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镜魇存法器

    这镜子中有很多斑杂的气息,这气息有浓有淡,强烈的有三股,一股奋力挣扎而不得解脱的怨气,最为强大;两股气息让我感觉如此熟悉。
    我闭上眼,就能够在脑海中浮现出他们的脸来尚玉琳和宋丽娜。
    也就是我那两个失踪的房客,我通常说的老尚和宋会计。
    除此之外,镜子里还有一些微弱得如同风中烛火的气息,有的甚至已经熄灭了,只有一个印记。
    这些气息,都是精魄。
    前面有讲,人之魄有七,分别为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这是道家所言,而就藏密而言,七魄为位于人体从头顶到胯下会阴穴的中脉之上的七个脉轮,七个能量场。魂为阴,魄为阳。命魂乃七魄之根本,七魄乃命魂的枝叶,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若缺,轻者精神恍惚,身体衰弱,甚者精神失常,疯疯癫癫,重则魂魄各散,一命呜呼,不存人世。
    不知道这铜镜,到底吸的是哪一魄,竟然让尚、宋二人,不见踪影。
    我握着这东西,心中忐忑,唯恐将这镜中的魄体给弄丢散。我的专业领域在于育蛊解毒,符箓咒法只能说略懂一二,这玩意,我一时半会,还真的有点儿抓瞎。踌躇了一会,我倒是想起了一个稍微靠谱点儿的专业人士来。
    我拿起电话来,拨通了杂毛小道的号码。
    连拨了三次,这才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杂毛小道艰难的喘气声,还有若有若无的娇吟声夹杂其间,我暗叫不好,这可真不是时候,正想挂,便听到他问道:“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小毒物,搞基否?”
    旁边还传来了一声抑制不住的娇笑声,勾人心魂。
    我苦着脸呸了一声,问忙啊?要不我半个小时之后再打过来?
    他说不用,贫道一天一日,一日一天,有话尽管道来。我便强忍着这杂毛的音波攻击,将今天的事情缘由说了一遍。完了之后我总结说这铜镜,我是的想法有二:其一,用超度亡魂经文,将其禁锢的所有残魄请走,不留因果;二,此铜镜既有镜灵,又貌似害死多条人命,已为妖物,留之不祥,丢之危险,我找个熔炉,将其练化,也是一场好事。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老尚和宋会计之精魄。萧兄,你怎么看?
    “啊”
    杂毛小道一声大力的嘶吼,电话那头传来了各种少儿不宜的声音。
    我将电话离得稍远,以免污秽耳朵,过了好一阵才放回来,听到他喊喂,我说我在,他问我他说的话我记住没有?我说记住个毛,再一一讲来。杂毛小道呸了一口唾沫,然后跟我说:“你这个夯货,是不是洗头发的时候脑子进了水?这东西,是历史遗留、机缘巧合而形成的,岂能说毁便毁?暴敛天物啊!在平日,它是个祸害人的腌臜物,而经过祭炼之后,却能够成就法器,而且不沾因果,乃天赐之物啊!那两个房客,你先别着急,收敛着,找到两人,帮其喊魂,将这内中的魄导引进去便可。”
    法器?我听得杂乱,但是这两个字却很明显地吸引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因为,这两个字组成的意思,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通常来说,举凡佛坛道场,遑论出家又或者居士,用于祈祷、修法、供养、法会等各类法事,乃至行者所携行之念珠、锡杖、唐卡等修道之资具,统称为法器。它是实践“道”的器物,也是修行者实施礼仪和生活的用具,是与修行相合为一的,寄托了执念与精神。
    遑论道、佛、巫、基督、伊斯兰以及全世界各种各样类型的所有宗教,都是有法器存在。这法器,也便是先祖前辈遗留下来的信物、用具或者衣钵,沿袭下来。这些东西,都是先人中最优秀者所加持的法器,虽然象征的意义更多一些,然而,果真只有象征意义么?
    我唯一见过的法器,有两件。
    第一件是杂毛小道他三叔萧应文所用的六转雷击枣木剑,坚硬如寒铁,念咒加持时,有雷电之威,凶猛暴戾若枭阳者,也只有怯其锋芒;第二件,是镇宁苗蛊郭家神龛上,供奉的铜胎掐丝缠枝莲纹碗,净水一盛,祛邪避蛊不说,但凡有阴物临宅,必然就直接到碗里去,不得出来。
    仅此两件,就足以诱惑得让我流下哈喇子,激动得不知所言了。
    我问他你懂这些?他傲然回话,说然也。你这个吊毛倒是有健忘症不成,我老萧冒着巨大危险、辛辛苦苦给你弄来的藏阴纳神槐木牌,虽离“法器”二字遥遥不可期,然而总算是摸到一点儿门道。炼器的方法,整个茅山黄金一代,老萧师叔公就传给他和……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好材料罢了。
    他对我小心翼翼地交待一番是非因果,说等他去天上人间见识一番,定来找我,妥妥的。正说着,旁边插来一句突兀的声音:“小毒物,你等着,大人我已然巡游至帝都,不日便到南方蛮夷之地,与你见面。好好照顾我家小萝莉,不得有怠慢;还有,代我向小肥肥问好,让它等着,迟早有一天,它会成为本大人腹中食物的,嘎嘎嘎……”
    我一脸瀑布汗,杂毛小道拐带虎皮猫大人也就算了,做儿童不宜的事情时,居然还让它在旁参观?
    这……这种事情,未免也太变态了吧?
    无量天尊,我失态了。
    挂完电话,我已然知晓了前因后果,一切原由。翻出了“净心神咒符”,焚烧燃尽,然后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下来。当完全进入一个“空灵无心”的境界之时,我伸出右手,拇指抵住无名指,食指和中指抵住铜镜之中,念着“开经玄蕴咒”,静静地感受语言与空气中,所有介质的碰撞和摩擦。
    我感受到了镜子的世界里,有一团黑色冷雾在翻滚。
    这就是其中的镜灵,也就是那个前生被辫子男用尖刀捅死的那个红衣女人。红色乃大吉之色,避邪招福,所以中国古代历来有用结婚成亲来冲喜,以期望家中有病的长辈或者年轻男人的身体能够安康的习俗。这是为何?天道循环,大概是老天希望人类一族,能够栖息繁衍在这片大地,规则所为。也由此,新婚夫妇初行人伦之道,也是最避邪之事,此事在佛教密宗、最原始的巫术大拿黄帝等,都是有所提倡的……
    然而,若生辰不对、死辰不对者,裹红衣而亡,怨气不散,必定会有很大的机会化为厉鬼,归不得幽府。
    它不去该去的地方,后果就是人鬼皆不得安宁。
    时光荏苒,这铜镜不知有多少年许,而这镜灵,又不知道存在了几朝几代,岁月变迁,这铜镜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的主人,吸了多少魂魄,时至如今,镜中世界繁星点点,竟然不下于百盏灯火。每一盏灯火,即是一人的灵魂印记。那冷雾翻滚,在镜中世界、方尺之间,如太阳,主导着一切的灯火,围着它旋转。
    倘若把这镜灵比作太阳,那尚、宋两人的精魄则是月亮,其他印记如同黑暗天空的星光点点,早已泯灭得几乎没有痕迹了。我发愁,只见这镜灵自有一套手法,将尚、宋两人的精魄一点点消磨吸收,这速度虽然缓慢,但若是我不阻止,即使他们两人仍然活于世,只怕命也不长久了。
    所幸开经玄蕴咒对这镜灵,也有效果,三遍经文诵读之后,那冷雾凝结,不再旋转。
    “你这个大笨蛋……大大笨蛋!”
    静谧夜里,身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吓得我一跳,扭过头来,朵朵居然变成了小妖朵朵,扠着小蛮腰,骂我。我腾出了右手,去捏她那狐媚的精致小脸,问她今天不该她轮值,怎么就突然变换了“值日生”?小妖朵朵撅着嘴,挥手挡开我的手,大骂一句:“少吃老娘的豆腐,小心我吃你肉!”说完她得意洋洋地说她懂这镜子,然后跟朵朵沟通好,让她上来帮我解决麻烦,朵朵就答应了,就这么简单。
    朵朵这个小笨蛋,我暗叹一声,问你懂?
    小妖朵朵一把揪住想往她胸前深沟里面溜去的肥虫子,把这鬼头鬼脑的小东西“吧唧”一下,甩到了窗户的玻璃板上,吹嘘说她自然是见过的,她说这开经玄蕴咒乃是取自佛家经筵,宽和平缓,讲究一个水磨功夫,一两遍、三四遍,这都不得行,要像庙里的和尚喇嘛,日日诵,月月诵,方可化解戾气;而若持“缚妖咒”后半章,这是茅山术中的道家经纶,重症下猛药,立时可解。
    我依言,尝试之,果然,那镜灵如同一只怯弱的土拨鼠,哀哀求饶。
    我大喜,问小妖朵朵怎么知晓,为何又要告诉于我?她咬牙切齿地看着这镜灵,大喇喇地掐着腰,说老娘享受的痛苦,怎么着也要让旁人受这么一回,好歹有个伴儿;再说了,你有了这个破镜子,好歹也能厉害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老娘的安全也多了一分保障,不用担惊受怕,担心失去靠山。
    我苦着脸,说你这个小狐狸媚子,屈指一算才三个月大,不要自称“老娘”行不行?听着忒别扭。
    她看了一下我,媚眼勾魂,抿着红唇想了下,说,小娘我……
    一夜无话。
    我本以为尚、宋两人之事需要拖很久,而且我打心眼里不太相信有关部门的办事效率,没成想第二天早晨十点钟的时候,我就接到派出所电话,说在江门新会的救助站,有两个人,很像我报案失踪的尚玉琳和宋丽娜,让我去那边看看,他们已经帮我联系了。
    我挂了电话,仍不敢相信……这效率,碉堡了。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海贼之火拳艾斯》 《超魔幻修仙》 《修凡纪》 《隐婚娇妻太迷人》 《把现实改造成游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