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围殴

    这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笑声,让我后背心的鸡皮疙瘩立刻一瞬间冒了起来。
    这笑声我是十分熟悉的,它让我立刻就回到了湾浩广场的惊魂之夜。是的,这个女人的声音,就是在广场大楼中那十二个女鬼的老大,身着白衣的无面女鬼。我的脑子在瞬间就回忆起来,老王说他的十二头女鬼就只剩下三个,而最后附体的人却只有小东和蔓丽,还有一头,再无踪影。我本来以为这些首尾,自然有*那一票专业人士搞定,没曾想,他们不但漏掉了络腮胡,还把这头女鬼给放掉了。
    这办事效率,我能够吐槽么?
    我能够骂娘么?
    我能够竖起两个中指,表示我发自内心的赞叹么?
    电闪火石之间想明缘由的我已然冲到了络腮胡的面前,抬手要一棒子擂死这***,没曾想棒子立刻就被那女鬼给缠住,动弹不得。时间紧急,我也不作纠缠,放开棒子,伸手就揪住了这个欲意报仇的蛊师。我本以为他跑得如此迅疾,身手灵敏,定是和老王、许永生一般的练家子,然而我这一抱一推,他竟然和我一同倒下地上去。我们两个滚了几圈,我这才发觉络腮胡一身的汗水,不停地在喘气。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两个前追后奔的,高强度地奔走了二十多分钟,就算是一般的练家子,此刻也是手脚酸软了。不过奇怪,不知是不是金蚕蛊在我体内的缘故,我竟然还是一身的好体力。我和络腮胡在平地上翻滚,相互较劲,而让我担心的食尸豿却并没有跟上来,我这才注意到,金蚕蛊已经加入了对食尸豿的战斗。
    食尸豿即癫蛊,在肥虫子的领域里,它自然不肯服输,坚决顶上。
    我仗着身体强壮有余力,把络腮胡按倒在地,半直起身来,啪啪就是两个耳光。这耳光打得畅快,心中正舒爽,感到后背被一阵阴寒狠狠一撞,心脏都差点儿蹦了出来,意识不稳。不用问,定是那唯一幸存的女鬼。不过,这女鬼要真有本事,就上我身来,像这般缠绵,哪能动我分毫?
    我不理,自念金刚萨埵心咒,暗结了不动明王印,又一掌,把我身下这络腮胡的胸口重重锤一下。
    这一印,络腮胡口中喷出鲜血来,然而他却在哈哈地笑,笑容诡异得让人迟疑,感觉不妙。
    果然,在我要把这个络腮胡扇成猪头之前,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晶状体里面的瞳孔为白色的,没有一丝的人类感情存在。接着他伸出双手,握住了我的手腕,如同铁钳一般,让我动弹不得。络腮胡紧紧掐着我的手腕,诡异地笑,然而眼睛却是不喜不悲,说小子,你以为你能够逃得过我的追杀么?不但是你,你们所有人,都要一个接着一个绝望地死去,没有人,能够逃得出我的追杀……
    这笑声清冷,古怪,像女人在唱歌。
    他拉着我就往后甩去,被鬼附身的络腮胡力气大得出奇,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腾云驾雾一般,腾空而起,最后砸在了一大堆生活垃圾里面。我被震得浑身都快散了架,腰间被一个尖锐之物硌到,生疼。我从一堆烂菜叶子和腐烂的泥浆中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熏臭,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感觉身后有风声一响,掏出震镜就是一照:“无量天尊!”
    关键时刻,这铜镜子也给力,立刻冲出一道金光,将络腮胡给笼罩住,他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这么凶猛的鬼,我可没有降服的法子,而虎皮猫大人那只能够吸食鬼魂的肥母鸡又被杂毛小道丢在了家里面睡懒觉,我毫不作停留,拔腿就往来路逃去。那一边,一条食尸豿瘫软在地,而肥虫子则不见踪影,朵朵悬于半空,两条粉嫩如莲藕一样的手臂平伸着,那三条食尸豿则静止不动。
    神念阻绝,戾气未消。
    我想起来了,这是《鬼道真解》中隔绝所选对象与外物联系的一个法子癫蛊本是依据毒性而发作,而这恶犬,除了服从本能之外,还听从于下蛊人的呼应,朵朵切断了两者之间的联系,便能够让这恶犬稍微地停歇下来。不过,这笨孩子,切断这三条食尸豿的思维感应,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依她这小孩子的水平,能够持续多久?我风一般的冲到朵朵面前,只见这小萝莉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
    鬼为灵体,本来是无汗的,只是朵朵身为鬼妖之体,这种堪为稀少的存在,有汗水自然也不用稀奇。
    小萝莉嘟着嘴,眼睛水汪汪,如月光下溢满水的石井,让人看着心疼。
    我气愤得很,也更加珍惜朵朵给我制造的这机会,腾起一脚,猛然间就将那条最凶猛的食尸豿的脖子给踢断,它呜咽着瘫软在地,已经变得十分恐怖的狗头无力地垂着,口中血沫子汩汩地流了出来。正当我想解决第二条的时候,络腮胡已然冲到了我旁边,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左臂,往旁边又是一扔,我又是腾空而起,朝着一堆棱角分明的固体垃圾处跌落下去。
    这一跌落,以我这速度的话,定然要伤到几根肋骨的。
    然而落下来是,我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和猛烈的撞击,一双手将我稳稳地托住,顺带着往旁边移了几米,让我有惊无险地掉落下来。我扭头一看,正是我那好色风流的老搭档,杂毛小道。这时,瘫软在地的那头食尸豿终于被金蚕蛊成功策反叛变,扑向了络腮胡。来不及寒暄,问清缘由,我们两个一同再次冲上前去。
    因为惧怕络腮胡,朵朵已然飘上了空中,口中念念有词,正是那日对付女鬼的招数。
    灵体对灵体,这才是正解。
    被金蚕蛊控制的食尸豿已然被络腮胡子一脚给踹飞出去,这家伙有女鬼附身,力道大得出奇,那浑身血淋淋的畜牲呜咽一声之后,便“撒手人寰”了,始作俑者却并没有受到半点的伤害,鬼头鬼脑地溜出来,又像一粒子弹一般,射进了另外一头食尸豿身体内。
    这是唯一剩下的狼狗,体型最大的存在。肥虫子就是以如此反复的侵入,准备迎接最后的胜利。
    在金蚕蛊和癫蛊秘术的较量中,金蚕蛊完胜,成功守卫了自己身为王者的尊严。
    虽然这个小肥虫子平日里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尊严。
    但是毕竟,人家脑门顶上,确实长了一颗青春痘。
    有痘,一切皆有可能。
    剩下的那条食尸豿自有反水的同类纠缠着,我和杂毛小道已无后顾之忧,一齐对上了络腮胡子。络腮胡之所以力道大如蛮牛,只因他身上被附有一头凝练十年的恶鬼存在,不然以他二十多分钟的高强度奔跑,体内的肌酸已然堆积得影响呼吸了,哪里还能够做到现在那天神下凡的样子?
    好不好,偏偏朵朵对灵体相搏,已然有了一些经验。
    仅仅在一瞬之间,络腮胡便陷入了被三人围殴的悲催场面。他气力依旧大得出奇,然而我们并不与他正面接触,只是游走。去夜店娱乐,自然没人像神经病一样带着桃木剑、乾坤袋的家伙什,所以杂毛小道双手空空,一手的好剑法施展不出来,唯有用拳脚功夫应付。
    不过这家伙是科班出身的,自小的基础就扎实,发力用劲也滑溜。相反的,络腮胡到底是鬼上身,力量是大,但是反应力毕竟还是慢了一拍,所以以杂毛小道为主力的围殴团伙竟然坚持了好一会儿。朵朵这才瞅了一个空档,直接飞临到络腮胡的头上空,圆润精致的小脸憋得通红,双手按在了他的头顶上,大喝一声:“脸上长毛毛的怪蜀黍,看朵朵的‘博魂*’!”
    这一拍之下,络腮胡浑身一震,一团黑色的雾气化作一个凶厉的女鬼,与朵朵纠缠在一起。
    我一边冲上去助拳,心中尤在冷汗:以后再也不给这小家伙看《海贼王》、《火影忍者》了,瞧瞧这小萝莉,现在的身上,尽是些毛病,打架还喊起口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
    博魂*?亏这笨孩子想得出这么土的名字。
    不过名字虽土,但是她这一震,却将女鬼给剥离出络腮胡的身体里。刚刚脱离人类的躯体,这个时候的女鬼因为不适应此时的存在,其实是最弱的时候。小道因为没有施法的桃木剑,唯有大拇指扣着中指和尾指,作剑指状,快速念着咒法,凝神超度这怨气腾腾的存在。
    这黑雾在朵朵周身缭绕,而络腮胡应声而倒,朵朵虽为鬼妖之体,但是毕竟年份太浅,显然敌不过这在阴阵中积淀十年的厉鬼,一边保持自身的神志不被吞噬,一边忍不住痛,流下了眼泪来。杂毛小道见得心疼,大叫小毒物你还不赶快出手?我也心急如焚,将络腮胡子的脖颈处使劲来一下,解决后患之后,看着浮于半空的那团黑雾,说这咋办?
    杂毛小道剑指在黑雾上戳来戳去,大骂说艹,你那对爪子厉害得紧,抓住它,弄死它。
    我关心则乱,听他大骂,这才恍然大悟,我这双被诅咒过的手,对灵体的伤害,其实远高于咒语经文。当下立刻结大金刚轮印,朝着那个与朵朵纠缠的女鬼,狠狠地印去。
    此印一结,在我心中,突然不受控制地腾升出一种狂暴的力量来。

猜你喜欢: 《小气鬼喝凉水》 《独宠豪门契约妻》 《擒盗妃》 《帝休仙凡传》 《时意》 《妙医鸿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