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叔斩魔,小道消息

    我们心有余悸地望着那一条恐怖的长虫从身边奔走,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坐在地上,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头大象倒伏在地,身躯微微颤动,而在它的旁边,有一头小象围着它,柔弱的小象鼻奋力地推。跟着虎皮猫大人冲进基地的野兽大军,能够出来的十不存一,我记得冲进库房的都有五头大象,但是如今却只有这么一头能够出得基地。而那头小象,显然并没有参与这次行动,所以才得以保全性命。
    我浑身都是伤口,疼得厉害,然而看到这一副场景,却感到莫名地难过,站起身走过去。
    这一路逃来,路上尸体累累。那些死去的动物,可以说是为了救我们而失去了生命。我和它们之间并没有半点交情,也不知道虎皮猫大人是如何招揽的这一群手下,但是,在我眼中,它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骤然而死,让我心中不由得悲伤。同样的感情,还因为那个回身挡住黄金蛇蛟的老和尚巴通,这个萍水相逢的老人,一路上对我们帮助颇多,最后终究是死去了。
    这一晚上,我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心中便憎恨这种事情了。来到了大象身边,才发现它是被毒蛇给咬了,遍体麟伤。我一脚踩死了条袭击我的毒蛇,然后把金蚕蛊放到大象的腹部,帮它吸毒。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小象绕过来,用象鼻子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手,嗷嗷地叫着。
    然而短暂的宁静被接下来的枪声给打破,我回头看,只见里面又交起火来。是那个血色怪物,它从下面开始冲了上来,还未歇一口气的吴武伦顿时指挥着手下,开枪射击。然而那子弹进入血色怪物的体内,却如同打入棉絮之中,没有半分的作用,那厮还是迈着鸭子步,朝人群蹒跚冲来。
    它跑动的时候,甩落零零碎碎的血浆和粘液,十分腥臭。
    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洞口,本来不想再去拼命,然而吴武伦在外面还留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在一个壮实的矮个汉子指挥下,拿枪对着我们。加藤原二跟他说了几句话,然而这汉子还是拿着枪,指着我们吼。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而雪瑞却告诉了我:“他们想要我们进去帮忙,不然就开枪了……”
    我晕,这算是赶鸭子上架么?刚刚逃出生天,又要进狼窝搏命,我们脑子生锈了?
    那汉子见我们不情愿,那边情形又危急,一梭子射在我们脚下不远处的草地上,大吼。被这十几把枪指着,督战队又不留情面,即使再有本事,我们也不得不屈服。当肥虫子从那头恢复过来的大象身体内钻出时,半蹲着身子的我站了起来,跟雪瑞说往后面靠着点,自己注意了,然后跟着小叔、熊明一起折身返回洞内。
    这个时候,血色怪物已经与吴武伦等人斗成了一团,许是因为惧怕枪炮,萨库朗的主力并没有出现,只是黑暗处偶尔射来几箭,那沾染了降头毒物的箭头一旦沾了身体,立刻迅速繁衍能量,将其内部爆开。
    不过几颗手雷飞去之后,再无声息。
    只有到了现在,才能够看得出吴武伦的利害和不凡来。
    果然不愧是胆敢带队直接杀入萨库朗老窝的狂人,这个家伙的手段是一群飞纵而来的吸血蝙蝠。这蝙蝠个头并不算大,长相丑陋,飞行力迅疾,后肢强大,能在地上迅速跑动,甚至能短距离跳跃,而且它们的门齿特大,上犬齿成刀状,均有异常锐利的“刀口”,能够在第一时间啃住对手。这一群受过降头的黑翼吸血蝙蝠,足足有四五十只,当枪支攻击无效之后,它们就纷纷从黑暗中涌现出来,有的附着在血色怪物身上,有的则在地上游弋,发出唧唧的叫声,让人全身发麻。
    蚂蚁咬死象,很显然,这个让枪支弹药无效的血色怪物碰到了这一群吸血蝙蝠,被附在身上一阵狂吸,立刻停止了对吴武伦一伙的进攻,狂躁地拍打身体,那些吸血蝙蝠也狡诈,不断地变换位置,虽然也有的被一掌拍中,变成一滩血浆,然而更多的,却依然保持着战斗力。
    他身边的那伙人也不是勉力之辈,纷纷各自拿出曼陀罗、法轮、嘎巴拉碗、玛尼轮等修身持正的法器(此法器与震镜那种有区别,仅仅是修行用的器具),盘绕在外围,念经的念经,持咒的持咒,热闹非凡。
    果然,随着这些群草台班子的念诵,那血色怪物的动作越来越迟缓了。
    熊明在我旁边说道:“这东西的名字叫做罗曼峒,中文应该叫血罗。它是荼魔血池中诞生的凶物,是用灵巫之术诅咒出来的血肉组合,没心没肺,没有血脉,全凭着一口怨气生存。这怨气越浓重,它便越强大,甚至能够超越一般的血灵生物,自由在阳光下出入不过也仅仅是如此而已,它需要浸泡在血液里,才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不然,等待它的唯有消融。”
    我看了一眼这个苗家汉子,知道这些,看来他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见我们回来,吴武伦一边用双手指挥者吸血蝙蝠,一边朝我们喊道:“既然来了,就来帮忙……杀死它,大家都安心。”小叔点点头,低声跟我说走,便率先冲上前去。小叔不动则已,一动竟然如同奔雷,那三尺三寸的雷击枣木剑竟然能够挥出风雷之声。他这一剑直奔血罗的腰间,那血罗身高两米五,腰高腿长,见到小叔冲来,伸手就是一挥,甩出许多的血水。
    小叔速度却陡然加快,脚踏北罡星斗,旋身错过,手腕一转,剑便直插入血罗的腰中。这一插即入,软绵无受力之处,然而小叔并没有惊讶,他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剑一临身,立刻高喊一声:“破……”
    在耶朗祭殿中发生过的事情,此刻又重新轮回了一遍:随着他无端的这一声大喝,如同雷鸣一般炸响,洞中灰尘簌簌掉落。一股至阳至刚之气在小叔的引导之下,剑身一阵颤栗,这六转雷击蕴含的庞大力量,瞬间便激发出来,从剑尖蔓延开去。在中国最原始的古巫思想中,永恒不变的是太阳,悬挂于空,而最刚猛劲烈的却是雷电。古人从黑夜里电闪雷鸣的自然现象中,对上苍产生了敬畏,也出现了研究此现象的*,随着这萌芽成长,人们开始认识到,雷乃是辟邪镇妖的无上利器。
    这由怨气和人类血肉凝结而成的巫术产品,在小叔拼力一击之中,春阳融雪,竟然化作了一大泡血水。
    血罗轰然崩塌,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变成了黏稠的浆液。
    小叔赫然收剑,让剑尖上的血,轻轻地滴在地上。
    血罗一死,吴武伦身边的力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小心防备着坡道出口,一部分人则紧紧地簇拥着他,然后用不怀好意地眼光小心打量着我们,这些人一律枪口低垂,有意无意地瞄着我们的心脏或者眉间,露出防备的姿态。吴武伦倒是没有如何,而是先和加藤原二打招呼,两人说的是缅语,我表示至今仍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很快,他又看向了我,问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我说我在山里面游玩,被抓过来的。
    吴武伦意味深长地笑,说是么?我点头说是,他的脸顿时变得无比严肃,厉喝道:“你是在大其力市区当街杀人,无法无天,被通缉之后才被迫逃到山区里面来的吧?”我眉毛一挑,这个家伙倒是对我了如指掌,也不隐瞒,直说那人与萨库朗有着紧密的联系,作出的事情令人发指,我也是为了抓捕邪教徒,才失手将他打死的。
    吴武伦脸笑皮不笑地看着我,说哦,原来你还是一位正义人士,倒是我错怪了你。不过口说无凭,你若是随我一起下去,剿灭了这个魔窟,我可以和我的同仁们,为你作证,你觉得如何?
    我心中一跳:果然来了。我说吴武伦怎么脸色变换得这么快,原来是因为他损失了不少人,没有把握攻取此处,于是要拉我下水,借助我等的武力,将这个地方缴清。我心中自然不肯,老子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跑了出来,此刻又要我做“返场男嘉宾”,在面对如斯可怕的一群老怪物,我要是脑子没有毛病,哪里会同意他的建议。虽然以他的身份,抹去我的通缉令易如反掌,但是我稀罕么?
    老子一身手艺在身,天下皆可去得,大不了我咬牙偷渡回去,也不算是难事。
    然而似乎预料到我会拒绝,吴武伦脸上露出了狐狸一般交换的笑容:“我得到消息,你的同伴萧克明,似乎也落入了萨库朗的手中,如果今天不能够将其攻破,救出他来。我也不敢保证在你身上吃了大亏的善藏等人,会作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哦,顺便说一句,你救的那个中国女孩,我们有证据,她便是在这里受的刑……如此,你应该知道不铲除它,该会有多少人受到伤害了吧?”
    听到吴武伦的这几句话,我的脸立刻变得僵直了。
    我艹!

猜你喜欢: 《一起走过的女人们》 《七殇之》 《星战风暴》 《都市次元界》 《两秦相悦》 《名门娇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