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超度贪食鬼

    阿东看着我,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们两个都知道,这件事情有些大蹊跷了:店子里面除我和他外,一个人都没有,厨房里面的水龙头突然滴下水来,滴答滴答作响,这是什么情况?
    我已经有了职业性的习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坯布,箭步就冲到了一门之隔的厨房,黑乎乎的房间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响动,我的黑暗视力已经增强了许多,凝神看过去,只见那洗菜的水龙头处,滴下水,然后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那池子中蹲着。
    那东西有兔子那么大,一团,毛茸茸的,一见我进来,立刻往柜子处躲去。
    我哪里能够让它逃走?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盘子,猛地一掷,那瓷盘便化作一道白光,嗖地一下,射到那在空中跳跃的黑团上去。然而让我吃惊的是,那瓷盘子居然透体而过,砸在了灶台上面,哐啷一声响,摔成粉碎。
    我心中一阵狂叫,我卡奥居然是灵体。
    也就是鬼咯?
    是鬼我就更不怕,作为一个见惯了世面的人,作为一个有身份证的人,我前跨一步,左手扶着下丹田蓄力,右手扣成剑指,只指那空中逃窜之物,大喝一声:“齐!”诸位,莫瞧我逢妖遇鬼,来来去去就只有“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此九字真言,惯常的套路,似乎没有一点儿长进,果真如此乎?其实不然,我前面也说过,此九字,每一个字都有着独特的涵义,代表着人世间一切之规则,《抱朴子》也曾言:“祝曰:‘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
    此九字真言练至简至道之处,可辟除一切邪恶,无往而不利。
    这便是十二法门中禁咒一章中最精粹的所在。
    “齐”,五元素之控制,代表着自由自在地使用超出本体范围的能力,这是借助天地的力量。随着我这一声顿喝,导引集中场域于这鬼物身上,它浑身顿时一震,从空中跌落下来。我身形如箭,跨步,然后抄手将其捉在双掌之间,因为诅咒手章的缘故,一下子紧紧抓牢。这时,灯光亮起,阿东一声“啊”,倒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看着手中这鬼物,暗道一声:“呃……”
    这厮长得真算是鬼界中的无盐,只见它一身癞哈蟆皮,像被泼了硫酸,翻滚着水疱,黑乎乎一团,没有眼睛,周身都是毛,像公仔,然而这毛滑滑腻腻,十分恶心;它拥有了一张超乎寻常的大嘴,几乎占了这个肉球身子的一半以上……
    我想起来这厮是什么了?
    贪食鬼。
    此鬼名列三十七鬼种类之中,死前因为饥饿而亡。死后对于食物的执坳怨念,使得它不肯离开人世,魂归幽府,便终日在人间漂泊。一般这种鬼,它没有家人,也无人供奉,食不得香火,便饿。有的鬼饿,便饿着,日日受苦,有的却不是。人鬼殊途,鬼留于人间本来不易,而且每逢初一十五都有阴风洗涤,心志便受磨砺,浑沌了,有食气的,有食水的,有食血、食吐、食粪、食发、食肉、食婴儿便……各种都有,但这贪食鬼都不肯将就,执念得很,它只吃人类的食物。
    但凡是鸡鸭鱼肉、果子米饭,它都吃。
    它吃也不去,但是食过的物品却会少了很多味道。如同嚼蜡,这成语便是用来形容被贪食鬼吃过的东西。贪食鬼哪里都有,但是成型如此的,却是并不多见。我手里这只在挣扎,力道大得出奇,而且还张嘴来咬我。我哪里会让它得“嘴”,使劲捉住它,我这双被矮骡子蓝血诅咒过的手,对于灵体来说有奇效,但凡是我思虑调动的,都有腐蚀灵体的力量,没过一会儿,它呜呜地哀鸣起来。
    我扭头看着阿东,他浑身发抖,扶着墙,额头上似乎有冷汗冒出来。
    见他这么害怕,我对他说出去吧,这里我来应付。他不肯,还朝我靠来,说一起有安全感。我一脚踹开他,笑着说走吧,外面大街上都是行人,我现在做的事情不能够给外人看到,你回避一下,我搞定了过来叫你。他犹豫了一会儿,点头说好,让我小心一点儿,转身便跑出了去。
    阿东刚走,早已不耐烦了的小妖朵朵便跳了出来。
    一出来,她便飘在空中,看着我手中的这个大嘴鬼怪,使劲地吸了一下鼻子,说好香啊。我奇怪,放在鼻子边闻了一下,无色无味,跟空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啊?小妖朵朵对我嗤之以鼻,笑我傻,懂不懂啊?人分七魄,气魄在喉轮,享一切味道香闻,想要闻到这超脱人世之美味,需修喉轮,方可。
    她得意地说着这贪食鬼,是灵体中一道美物,为何?
    因为这等样子的贪食鬼,一般都存在于这个世界50年以上的光景,浑浑噩噩,逐食而居,有吃的便吃,无吃的,便躲在橱柜的碗筷中休眠。它尝尽了世间酸甜苦辣的一切味道,使得本身的灵魂都尤其鲜美,每一点儿,都是堪比人参。
    我不理她,让她翻译一下这贪食鬼哇哇叫个啥?
    小妖朵朵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然后也唧唧地跟这鬼怪说了起来,两人用奇怪的音频开始进行了一种沟通,过了一分钟,小妖朵朵苦着脸对着我说,它说它饿了,这个地方好多天没有开火了,它饿得不行,只有喝水……我说哦,还有呢?小妖朵朵说这贪食鬼死在了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饿死的。那个时候,讲政治不讲肚皮,它还是个小孩子,一连好多天没有吃饭,然后就死了。
    我说就这么简单?
    她点了点头,说这贪食鬼本来不在这里的,后来被旁边的邪物给吸引过来了。
    那布包中的东西,对人类晦气遭灾,但是对鬼物却是有着无比的吸引力,能够躲避大部分的阴风洗涤。它在这里待了三个多月,没有害人,只是偶尔吓一吓值班的店员而已。我点了点头,让小妖朵朵告诉它,我要将它给超度了,归于幽府,免得自此停留太久,最后磨灭了人性,化作厉鬼。
    它其实听懂了我的话,又开始奋力挣扎起来,大嘴四处乱咬。
    我心里有一点儿不忍,因为它除了将食材变得寡淡无味之外,并没有祸害过任何人。但是人鬼殊途,它的存在已经完全干扰到了这里的正常生产秩序,还不如将它超度入幽府,尘归尘,土归土,自去其该去的地方,又或者自有一番境遇,这也说不定。
    我意已决,便不再像娘们一样犹豫不决,当下就拿出最后一张“回度往生咒符”,点燃,然后念起了超度的咒法,那贪食鬼挣扎了一阵,被我诅咒之手灼烧无力,符纸燃完之后,悄无声息。我手中的灵体渐渐变透明,浊的往下落,而清的则往上飘,空气里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哀叹。
    这声音似有似无,过了一会儿,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肮脏的小男孩,眼珠子黑得发亮,朝我鞠了躬,然后往楼顶升去。
    空中留着一团五色光,萦绕在小妖朵朵的手上面。
    她拿在手上端详了一会儿,张开嘴巴,大啃了一口,眼睛都眯了起来,好像在品尝着人间美味。肥虫子一阵嫉妒,又怕被小妖朵朵弹屁股,于是飞到旁边,小心翼翼地吃一点儿遗漏的光团,一边吃,一边吧唧嘴巴。一霎那,它的黑豆子眼中绽放出了骇人的神采,仿佛打了鸡血,朝着小妖朵朵摇尾乞怜。
    为了吃的,它向来就是这么没有骨气。
    两个小家伙你一口,我一口把这五色光团给吃完,我问小妖朵朵,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她用灵活的舌头舔了舔红润的嘴唇,然后回味无穷地说这是贪食鬼遗留下来的天魂。这天魂自带着它化身为鬼之后,几十年来所吃过美味的浓缩精华,哪怕只是一点点,都能够让灵体,感觉到食物所带来的最大的快乐。
    说完,她舔了一下手掌,说以后只怕再也没得吃咯。
    肥虫子也是一阵伤悲。
    原因既然已经找到,一切都开始往好的地方发展,我买来了制符的一应道具,为苗疆餐房的四处都画了镇宅的符箓。因为已经有了无数次的失败,所以成功的机率便大了很多,也不用再靠着金蚕蛊这小东西的血来加持,自有法力。除此之外,我将十二法门中的道门法子发挥,弄了很多风水驱邪的布置,散放各处,并且很好的融入装饰之中,并不突出醒目。
    筹谋了大概半个多月,苗疆餐房终于于五月末开张了,因为阿东宣传到位,头几天的生意出奇的火爆。
    除了宣传之外,这个餐厅的主题应该也是图新鲜的顾客们所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吧。
    厨房有李师傅和阿东从家乡里挖来的蒋师傅坐镇,口味地道正宗不说,而且还具有独特的风味,一时间多了不少的回头客,引来了无数老饕追逐。直到后来阿东他婆娘也过了来,生意也开始步入了稳定期。
    而我,则在闲暇之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件事情,说起来跟被我超度了的贪食鬼有关。

猜你喜欢: 《系统之我非良人》 《论系统的男友力》 《海贼之神级副船长》 《美女的透视医仙》 《论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凶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