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开经玄蕴咒

    我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老尚的房间里,坐在了梳妆台前的凳子上。
    这个梳妆台是宋会计自己买的,质量并不是很好,上面摆放着一些化妆品,单品价值都不超过两百块,林林落落,不一而足。台子上最吸引人的物件,莫过于这一面铜镜。我没有开灯,门半开,从客厅里面有光线传过来,并不明亮,但是也能够视物了。
    这黄澄澄的镜面,印照着我的脸。
    这张模糊的脸冷漠麻木,面无表情,然后就是扭曲,莫名的古怪。
    小时候的物理学过,之所以会出现这哈哈镜的效果,是因为镜面不平,有曲度,光线折射所致。我伸出手,然后用力地去抹那镜面,想要把那镜面弄平整一些。然后当我的手一沾到那个镜面,手便像触电一样,麻酥酥的,接着一股阴冷之气从镜子中腾起,蔓延到了我的胳膊处。这种阴森冰凉的感觉,从我的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头顶。
    我全身所有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手指上殷红殷红的。
    我看见镜子里面的人在笑,在冷笑,那笑容无比的怪异,嘴角似乎要要咧到了耳朵边上去。人虽然在笑,但是眼睛却是一片的冰冷,像冰镇的矿泉水,脸上肌肉在有规律地抽搐。这是我么?眼睛、眉毛、鼻子,嘴巴……五官都是如此的熟悉,然而拼凑在一起,却是无比的诡异和陌生。
    镜子里面的我,是一个陌生的人,让我惊恐,使劲地捏了捏自己的脸,这肌肉止不住地跳动,像是不属于我了一般。这时,金黄色的镜面一阵模糊,就像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有波纹出现,波光荡漾着,一阵又一阵,先急后缓,渐渐停歇。
    一直到最后,这镜子上面,出现了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长得极为精致的女人,穿着旗袍,看不出是清朝还是民国,她便像是也坐在镜子面前一般,用白色的象牙梳着如瀑的黑色长发。她的头发是如此的长,接近腰身,以至于从头顶往下梳,需要弄好久。她仔细地梳着头发,然后挽成一个妇人的发髻,取了一张红纸,润湿嘴唇,然后印上去,咧嘴一笑,甜甜的,又有着莫名的怪异。
    她心情不错,薄薄的嘴唇不断闭合,像是在哼小曲。
    接着画眉,那是一种黑色的枝条,画得很细心,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眼睛就在和我对望,此时此刻。她是在看镜子,但是镜子的这一头,是我。
    这是一件何等诡异的事情,这是一个何等神秘的场景。
    但是,更加诡异的事情出现了一个男人出现在了这个女人的身后面。这是一个老式卧室的背景,通常是在农村或者写实的历史题材电视剧中能够看到的,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褂子,脑袋后面有一根又黑又粗又长的辫子,一脸的狰狞,而手上,握着一把尖刀,雪亮的那种。女人从镜子中看到了身后的男人,猛地回头,两人争吵,情绪越来越激动,突然那男人高高扬起手中的尖刀。
    噗……尖刀透胸而过,鲜血四溅。
    一切的争端都结束了,那个女人无力地趴在镜子前的桌子上,口中狂涌出鲜血来,一口接一口,跟济南趵突泉一样,全部都喷到了镜子中。她的脸色苍白,鸦色头发一瞬间如瀑散落下来,衬托得更加明显。再加上嘴中冒血,这可是经典的女鬼形象……那个男人在发癫似地狂笑着,脸上的肌肉在抽搐,眉目间有着让人心颤的东西。
    是疯狂,也是杀气。
    这女人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鲜红色的旗袍,红得耀眼,指甲尖尖。
    看着这镜子里的一幕,我猛然惊醒,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镜子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古怪的情景来,就像这是一幅窗户,对面的,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我坐下来,第一次想起这个问题。
    我居然会一直都没有思索起这个简单的事情,好就像刚才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这无疑是让人奇怪的,而正当我思考这问题的时候,铜镜中的画面又模糊了,波纹重现,一圈又一圈,无止尽。接着,让人恐怖的事情出现了那光滑的镜面开始变得柔软,仿佛水,或者一层薄膜,这镜面被捅开了,伸出了一只素雅洁净的手,这手小巧柔软,只是指甲很长,像慈禧老佛爷的那种,
    又红又尖,就像五把尖锐的匕首。
    我猛然站起,想往后面退去,然而这只手却猛然一长,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右手,使劲往里面拽。这力道出奇的大,我往回拉,但是居然僵持不得,感觉这手有着莫名的魔力,将我的心神都往镜子里面吸,来不及思考,来不及蓄力……什么都来不及,只有咬牙坚持着。那镜子继续在动,渐渐浮出了那个女人的头颅。
    黑色的长发如丝如瀑,将她的脸孔遮盖。
    她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冰冷的、麻木的、苍白的脸孔来,眼睛呈黑色,仿佛里面是深渊。她突然笑了,咯咯咯,露出沾着血的白色牙齿。然后,一声巨大的厉啸,轰然撞击了我的心灵。
    ********
    啊
    我猛然站起来,发现朵朵和肥虫子都在我旁边,电视上的节目正进入了广告时间,一个过气明星,正在介绍不锈钢安全门。看着他张合的嘴巴,我心中仍然沉浸在刚刚的惊悸中,伸手往后背一摸,全是小米汗。我这才发现,我根本没有跑到老尚的房间里面,而是在沙发上睡着了。
    朵朵一脸紧张地看着我,快哭了,喊陆左、陆左……
    肥虫子围着我飞,绕圈圈,怎么看都觉得这小东西的黑豆眼里,装满了幸灾乐祸。
    是梦么?我疑惑地想着。
    这时客厅悬挂的电子钟“铛铛铛”地响了起来,我抬头一看,正好是12点。
    我拉着朵朵的小手,这个可爱小保姆一脸的害怕,指着尚技术员的房门,说有鬼、有鬼……我对她无语,本身就是个小鬼,还怕鬼?
    话说,她还老喜欢看恐怖片。
    我本来还心有余悸,然而却被朵朵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拉着她的手,又从背包里面取出我曾经画过的符,走到老尚的房间门口。这里下午的时候进来,便没有关过,我在站在门口,看着梳妆台上的铜镜,一开始倒没怎么觉得,经历了那一场梦魇,越发觉得不对劲了这场景,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我把灯打开,然后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铜镜里面,面目扭曲的自己。
    我叫朵朵返回槐木牌,借着她的“鬼眼”来看着镜子。
    只见这镜子上附着一丝阴冷粘稠之气,这气息不是在表面,而是在镜子中的世界里。我知道了,这镜子里面,有镜灵。什么是镜灵?这东西其实我在前面已经提过了,就是给黄老牙布“清盆灵阵”的时候。这东西,全世界都遍布着传说。它是灵,但是它不属于魂,而属于异变的恶魄。魄与魂不一样,这个前面也有讲,因为没有保留太多的人性,大部分都是恶,是本能。
    如果我梦见的事情,是这镜灵来历的话,那么这女人的恶魄,一定是怨毒至深。
    这么看来,我那两位房客的失踪,定然是与这铜镜有关了。
    我拿出了自制的回度往生咒符,点燃,然后在冉冉燃起的青烟之中,唱起了超度的往生咒,两管齐下,咒符燃到一半,这铜镜果然开始颤抖起来,不停地发抖,那满是铜绿的镜框边,居然开始转成了红色。黄亮澄澄的镜面开始扭曲起来,黑雾迷胧,不断地变幻着,勾勒出一张女人的脸孔,是鬼脸,空气中有嗡嗡地响声,像是女人绝望的尖叫。
    夜间十二点,是镜灵的灵力最强盛的时候,全世界通用。
    (这里提一点,一直有流言,说半夜十二点去照镜子,很容易发现镜子中的鬼你或者会看到自己的脸容僵硬可怕,或许会看到自己背后有人,或许会看到里面有鬼脸。这个传言其实是有根据的,镜子里面的世界是一个独立奇妙的地方,很容易吸引游离的孤魂野鬼,虽然不绝对,但是会常有。故而劝告大家,珍惜生命,万勿尝试。)
    这尖叫声的音频震动十分厉害,直达我的心里,饶是我这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人,在那一瞬间都恐惧。
    我立刻结“内狮子印”,一阵“金刚萨埵降魔咒”念罢,大喝了一声“洽”……这恐惧才像潮水一样退去,我发现我突然拿不稳这铜镜,下面的木架开始发抖,然后“咔咔咔”几声,红黑色的木架全部都破裂,露出了木色的断茬来。
    铜镜跌在了地上,在地上滚着,黑雾笼罩着。
    我一脚把它给踩住,踏北斗七星步,按着破书上禁咒一章大喝道“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笔乃书……”
    这是“开经玄蕴咒”,十二法门中最实用的禁咒,专门用来收伏有灵之物。
    我朗朗上口地念着赦令,感觉音波在空中的震荡与回声,每一个音符都在发生反应,进行指数的叠加,当我念完“沉痾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昇仙都!”的最后一个“都”字时,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震,铜镜终于停止了跳动。我附下身去,拾起来,把这一个圆形放在面前,将心神沉浸进去。
    两股熟悉的气息涌现在我的心头。

猜你喜欢: 《匪宠 许望舒李慕成》 《谁主汉宫》 《神文文明》 《死亡骑士的饲养手册》 《网红之自黑帝》 《琴棋书画大才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