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蛊中金蚕,降中飞头

    被直接点出了姓名,黑袍蒙面人显然并不意外,他将罩在头上的帽子取下来,又将蒙面的黑布解开,露出一张黝黑老实的脸孔来。
    这个萨库朗的四号人物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一干人等,缓缓地说道:“善藏,莫说首领闭了死关,许先生早无踪迹,便是他们在这里,我也敢跟他们当面对质,揭露你这个阴险小人的丑恶面目。我的反叛,老六的死,萨库朗教徒离心离德,这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你和黎昕这个婆娘的功劳?你勾结厄勒德的事情,我暂且不说……”
    麦神猜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那个中年妇女,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初恋情人,竟然在我出外勤的时候,被这个老妖婆炼成了人彘,而你居然也不阻拦。自从二十年前起,我心中便下了决心,一定要推翻萨库朗,将你们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杀死!”
    黎昕一副奇怪的表情:“麦神猜,当初你可是凭着此事而晋升的绝情境界啊,你难道忘了?”
    麦神猜的情绪更加激动,指着黎昕破口大骂:“你这个变态,一个将自己父母毫不犹豫地炼制成骷髅鬼火的人,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思?堂堂一个萨库朗的高级成员,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这一生又有何意义?”
    善藏没有再同麦神猜说话,而是看向了我,摇了摇头说果真是看错了人了,你这小子竟然能够逃脱出金山大神的追杀,折返回来。早知道,就不听许鸣的求情,直接把你杀掉就好了。说完这些,他的视线停留在了般智上师的身上,竟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神情凝重地说道:“般智,我们有四十年没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般智上师平淡地说道:“你们抓了我那遁世不出的师弟,不就是想引我前来么?现在,我来了!”
    善藏法师解释道:“我们只是想请巴通上师来此作客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黎昕在旁边听着,眉毛一挑,说这些人直接杀了便是,何必多言呢?
    她双手一挥,地上散落的旗子便根根竖起来,空旷处也有机关转动的声音传来,而她的身后,则飘浮出四五个白色的虚无身影。她指着我们说道:“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还说什么?要战便战,未必我们会怕了这一群残兵败将不成?”随着萨库朗这个天才降头师的一番动作,左右周围的空间顿时变了颜色,墙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翻卷的血海,和升腾的鬼气。
    我们所有人的身体都为之一僵,身体都沉重了几分,心道不好,在这个地方,黎昕竟然布得有阵法在?本来我们的优势明显,但是被这阵法作弥补之后,所有的一切,就变幻莫测起来。
    我往左走两步,想要靠近小叔和杂毛小道,结果一步跨去,空间错乱,反而离得更远。
    正在这时,一直等待着机会的萨库朗教派高层力量,全部都一起扑了上来。我的对手是一个从黑暗中传出来的悬空头颅。这个飞头降之前一出场,就被虎皮猫大人带着食猴鹰给吓走,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我记得之前听许鸣跟我说,吴武伦就是个修炼至三层飞头降的降头师,然而此刻见吴武伦却是使得一手蝙蝠控,知道是被混淆了视线,如此说来,这个悬空的头颅,定然是有三层级数的。
    三层的飞头降,不知耗费了多少孕妇腹中的胎儿,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人血。
    人说“蛊中金蚕,降中飞头”,皆有证长生的希望,所以这两个行当均以此为尊。然而金蚕难练,飞头降更是难上加难,巴颂当日曾对我说过,他见过的修飞头降者练过二层者不过四人,达到三层的只有一人,而且还死于火焰灼烧之下,可见其难度和危险性。
    小妖朵朵和肥虫子早已聚拢在我的旁边,严阵以待,我并不害怕这厮,深呼吸,双手激发出灼热的蓝光,然后结出《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所记载最具有攻击力的“大金刚轮印”,双手反扣如碗,朝着那飞临而来的光头击去。
    我这全力一击,配合着我胸*鸣的真言“镖……”,立刻有一种力量从百骸之中,升腾而起,以热流的形式集中在我的双掌之间,灼热。然后有一道至刚至阳之气,顿时离开我的手印,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空中的那一大篷血肉打去。这个如同漂浮章鱼一般的东西被肉眼所看不到的气劲打中,浑身一震,尖锐阴霾的眼睛发出愤怒的光芒,那一大串肠子和内脏则簌簌抖动,洒落一连串红黄色的浓浆,滴落在我身上,如同开水般滚烫。
    这浓浆竟然如此霸道,我疼得哇哇大叫。
    金蚕蛊顿时俯身到我最大的创口处,将那伤口稳定,并且发出一道淡淡的灵力,形成一个屏蔽场域,将所有的浓浆隔绝。肥虫子一附体,一道清凉之意就传遍全身,我的身体方得好转,只见那飞头降竟然俯下身,朝我撞来。
    我气急败坏地迎了上去,心中窝着怒火:靠,真的当我是软柿子,这么好捏么?我伸手去抓掉落在空中的肠子,想将其扯住。
    然而这东西的肠子和内脏上面覆着一层结垢的血浆,泛着亮光,如同浸泡了桐油的鞭子一般,既韧又硬,重重抽打在我的身上,疼得要命。不过我还歹是抓到了其中的一根肠子,是大肠,因为根据我的手感,里面还有一坨软软的翔。我手烫啊,对于这种邪物来说差不多如同阳光照射的微弱效果(当然这也是我招惹到飞头降最重要的因素),它立刻发疯一般摇摆,拖着我四处奔。
    我紧紧抓着,也不放手,还腾出一只手去拽那个像是桃子形状的结痂心脏。
    说实话,这个飞头降也算是倒霉。
    为何?它练就了三层境界,全身坚韧,并不怕普通武器的伤害,而且身上的浆汁又是高腐蚀毒液,一般人难以破解,我看到地上那些死去的士兵,大部分都死于它的手下。然而一物降一物,它偏偏遇到了身怀金蚕蛊的我。要说我这个人也就是个半调子,在这一伙人里面实力只能垫底,然而我一不怕毒汁腐蚀,二又有双手降魔,于是角色反转,痛苦的便成了它。
    这飞头降倒也聪明,将我往交手最激烈的地方带去。
    那里拳风掌影,啪啪地炸响,我若被蹭到,定然会伤筋动骨,不过有小妖朵朵在,哪能够让它得逞?这个小狐媚子虽然扇了我一巴掌,但是此刻却卖力得紧,提前飞临前方,清脆地叫喊了一声“靠……”,浑身竟然浮现出了青色的光芒,她脸色憋得通红,双掌一推,竟然将气势汹汹地飞头降,给一巴给掌打了回去。
    这可是练至三层、横行一时的飞头降!小娘竟然如此凶狠。
    被小妖朵朵逼回来的飞头降气势顿时为之一跌,悬在它下方的我立刻察觉到了,口中大喝一声:“禅”沉声提气,将所有的重量,都往下一压。九字真言中,我很少喊“禅”,因为它代表一种佛境,心向光明,我心即禅,万化冥合。真言讲究言出即法,只有自身境界到了,说出的语言才能够联系到空间中神秘的力量。然而在那脚不着地的半空中,唯有此言,能够让我生出新力来。
    这一喊我本来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意思,然而突然双脚似乎有了力的回馈,我竟然生生地将那大章鱼一般的家伙拉回了地上来,掼倒在地。小妖朵朵是个眼色极厉害的小家伙,虽然嫌弃这家伙又脏又臭,然而却仍旧拼尽全力,打出一道青色的罡气,直入飞头降的体内。
    光头佬浑身一颤,直打哆嗦,接着那黑红的脑壳居然长了绿色的苔藓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横空递来一剑,正是与旁人搏斗的小叔,他敏锐地嗅到时机,脚踩着七星罡步,将这阵法的效用给一举破开之后,口中高念着:“……敢有违者,雷斧不容。破!”这一剑由上往下地斜劈,剑上电光直闪,状若游龙,然后如同烧红的刀子切牛油,将这头颅和脖子下一大堆肠子内脏作了彻底分离。小叔补刀成功,那飞头降发出一声惊悸的嚎叫之后,彻底死去。
    我这时候才有心思关心场中的情景,只见这短暂的时间里,我方只剩下了半残的吴武伦、行动迟缓的四号麦神猜、小和尚他侬和我们一伙,而萨库朗一方,剩下善藏法师一人在舞弄着一张大幡,旁边两个黑金刚守卫,而老和尚和黎昕,竟然不见踪影,想来是打出了阵去。
    地上又多了一堆尸体和肉块,这时候,血池的大门缓缓张开,善藏指挥着两个猿尸降化身的金刚朝我们冲来,而他则将手中的黑幡一卷,大量的红色带翅虫瘿朝阵中猛扑,而他本人则逃进了房间里去。吴武伦指挥蝙蝠护体,则那些红色虫瘿就全部都集中在了麦神猜身上。这个男人倒也不俱,往前猛冲,生生撞飞那两个猿尸降,也跟着冲进门去。
    然而这个据闻武力第一的四号人物一入门中,身子一顿,便化作了满天的肉块,大量的血水朝这边激射而来。
    一股原始的、苍凉的、恐怖的、让人绝望的气息,从房间里面狂涌而出。

猜你喜欢: 《开局一颗原子弹》 《焚烬末日》 《恋上傲娇男神的日子》 《晚明枭臣》 《神级明星系统》 《印加悲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