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三人相聚,互道有缘

    当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脑子都快要炸开了。
    剧烈的疼痛感喧宾夺主,占据了我所有的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闻到了有陈腐潮湿的气味,它在我鼻间萦绕,挥之不去;耳边也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呼喊声,刚开始还是很遥远,如同在天边,这会儿终于听清楚了:“陆左哥,陆左哥,你快醒过来啊……”是雪瑞,她带着哭腔的呼喊声,一下子将我的意识完全唤醒。我睁开眼来,入目处是一片昏暗,还有雪瑞流满眼泪的精致小脸。
    “陆左哥,你终于醒了?”雪瑞见我醒转过来,高兴得要命,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的意识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转,这才发现我正躺在地上,身下垫着一张破烂的草席子,而我的头则枕在雪瑞的大腿上,软软的,有一股女儿家的香气在,让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一些。是的,没错,这里是一个房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牢房,而我和雪瑞,则成为了阶下之囚。
    我想张口说话,然而张开嘴巴,却感觉喉咙火辣辣的,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雪瑞连忙把我的头平放在地上,然后跑到一边去,过一会儿,她捧着一掬水,送入我渴得冒烟的嘴里。虽然这水同样有一股陈腐的古怪味道,然而我却甘之如荠,觉得这水仿佛给我注入了足够的生命力。一掬水喝完,我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雪瑞,我们这是在哪里?”
    雪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事实上我问的这个问题纯属废话,她问我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我点点头,她笑了,笑容就像最纯净的山泉水,比那梦中的天使还要漂亮。
    她告诉我,我被一个黑衣劲装的男人击晕之后,她抗争了一下,就束手就擒了。我们被捆着,带到了这个地牢里面来。这个地牢在哪里呢?虽然他们给薛瑞蒙上了眼睛,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薛瑞并不是靠眼睛来识辨万物,而是靠天师道北宗高人罗恩平给她开启的天眼。
    我们是在望天树林尽头处,一个密林掩盖的大山之中。这座山被人为地掏空,空间广阔。薛瑞告诉我,这个地方有很长的年头了,而且她还看到了墙壁上有很多日文的标识,所以她推测这里有可能是当年日军侵略东南亚的时候,留下来的地下基地。连山前的那一片望天树,也许都有可能是日军移栽过来的,毕竟望天树在此之前,仅仅只分布在西双版纳的补蚌,和广纳里新寨至景飘一带的20平方公里范围内。
    至于日军为什么会在这既非交通要道、也不是城镇中心的大山里偷偷修建军事基地,而且还没有被人知晓,这就不得而知了。上一次世界大战,至今已经过了六十多年了,历史被岁月尘封,而这里则迎来了它新的主人,一群穿着长袍的土人。他(她)们操着泰语、缅语和英语,与旁人交流着,在薛瑞路过的地方,每一个人都像是大地的主人,用苍鹰一般寥廓的眼神看着她和我。
    墙壁上有电灯,但是早就已经废弃不用,有熊熊的火焰在跳跃,燃烧着松油。
    接着,我们就被送到了这里,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囚室。
    所幸的事,他们并没有将我和雪瑞分开。
    而我,已经晕过去十个小时了。
    雪瑞告诉我,这里是她所见过最恐怖血腥的地方,每一寸土地上都流淌着鲜血,每一个角落都有冤魂和亡灵在哭诉、在呐喊、在哀嚎……这是一个恐怖之地,正直的人会变得龌龊,纯洁的人会变得肮脏,善良的人会变得恶毒,所有一切的美好,都会变得丑陋不堪,让人心生唾弃。
    只有天生邪恶的人,才会爱上这里。
    我这个时候已经倚墙而坐,打量着这间牢房,三面都是坚硬的石头,特别是背后这一块,更是巨大的山体;而在我对面,则是一扇栅栏式的门,栅栏是金属的,或许是铁,有微微昏黄的光线从门中透过来这种门能够让巡视者很容易看到里面的囚徒在做些什么,并且能够随时采取行动。
    门的对面,也是和我这样一般的牢房。
    而这房间里面,则就简单很多了,门口处有一个广口粗瓷缸,身下有一张破草席,除此之外,再无别无等等,在角落阴影处的那个小罐,是夜壶么?好吧,从它散发出来的尿骚味,我可以肯定是夜壶了如此简单,家徒四壁。
    而且,除了这一身衣服,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被没收了。
    我尝试着站起来,然而浑身无力,连腿都提不起来。这种虚脱感让我很诧异,我虽然在与那黄金蛇蟒搏斗的时候耗尽了力气,但是还不至于如此吧?我看向了雪瑞,她苦笑着告诉我,我在进这牢房之前,被灌了一种刺鼻的绿色草汁,也许是那草汁药水,让我全身乏力的吧?
    我心中又泛起了一阵国骂。
    不过人在最倒霉、最困难的时候,总是要往好的地方想,比如他们居然把雪瑞安排跟我同一个牢房,而不是分开关押;比如灌药水的时候,薛瑞用秘法将那一口水存留在喉间,随后又将其催吐出来,虽然多少也吸收了一小部分,但是影响并不算大;比如……肥虫子还在。
    作为我陆左出道以来的第一杀手锏和头号马仔,有金蚕蛊在,那么一切都还没有绝望。
    我尝试着呼唤金蚕蛊,这家伙立刻给予了回应。我被擒住的时候,它正好在我左腿处与那侵蚀的毒素作斗争,那毒性太过爆烈,而且还蕴含着一定的怨力诅咒在,即使以肥虫子只能,也不能够分心二用,只有一心一意地解毒。随后它见我没有危险,而这基地之中又是危机重重,它便蛰伏下来,等待着我的决定。
    金蚕蛊聪明,但它毕竟不是人,很多突发情况的判定,它都是需要我的命令。
    而此刻的金蚕蛊则停留在我的胃部,将那绿色草汁给吸食出来,帮我缓缓地恢复体力。金蚕蛊是毒中行家,通过意识,它给我传递过来这草汁的效果:能够催化大量的肌酸,让人浑身疲惫,精神痿靡不振,昏昏欲睡,没有什么思考能力,浑浑噩噩地过活着,以及……
    我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勉强恢复一些体力,站了起来。雪瑞告诉我这个牢房里面,因为气味和环境太差,大概两小时才会有人来巡逻一次,于是我走到了栅栏前面,手摩挲着这锈迹斑斑的铁栏杆,能够感觉到岁月已经将它的坚硬,给泯灭到了极低的程度。
    然而,这些依然不是一个服用了绿色草汁之后的人,所能够撼动的。
    我站在牢房的门前半分钟,然后我看见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盘腿而坐着的人,就在我们这个牢房的斜对面。他默默地坐在水罐旁边,口中不断地蠕动表明了他是一个正常且清醒的人,昏黄的油灯由于角度的关系,只有一缕光照到他帅气俊朗的脸上,虽然上面有些瘀青,但是并不损他的气质,反而有一些残缺的美丽。他之前一直闭着眼睛,而当我站在了牢房门口的时候,他睁开眼,眸子里的光芒闪闪发亮,接着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笑容很扭曲,但是我想我应该跟这个老熟人打一下招呼。
    “好久不见了,加藤君,你怎么有雅兴,跑到这个小地方来啊?”我笑盈盈的,看到这个小日本子眼角一片瘀青,即使我也好不了多少,然而仍旧是十分愉快。
    加藤原二平淡地点了点头,说:“陆左君,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前来取笑我?”
    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就真的没有脸嘲笑他了,说多了就变成了口舌之争,浪费气力。于是我便收敛起了心情,问他的同伴在哪里?他答我:“青山处处埋忠骨,天涯何处不留人?人生来这个世间,便是受苦,归去黄泉,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他这么说,我便知道他手下许是死光了,然后在这里装波伊呢,于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然而却有人受不了他的文酸,在一旁出言讽刺:“小日本,学不像我中华文化,就不要胡乱装,好好说话不行么?”
    这声音是从我隔壁不远传过来的,我一听就乐了,竟然是姚远。
    没想到他前天晚上半夜从我身边溜走,逃之夭夭,然而两天不到的时间,我们又再次见面了,果然是有缘啊。我急忙跟他打招呼,问他是怎么到这里的?真巧啊!姚远在那边苦笑,说:“巧个屁,这一大片地界,都是萨库朗(音译)的地盘,当时就是看着你倒霉,我才跑的。结果没转出几道弯,还是被抓到这总部来了……不过你倒也是厉害,刚刚被抬进来时跟死猪一样,现在却能够爬起来了!”
    我正待说话,突然左边传来一阵铁门碰撞的声音,赶紧缩回里面来。
    有人粗鲁地喊着话走了进来,过了一会,来到我们牢房门口,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放进来一个盆子,说开饭了……发完饭,那人离去了,我等了一会儿,感觉肚子饿得难受,走过去一看,是四块煮熟的肉和一些黄色的稀饭水,高兴地伸手去拿,突然雪瑞尖着嗓子叫住了我:“不要、陆左,那是人肉……”

猜你喜欢: 《提督,你好》 《超武文娱》 《农女当家》 《论习惯对颜值的影响》 《我什么没干过》 《海贼之雷神降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