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会轻功的女人

    关键时刻,一道金色的影子从空中射到了我的右臂上。
    肉呼呼,是金蚕蛊。
    这小家伙带着久违的欢畅,一下子就扑到了黑色的脓浆里面,恣意地吮吸着。我感觉这手臂上似乎装了一台抽水机泵,将我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吸走。我手足冰凉,这是失血过多的副作用,然而之前中毒的那种昏迷感,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金蚕蛊趴在我的右臂上,尽力舒张,身体变得扁而平,横跨着四道伤口,整个身子都融进了肌肉中。
    我毒性稍解,抬头看,只见那只诅咒猫灵被摔倒了墙上,并没有滑下来,浮在空中的小妖朵朵开始发威了。这小丫头片子双手一扬,粉嫩红唇念念有辞,而那墙上的青苔则开始疯狂生长,绿色竟然在一瞬间,将诅咒猫灵黑色的身子给完全覆盖。
    这小狐媚子露的一手果真是厉害,要知道,六月天的香港,天气干燥,那墙上即使有青苔,也都是干的,是死物。她这拉风的一挥手,竟然将黑猫紧紧裹住,果真不愧是鬼妖之体。
    难怪杂毛小道他爷爷曾经说过,这鬼妖珍稀,世间少有呢。
    然而让我惊异的是,那诅咒猫灵身子左抖右挪,尾巴一竖,周身的毛发炸起来,居然将所有的墨绿色都通通抖落开去。它一下子窜上了墙头,足上有肉垫,悄无声息地隐入了黑暗之中。杂毛小道刚好冲到墙根上,他轻咤一声,足尖抠墙,腾身而起,三米高的围墙竟然被他一下子腾上一半,伸手去抓墙头,还没触及便即使收回手。
    因为没有了受力,他跌了下来。
    我举目看去,那墙头上糊有许多细碎玻璃,手若贸然往上一探,必然是无数口子,血淋淋。
    杂毛小道一击不中,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我旁边,问怎么样了?我举起手,感觉胳膊上寒恻恻,虽然余毒消散,但是总是酸软无力。他眉头紧锁,对我说这诅咒猫灵,总是吃祭拜亡者之后的食物,爪子上不但有剧毒,还有怨力,这怨毒深入骨髓,常人若沾染分毫,必然受尽痛苦,日夜不得安眠。我还好,但是少不了要阴冷刺骨,难受几天,唯有靠咒法消磨去。
    我的左臂上又有源源不断的热力涌现出来,那是金蚕蛊给我循环传递的力量,让我抵御右臂的伤痛。
    说完话,杂毛小道四处瞧,小心防备。
    对手既然把我们引入这个局中,必然不会只有“诅咒猫灵”这一个手段存在。
    我心中也恼恨,要不是中了那猫眼的迷惑,愣了一下神,哪里会吃这般的亏?我越想心中越气,也没有抽身离开的心思,那个躲在幕后的狗东西,猥琐的抠脚大汉,我定然要将他找寻出来,找个如花把他给抡大米了!我右手自然下垂,左手持铜镜,平复着心情,静静观察着周围的变化。
    昏黄的路灯依旧恒立,风吹动,摇曳着树影,远处传来车子的喇叭声,也有音乐声远远传来。
    我们只要狂奔十几米,就能够返回闹市区。
    我看见杂毛小道的脸色狰狞,想来我的脸色也是定然如此。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受到羞辱和压力之后,最先想到的当然不是逃避,而是迎难而上,破之!这不是执拗,而是道心。
    时间缓慢流逝,而紧张的情绪则在积蓄,在蔓延。
    小妖朵朵也感受到了压力,她这般的鬼物,最怕黑猫,也不是说这黑猫有多么厉害,而是天性如此,一物降一物。她没有再浮在空中,而是停在了石桌上面,一双璀璨若星空的明亮眸子,淡淡地瞧着,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跳下来,指着这石桌和旁边的槐树,说这两样东西,是阴阳阵眼,先毁去,这里便不会再邪性了。
    她话音刚落,杂毛小道大喊一声贫道也正有此意,飞起一脚,将那水泥铸就的桌台,一下踹飞,滚落在那棵老槐树旁边,来回摇晃。
    而就在杂毛小道出脚的这一瞬间,一片此起彼伏的“喵”声猫叫,在四周连绵响起来,仿佛教堂唱诗班的音乐,靡靡之中,又有着诡异的魔力,让人心血翻腾。我们听得诡异,都往石桌靠拢,朝每一声响起的黑暗处,看去。在树影中、在房影中、在墙影中,在巷道尽头的黑暗中,陆续拱出了许多黑影,大大小小,或高或矮,都不一样,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蜜黄、酒黄、棕绿、黄绿、黄褐、灰绿色、宝石蓝色……几乎能够想象到的猫眼颜色,都在这里聚齐。
    猫眼反光,尤其明亮。
    黑暗中竟然冒出了三四十只猫,波斯猫、喜马拉雅猫、土耳其梵猫、美国短毛猫……好多品种,难以一一描述。然而每一只,都表情凶悍,张开嘴,露出惨白的牙齿。
    你们无法想象,平素乖巧得像玩具的猫猫们,露出这么一副模样来,是个怎么样的景象……是老虎、猎豹一般的捕食么?不是,而是一种异类的、冰冷的意识,在黑暗的阴影中链接在一起,有着漠视生命的疯狂。
    石桌台面在地上滚动,最后停止住,没了声响。
    这边一停歇,仿佛是下了命令一般,所有的猫全部发狂一般朝我们狂奔而来,空间里充斥着凄厉的猫叫声”喵……”这声音瘆人得很,我顿时耳朵发麻。没几秒,一只棕白条纹的肥猫已经扑上了我的面前,尖锐的爪子就要朝我的脸上划来。
    这是一只宠物猫,在市场里面能够卖上不错的价钱,平素也是躺在女主人的怀里,慵懒度日。然而此刻,它的凶狠却让我没有一点儿留手的心思,左手持着铜镜,兜头盖脸就是一拍,便将这猫儿“砰”地一下,砸在了地上,直哼哼。杂毛小道练得一手好剑法,劈、砍、刺、拍,舞弄得水泼不进,吸引了大部分火力。
    乱斗了一阵,这些平素可爱的猫咪到底让我们心软,唯有且战且退,不敢硬碰硬。
    这攻势虽然凌厉,但是我却总感觉有些蹊跷。
    相比刚才那诅咒猫灵的剧毒攻击,这些毛毛雨,未免也太小儿科了吧?我念头刚一及起,从老槐树上立刻蹿下来一道黑影,如箭一般,直奔大出风头的杂毛小道。我手拿着铜镜,大喊一声”无量天尊”,有黄色光耀,那黑影顿时一滞,速度也慢了几分,杂毛小道剑尖一卷,将那黑影给缠住,摔落到地上来。
    这在地上翻滚的黑猫,正是那只诅咒猫灵。
    我脚快,一脚就踏中了这只死猫,说是猫灵,其实只是一只毒猫,我脚下立刻回馈来踏实的肉感,狠下心来,使劲一碾,将它的头颅顿时踏碎。这猫一死,小巷深处传来一道凄厉的嘶喊声,所有的猫咪都停缓了下来,杂毛小道立刻点燃一黄符,高声念咒,并且刺于老槐树的腰眼处,符箓烧完,群猫离散。
    我拔腿便朝小巷子里面追去,如同狗撵兔子。
    在黑暗中,一个瘦弱的身子咳着血,朝里边跑去。我神经紧绷,力道全部掼在了双足之上,一时间竟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后发先至,只差一线,便将抓住了那个裹着着袍子的家伙。然而那人竟然没有再朝平地里跑,而是转身,攀附在了围墙之上,一顿足,三米高的围墙居然也翻了上去。
    慌乱中,我抓到了一块布,是从那个家伙的身上取下来的。
    杂毛小道赶到我旁边,而我则看着墙头上的玻璃渣子,暗自感叹。这得有多大的狠心,才顾不得十指连心的痛啊!杂毛小道拿过我手中的布块,放到鼻子下面闻,笑了,说一看玩猫的,就是个小娘皮,果真,嗯,好香啊……他十分陶醉,看我一脸严肃,问咋了?跑了就跑了呗,那诅咒猫灵死了,章董的聚邪纹想来也应该解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怎么说,都是一个体香悠远的小娘子呢!
    我伸出右手,对着三米的墙头,问他怎么能够一下子就窜得那么高?
    他撇嘴说练呗,打小就开始练,打熬筋骨,练习发力一开始也不要蹿墙,找一口大缸抹油,每日在缸口趟上几圈,几年后练习梅花桩……如此等等,时间久了,飞檐走壁不在话下这不是话本演义,轻功便如同现在的跑酷,是可以练习的。他见我仍然举着右手,问干嘛,摆造型?
    这时肥虫子悠悠飞回来,吱吱叫了两声,重新附在了我手上的手臂上。小妖朵朵则在一旁给杂毛小道翻译,说下蛊成功,那女孩蹦跶不了几天的。说完这话,她嘟哝着嘴,说这猫味,真臭,不容我分说,直接钻进了槐木牌中。
    虽是鬼妖,但她终究不喜欢猫。
    我看着有些愣神的杂毛小道,说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爷们,我也是。但是对于一个拥有着诅咒猫灵、并且想要置我们于死地的女人,我是生不出半分怜意的。宽容对于朋友是美德,对于敌人,是愚蠢。
    杂毛小道无所谓地点点头,说小毒物,你说得对,做得也很好。
    他往回走,说猫有九条命,那只死猫如果不把它焚烧掉,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我们返回空地上,拐角这才传来了秦立隐约的呼喊声陆左、萧克明,我擦,你们到哪里去了,为毛没有带手机?
    我拎着那只黑猫的尾巴,说得嘞,看来我们还是要返回医院了,这焚尸灭迹的活计,只有劳烦秦大助理了。杂毛小道微微一笑,说理当如此。
    我们往街道上走去,头顶上,是一弦弯月,隐约浮现于云端。
    又起风了。

猜你喜欢: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混元灵珠》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从此无敌》 《蛮荒神殿》 《一流天师[重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