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肥虫子勉力下蛊,掌柜的遭遇暗算

    看着杂毛小道直愣愣地往下倒去,我心中大骇,一股凉意立刻从尾椎骨升到天灵盖,各种滋味涌上心头,五味杂陈,懵了,竟然都没有伸手去拉他。好在一旁的赵中华跨前一步,紧紧地托住了他,右手娴熟地按在了杂毛小道的脖子上,然后跟我说还有脉搏,只是脱力晕过去了。
    我心中大定,还好还好,先是虎皮猫大人,如果杂毛小道再出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啦,是啦,刚才那龙骨符箓的威力,何止是牛波伊,简直是骇人听闻,比起他上次在江城高速公路上使用的雷符,就杀伤力而言,更有甚之,碉堡了。
    以杂毛小道的能力,驱使这般的符箓,若不脱力,才是奇怪。
    赵中华扶着瘫软如烂泥的杂毛小道,看着这个小他几岁的男人,满口子赞道:“这个萧兄弟,看着样子,跟普通的江湖骗子没什么两样,然而身上的奇术,却让人瞠目结舌。这般的年纪就在制符一事上有着如此高的成就,假以时日,必成大家。高手在民间,果不其然,厉害啊厉害……不过,为何他又说自己已被茅山宗赶出门墙了呢?”
    我紧紧盯着前方,小心翼翼地看着,说这事情,我也不知晓太多。
    咳咳咳……
    在死人堆里面,许永生咳嗽着,慢慢爬起来,抬头看向我们这边,面容苍白,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他颤抖着嘴唇,眼睛里面的怨毒如同泛滥的江河水,悲愤地说道:“你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吗?天杀的,你们这些家伙,全部都应该死的。我真糊涂,怎么会想着招揽你们这样的蠢货……”
    地翻天站起来,却不忙着找我们麻烦,而是翻身过去,检查着那些僵直不动的尸体。他用的是一种铃铛,行话叫做“控魂铃”,摇啊摇,随着许永生的话语而响。然而,杂毛小道的符咒专门针对的就是灵体,僵尸胸腹之中的那一口气被落幡咒所震散之后,哪里还能够再聚拢回来?
    所以尸体依旧是尸体,没有动静。
    地翻天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最厉害的那一头跳尸上,从身上掏出了许多零碎的东西,然后发疯一般的,全部都用了上去。
    许永生说着话,却并没有往前走,而是向后退去。我和赵中华对视一眼,立刻知道了他的用意这里是他的地盘,只要保持着自己的安全性,他有一百种方法来让我们死去。由此可见,这个家伙或许只是一个高明的智囊或者灵异师,但并不是个擅长肉搏的人,此时不把他留住,那么杂毛小道的一切辛苦,都只是徒劳而已。我咬着牙,奋力朝他冲去,而后面,赵中华也将杂毛小道往丹枫的怀里一推,也跟了上来。
    见我们追赶上来,许永生没有半点犹豫,拔腿就跑,我们追上,路过地翻天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没有一点儿反应,仿佛我们都是空气一般,像对待初恋情人一般,眼中只有那一头跳尸。我也没有旁生节枝,只想着先制住明显是主谋的许永生,于是与他擦身而过,追过那道门,来到刚才的那个广阔空间中。
    我一时发了狠,脚步如箭走,终于在出门四五米的时候,逮上了许永生,飞跃而起,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地。没成想一倒地,这个家伙的手肘就灵活地朝我拐来,力量倒是不大,但是角度刁钻,顶到了我的肚子窝窝里,生疼,让我有一种把隔夜饭吐出来的冲动。
    许永生跟我翻了两个翻,然后出手与我纠缠着,三下两下便紧紧抓住我的手,想要反过来擒拿。他洋洋得意,说小子,我可是资深的柔道高手,跟我比武力,哼……
    这一声哼还没有完,他就被一条鞭腿给重重地抽到,惨嚎着倒在地上来,却是赵中华即时赶到。
    我麻利地爬了起来,只见刚才威风凛凛的许永生此刻一脸的鲜血,倒在地上,他的金丝眼镜也破碎了,边框变形,许多玻璃碎片都刺在了脸上和眼睛里面。我看着赵中华杀气腾腾的脸,暗道这个家伙说自己来自沧州,果然是厉害许永生也是个有功夫底子的人,但是却被他快如疾电的一腿给扇中,避无可避。
    不过许永生说赵中华身上有鹰犬的味道,莫非他和杂毛小道的大师兄一般,也是有关部门的人?
    许永生在地上嚎叫着,有意地朝旁边的柱子翻滚去,赵中华忍着伤痛,两步并过去,一脚踩着许永生的身子,俯身去擒他。我正想冲上去帮忙,感觉后边有风声,蹲地收脚,然后右腿一收一展,一招“黄狗撒尿”,朝身后蹬去。还没看到什么,就感觉脚重重地踹到了人的身体上,我一瞪眼,果然是地翻天这厮。这一脚事发突然,用力不大,所以地翻天往后面连退了四步,站稳了,一脸严肃地指着赵中华说道:“放开他,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赵中华从怀里摸出一把铮亮的手铐,咔嚓一下把许永生的手给反铐起来,又抓着他的头发,把头颅昂起来,用封箱子的胶布,把许永生的嘴也全部封起来。他的手法娴熟干练,显然并不是生手。见到地翻天威胁他,赵中华冷着脸站了起来,说地翻天,你的僵尸全部被震散了灵气,即使有一两个可以返炼回来,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这里的灵力被抽空了,我看你倒是用什么手段,来威胁我们。
    地翻天嘴唇哆嗦,说你们这些***,管什么闲事,管什么闲事……不要以为我对付不了你们这两个伤员,老子还有五鬼搬运术中的五鬼,可以借力,弄死你们两个小杂鱼,绰绰有余了!他双手一震,从手腕上的那串珠子处立即就喷出五股气体,黑乎乎的,颜色分明,不过比起之前在四楼所见的,却是要清淡了几分,并不浓郁。
    赵中华呵呵地笑,说小萧的“落幡咒”一出,灵力被抽空了,你这个用来盗墓、搬运东西的小鬼,能有几成功效?我看着不远处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沉声说地翻天,我就不明白了,老萧与你凤凰王家,可是有三代的交情,你到底为了什么,要将这份情谊给葬送,以死相对?
    可别跟我说是为了有个炼尸地?
    地翻天眼神阴戾地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语要说,然而犹豫了几秒钟,仍旧指着赵中华说道:“放开他。”
    赵中华眉毛一挑,没有说话,就盯着他瞧,缓慢而坚定地摇头。
    我尝试着沟通肥虫子和朵朵,然而因为刚才杂毛小道的符咒之威并没有消散,竟然联系不上。看来虽然有我的庇护,但是两个小东西还是都受了伤。我这时才觉得了地翻天的厉害,竟然能够在此刻,把那五头鬼物召出,虽然黯淡,但是也显露了一身的本事来。
    地翻天见威胁无效,由五鬼推动,脚尖点地,滑步就冲了过来,目标直指赵中华。
    我鼻子中充斥着满满的香料和尸体腐烂的混合气味,见他袭来,挥手便是一挡,地翻天伸手与我一碰,我立刻感到一阵大力传来。地翻天常年与尸体死人骨头混在一起,手僵直且坚硬,如同鸟爪,我们对拼一记后,我立刻落败在一旁,跌倒而去。而赵中华却是好本事,根本就不畏地翻天凶猛的攻势,凭着一口血气,与他拳来脚往,一瞬间就过了好几招,招招硬顶。
    我看到赵中华的拳头上面,缠绕着一根一根复杂的红线,显然,这个是为了加持*的强度。
    我一边跟上去帮手,一边再次沟通金蚕蛊,这肥虫子才刚刚苏醒,然而却一点儿精神都没有,什么也干不了。我急了,逼着它,最后,它勉力地传递过来可以给下蛊毒,其他的方法是一样都不能够了。我虽然对蛊毒的发作时间并不满意,但是好歹也有了一种手段,趁地翻天往后退的空子,一拳擂到他的背心处。
    地翻天背上的肌肉一收一缩,竟然将我的这一拳的力道给化解了七七八八,不但如此,身上的黑气顺着我的手蔓延过来。而我的指间,也有蛊毒沿着他的背心,蔓延到他的身体里去。那黑气游在手臂上,湿滑冰凉,就像险恶的毒蛇,让我的身子一瞬间就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条件反射地甩手。
    我立刻凝神,将力量全部集中在双手之间,手掌发烫,灼热,然后去抓那准备往我五官游走的黑气。
    一用劲,这黑气便立刻惊惶地逃散开,返回了地翻天的身上去。
    赵中华说得对,相对而言,地翻天的这五鬼搬运术,果然只是用来搬运东西的小鬼而已。
    两人相互交手,我中的黑气已然停止,然而我下到地翻天身上的蛊毒,却没有这么容易。他与赵中华猛地对拼一记,赵中华吐血而退的时候,地翻天则闪到了另外一边,朝身上连连贴了几张符,又拿出一颗槟榔,放嘴里嚼着。金蚕蛊的蛊毒,没有那么容易解,但是也没有那么快发作。赵中华挣扎着站了起来,哈哈大笑,说中毒了吧,你还是乖乖地放弃反抗吧,或许还有救……
    话音未落,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赵中华的腹部血花一溅,栽倒在地上。

猜你喜欢: 《盛宠嫡女萌妻》 《六宫凤华:掌执天下》 《影视世界大抽奖》 《大宋混球》 《曾以为你是余生》 《都市极品神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