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丈夫白默,超过了爱她自己!

    在跟简梅纠缠中,白默接好的断腿二次受伤,又额外的多做了一回手术。

    “朵朵,芽芽脸上的划伤已经痊愈了,医生说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你别担心了。”

    白默探手过来紧紧的握住了袁朵朵的手;可袁朵朵却推开了他的手。

    “白默,豆豆和芽芽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你有错,我也有错!我们都不是称职的好父母。”

    “朵朵,你别这么说!这次错的是我……我不该跟简梅乱搞!差点儿被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害到家破人亡!这都是我的错!”

    白默再一次的握住了朵朵的手,“朵朵,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现在才知道:你才是最爱我,最爱豆豆芽芽的人!”

    袁朵朵苦涩的笑了笑,“可我不想原谅你!”

    深深的凝视着白默那痛苦的面容,袁朵朵抽回手从单肩包里拿出了那两叠协议。

    “一份儿是离婚协议!一份儿是抚养协议!白默,签字吧!”

    袁朵朵拿出钢笔,连同两份协议一起递送到了白默的面前。

    “不……我不签!”

    白默有些哽咽,“朵朵,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和豆豆芽芽的事了!我保证!我发誓!如果我再做,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白默,说这些没用的!我不需要你的保证!我只需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以及我的自由!”

    袁朵朵将钢笔和协议一起塞在了白默的手中,“看在我替你挡了一刀的份儿上,把字签了吧!”

    “朵朵……不要!不要!”

    白默泣不成声,“朵朵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也不能没有豆豆和芽芽……没有你们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白默的话,让袁朵朵心里狠实的生疼着。

    可白默越是这样,就越发让袁朵朵坚定自己的决定!

    “说什么傻话呢?你永远都是豆豆和芽芽的亲生父亲!无论她们的抚养权归谁,你都有抚养她们的责任和权力!你不会失去她们的!”

    “那我也不能失去你!朵朵,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白默再次厚着脸皮握住袁朵朵的手。

    “不好!”袁朵朵厉呵一声,“白默,这两份协议里,有我做为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尊严!我不想继续被你肆意践踏了!如果你不肯签字,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到时候,就让豆豆芽芽一

    起上法庭去,当众选择是跟你过,还是跟我过!”“朵朵……不要……不要!别对我这么残忍好不好……朵朵不要!”白默抓着袁朵朵的手,哭得像个孩子。

猜你喜欢: 《铁骨是怎么炼成的》 《重生都市之妖神至尊》 《特种兵在都市之诡刃》 《爱财如命》 《年华似水情似火》 《开国女帝记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