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恶斗诅咒猫灵

    我这枚“驱邪开光铜镜”,据杂毛小道所言是宋金时期的古镜,至今已有近千载的岁月了,留存至今不易。
    它边框满是绿色铜锈,在经过镜灵夺魄历炼,又被杂毛小道刻下了“破地狱咒”的一干符文,已然是旧貌换了新颜。我当日得到,心中欢喜得像烧沸了的油锅,兴高采烈拿去照狗儿,却被追得满地跑,一盆冷水泼下,心中都凉了几分,也就没怎么在意这东西了。
    然而此刻,这东西却出人意料地抖动起来。
    震一下……又震一下……震得我手心发麻。
    这铜镜子黄灿灿的镜面中,有萦绕的光线出来,很淡,像夏夜里的萤火虫。杂毛小道在一旁提醒我,说对了对了,这铜镜子中的镜灵,可是个一等一的恶魄大拿,刚才那一照,定是记住了空气中的那一丝联系。如果能够沟通它,说不定就能够找到那个施术之人,从根源上把那个家伙给制住。
    我大喜,说果真如此?
    杂毛小道一副看乡下穷巴子的脸孔,鼻子朝上,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炮制的,赶紧,要是让那个施术者跑了,后悔都来不及。我赶紧双手握着铜镜,心神沉浸进去。冥冥之中有一根线,牵向了我的前方处。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秦立问我们要不要坐车回去,杂毛小道一摆手,问我怎么样?
    我闭着眼睛,指着左手边的方向,感受着那一根看不见的线,说不远,就在那边。
    杂毛小道毫不犹豫,果断地说追上去,拔腿便跑。我跟着追,脚步不曾慢上几分。秦立发愣了一会儿,在后面跑,说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要回宾馆么?这是要闹哪样?他这两天跟着我们,定是十分的郁闷,总是丈二摸不着头脑。
    他这种小跟班,往日与我也是有些仇怨的,我也懒得去给他解释什么,反正他向来都是自我感觉良好,那便用阿q*自我战胜烦苦吧。
    我和杂毛小道的全力冲刺,自然是极快的,没一分钟,便把久在办公室的秦立,给甩开了。杂毛小道在我前面疾走,时不时地回头看我,问往哪里跑?我双手抚着铜镜,睁着眼睛,然而却将视力给自我屏蔽掉,采用意念中的线索,引导前进的方向(其实就是忽略掉无关紧要的外物,将注意力集中到别处去。大家有空,可以试试“看而非看”的感觉),大脚前进。
    很快,我们绕过了大楼背面,又穿过了几条喧闹的街道。
    越走越快,周围的人逐渐的稀少了,而狭窄的建筑物却逐渐地多了起来。走到静处,周围是林立的高楼,而这里则是一处低矮的棚子,不远处有小公园,苍翠的树木在远远地路灯照耀下,变得有些稀疏,树影摇曳,炎热的气温莫明的浮动起一丝冷意。
    做我们这行的人都知道,莫名浮动起一丝冷意,这代表着你被“人”关注了,是心怀叵测的关注。
    我在一块狭窄的平地边停了下来,看着前方黑乎乎的巷道,表情凝重。
    在我左边是一个石桌,四个石凳,很寻常的休息地,旁边一棵树,是老槐树,枝桠参差,一大蓬树冠,夜间有风吹来,呜呜呀呀地乱响。而在我右边,是一堵围墙,围墙上覆着青苔。后面十几米是一个大拐弯,仅仅只是一拐,便将街上的繁华闹市,给屏蔽住。
    二四为肩抖坎命,坐山为龙立卦辛。
    杂毛小道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拉住了我,说不可再走了。我回头看他,他指着这四周的环境,说这里的环境,果真是邪了门。这么热闹的一个地方,居然有这僻静的风水置地,你有没有感觉到,从天灵盖到脚板底都飕飕冒凉?这是蓄阴处、藏尸地的绝佳妙选之所,阴秽肮脏物的聚集所在啊,前方为似有淡淡龙蛇翻滚,杀机弥现……
    有高人布置啊!
    我点点头,说就是这里了,我也没打算走。
    闹中取静,比远在深山,更加难得。看着玄机四伏的闹市静地,我明白了,并不是我镜中之灵给力,而是有人在刻意引导我们来到这里。是啦是啦,定然是我们帮章董做了趟法事,害了人家的局势,扰乱了计划,都说同行是冤家,能不遇见就不遇见,何况这一害一破,天生便是对头,人家自然要找上门来咯。
    他要对付我们,我们却也有这个想法。
    若要让那章董得以解脱,“三合寅火纳甲局”只是最无力的抵抗而已,唯有将这施术之人拿住,才是上策。
    天生的对头,一触,即是凶险。
    不过看他的布置,倒是用了心机的,我们可不能在此处载了跟头才是。心念及此,我立刻将手上的两个杀手锏,金蚕蛊和小妖朵朵一同祭出来,严阵以待。肥虫子久未露面,十分懈怠,被我唤醒,疲懒地攀爬上了小妖朵朵高耸的胸脯上,一拱一拱。浮空的小妖朵朵十分的无奈,她已经习惯了这条肥虫子别样的亲昵,也知晓这肥虫子之所以会这般,并不是因为好色,而是出于对食物的热爱。
    只是……在视觉上,很不好看。
    小妖朵朵甫一出现,四下一打量,便长笑了一番,洒下一片银铃,说好一个阴气森森的宝地,在此地休养生息,倒是个不错的存在。不过陆左,怎么我们每次出现,都会在这种杀机暗藏的地方?我感受到了熟悉的气味,是妖气,*裸的妖气!啊……多少年了,还是这个味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无比地享受,像是一个染上毒瘾的失足少女。
    我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用余光看了一下她。小妖朵朵虽然说得轻松,但是表情却无疑是凝重的。这个小狐媚子虽然不怎么着调,然而见识却是极高的至少比我高。我仍然记得在江城高速公路上面对来自泰国的降头师巴颂时,这小丫头惊艳的出场。
    凶狠的水草鬼拎着钢制镰刀,一身的蛮力,简直就像是矮人版的死神,却被这个小丫头嘟囔着咒语,地上的草木蔓长,轻而易举地将其缠住。有着这么一身天赋和鬼妖之身,她向来就是眼高过顶,谁也瞧不起,然而此时抱着胸脯,表情凝重,便知道潜伏在暗处的对手,定然是个值得重视的家伙了。
    杂毛小道的桃木剑和八卦镜,都已经舞弄起来,轻踩着禹步,缓慢,凝神看向四周。
    可惜,他上次的家当全扔在了江城段叔那里,现在的一应道具大都是最近采办的,并没有太多的功效。他以为这次过来,这是度度假而已,于是懒,甚至连桃木剑都没有刻上几个符文咒法。
    天下间哪有这么安逸的事情?
    杂毛小道瞅着我,问铜镜里的镜灵,果真就指向了此处?我看着昏暗的空地,四下无人,连寻常的虫子唧唧声,都消失无踪,点点头,说是的,别的我不敢肯定,那个人,定然没有离开多久,一定还在附近;或者,在暗处,注视着我们呢。
    他眉毛一挑,笑了,说这鬼地方,汇阴之地,确实凶险,但是咱们往后一退,狗曰的不是也没有办法?
    我将手中的铜镜放回了怀中,指着左边的石桌,说那里,应该是个施术的蘸台吧。
    杂毛小道说然也,我们是去瞧瞧,还是退回街道上去,作壁上观?见他说得轻巧,我心中顿生豪气,说屁,怕个球,看看去。我们一起走上前,离那石桌没有五步的时候,空中的小妖朵朵突然做声,说慢着!我一愣,只见那石桌的阴影中,隐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似乎凭空而生出来。
    在这坨黑影子中,有两缕碧绿色的光芒绽放出来,油亮亮,格外的瘆人。
    我心中咯噔一下,只见这黑影子从石桌的侧面迈着优雅的脚步,走了出来是只黑猫。
    这黑猫一身都是纯黑色的油亮毛发,头部带有圆形感,额头有甲虫纹路,尖耳,胡须坚硬,身形硕长,说是猫,然而它这么徐徐走出来,却像是一头小豹子。我们看着它,它也看着我们,碧绿色的眼睛里面冰冷、淡然,阴森森的,没有一丝感情流露。
    我们静静地对峙了三秒钟,这时间是如此的漫长,我仿佛沉浸到那片纯粹的绿色里面去,以至于它突然腾空朝我扑来时,我都没有反应。
    意识,仍然还停留在之前的时候。
    耳边传来了小妖朵朵的声音:“猫灵,这是猫灵……”这声音刚刚进入我的心中,未来得及思索,便看见一道黑色的闪电跃入我的怀中,“喵”的一声,我挡在胸前的右手胳膊便是一阵剧痛,长袖衬衫裂开,四道开裂的爪印出现,鲜血溢出来……
    是黑色,这鲜血如同墨汁。
    意识在一瞬间回归,只见那只黑猫肥硕的身体被一把木剑给高高挑飞,摔在了青苔围墙上面。老萧与我擦肩而过,大喊这爪子有毒,小心啦……我幡然醒转,抬手一看,胳膊上冒起了黑色脓浆。
    诅咒猫灵!
    这便是那身上背负这诅咒恶名的生物,猫生六胎只存其一、整日用罂粟花和鬼藤草、亡者祭食来喂养的家伙,吉普赛占星师三板斧中,唯一最具有直观攻击性的手段么?
    我看着泊泊流出的黑血,脚顿时一软,眼前发黑。

猜你喜欢: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 《听说你群全是大佬》 《都市仙帝神医》 《救世主影后》 《恶魔手机》 《天魇圣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