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生米

    九月初,我们从仰光明加拉当机场乘坐飞机,返回了香港。
    缅甸一行十分凶险,我的神经几乎没有一秒钟不紧绷着,累得不成样子,最后等航班的那几天,心里也是烦躁得很。然而这一切,都因为雪瑞在某一个并不重要的婚礼现场,跟我说的一句话,而结束了雪瑞告诉我,她从美国回来,因为已经被她师父开启了天眼,心中不由得对她当年引发病症的那件生日礼物,产生了兴趣,想要去验证一下,它到底是不是我所言的受降之物。
    那串翡翠项链在出事之后,被她父亲李家湖存放在了香港东亚银行,她跟父亲取得了授权,然后在银行的保险柜中找到了它。还没有打开玻璃盒,雪瑞就能够发现里面有一些细微蠹虫活动的迹象,很微弱,但是在她眼里,确实十分的醒目。
    雪瑞打开了红色的首饰盒,发现里面安静躺着的翡翠项链跟她以前所佩戴的那一串,有着迥然的差别。
    特别是最大的那一块翡翠吊坠,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它依然是一块色泽艳绿如玻璃般明净通透的翡翠,然而在最中央那一团形如眼球的红色絮状物,现如今竟然变成了一粒花生米大小、首尾环抱的奇怪物体,像琥珀一样封存在玉石中。那东西像个小狮子,鱼鳞皮,头似龙,有一角,角端有肉,通体粉红色,如同科教片里面的动物胚胎。在雪瑞的天眼视觉里,“花生米”散发着金黄色的微光,漂亮无比,
    这金光正在与玉石表面上的黑色蛊毒做争斗,缓慢,但是执着。
    雪瑞当时便觉得有异,然而并没有把握跟那侵略性极强的黑色蛊毒作对,生怕引起了那个下降者的注意,于是便将那首饰盒封存,放回了银行保险柜。
    这件事情,她本来想跟远在北美的师父罗恩平问起,然而却打不通电话,于是就搁置下来。而后又遇到了我们,一路冒险,几乎都要忘却,直到我提起麒麟胎的具体形象,她才怀疑:莫非她那块项链吊坠里的“花生米”,就是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想要找寻的麒麟胎不成?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似乎一直没有跟雪瑞提及过麒麟胎的事情,而是一直说什么来见识玉石大会。
    沟通不畅,导致我们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九死一生,果真是活该!
    在此我郑重提醒大家: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垂头丧气的小叔和杂毛小道两人的时候,他们简直就乐疯了: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根据雪瑞的描述,我们几乎就确认了那项链,即是我们一直寻找的麒麟胎。当一切斗确认无疑之后,小叔几乎一刻钟都不想多呆,立刻打电话通知了家人,然后催着我们离开。
    然而可惜的是,从仰光到香港的航班,并不是天天都有。
    相比之下,杂毛小道倒是显得十分淡定,这个家伙自从见到了大师兄之后,仿佛变了性子一般。我取笑他,说你家师父那么关心你,不远万里地派大师兄过来救你,看来你重返门墙,领真传弟子例份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可就不用跟着我胡混了。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够从道教协会领导层名单上看到老兄你的名字呢?
    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表情淡然。
    我的亲娘唉!薛蟠变成了林黛玉,真心让人受不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得知了麒麟胎的下落,而且雪瑞一口答应无偿送给我们之后,我们的缅甸之行也算是圆满结束;然而对于李隆春、顾老板来说,却是百种滋味在心头:
    李隆春得知了自己的儿子早就死于荒郊野岭,而目前装在他儿子身躯的那个男人,却是别人家的孩子,虽然虽然他当时一口说其实自己早就知晓,然而从他事后的表现来看,却一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天比一天憔悴。
    其实这也难怪,一个男人老婆死了也没有再娶,清心寡欲打拼十几年,为的还不是自家的孩子能够成材,继承自己的事业,好让黄泉之下的妻子能够得以安息?那个孩子是沿承着自己的血脉而生,是自己灵魂的继续,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印记,然而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崩塌,假象都被血淋淋的现实所击垮了。
    希望没了,人还干个啥?
    我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谁呢?
    李隆春表面镇定自若,然而我们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的迷茫。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给他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
    半年之后,我听雪瑞谈起,说李隆春新娶了一个妻子,是前几年一个当红的香港小姐,但是家庭并不是很幸福,也没有子嗣。又过了很久,直至去年,我听说李隆春将手头的事业悉数交给了职业经理人,自己去了西藏,至今仍在藏地未归。在这里,我想祝福他,希望他能够找到心灵的宁静。
    其实,关于这个经济界的传奇人物,后面还有故事,因为许鸣依然还在。
    如果你们喜欢,我会接着讲。
    至于顾老板,他的麻烦也就是助理秦立。
    他被解救出来的事情十分离奇,通过后来的交谈,我得知绑架他的确实是秦立,动机不明。除了最开始被绑架的时候,其余路上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处于昏迷状态,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连续三天,他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这让他有些绝望,以为自己离死不远了。
    然而在第四天,每天出现的食物也断绝了,他又饿又渴地度过了孤独的一天一夜,然后雪瑞的师父出现来,将他救了出来。
    而罗恩平老人则告诉了我们,他是通过占卜推算,在大其力市郊一栋废弃房子的地窖中,找到顾老板的。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人。这件事情十分离奇,秦立莫名发狂,将顾老板掳走几天之后,又将他抛弃于地窖之中,任其自身自灭,为什么?没人知道。然而顾老板头疼的事情来了:秦立作为他最重要的助手之一,知晓他很多的事情和生意,他所有的行踪,秦立也了如指掌。
    秦立那天的表现,让人震惊,他居然能够变身为一个凶厉的猫脸人,而且蓄意袭击,顾老板表示他很惶恐,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请保镖,有用么?
    当然,这些都是他所需要烦恼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而我也无暇时刻去保护着他,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拿到麒麟胎之后,我们将要前往句容给三叔解邪术,然后我将准备好材料,把朵朵和小妖朵朵分离开来。
    两个小家伙都很可爱,但是如果长期灵魂共处于一个灵体,要么融合,要么就烟消云散,魂魄全无。
    而据杂毛小道的爷爷称,前面的那种可能性,只有一成。
    我不敢想象失去朵朵和……小妖朵朵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不敢懈怠。
    飞机降落,一出了香港国际机场,连家都没有回,我们就直接在雪瑞的带领下,直奔东亚银行,生怕中间出了变故,冒出什么国际大盗将那保险柜给撬了。怀着患得患失的心情,我们终于在贵宾室里见到了那条如同艺术品的项链,也看到了那块价值不菲的翡翠吊坠。
    当我看到玉石中心的那一粒精致得如同神迹的胚胎之时,心中立刻已经确认了,它就是麒麟胎,妥妥的。因为,它根本就是一个孕育着的小生命,将它放大百倍,跟传说中的麒麟一模一样。我心中甚至有这么一个猜测:这世间,莫非真的有麒麟这种生物,只是年代久远而消失(或灭绝)了?
    而这麒麟胎,则是因为某些原因留在地质层中的玉石中,如同琥珀一般?
    如此说来,世间的很多东西,都变得很好解释了。
    吊坠上面有毒,是导致雪瑞中玻璃降的主要凶手。虽然它的大部分都已经蔓延到了曾经的雪瑞身上,但是这玉上,仍然有一些。最重要的是,上面有一股念力,不强,但是深刻。
    当然,这些都不是阻挡我们的理由,虎皮猫大人伸出鸟喙,一口将其吞食干净,而剩下的余毒,则由变成了非洲友人的肥虫子负责吃掉自从吸收了蛇蛟口中的毒囊,肥虫子至今仍旧又黑又肿,让我心疼不已。
    不过好在这家伙没有像上次一样陷入沉眠的状态,该使唤的时候依然能够使唤出来,充当劳力。
    虎皮猫大人啄完上面的念头,十分不爽地骂道:“靠,那个下降的傻波伊看到我了,骂了隔壁,有本事过来找大人我啊?一个蹲在地窖里的猥琐老头,牛波伊啥?艹,真看不惯他这尿性!”在灵魂的世界,其实如果道行达到一定程度,距离并不是问题。
    世界是圆的,如同在一个泡沫之上这是虎皮猫大人曾经跟我们说过的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
    事久生变,为了避免再生什么事端,我们便不做停留,与雪瑞、罗恩平老人等人告辞,匆匆乘班机直飞金陵,准备去给三叔解除“银针追魂术”。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穿越女配的重生》 《恶魔少爷轻一点》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仙途良缘》 《吞天食地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