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黑暗深渊

    黑暗中听到杂毛小道的声音,特别有安全感,我忙叫,说这怎么回事,一进来,四下就暗了?
    三叔在我不远的地方,说这正常,天地鸿蒙,混沌初开,这阴阳两仪无象阵,模拟的就是那时候的情形,通过奇门遁甲的神秘计算,剥夺了五感中的视觉、嗅觉、触觉、味觉,然后模拟不了真空,故而有听觉存在。无妨,既入阵来,我多少也能够算计其中玄妙,我这里有南宋陆修静撰的《洞玄灵宝五感文》一部,且随我念:至道清虚,法典简素,恬寂无为,此其本也……
    我不敢怠慢,他诵念一句,我便跟着一句,旁边还有杂毛小道的声音唱和着。
    当念完至尾,我突然能够感觉到腥风的存在,接着念,加速,念至最后,万物为之一清,只见朵朵跪在石鼎之上,表情痛苦地摸着脖子。而那团黑雾的墓灵,则像一团绳结,死死地捆在她的身上,分出三个头,圆形,像蛇一样,想往朵朵的嘴巴、眼睛和耳朵里钻。
    朵朵没有哭出声,然而十分的难受,眼睛中流露的委屈,简直可以让我心中融化。
    未待迷雾消失,我便一个箭步来到了石鼎前,攀着花纹上去,伸手去拉朵朵的脚。她并非实体,我倒也不担心她摔着,使劲拽,好沉,但是我终究把她给拽下地来,手结大金刚轮印,急念“降三世明王心咒”,从空间中摄取气场,然后伸出我这双变成淡蓝色的“诅咒之手”,去捉这可恶的黑雾。
    这黑雾触手即滑,像粘稠的鼻涕,或者章鱼鱿鱼之类的软体动物。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八卦锁魂阵中遇见的那白色雾霭的触感,两者是如此的神似,这有什么联系么?那黑雾墓灵一被我捉住,便疯狂扭曲,不停地滚动,周身的黑雾似实体,幻化出了许多蛇头,张大了满是尖锐牙齿的嘴,狠狠地噬咬我的手掌和胳膊,我疼,感觉这剧烈的疼痛沿着骨髓,一直蔓延到大脑神经中枢。
    自进墓就在我体内躲着的金蚕蛊,此刻终于反抗了,我能够感觉从脐下三寸的下丹田中,有源源不断的热力传导而来,蔓延至我的双手,将我的双掌变得更加灼热。
    金蚕蛊不现身,大概是被这阵法所压制,但是它在我身体里,却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我的双手变成了金色,间杂红光,黑雾墓灵被灼烧得翻滚扭曲,不成模样。它的力道十分的大,让我记起了小时候去田里面捉鱼,有一回捉到一个“老口”(大鱼的意思),那挣扎的力道,几乎能够让我撅倒在泥地里。
    杂毛小道和三叔都出现在我旁边,默默地看着,然后念超度咒语,是《登隐真诀》。
    三叔还跳起了禹步,唯恐咒语度化不了这魔头邪物。
    所有的黑雾都离开了朵朵的灵体,她软软地滑落下来,杂毛小道蹲在地上,把她扶起。我念一声“镖”字作引子,又反复地念“降三世明王心咒”,手中这黑雾墓灵挣扎的力道渐渐地减缓,变平和,杂毛小道扶着不断颤抖的朵朵,蹲立着,心中有些不安,说这阴阳两仪无象阵,传说能够颠倒黑白,转换空间,怎么这么简单的几句《洞玄灵宝五感文》,便破了?这太奇怪了啊,以讹传讹么?
    若如此,这阵法哪里来的这么大名气?
    他说着,从巨石鼎中又扑腾出一道黑影来,立在鼎沿上,洒落许多灰尘,把我们三人吓了一大跳。我定睛一看,靠,原来是虎皮猫大人这只肥鹦鹉,我说怎么进来一路都没看到它出现,原来是钻到了这里来。只见它嘎嘎地笑,说小道士,你真的以为事情有这么顺利?要不是大人我早早埋伏于这阵眼,动了手脚,这墓灵定然用这阴阳两仪无象阵,玩死你们丫的,爽翻你们!
    三叔对这只肥母鸡一样的家伙倒是恭谨,抱拳为礼,说自进来就没见大人,倒是担心得很。
    虎皮猫大人叫我先别念咒,这鬼物对我们没用,对它倒是大补之物。然后跟三叔讲,它一进来,就感觉这地方邪门得很,像是千年前的耶朗宗国祭殿的建筑格局,而且还有灵体存在,往右,那是老四被困的地方,若无墓灵在,破解简单得很,于是它便直捣龙巢,前来与这墓灵主体缠斗。
    这墓灵也是机灵,不与它虎皮猫大人做正面交锋,偏偏喜欢四处躲闪。它便敛息藏于阵眼之内,伺机行动。果不出其所料,紧急时刻,它终于一锤定音,收得如此神效,嘎嘎嘎,这一切,都是它的功劳,小子们,记住啦!
    本来我们还很惊喜的,可是它这一番言语之后,我们都是一脸的不信任。
    这扁毛畜牲,真能扯。
    说完话,虎皮猫大人飞下来,落在我的胳膊上,爪子抓紧,然后伸过鸟嘴来啄我手中的黑雾墓灵。
    它一边啄一边夸耀,说这小东西,集“祀神”的正气和“活祭”的恶毒于一体,本无意识,只有责任,在这墓中浑浑噩噩近千年,也没有个长进,只知道将进来的人弄死。看看那逃出去的陵墓工匠,看看这些盗墓贼,都是它的杰作。
    它若给朵朵享有,必是剧毒之物;不过,对于我虎皮猫大人,这小魔头,可真的是美味佳肴了。
    它啄着,鸟喙上的鼻孔还在吸烟一般吸食着雾气。
    那黑雾墓灵被它这么一番吃食,吱吱地叫,瑟瑟发抖,然后悲鸣,空气中震荡出一些话语,雄浑,高亢,然而我们却不知所言。
    虎皮猫大人吃得畅快,一边嚼一边说,它在威胁我们,需要我翻译一下么?话说,我以前我是说很久以前,还在洞庭湖畔认识一个家伙,也会说苗话:嗯,它说,它是神农眼中伟大的镇压灵体,是镇压深渊的守门人,不要吃它,吃了它,我们会后悔的瞧瞧,这威胁,多么软弱无力啊,就像个小女孩儿……
    虎皮猫大人便这么一边讲,一边吃,鬼知道它是怎么把这些雾气给吞进的肚子,然而,我突然莫名其妙地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一股凉嗖嗖的寒意游离上了我的背,冷漠、庞大、苍凉。我回转过头来,看向了杂毛小道和三叔,能够从他们的眼里,看出同样的担心来。
    我手中的雾气消散,虎皮猫大人终于吃完了,它打着嗝,说吃饱了、吃饱了,这一顿之后,功力恢复一小半了噫,你妹啊,大人我怎么听到这小魔头的诅咒,心中莫名忐忑,这么不爽利,感觉怪怪的……
    它还没有说完,我们就感觉整个空间轰然震动,摇晃着,连忙站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脚下就是一空,整个祭坛下的石砖轰然崩溃,景物一空,然后瞬间的重力加速度,将我们给拉扯到无尽的深渊中。
    黑暗降临,急速跌落。耳边还听到那肥母鸡哇哇的大叫声,不绝于耳。
    天啊……
    我扯着嗓门也大声叫了起来,感觉在急速的坠落中,魂儿都往上飘散去。黑暗中能够感觉到真实的存在,有风的呼啸声,冷风灌进了我肺部,生疼。不知多少秒钟,我感觉背部像是炸开了一般,重重地击打到了什么东西是水,我还没与反应过来,屁股就挨到了水底,大量的水就开始往我的口鼻处灌进去,接着有很大的水流朝我推过来,使得我身体朝下游漂去。
    我奋力往水面上游出来,深吸了一口气。
    这里面黑暗,但是总是有一点儿微光,我一眼就能看到有一个人在水面上沉浮,仿佛昏迷。管不了这么多,我一个猛子下去,抓住他,一摸脸,是杂毛小道。他身上还背着包,太重,我把包解开,然后奋力扯着他往边缘游动,耳朵边是嘈杂的水流声,很大,但是听到我后面有一个人在喊,说小明、陆左……
    是三叔,我答应了一声。他焦急地说萧克明是个旱鸭子,他怎么看不到我们?
    我说我已经拉倒他了,正往岸边游呢。我一边说,一边奋力地在这条湍急的地下河中游动。终于,我的蛮力终于迸发出来,伸手终于抓到了岩壁,我一只手紧紧抓住这岩壁的石头,挪动身子,一只手奋力把杂毛小道拉到了身边来。这时一只手拉住了我,是三叔,他已经到了岸上,然后七手八脚的把我们往上拉。
    他貌似十分的惊惶,一边拉,一边喊着歇斯底里的号子,像悲愤的狼。
    我不明就里,但是咬着牙,终于在他的帮助下,把杂毛小道弄上了岸,然后自己上岸来,摸了一下杂毛小道的头颅,在流血,我一惊,原来是刚才落下的时候,可能被砖石砸中了脑袋,昏迷了过去。三叔依然背着背包,七手八脚地拿出里面防水袋装着的急救盒,给他擦干头,用手电一照,伤口不大,但是需要包扎。我在旁边帮忙,终于把杂毛小道的伤口处理好了。拍拍他,悠悠醒转来,问这是哪里?
    我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惊魂未定的三叔笑,说三叔这么沉稳的一个人,今天倒是真急了。
    三叔面无表情地把手电递给我,示意我往下游看。
    我拿过来,看到河中间有一黑物在缓缓地动,一照,是那个大石鼎,我们跌落,它也掉了下来,还好没有砸在脑袋上,不然真够呛。也许是有它在上游挡着,我们这里的水流才平缓了些。手电随着这石鼎往下移动,突然,那石鼎一翻转,消失在黑暗中,我沿着河岸跑过去,只见下游十几米处,是一个黑暗无尽的悬崖口。
    下面是深渊。
    我遍体生凉,终于明白了三叔的不淡定。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