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远走英国

    我出门的时候,正好接到了杨宇的电话,问我在哪里,他们准备返回县城了。
    在路边等了一会儿,车子过来了,杨宇和王军招呼我上车。我来到后排上面,倒头就睡。到了县城,马海波的同学殷盛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说他接到了老马的电话,知道情况了,真的是一场乌龙,不过来一趟不容易,请我们吃一顿饭,略尽地主之谊吧。
    杨宇还没有开口,我便出声拒绝了,说忙着回去,现在是早晨,也吃不尽兴。下一次吧,下次一定不醉不归。他们一再盛情相邀,我都推却,殷盛便知道我是真的有事,也没再挽留,送我们出来,挥手告别。
    回去的路上,杨宇抱怨说怎么这么急?也不说睡上一觉再回去,这一宿折腾,累得要死了,疲劳驾驶,小心翻车哦。我打着方向盘,跟杨宇说知道我凌晨那个时候,干嘛去了么?他瞌睡得厉害,眼皮子直打架,迷迷糊糊地问为什么?我说我去了郭娃喜家里,而且还见到了老歪。
    他腰一直,立刻就醒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我开车,看着前面弯曲的路,不断打着方向盘,轻描淡写地跟杨宇说道:“其实你应该也知道这个买凶杀人的幕后黑手是谁,是不是?”杨宇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看着我,没说话。我不理他,继续讲起,说那个幕后黑手,知道我大部分的资料,甚至连我是一个养蛊人的事情,都知晓。还好这次是一个只会甩飞刀、又对自己绝对自信的家伙,如果他是一个枪手,杨宇,你说你还会不会再见到我?
    杨宇嘴角抽动了一下,想笑,但这笑容僵直,好似在哭。过了一会儿,他艰难地说他不是有意透露的,他只是想警告一下那个家伙,叫他把眼睛放亮一点,不要惹到不该惹得人。
    是么?我转过头来看他,问他那就是知道是谁下的手咯?
    杨宇艰难地说,有可能是他表弟,张海洋。
    我问他此话怎讲?
    杨宇抱着头,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沉默了一会儿,他对我说起,说张海洋这厮自从上回和我打架之后,回到家里就一直唠叨着要教训我,他就跟张海洋讲起过我的厉害,那家伙不信,说这些歪门邪道,总不至于有枪炮厉害?古人都说了“防不胜防”,想弄一个人,总是有办法的。杨宇严重警告张海洋,说我是他的朋友,让张海洋不要再缠着黄菲,也不要想歪门法子去报复我,那小子当时一口答应,说晓得了。
    结果,后来杨宇听到马队说我在凤凰古城遭到袭击,他就心慌,去***公司帐户里一查,发现账上被张海洋支走了50万。
    他立马就知道不对劲了,找到张海洋严加盘问。
    结果那狗曰的一口否认,只说是赌博输掉了。
    张海洋是他舅舅的独生子,一向都娇惯得很,要啥给啥,旁人都拂不了他的意。这件事情给他舅舅知道了,把张海洋暴打了一顿,然后把这小子禁了足,并筹谋着把他送出国外去历练一下,免得在这个小地方磨成油条、无所事事,人也就废了。
    说完这些,杨宇看着我,说他也没有证据,只是猜测。他有点儿小心思,也是想着他表弟绝不可能干出这种没有屁眼的混帐事来。所以一路跟来,想亲自确认一番。
    我看着杨宇,说我还能够信任你么?
    杨宇摸着自己的胸口,说他以警察的良知保证,如果真的是张海洋,他绝对第一个把那小子给抓起来,押送上法院的审判庭。
    我说这就好,然后将镇宁郭家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详实地讲与了杨宇听。
    我说郭家虽然让我不要揭发郭仕友便是杀人揽客老歪这件事情,我也答应了。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公民,我觉得我有权利、有义务将这件事情告知给警方,至于怎么处理,便全部都是你们的责任了。我得到了我的答案,幕后主就是张海洋;而你,最好不要将我的话,通过任何渠道传递给郭家……
    我继续开着车,而杨宇则思索了一下,打电话给马海波,说他表弟张海洋有可能就是买凶杀人的凶手。
    马海波刚开始还不相信,再三确认之后,在电话那头骂了一声娘,然后一阵忙乱。
    一路行,我补足了觉,精力也比杨宇充沛一些,便一直由我开车,我们大概是中午十一点到的晋平县城,直接将车开进了杨宇他们单位,然后在办公室里面找到了忙碌的马海波。见我们进来,他一脸的晦涩,杨宇问怎么了?马海波说你表弟张海洋,已经出国了。杨宇一脸诧异,问怎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啊?
    马海波揉揉鼻梁,说今天早晨去传唤的时候,才知道的。
    这小子昨天中午就离开了本市,飞往英国,今天早上的航班,只怕现在已经出了国。我大怒,这王八羔子,居然还跟我玩金蝉脱壳这一招?便问是怎么出去的?旅游、学习还是移民?
    杨宇说是学习,之前他舅搞的自费留学,只是没成想居然是昨天走的,难道是安排好的?
    我和马海波的目光都投向了杨宇,他连忙摆手,说昨天夜里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怎么可能?我想想也是,以杨宇的前途,还真的没有必要去做这种事情,更何况,他本身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表弟。我问马海波,说出了国就不能够治这个家伙了么?他说可以,不过很难办,程序上不好走。
    他怎么说,那就是没希望咯?
    我一下子坐在椅子上,有一种用尽全力,却打了一个空的失落感。
    ********
    我回到我小叔家,准备洗个澡。
    他们正好在吃饭,便加了一副碗筷,招呼我一起吃。我坐下来,感觉疲倦像潮水,将我掩埋。草草吃了几口,我便洗完澡,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越是疲倦,我越是睡不着,想起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一个烂泥坑中,难以自拔。我先后交了两个女朋友,小美身死,黄菲为我负了伤;而我领养的小鬼朵朵,命运更是艰难,奔波忙碌,不得安定。
    这便是养蛊人命运的诅咒么?
    很多时候,我总是想着快意恩仇,然而现实就像一张大网,只要我还有自己关心的人在,便需要时时地接受妥协。比如镇宁郭家,我对那种用别人头颅来换取利益、践踏别人生存权利的人,向来是最反感的,然而畏惧于其对我家人的威胁,我没有选择站出来,而是把这个难题抛给了杨宇。
    为什么?
    郭家既然能够在那里立足几十年,必然就会有一定的地方利益在为它打掩护,想凭着飞刀七的几句话就扳倒它,别说马海波,便是我,也是不敢置信的。
    而且,飞刀七的证词还是来源于我的蛊毒逼供,这在法律意义上来说,本身就站不住脚,是不值得采信的。
    打蛇不死,必遭其反噬。
    当然,除非是被逼急了,郭家也不会对我有所行动的。因为他们有致我于死地的手段,我也有报复他们的法子,如果不想放弃自己的基业的话,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这边是博弈论,这边是威慑学。我已经告诉杨宇老歪的真实身份,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做的,有着警方的盯着,他们的行径也会收敛一些。
    对于此,他们只能怀疑我,没有确信,也不敢贸然动手。
    这也许是我唯一能够做的。
    个人的微小,让我分外没有安全感。我抱紧了被子,一天的劳累终于涌上了心头。
    我这一觉足足睡了十个钟头,晚上爬起来,依然头昏眼花,半天也没有清醒过来。楼下的三叔听到动静,问我醒了没有,我应了一声,他叫我下来吃饭,他给我热一热饭菜。吃完晚饭已经是十一点,我便索性返回了房间,关上门,然后唤出朵朵和金蚕蛊来。
    一人半天,这一次轮到了朵朵。
    金蚕蛊一出现就缠着朵朵玩比起那个狐狸媚子来说,其实肥虫子更喜欢这一个西瓜头、婴儿肥的朵朵,我也讲不清楚是为什么,大概是习惯的缘故吧。肥虫子本就是个恋旧的小东西。在小叔家里,房子的隔音又不是很好,我自然不敢让两个小家伙放肆地玩闹,一把揪住肥虫子,让它在一边乖乖地待着,然后开始给朵朵讲解《鬼道真解》上面的内容。
    在找到“麒麟胎”之前,我必须要让朵朵能够强大到一定程度,不至于被阴风洗涤,磁场共鸣而消失掉。显然,从湘西凤凰地翻天家中得到的一卷《鬼道真解》,是让她逐渐成长起来的不二法门。
    然而让我苦恼的是,虽然找回了地魂,但是由于被妖化还魂草的作用,这地魂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不但出现了另外一个意识“小妖朵朵”,而且连本体朵朵的部分记忆,也遗失了。好在她大部分的知识体系都还在,只是……呃,作为一个才上到幼儿园大班的小盆友,显然并不能够理解四百年前一个优秀的鬼魂,书写的文字和章节。
    这“之乎者也”,我个人表示也不是很明白。
    虽然每个字我都认识,但是集合在一起,我却有一些抓瞎。
    “文盲”很可怕啊!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