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死亡,或者……

    “周林!”
    乍一看见周林,我高兴得要命,几步就冲到他的面前,问他们跑到哪儿去了?
    周林举着火把,跳动的红色火焰将他的脸渲染得明暗不定,他没回答,反而问我怎么进来了?我牵着小妖朵朵,说洞口前杀来了几个赣巨人,也就是神农架野人,个个都是掷弹兵的翘首,老姜死了,我躲过,跑外面怕躲不过追杀,就跑进来找你们汇合。我家朵朵,已经制服了一个,还有两个在洞口里守着,不知道为什么没进来。我一路寻来,找到的秘洞,就跟了进来。
    噫,三叔还有老萧呢?
    我很奇怪怎么就他一个人,他耸了耸肩膀,说三叔他们在那边探路呢,说听到这边有动静,便派他过来看看,没想到是我。他对老姜的死并不在意,反而嘲笑,说越怕死,越早死,活着的都是些胆儿大的。
    这句话不但在战场上管用,这里也是。说完,他又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呆着?
    我说这个布有一个阵,八卦锁魂阵,专门制造幻觉,迷惑阵中之人,我刚刚给破开。他大笑,说你傻了吧?就这么一个破房间,哪里有什么阵法?哪里?我回过头去,指着左边,说就是那里,有……我话说完一半,便停住了。
    我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前方石鼎不见了!
    空旷的房间里,没有石鼎,没有青砖,没有堆积在地上的旗子,什么都没有,连我方才丢落的狼牙手电都不见了……空空如也。
    这是怎么回事?
    周林问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说这怎么可能呢!我刚刚,就在刚刚,淋了一袋子的黑狗血上去,才把那阵法破了呀……还有朵朵,她刚才被吸到了大鼎里面,差一点被里面像糨糊一样的白雾给淹死,是不是,朵朵?小妖朵朵惊魂未定地点头,说呛死了,差一点就昏死去。
    周林哈哈大笑,说怎么可能?一个鬼魂、一个灵体怎么可能被淹死?他虽然主修相、命两学,但又不是白痴。
    我说朵朵虽未灵体,但是也因祸得福,成为了鬼妖,具有一部分实体的性质。
    他不与我争辩,只是问我带了几包黑狗血。我说三包啊,我们不是每人有三包么?我掏出背囊里面给他看,一包、两包……三包!三包完整的黑红色液体整整齐齐地摞在我的面前,无言地揭穿了我刚才的话语。我呆住了。难道,我刚才在阵中的境遇,是幻觉?是么?刚才一踏进这个房间,就感觉有一些奇怪,方位、视觉、空气,所有的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炁”之场域,然后,将我陷入了幻觉的陷阱里。
    是啦,是啦,定是如此,不然怎么可能在黑暗中浮出八个卦象之门,像是3d电影一样?
    我说我头晕了,出现了幻觉这里面,确实古怪,金蚕蛊不敢出现,小鬼都着了道,我仿佛处处受到克制,难受得很。我说我们赶快去跟三叔汇合,然后从这里出去吧。这里,我是一刻钟都呆不了了!周林说好,我们便出了门,顺着甬道往前走。这甬道安静,火把安静地燃烧着,没有发出一点儿油脂的响声,也不热。
    我们静静走着,几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我耐不住静,问找到小叔了没有?
    他说没找到,但是有线索了,在前面,就在前面,好像是掉到一个地方去了,三舅和表哥正在结绳子,想要下去看看,应该没有问题,放心。他说的话让我奇怪,又不是我小叔,他居然反过来安慰我,呵呵。我突然觉得周林这小子开始有趣起来。走了几分钟,我发觉有些不对劲,停下来,说不对。
    他扭过头来问怎么了?
    我说我们都走了一百米了,怎么还没见三叔他们?这么远,他们就放心你一个人过来?
    他很不在乎,说总共就三个人,正在救人呢,不派他来,派谁来。你这么说,是哪样个意思?他继续往前走,过了一个转角,见我没动,便催我,说走啊?就在前面了,几脚路,伸伸腿就到,别嫌累。
    我不走了,抱起突然变得安静了的小妖朵朵,说等一下,你是周林么?
    他愣了一下,看着我,像看到一个神经病,说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看你这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样子,不得不让我怀疑,一个钟头里,你居然从一个湿漉漉的泥猴子便成了偶像剧的男主角,这变化……怎么不让人怀疑?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摸着衣服,说有什么问题么?
    我说你觉得呢?
    他抬起头来,眸子里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脸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狰狞。他没说什么,一个跨步就冲到我面前,将我扑到在地。我虽然有些准备,但是想不到他立刻就翻了脸,被狠狠压在地上。这狗曰的也是个炼家子,比那个日本小子还厉害,紧紧地压着我,喘着粗气,大叫着让你往前走,让你往前走!怎么这么啰嗦?
    他压上来,特别重,几乎像一头牛,我平躺在地上,头晕,重重的喘气。
    他发什么疯?
    或者说,这个周林到底是不是周林?
    小妖朵朵被甩在一旁,趴在地上,站起来,竟然像一个陌生人,一脸得意,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周林叫骂完,伸出手来掐我的脖子。他的双手像一对巨钳,死死地箍住我,让我喘不过来气。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往下面沉下去。发不出声音来。我要死了么?
    肥虫子,朵朵,我要死了么?
    对于黑暗死亡的恐惧,让我全身在那一瞬间,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我屈着腿,奋力扭身把他掀下来,往旁边一滚,贴着甬道的墙壁使劲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让自己肺部舒展。周林身手矫健得很,一个“鲤鱼打挺”便跳起来,封住来路,小白脸上全是残忍的笑容,肌肉扭曲,张着手又朝我扑来,我往后一闪,叫朵朵快跑。小妖朵朵没有动,置身事外,看我们生死相搏。
    我没办法,只有朝前面的甬道跑,周林在后面追。
    过了拐角,我心中突然涌出了一阵惊悸莫名的恐惧,我停住了脚步,往前一看前面哪里还有路?只见在我脚步前的半米之处,是一个黑黝黝的深渊,我的脚碰到了一块石头,那石头立刻就掉落下去,黑暗中不知道有多深,但是半天都没有回声传上来。
    难怪他要让我往前走,原来是想把我往着深渊里面带。
    这时周林已经追来,我几乎没有反应的时候,往后面一退,就感觉撞上了周林。这家伙往日看也就是一个子高高瘦瘦的小白脸,这时候却化身成了史泰龙,身体强健得厉害。他抱住我,一下子又把我扑到在地,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我死死地封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用力。他蛮横如牛,一点一点把我往路前面的深渊里面推去,我奋力挣扎,用膝盖撞他,但而却几乎没有什么用。
    终于,我的头已经悬空到了黑暗深渊的边缘。
    我用尽胸中最后的一点气,吃力地问他:“你到底是谁?”他一愣,气力稍微少了一些,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诡异地笑,说你这个携带着憎恶印记的男人,居然还敢问我是谁?被做了如此标识的人,都是所有幽冥之物的敌人,你的下场,只有死,以死亡,来洗刷你犯下的罪恶吧!
    他大声嘶吼着,这神态,简直不是一个人类所能够模拟出来的。
    他是中了邪,还是被鬼上了身?
    掐在我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了,简直是精钢铸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脆弱的脖子,居然能够经得住他这番的折磨。我脸憋得通红,上半身被推得几乎悬空,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我的头上,充血,想必我的眼球此刻必定红得厉害。我唯有用一双手阻着他双手的合拢,争夺着那一点点的呼吸空间。
    大脑的缺氧让我的思考有些停顿了,我似乎忘记了某种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
    是什么?
    朵朵!是朵朵啊,我被弄成这样子,几乎就要死去,为什么她就袖手旁观、无动于衷?经过这几天的调整,朵朵和小妖朵朵已经能够平分灵体的操控权了啊?若只是小妖朵朵恨我,想要摆脱我,那么她也必定会被我的朵朵所扰乱,重新夺回灵体的操控权,过来帮我的啊?
    小妖朵朵,难道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么?
    不就是念了一篇“缚妖咒”么?还是说,她对我的偏心已经到达了一个要爆发的巅峰期。
    正想着,朵朵飘浮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先是一喜,随后猛地沉了下来。这小妖朵朵一脸的红色妖气,身上覆着红黄色娇艳欲滴的鲜花裙子,冷冷地看着我,里面的仇恨,不比那矮骡子怨毒的目光少多少。她的脸色是青黑的,一张嘴,森森的、犬牙交错的口器,滴下了好多恶心的黏液来。
    这黏液,黑色,冒白烟,接着,她向我咬来。
    毫无招架之力的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有召唤起金蚕蛊来肥虫子,你再不出来,那么,我们爷俩只有黄泉下相伴了如果这深渊之下,真有黄泉的话。
    擦……周林放开了被小妖朵朵咬着的我,往前轻轻一推,我倏然感觉身子在往下急速坠落而去。
    妖艳美丽的小妖朵朵、残忍笑容的周林、道路尽头的石壁……全部都瞬间朝上飘忽。
    超重的感觉就像死亡的味道,一霎那袭上了我的心头。
    沉入黑暗,霎那永恒。

猜你喜欢: 《神话级联盟》 《都市超级大巫医》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 《嫁给豪门老男人》 《通天至尊》 《年年有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