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拜见父母

    接到三叔电话的时候,我正筹谋着去南方省洪山市的行程。
    那个时候,在川北,刚刚发生了一场牵动了全国人民心弦的大灾难,我母亲被组织去参加县里面的捐款宣传大会,回来时拉着我的手在哭,让我既然有钱,便多捐一些。我说好,这是肯定的。我去县里面的指定地方参加了捐款,虽然不知道这笔钱,有多少能够如实地到达灾民手中,但是,哪怕只有一分钱,他们也能够感觉到了温暖,这样,既可。
    捐完款已经是下午五点,我肚子饿,于是跑到小吃一条街上,连吃了两碗加了折耳根、酸辣椒的米豆腐,付钱的时候,三叔打来了电话。
    一接通,他就跟我叹气。
    我惊异,问怎么回事了?是不是萧克明出了什么事情?
    他说不是,小明这孩子,自从保康一别,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不但如此,还把虎皮猫大人给拐走了……不过,他倒是每隔个把星期,都会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总算让他爹和他老娘稍微安心些。我说哦,这就好。他犹豫了一下,问还记得二月份下旬的时候,我们在神农架爬窝沟子的那件事情么?
    我说啷个不晓得。
    那一次事情,是我平生所遇过最离奇的事情之一,直至现在,我午夜梦回的时候,总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做梦,或者说,我仍旧没有从梦境里面走脱出来。我或许仍旧是一个平凡的人,每日为了三餐温饱而奋斗着。然而每次感觉到体内的蠕动,与常人不一般,看着朵朵这个鬼娃娃,我才能确定,这不是梦。
    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是存在的,便也是合理的。
    虽然我无法解释。
    三叔说他这两天,一直在做梦。梦到的是什么呢?是耶朗祭殿“阴阳两仪无象阵“中的幻境,他总是梦见漆黑的深渊里,有个大门在打开,缓缓地,然后有黑气狂涌出来。阵法被破,镇压的眼子就出现了漏洞,祭殿垮,而后山脉走形,龙走虎川,东西走向,则延伸至龙门山脉、邛崃山系……
    一只蝴蝶的翅膀扇动,便酿成了天大的祸啊!
    我无语,说小叔你想多了吧?天道无常,天灾*年年发生,这也正常,不要随意往自己身上揽,这样子,有失道心。
    小叔叹气,说陆左,修身养性之人,哪里会时时做这种梦?这梦,便是上苍的警示啊。
    我没有说话了,长叹一声。
    与三叔通过话之后,我心情一直不好,我并不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但是他这般把事情全部往自己肩上扛的想法,除了让我感觉有些不自量力之外,还让我有些担忧,生怕他心理负担太重,导致整个人生都不愉快虽然在我心中,三叔这样的人,并不会如此,然而“心有羁绊“这东西,总是一个让人恐惧的存在。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便是心魔。
    吃完东西,我沿河走到了新街路口,看着几个月前刚买的房子,脚步艰涩,竟然没有迈动半步。我终究,还是不能够释怀与黄菲之间的感情,所有的一切,都历历出现在眼前,让我心伤。
    ********
    事情还是要从我08年3月初返家时说起。
    在保康县城与三叔等人分别之后,我与杂毛小道谈及今后的打算。我说我可能要在家里面安顿下来,搞一点小生意,不大,但是要够养活自己和家人,然后再跟现在的女朋友谈段时间的恋爱,争取明年初结婚,要是顺利的话,生个和我一样的虎宝宝,不论男女,都行。有了这么个小宝宝,朵朵和肥虫子也可以跟宝宝一起玩当然,朵朵的麒麟胎,我也要找寻。我拜托了顾老板,但是小道这边一旦有消息,也通知我。
    杂毛小道说好。
    谈到他近期的想法,他也没有个主意。他要待的地方,第一要人流密集,因为这样可以来钱;第二要妞儿多,这个……不解释。没事,且走且停吧,反正天下之大,有那么多美丽的风景要看,有那么多的软妹子要沟通了解……总也饿不死他的。
    他说他要北上,去帝都逛一逛。
    我想起一件事,说有个心愿未了,一同去吧。
    我和杂毛小道乘火车北上,在郑州分了手。我转车到了商丘,按着有限的信息,辗转找到了一个叫做惠济乡的地方。终于,我来到了一个村子里,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小美他父亲。按照约定,冬季未满,春季萌发,有野花开放的日子里,我来看小美了。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小美并没有被葬在一个向阳的山头,每日看太阳东升西落。
    而是埋在了一片低洼的坟地之中。
    这坟地潮湿阴冷,很久都没有清理了,杂草丛生。小美的父亲续了弦,而且还翻盖了房子,我来找他的时候,村里面的小孩指着村子里面,说全村最好的那栋房子,就是江大伯家。我蹲在小美的坟前,把一束洁白的百合花放在坟前的青石板上,看着墓碑上那熟悉的照片,和“江盈美”三个字,心中有着浓浓的伤痛。
    斯人已逝乎!
    我终于理解了前几天看到的那些死者家属心中的悲痛,这些悲痛,即使是再多的钱财,都买不回来的。
    那日天气阴暗,小美的父亲在远处,蹲在地上抽烟。
    我静静地蹲在坟前,没说话,闭上眼睛,用心灵跟离去的魂感应。
    朵朵在我旁边陪着我。
    我当天晚上返回柘城县住了一宿,次日便直接返回了我的家乡晋平。我回来的时候通知了黄菲,然而从怀化转车到了县城汽车站,也没有人来接我,这让我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不过我到达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她应该正在上班,太忙,所以没有时间。
    尽管我小婶子不待见我,但是我仍然打电话问候了一下我小叔。他恰巧在家,没有下乡守林,于是我便直接去了他家。在我小叔家聊了一会儿天,我有些关心矮骡子的事情,但是他却说自从上次我们剿灭之后,就再也没有事情了,一切都好。他又谈及自家孩子的事情,愁眉苦脸,说儿子小华太贪玩了,在学校交了个女朋友,花钱如流水,老是找家里面要钱,编各种理由,要不是小叔问了下街口那个和他一个学校的杨明,都不晓得这小子竟然会这样呢?唉,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家,还喜欢攀比充面子……
    我没说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说太多,反而让人不喜欢。
    下午的时候,黄菲打电话给我,问我到哪里了?
    我说我到县城里面了,在我小叔家里。她笑,说怎么没有去新街的房子,装修才到一半,可以去参谋参谋嘛。我说家里面的这种小事情,自然由女主人操持,我这个大男人自然不便插手。她笑着骂我一番,说她过来接我,一起去吃一顿饭,说她父亲来了,正好带我一起去见见父母。
    她这话说得我有点儿忐忑,我们交往这没几天,就要见老丈人和丈母娘,速度有一点儿快了。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幸福感,黄菲能够把我给她父母做正式介绍,显然要比我需要更大的勇气,也说明她深爱着我,想和我过一辈子。这么想着,我心中的紧张立刻就冲淡了许多。起身跟我小叔告辞,他留饭,说怎么不吃就走?饭都煮上了,家里面有腊肉,好吃着呢。
    我说不用,说今天去见女朋友的家长。他高兴地说好,到时候带来给他看看。
    我下了坡,来到路口,远远的就见到穿着一身雪白呢绒风衣的黄菲,依旧是明艳动人,我看着她的明眸皓齿,如花一般娇艳的脸庞,心中的柔情大动,紧紧过去搂着她。她红着脸挣脱出我的怀抱,娇嗔地说死家伙,好臭。说完,又羞涩地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掐我的腰,说一走这么久,都跑哪里去了?
    我闻闻身上的味儿,一路周转,火车汽车,几天没洗澡,确实不好闻。
    也不好说起神农架之事,我便草草略过,她也没在意,说让我去找个地方洗洗澡,然后换身好一点儿的衣服,要给她父母留下个好印象,不然,以后怎么相处呢?我从善如流,由黄菲带着,去县城的商业街,买了一套“七匹狼”的西服。付钱的时候,我悲催地发现自己的钱包放在了行李里,而行李则放在了小叔家。
    黄菲笑眯眯地给我付了账,然后调侃我是不是准备做小白脸了。
    我说有见过脸上长疤的小白脸么?
    她摇摇头说没有,说这疤是怎么弄的?当时干嘛不用祛疤药,把它给消了呢?现在一看,果真像个小流氓呢。
    这道疤,是因为被王洛和的那个猴子抓到的。爪子上面有剧毒,当时处理不及时,后来即使以金蚕蛊的能力,也没有把它给清除,于是就留了下来。这些事情,我也是一时半会儿也难讲清楚,也不解释,笑着问她嫌弃我了?
    她又掐了我一把。
    大概是六点半左右,换洗一身的我,与黄菲一起去见她的父母。见面的地点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居然又是在杉江大酒店。路上的时候黄菲解释,说她父母离异了,无论在她父亲家还是母亲家,都不合适,所以只有折中选在了饭店里,既方便,双方又都可以接受。
    我问除了她父母,还有其他人么?比如,她的那个后妈?
    黄菲说没有,要是那个阿姨在,她母亲还不得跟那女人掐起来?在省城呢。我点了点头,心想这样还好一些,要是来个三堂会审,我倒是有些招架不住。看着杉江大酒店的门厅,黄菲捏着我的手,甜甜地笑,说加油哦。我点点头,深呼吸,一会儿要跟我那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交手了。
    这恐怖程度,就某种意义上来讲,未必比僵尸、野人或者鬼魂的强度低。
    好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怎么看?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