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肥母鸡坠地

    在长道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死去的老孟和陌陌又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老孟刚才的死状颇惨,是整个肚子都爆裂了,一地的内脏。而我们又来不及收拾,所以此刻见到的他,肠子和血流了一地,一点一点地朝我们这边拖着而来;在他旁边的,是那个为了证明自己勇气的可怜女孩子陌陌,至今我们都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看到她一直手爬着地,一直手还要扶着自己被啃光脖子的头颅,双脚被啃得只有白骨,上面还有些细碎的肉丝相连,就这样拖着,与地上发出古怪的碰撞声。
    他们的眼睛都是鲜红的颜色,朝我们这边传递着邪恶和恐怖的恨意。
    在他们的背后,站着一个白衣女鬼,衣炔飘飘,倘若排除她那让人恐惧的脸庞,倒是一个身姿绰约的美女。它并非一个,而在它的身后,影影绰绰地林立着许多影子,四种颜色,不一而足。
    难怪那个自称工程师的家伙如此自信,原来这伙女鬼便是听命于他的。
    好邪门的阵法,不但害人性命,而且死后的灵魂还不得安息,还需要被杀死自己的凶手仇人所驭使。
    再次袭来之时,这些女鬼显然已经做好了防备,附了两个死人的身,然后在这狭长通道的口子处,结阵以待,看着那迷离的光环浮立,虽然并不知道有何玄妙之处,但是自然是十分厉害的。我们抬头看向了虎皮猫大人,而这只肥鸟儿则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说惨了惨了,这些女鬼将那边之门一锁住,这两边一困,到时候再催动“聚阴炼魂十二宫门阵”一运转,只怕我们就要被生生碾碎在这过道之中了。
    我们这才醒转过来,那群女鬼毋需结什么阵法,只要铁门紧锁,我们便难以突进了。
    这一下我们都傻了眼,这前有狼、后有虎,两边都是死,这可如何是好?
    浮立于半空中的小妖朵朵啐一口,说你这只肥母鸡妖言惑众,扰乱军心干嘛?实在不行我们冲将出去,对面的门上又没有黑狗血,小娘一声招呼便可,怕个毛啊?被小妖朵朵这么一激,虎皮猫大人立刻像炸了一般,气势汹汹地回骂道:“你才肥母鸡呢!你们全家都是肥母鸡……冲就冲,我未必还怕这个?只是看你们现在老弱病残,个个都要死的模样,拼不了命而已。”
    我们这才注意到,确实,我和赵中华,鲜血至少呕了几百cc,杂毛小道拼搏一番,累得将近虚脱,而欧阳指间,他身中了尸毒,脸黑得跟开封包公一样,最后还剩下一个快被吓成神经病的丹枫,见到这这么多恐怖的鬼怪妖魔,她的脑子都已然麻木了,依着本能用糯米,在欧阳指间的手臂上敷着,拔毒。
    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个女孩子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了,时间紧迫,狭路相逢勇者胜,唯有冲,将一切邪恶都踏在脚下,踩个稀巴烂才好。我深呼吸,勉力提起一口气,然后沟通缩回体内的金蚕蛊,让它给予我力量。运足气,我、杂毛小道和赵中华这个卖破烂的掌柜,对视一眼,大吼一声:“肥母鸡,干掉他们,上……”狂奔而过,留下虎皮猫大人在后面骂骂咧咧地追来:“我艹……”
    有着金蚕蛊支持,我的力气是最绵长的,疾步走如风,几秒钟之后便跑至了老孟的面前,他嘶吼一声,挥手朝我拍来。我已然知晓这时候的老孟最厉害不过,也不跟他硬拼,借助着速度,躲过他的攻击,错身而过,朝几米之外爬行的陌陌一脚踩去。我踩的是她的头,若中,便趁热打铁,取下这个以化为鬼的美女头颅,果断灭掉它,并且让跟上来的虎皮猫大人,将其吞噬而尽。
    然而我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亮,像是知道了什么,这个陌陌往旁边一滚,突然之间就站了起来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头颅和身体完好、脖子和下身却全部都是骨头的女人就这般站立在你们面前,血淋淋的,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她伸手朝我抓来,手指上是尸变而形成的尖锐指甲,乌黑,铁青。
    我的反应速度却也不慢,就地一个懒驴打滚,想要将它的平衡打破。
    然而哪有这么容易,我往下一撞的时候,竟然感觉这陌陌的腿骨坚硬如钢筋,我不但没有将它弄滚在地,自己反而吃了一鳖,撞得生疼。嘀嗒嘀嗒的血浆从上面滴落下来,我也有急智,立刻又朝旁边躲了一个身位,一个势大力沉的家伙便一脚板踩在了我刚才的位置,接着骤然提出一脚,印在了陌陌身上。
    [正宗萧家弹腿!]
    这个空乏上半身的可怜女人应声飞去,重重地跌在了四五米之外,无力地嘶嚎着。我尚未反应过来,只见一具血乎乎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了我的旁边,化为脓浆的血液溅入到了我的嘴里,又腥又骚,臭不可闻。一个伟岸的黑影出现在我的上方,赵中华伸出手来拉我,还在一旁独白道:“我掌柜的也是来自于武术之乡沧州,这刚刚附体的尸体,哪能是我的对手……”
    话没说完,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紧紧拽住了他的裤脚,用力一扯,这个摆酷的男子立马跌倒在地。
    虽说这楼中可附身的对象并不多,然而找这么两个刚刚死去的尸体来,显然并不符合最佳的选择,小妖朵朵已然飘立在了只有半身的陌陌头顶,洁白的小手掌印在了它的头顶处,两者皆凝立不动,气机纠缠着,而虎皮猫大人则已经出现在老孟的身边,坚硬的嘴喙就像是敲击鸡蛋一样,轻易地破开了老孟的头颅,从左面太阳穴的地方,使劲儿一吸,老孟立刻像是发了羊角疯一样颤抖,四肢抖如筛糠。血淋淋的口中,立刻逼出许多的血肉来,最后冒出了白沫子。
    竟然轻而易举?我们阴霾的心中顿时多了一束阳光,照透在了心田里面。
    然而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虎皮猫大人这只如天神一般存在的家伙,居然一头栽倒在地,鸟爪和翅膀往两边伸展开来,接着,这个家伙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这到底怎么回事?它死了么?噩梦来得如此突然,让我们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手足一阵冰凉,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然而随着虎皮猫大人的一动不动,这只肥胖得若母鸡一样的鹦鹉,真就像是一只死去的肥母鸡了。正在协同小妖朵朵处理陌陌的杂毛小道也感觉有异,回过头来一看,脸都铁青了,狂吼一声我艹,这是什么个情况?怎么会是这样的节奏!
    正在这时,通道的两边口子都打了开来,在我们的前方,那门吱呀一开,然后有鬼气森森的阴寒席卷而来;而在我们的后面,那道被锁住的铁门被轰飞四五米,跌到了躺卧着的欧阳指间半米处,差一点,老爷子就被这道沉重的铁门给砸个正着。
    丹枫“啊”的一声尖叫,奋力地拖着老爷子往我们这边凑来。
    这小女子倒也是好气力,一步一步,咬着牙。
    而在门口,则出现了地翻天和许永生两人,他们缓缓地走上前来,地翻天一言不发,眼睛低垂着,像是在睡去,而许永生,这个自号曰“工程师”的男人,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地上已然没有动弹的虎皮猫大人,说本来早就应该把你们这些小杂鱼给弄死的,没成想,你们这一行,居然有这么一个古怪的高人在。不过还好,到底还是一只鸟儿,即使它成了妖,又如何?脑容量太小了,还不是被我算计,毒死当场了?所以说,这世间,就应该由我等这些少数的精英人才,来统治你们这些凡夫俗子……
    杂毛小道奋力一踩,将垂死挣扎的陌陌给弄死,一团黑雾腾现,被小妖朵朵给揪住不放,不让它返回那一边去。在我们来的那个门口,无数的鬼魂在哭泣着,那个白衣女鬼携同众女鬼,乖乖地看着许永生,等待着他的命令。杂毛小道已经走过来抱起了虎皮猫大人,这只鸟儿好肥,抱在怀里,他冷冷地看着许永生,说你到底对它作了些什么?
    许永生展颜一笑,说诱饵,你们可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永远都不要轻视你的对手,即使他们只是一些刚刚死去的尸体,如果在他们身上涂上一点儿东西,那么,一切皆有可能。顺便问一句,那个微缩版的火爆妞儿,是个什么品种,如有可能,我来代替你们收藏吧?
    杂毛小道看着一身是伤的我们这几个人,又看着虎视眈眈的许永生一伙,默然了一会儿,说能问个问题么?许永生颇有绅士风度地点头,杂毛小道便问:“费尽心力造这么一个广场大厦,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做出一个阴牝极寒之地,养这几只鬼,温养几头僵尸,搞一点儿鬼故事传说么?”
    许永生微微地笑,说:“当然不是……”

猜你喜欢: 《异鬼之下》 《名侦探之变态科学家》 《鬼王狂妃别太野》 《我家王爷很傲娇》 《重生1986》 《情深何必缘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