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种因

    “唉,你听没听说,那寻姻访的一梦姑娘的事情啊?”

    “自然是听说的,那么大的一场火,谁不知道啊。ω δwww..这女子也是个奇女子,听说还是夜王府小郡主身边那个侍女的亲姐姐呢。”

    “是啊是啊,我跟你说,不仅如此,我还听……”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夜思天拉着笑笑走的更快了些,本来是想带笑笑出来散散心的,她还是忽略了京城里的闲人比洛城还多。

    笑笑跟着夜思天的脚步知道她是不想自己听到那些闲言碎语,只是其实她并不在意这些的。因为她知道,他们最多不过说上两三天,等到下一件让他们可讨论的事情,关于寻姻访,关于姐姐,他们便就忘记的干干净净。

    夜思天拉着笑笑走了会,见到前面不远处的茶馆二楼正站着一堆人,对着她们这个方向指指点点还不时的交头接耳。夜思天心中一阵厌烦,停下脚步:“算了,也没什么好逛的,我们回去吧。”

    笑笑自然是听夜思天的,点头答应。

    两人便向停放马车处走去,走到马车处远远的便看到成兰亭站在她们的马车前。

    夜思天与笑笑走上前,“成兰亭?你站在这里是在等我?”

    听到夜思天的声音,成兰亭回身,看到人脸上立即绽出一抹笑容,“夜思天!这果然是你的马车,我路过时就觉得这马车应该是你的就在这里等着了。”

    在马车边等她?夜思天问,“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成兰亭看了看她身边的笑笑,不好意思的挠头,“就是,就是我二叔的事情。”

    先前她说过会安排这件事,他也没好意思再催。前段时间,他也听说了寻姻访一梦姑娘的事情,知道她估计也没时间管他的事情。可是婶婶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而她在成府里也越来越嚣张,昨日甚至都敢顶撞爹了。爹自是不让着她,只是刚想教训她几句,祖母便出言相劝。爹最后也只能不与她计较。

    他看着婶婶在成府里这般作威作福心里是越来越生气,最重要的是,那还不是成府的孩子!

    经成兰亭这么一提醒,夜思天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件事,她一拍脑袋,“啊,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成兰亭见她自责神情,忙道:“没事没事,你那么忙忘记也正常。你要是没空,这件事倒也不急的。”

    不急?笑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这成兰亭都在马车边找人了,又怎么可能不急呢。

    “没事,刚好这几天我跟笑笑也闲得狠。你回去探探,你二叔什么时候会出去喝酒,最好是晚间。”夜思天对笑笑道,“笑笑,我带你出去玩玩!”

    要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她也刚好趁着这件事给笑笑转移转移注意力。

    “明日!”成兰亭忙道,“二叔每半月大休沐日时,都会跟同僚吃酒的,一般都是喝到半夜才回府。”

    夜思天看着成兰亭,“这件事不急?”

    被看穿的成兰亭略尴尬,“其实,你,你若是没时间,也可以再推推的。”

    夜思天也不再逗成兰亭了,“不必了,就明日吧。你只需将你二叔跟他同僚喝酒的酒楼告诉我就行了,其他的,我来安排。”

    “富荣酒楼。”成兰亭问,“你准备怎么做?”

    上次她说要先给二叔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他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她的意思。

    夜思天故作玄虚的摇头:“天机不可泄漏,你只管等着看就行了。”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这般模样,脸上只傻笑着。

    “你傻笑什么。”夜思天说。

    成兰亭笑着摇头,“没什么。”

    他只是觉得这样的她,即美又生动,他很喜欢看她这般。

    笑笑看着无所感觉的夜思天,又看了眼成兰亭, 最后摇了摇头,只可惜天儿至今情窦未开,所以是体会不到这成公子眼里浓浓的深情了。

    &

    晚间,成杰与三位同僚个个喝的面红耳赤,成杰为自己倒下一杯酒,冲着三人举了举,便一饮而尽。

    一边的一个同僚见状笑道,“成大人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自从家中夫人有喜后,这酒量也跟着见长啊。每次喝酒喝的可比先前多上一半。”

    成杰笑着应声,“哪里哪里。”

    成杰面上谦虚着心里却是开心不已,先前他一直盼子而不得时,他自是知道别人在私底下说他没种,嘲笑他不是个男人,现在他的正妻有喜了,他自然也觉得脸上有光了。现在也只求她能够给他生下一个儿子,到那个时候,在成府里他也能话了,以后接管成府的人就不一定是成兰亭了。

    这般想着,成杰仿佛已经有了个儿子般,全身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得意感,心里开心就忍不住的想要多喝几杯,他又为自己再倒上了一杯酒,喝尽。

    一边的同僚见他一脸得意,都各自使着眼神,随即窃窃的偷笑,沉浸在自己心情里的成杰自然是没有看到他们的暗地嘲笑。

    成杰是越想越开心,这酒也越喝越多,渐渐的就已经喝的不醒人事,趴在酒桌上睡了起来。

    等到成杰酒醒过来已经是半夜了,他看了看四周,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晃晃头醒了醒神起身离开。

    成杰晃晃悠悠从二楼走下一楼,只见一楼大厅的一角居然也还有一桌未走的客人正在喝酒。

    按照往日的约定,谁若是喝醉了或是最后一个走便是谁结这酒钱,于是成杰便走向柜台前,对着正在那算着帐的掌柜道:“掌柜的,结帐。”

    掌柜的脸上带着常有的笑容,抬手指着一楼大厅角落里仅剩的那一桌道,“成大夫,那边的人已经帮你们付过钱了。”

    成杰闻言疑惑的看去,只见那一桌上坐着两人,那两人都背对着他,倒也看不清长什么样。只是这会认真一看,才发现那两人竟都是和尚的装扮,现如今和尚都能喝酒了?

    成杰向那边走了过去,还未走到两人身旁时,便听到其中一人出声道,“成大人不必客气,为你付钱只因曾受过你一次恩惠而已。”

    说着那人转过头来,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双十年纪的和尚,而他身边的人同样也是一个和尚,只是看年纪应该已过半百。

    成杰盯着小和尚,想了一会儿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我与你未见过面,你又是什么时候受过我的恩惠呢?”

    只见小和尚淡淡一笑,“成大人当然没见过我,因为我说的是前世。”

    前世?!

    成杰像是看个疯子般看着小和尚,他说的这都是什么疯话?

    小和尚见他这般也不多做解释,只道,“罢了,你我的前世今生缘也算是了结了,我又何必多言呢。成大人,我们后会无期。”

    说着便起身离开,而一边那年过半百的和尚道:“师父,你方才不是说,等这成大人下来后,有其他的话要对他说吗?。”

    “他即不信我,我又何必多言。”小和尚的声音传来,“在他眼中,我不过是个ru臭未干的小和尚罢了。”

    成杰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即不信即又有些疑惑,“等等。”

    小和尚与他身边的人停住脚步,小和尚回过头来,“成大人还有何事?”

    这小和尚和尚就这般站在那里,成杰竟真看出那么些仙风道骨:“小师父有话要对我说?”

    小和尚淡笑,“方才确实有,只是现在没有了。毕竟成大人也不信我方才所言不是?”

    成杰犹豫看着小和尚:“你说的什么前世今生谁会信。”

    小和尚的徒弟闻言,倒似有些不贫般出声:“当今圣上都信的事情,怎么就没人信了。”

    小和尚听到徒弟的话,始终淡然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只见他微皱眉头不赞同的看向唤他师父的和尚,“切勿乱说。”随后便看向成杰道,“成大人,小徒年纪小不懂事,他说的话也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今日时辰也不早了,早些回家吧。”

    成杰心里却因为方才那和尚说的话起了疑,当今圣上都信那是何意?难不成他们还见过皇上?

    成杰忙上前一步拦住了准备离开的小和尚面前,“小师父,我们的话还未说完,你先急着走啊。”

    小和尚只好停下,面上泛起一丝无奈:“成大人,你即是不信我的话便也不要再出手相拦了。”

    成杰却不肯轻易的将人放走,“小和尚先别走,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能否告诉我?”

    小和尚看着成杰,想了想道,“罢了,前世你对我的恩惠又岂是那一顿酒钱能还清的,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便问吧。”

    成杰听了,看了下四周,方才还在柜台算帐的掌柜的此时也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酒楼的大厅也只剩下他与这两位和尚,他压低了些声音道,“你们,见过当今圣上?”

    小和尚闻言,淡淡一笑:“若是未见过宫中又怎么可能有那千鲤池。”

    成杰听后面露惊色,他只知道那千鲤池是皇上出巡时遇到的一位得道高僧所致,方才那和尚说起当今圣上,他也就突然想到了那件事情。只是没想到一问,竟真是当年皇上遇到的那高僧。只是,这两个和尚,一个看着不过双十,另一个虽大一些,但看着也只有半百之龄,倒没有得道高僧该有的模样,一般的得道高僧不都是古稀之年?

    小和尚像是看出成杰的疑惑出声道,“成大人,我与你说这番话也皆因前世你予我的恩惠而已。你信与不信都无碍,只是不要再与别人说这件事就可。”

    成杰半信半疑的看着小和尚,“小师父放心,我自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是方才你的徒弟说,有话要与我说,不知道是什么话?”

    “你即不信,我多说也是无意。”小和尚说。

    成杰追问,“小师父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看小师父这副模样应该也会经常被人怀疑的,是以我方才的反映也是正常的。不如小师父与我坐下来好好谈谈,若是说的都是对的,我自然相信小师父所说,也相信那宫中的千鲤池是小师父所为。”

    小和尚听了成杰的话,认真的想了想,“罢了,你我今日也是因缘而遇,那我便与成大人好好聊会吧。”

    成杰闻言面上一喜,指着方才小和尚所在的桌子,“小师父,请。”

猜你喜欢: 《十二骷髅》 《行走阴阳》 《(仙侠)不语长生》 《都市风流狂医》 《独宠将门农女》 《(西幻)所有长得帅的深井冰都喜欢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