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死亡之后是?

    我本来躺在地上,奋力地压制着老鬼的挣扎,手脚酸软,听到小妖朵朵的焦急叫喊,连忙问什么意思?
    小妖朵朵还未回答,从百宝囊中掏符箓的杂毛小道也吓了一跳,出声道:“纳尼?引爆鼎炉僵尸?擦,贫道可不想陪葬呢……”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手上一把红线,飞快地结绳,大喊,说贫道用“封神闭气结”,给这家伙封闭怨气,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行!
    小妖朵朵大声叫,行个屁!陆左快跑,别打了,这家伙一旦自爆,五米之内必死无疑。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的焦急,居然飞下来,想要拽我走。这小丫头虽然并不靠谱,但是第一次这么急,而且我身下这具身体居然没有了挣扎,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叫一声“风紧扯乎”,松开了角力的双手双脚,不再纠缠,一个翻滚,就朝着旁边的路埂下面窜去。
    山路旁边也是斜坡,下面有野草荆棘和小树,我跌得个浑身生疼,旁边还传来两声低沉的声音。
    是杂毛小道和许鸣。
    接着,我听到一声闷雷之声,像是小时候死人时放的那种铁炮,“砰”,接着头上一热,满天的血肉就都洒了下来,劈头盖脸地浇在了我们的四周。一坨黑物从上面悠悠抛下来,就要砸在我的头上,我一偏头,闪开,定睛一看,是半块红黑色的肾脏,一收一缩,居然还在跳动着。血浆不断落下,像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往旁边滚了一下,躲开这篷腥臭的腌臜物,左手一不小心按在地上,软乎乎的。
    一看,是一颗圆滚滚的眼球,上面还带着许多组织液,粘稠无比。
    绕是有过了那么多恶心经历的我,也抗不住这活生生的死亡场面,顿时胃中翻腾,傍晚在嘉麟楼吃的上好粤菜,一下子就顺着食道,倾巢而出,全部都喷射出来。身边传来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嗔骂:“你这个恶心鬼,注意点,吐得小娘我都不爽了……”我挣扎着爬起来,只见小妖朵朵蹲伏在草丛中,捂着肚子,一脸的难受劲。
    我吓一跳,关切地问怎么了?
    她呸我一口,说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舒服嘛,问个屁啊?我一头冷汗!鬼妖,还能算“女孩子”么?这小狐媚子,果真当不得关心,属鸭子的,嘴硬得要死。
    杂毛小道已经重新爬回了路面上去,见小妖朵朵并无大碍,我放下心来,也跟着爬上去,只见这块突出的空地上面,一地的模糊血肉,泥地上有好多破碎的骨头碎片和渣子,都深深地插入其中,上面还有好多的小坑,这些都是血液在高速的运动中,砸出来的印子如此惨烈,可想而知,若我们晚了一步,恐怕此刻的身体,已经变成筛子了。
    粉身碎骨,这种死法,何其之惨烈。
    我不知道这具身体爆裂的时候,“李致远”的意识还在与不在。若在,这种痛苦只怕是非人的折磨。我心中默然,慢慢踱步到爆炸的边缘,那里有半颗头颅在摇晃着。
    血浆成喷射状散开。
    许鸣死了,不对,寄居在许鸣身体里的李致远死掉了。我能够听到空气中,有灵魂的哀叹声,似乎是不舍,又或者是解脱,然后,那难以捉摸的波动,朝天外飞去他没有眷念这人世,直往了幽府。我心中叹息,真实的李致远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别人简短的几句描述,并不能够直入到我的心里。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并不关心,也不想了解,心中只是轻叹,是对生命消逝的怜悯。
    幽府里面是什么,人死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会存在么?还是永恒的消亡,连绵的黑暗,直至宇宙消失?
    当时的我不得而知。他的生命,自有他负责,而我,则负责我的人生。
    只是李致远死了,老鬼呢?
    我突然想到了小妖朵朵刚才尖叫的那一句话:小心啦,这个家伙要将鼎炉尸丹引爆,转投别处了……
    另投别处投哪处?
    我看着正在四处检查现场的杂毛小道,又看了看抱着韩月爬上山路的许鸣,除了这两个人,别无他人了啊?那老鬼若是重归为灵体,此刻的攻势只怕是更猛了,不过小妖朵朵说另投他处,显然是又附身了,我看向扶起韩月的许鸣,正好对上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和一双紫色妖异的怨毒眼睛。
    我心中剧震,居然找上了她?
    来不及提醒,我又掏出那用了无数次的破镜子,扬手就是那么一照:“无量天尊!”这一次镜灵给力,一下子就将指甲变得两寸长的韩月,给生生定住了。她一震,许鸣立刻就发现了,瑜伽术立刻施展出来,死死地将瘦小的韩月,给压在了下面。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这个姿势,这个动作,简直是少儿不宜。
    传教士……
    杂毛小道刚刚把注意力转移到那里,顿时眼睛一红,大喝道:“放开那个女孩,让贫道来……”说着笑,他的速度却不慢,几个大跨步便冲到了近前,与我一起,又如同刚才一般,将附身在韩月身上的老鬼,给压在了地上。
    叠罗汉一般的镇压之后,我们发现,老鬼找上韩月,实在又失策了韩月只有一米五几,又是女孩儿,跟许鸣原本的躯体相比,简直差到了姥姥家;而且韩月一番周折,已经丧失了大部分力道,即使有老鬼的附体,也是相当的不给力。为什么不跑呢?我们有仇么?还是什么原因?
    我们拥挤在一起,我这么想着。
    许鸣在底下哭叫着,说韩月、韩月,月儿……
    我感觉到不对劲,翻滚下来,蹲地看,发现被附体的韩月脸色僵直,铁青,眼睛一只呈紫色,一只呈黑色,显然,韩月“本我”的意识,并没有随着老鬼的侵入而消亡,而是在做着顽强的斗争果然,这个女人的心,坚硬如顽石,意志如钢铁,真真就是个厉害的角色。
    杂毛小道也不占便宜了,与我排排蹲着,看着这角力。
    韩月的脸数次变化,内中凶险,不足外人道。
    大约过了两分钟,韩月轻轻地喊了一句话:“李……”许鸣浑身一震,语气都柔了几分,说是你么?韩月!韩月点头,咬着牙,说是,李……不,许鸣哥,你杀了我吧,我想死在你的怀里。许鸣刚刚流出的惊喜面容一僵,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韩月咬着牙,几乎是一颗字一颗字地往外蹦,说许鸣哥,这恶鬼被我缠住了,我的诅咒,让它现在处于最衰弱的时候,你把我杀了,然后让这个长毛表哥超度我,那恶鬼就一起消失了,快,我拖延不了多久。要是让他控制了我,到时候,我死都不能死了,而且,你们也要死。
    许鸣犹豫着,而我和杂毛小道则站起来,躲到一边儿去。
    说实话,我们见不得这么琼瑶的场面。
    “快!许鸣哥,用这把匕首,杀了我吧……死在你的怀里,也算是我这罪恶一生,最完美的结束吧!”这声音传过来,我冷得浑身发抖,多么精彩的台词……不过,作为一个女孩子临死的话语,似乎,应该也比较妥帖吧。我低下头,不知怎么的,感觉眼角有些湿润了。
    杂毛小道仰首望天,天上有半弦弯弯的月亮,明亮得很,洒下的皎洁月光,给这大地镀上了一层水银。
    ********
    一切结束了,我、杂毛小道和失魂落魄的许鸣,全部都坐在了山路泥地的土梗上,听着山下呼呼的风声。
    许鸣的脸低着,隐入了夜色中,浑沌黑暗。
    良久,他艰涩地问我们,是不是要去跟李隆春,也就是他现在的父亲说起整个事情的概况,然后揭穿他的一切。我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了杂毛小道。说实话,我这个人,只是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简单角色,并没有太多的掌控欲,也不想操纵别人的生活。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倒是没有太多的主意。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指着旁边侧躺着安静沉眠的韩月,说他想听听这个小女孩子的故事。
    许鸣一愣,说你就不想听一听我的故事么?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李致远都死了,什么事情,不都是你红口白牙胡说么?而且,相对于男人来说,他更喜欢听美女的故事,特别是这个美女温热的尸体,还躺在我们旁边。
    我听着杂毛小道这么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韩月与我们曾经是欲杀之而后快的对头,但是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她却是一个值得我们去记忆的女人,是一个坚忍得可怕、让人敬佩的女人。而我们,则为了生存,放任她死于我们的眼皮之下,这一点,让他的心,以及我的心,都有些后悔。
    每一种优秀的品质,都是值得人敬佩的。
    但是如果事情再回到十分钟之前,我们的决定,依然会是将选择权交到许鸣的手上。因为生与死的权力,是韩月,亲自赋予了许鸣的权力。这是她的决定,我们,尊重她,也包括她的任何决定。
    许鸣嘴巴苦涩,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开始说起他认识的韩月来。

猜你喜欢: 《三生劫之缘措》 《铁血女儿传》 《万炼宝炉》 《娱乐圈之思考者》 《风语旅程》 《纵血之魔法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