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安插有眼线

    朱孝云将范宁带到他的外书房,他将门关上,神情有些不悦地问道:“为什么要进京?”

    范宁却笑了笑反问道:“岳父给我的丁忧期延长到三年,恐怕也不是让我陪阿佩那么简单吧!”

    朱孝云淡淡道:“皇位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我不希望你参与到这件事中来。ωヤノ亅丶メ....”

    范宁摇摇头,“如果琅琊郡王上位,岳父觉得张尧佐会放过我?”

    “有我在,他总要给几分面子吧!”

    范宁一怔,难道自己岳父已经投靠张尧佐了?

    他连忙试探着问道:“莫非岳父答应朱元骏什么了吗?”

    “阿宁!”

    朱孝云拉长了声音,有些不高兴道:“他是佩儿的二祖父,你不该这样无礼。”

    “这是祖父的命令,小婿不敢不从。”

    朱孝云这才想起父亲说过的话,不准朱家子弟再叫朱元骏为二祖父,他沉默片刻道:“我不支持任何一方,赵宗实通过你三祖父给我传话,想见我一见,我婉拒了,刚才二叔又提张尧佐来传话,希望我明天去张府吃顿便饭,我还是以身体不适婉拒了,阿宁,我绝不会违背居中的原则。”

    对岳父这个态度,范宁很不屑,居中不倚向任何一方在双方斗争时可以两头通吃,一旦斗争结束,开始分配利益时,居中者的下场会比敌人还惨,肯定会被贬到最荒蛮的地方去当县令。

    岳父居然还说有他在,张尧佐会给他面子,屁的面子,张尧佐掌权后不捏死他才怪。

    范宁这个岳父什么都好,对自己确实也是出于爱护,但就是书生气太重,比较迂腐,看不到人心的险恶。

    范宁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也不想劝岳父,万一岳父被劝服,却站到张尧佐那边去怎么办?要知道,现在张尧佐取得了上风,范宁宁可岳父暂时不要站队。

    “请岳父放心,我既然暂时不复职,想必也没有资格卷得太深,我不会立足于危墙之下。”

    这话也是安慰一下朱孝云,说出来连范宁自己都不相信,朱孝云心中何尝不知,但他拿这个女婿也没有办法,注视范宁半晌,朱孝云无奈地叹口气道:“那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

    范宁当然不会住在岳父岳母家,他住在那里很不自在,宦官人家规矩很严,做什么都有讲究,都有规矩,就算女儿女婿也不能例外,比如家中非晚饭时分不能饮酒,亥时则关闭府门,不准再进出,甚至穿衣也有讲究。

    相比之下,范宁更愿意住在朱元丰的府邸,接地气、自由宽松,只要不是携妓入宅,其他都可随意。

    朱元丰已经知道范宁来了,范铁戈已经先把行李和随从送去了朱元丰府上。

    几年不见,朱元丰居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和从前一样身体硬朗,头发也只是两鬓斑白,和今天见到的朱元骏的苍老完全不同,在朱氏三兄弟中,朱元骏最显老,朱元丰最年轻,当然,他本身也比大哥年轻十几岁。

    不过范宁还是从朱元丰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忧色。

    书房里,范宁喝了口茶问道:“三阿公可是为奇石馆的事情烦忧?”

    奇石馆被人威胁,范宁又不在京城,范铁戈肯定第一时间告诉朱元丰了。

    范宁很清楚,别看朱元丰财力雄厚,在京城也可以排进前十,但他却没有什么权势地位,就像当初苏亮去妓院被抓,朱元丰只能买通底层的都头把苏亮放出,也就有后来朱元丰为了得到爵位,不惜耗资数万贯为朝廷走私种马。

    这也是朱元丰为什么要从财力上大力支持落魄的赵宗实,这就和吕不韦投资异人一样。

    但现在赵宗实还没有得势,所以朱元丰的投资还没有拿到回报,而这时,他却被人盯上了。

    范宁不得不佩服张尧佐目光毒辣,朱元丰确实是赵宗实支持者中最弱的一环,但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没有他的财力支持,赵宗实哪有能力给百姓做善事,收买民心。

    朱元丰轻轻叹口气,“昨天晚上,东大街的朱楼被人纵火烧毁,烧死了三名酒保。”

    范宁眉头一皱,二叔居然没有告诉自己这件事,岳父也没有说,岳父没说他能理解,他不想让自己参与进去,但二叔为什么不说?

    “是我不让他说的!”

    朱元丰明白范宁的心思,苦笑一声道:“你二叔了解并不多,还是由我来亲自告诉你。”

    “然后呢?”范宁追问道。

    “然后今天天亮时,发现大门上钉了一支箭,上面有一封信。”

    朱元丰把一封信递给范宁,范宁打开信,上面只有血淋淋的四个字,‘只是警告!’

    “他们应该是在警告我,不准我再支持赵宗实。”

    范宁点点头,“我们可以迂回一下,三阿公表面上退出,改由曹家出面支持赵宗实,然后通过朱记钱铺把钱转给曹家,这件事只有我们二人、曹老爷子和赵宗实四人知道。”

    范宁知道朱元丰没有资本和张尧佐对抗,便给他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朱元丰默默点头答应了,但他目光却射出一丝狠意,他朱元丰也不是好捏的柿子,他明面上斗不过张尧佐,那他就玩暗的。

    他心一横,对范宁道:“我养了一支死士,共有二十人,个个武艺高强,我就把它们交给你吧!”

    “可以完全信赖吗?”范宁问道。

    朱元丰点点头,“这二十人都是我从小养大的,我叫他们死,他们绝不会活,也是我隐藏最深的武器。”

    范宁忽然想起了留在鲲州的徐庆,徐庆也是朱家的死士,看来朱家还是有点本钱的。

    这时,朱元丰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奇石馆被敲诈之事其实和昨晚的事情无关。”

    范宁一怔,“三阿公这是什么意思?”

    “去奇石馆搞事是朱元骏在背后暗算我,他找到宋家和张家的三个纨绔衙内,怂恿他们去奇石馆,当然,也是张尧佐想收拾我了,朱元骏才抓住这个机会来恶心我。”

    范宁有些不解,“三阿公是怎么知道?”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是朱元骏的五孙朱安告诉我的。”

    范宁对这个朱安还有点印象,当年他第一次去吴江朱府时,就是这个朱安给他指的路,他好像和柳然的关系极好。

    但问题是,朱元骏的孙子为什么会帮朱元丰?着实让范宁感到惊奇。

    “很奇怪吗?”

    朱元丰笑了笑,“其实一点不奇怪,有人想烧琅琊王的香,那同样也有人想烧巨鹿王的香,就算一家人也不例外,朱元骏抱张尧佐的大腿,他的子孙未必个个看好琅琊郡王。”

    “可是……”范宁还是踌躇。

    “你担心他是不是用计骗取我的信任?”

    范宁点点头,他确实有点担心。

    朱元丰淡淡一笑道:“别人我会警惕,但这个朱安我却相信他,因为也是庶出,只有我能理解他的痛苦,他虽然是朱元骏的孙子,但他却从小视我为祖父,我和朱元骏尽管断绝了关系,但和朱安却一直有联系。”

    范宁瞪大了眼睛,他忽然明白了,这个三阿公也不简单啊!居然在朱元骏内部安插了眼线。

    范宁心中立刻生出一个念头,他负手走了几步,对朱元丰道:“我想和这个朱安谈一谈。”

猜你喜欢: 《十二骷髅》 《行走阴阳》 《(仙侠)不语长生》 《都市风流狂医》 《独宠将门农女》 《(西幻)所有长得帅的深井冰都喜欢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