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叔醒转

    朵朵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愣了起来:
    对啊,如果小妖朵朵和朵朵本体分离成功了,她不就是自由之身了么?依照这个小狐媚子的德性,她还不赶紧离开我们,跑出外面去惹风惹雨,逍遥自在啊?要知道,这个小妮子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妖性不改,腹中的黑墨水比我可多,一直以来都是个猛人。
    当初若没有萧老爷子传我缚妖咒,只怕朵朵早就给她吞噬干净了。
    虽然两个小妮子后来亲热得跟姐妹一样,可我却一直还记得小妖朵朵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差一点儿就用手把我掐死的情景。我不是记仇的人,而且小妖朵朵后来也多次救我,但是,我总有着一丝隐隐的担忧,害怕她突然翻脸,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毁去这也是我一直都不怎么待见小妖朵朵最根本的原因。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天天在一起相处的小狐媚子有可能要离开,我心里就空荡荡的,总有着一种蛋蛋的忧伤,十分惆怅,就像是学生时期总和我吵架斗嘴的同桌女生那一次转校,外婆的离去以及……我们会永远都不再见面了么?
    我莫名地慌了起来,拉着朵朵的手,说为什么会这么问?
    朵朵吸了吸鼻子,说是啊,小妖姐姐说你对她不好,不跟她聊天说话,也不关心她,而且最重要的是本事太弱了,根本保护不了她,这样的主人一点用都没有。她还怂恿我跟她一起离开,去深山里面,那里有好多好多的黄精虫草、野参玉竹,而且山林里面的灵气重,对我们的修行也是有好处的……
    她说着说着,见我的脸色有些难看,伸手摸了摸我的刀疤,笑嘻嘻,说我没答应她呢,没有陆左哥哥在的地方,就便是天堂,朵朵也是不喜欢的。我可舍不得你呢……
    我看着朵朵萌得让人心碎的小脸,笑,说是啊,我也舍不得我家朵朵宝贝,你要跑了,我可不得伤心死?朵朵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食指放在了嘴巴里,望着我问:“那小妖姐姐呢?”
    我:“……”
    略微有些消肿的肥虫子在一旁,看着无语的我,强势围观。
    ********
    第二天清晨,我很早就起来了,在萧家大院子里练了一套固体练气功,浑身热气腾腾。
    杂毛小道也起得很早,他没有打拳,而是坐在院墙边的银杏树下,用那把卡车底盘轧钢改制的刻刀,在细细地雕着手上的东西。这东西时不时从身体里闪耀出一种红黑的光芒,透露着一股凶戾之气。
    这是小叔从蛇蛟的下巴处刨出来的玉石,也就是从105号石头里面剖出来的红翡,经过虎皮猫大人鉴定,这玩意是吸取了远古剑齿虎精华而成的血虎玉,与麒麟胎一般类型,不过一股子狠戾之气无法磨灭,不好驯服。善藏法师当日获得此玉,便将其植入蛇蛟体内,以期能够尽快化蛟,没成想竟然转手就被我们干掉了,又取了出来。
    相比之前提过的麒麟胎、青龙角、白虎鞭相……它品级低,没有那些的玄妙,只能够用来当攻击法器的材料。当然,若做比较,却比那黑鹀之骨还是要厉害几分的,而且持久。
    杀蛟一事,杂毛小道出力最大,小叔也不敢贪功,况且这东西留在自己手里也无用,还不如给杂毛小道,毕竟这个家伙曾经跟随茅山近代符箓第一人李道子学过师,也是个制符炼器的高手,用来炼制法器,人养玉,玉养人,最好不过。
    反正也是自家侄子。
    杂毛小道这几天一直在琢磨这块玉,现如今已经有了大概的形状,是一把虎形弯刀,巴掌大,造型古朴,刀法凌厉杂毛小道往往是静坐几十分钟,有了灵感才下一刀,所以时间慢。不过我相信,这作品若能够完成,杂毛小道的境界又将跃上一层。这个家伙倒是越来越厉害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那么挫?
    我伏地大拜,腿腰碰起,做了一个十分困难的动作,然后完成了这一整套法门,缓缓走过去看。我还没到,他便睁开眼睛来,看我。我说艹,你的气感越来越厉害了?他嘿嘿一笑,将玉刀的刀尖指向我,说红尘炼心,老子已经参透了一些法门了。
    我问什么法门?
    他说此生千万秒,每一次流逝都让人感动,然而世间之人多如恒沙,唯有了解众生,方能够普渡众生,我已立下誓言:这红尘滚滚,人性丧失,唯有将人们心中的真善美给唤出来,方能够解脱……
    我耸耸肩表示听不懂,他左右看了一下,院子里只有姜宝在老老实实地打拳念经,凑在我耳朵边说:“这些日子素得慌,我知道金陵有条学府街不错,举目望去皆是正妹,而且最近又正好开学,更有不少新鲜妹子,我们给三叔解完银针追魂术,不如去那里嗨皮一下?不过说一句,我好久没有摆摊算命了,最近囊中羞涩,经费有些不充足,所以……嘿嘿!”
    我眉毛直跳,见老老实实踏着禹步的姜宝朝这边奇怪地望来,不由得苦笑。
    本以为这个家伙变了性子,没成想他隐藏得更深了。
    终究是个好色的命!
    我问他前段时间中了降头之术,肾不虚么?他摸摸裤裆,笑嘻嘻,说自从善藏那吊毛挂了,又将那泥娃娃埋在槐树下,早就好了,不信可以一起去试试嘛。我耸了耸肩,不再理他,也没有去注意这个小子垂下的眼帘中会有着怎样的目光,返身走开,朝着刚刚起床的小莫丹走去。
    比起杂毛小道这种猥琐男人而言,我更喜欢和这种可爱天真萌态的小萝莉交流。
    太阳渐渐升起,天气好得出奇,蓝莹莹的天空上竟然没有什么白云,像一块纯粹的蓝晶,阳光照在身上并不是很热,而有一种丝丝的暖意。日上三竿的时候,我们就吃了早饭,等待着良辰美景的到来。为了这次拔针,萧大伯已经沐浴戒斋三日,除了昨天去接我们之外,一般都在后院的神台边,祈求神灵的护佑。
    和南方苗疆祭拜的黑杀大将和赤帝不同,萧家祭拜的是二郎真君和华阳隐士陶弘景。
    午时为太阳光最为强烈的时辰,然而物极必反,阳极必衰,当阳气到达极限的时候,其实也是阴气产生之时,这一个极限时间仅仅只有一刻钟,而萧大伯正是要在这一刻钟之内,将三叔头颅上的银针给全力拔出。十三针中有九种银针,每一种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功用,即使有着麒麟胎镇压银针上附属的邪气,但是如果拔出手法不果断准确,定会伤及三叔的大脑,导致面瘫、恍惚、失忆、脑淤血或者脑死亡。
    这些才是找萧大伯过来拔针的真正原因。
    中午十一点钟,三叔被安放在一个齐腰高的木桌上躺着,接着被摆放在场院之中。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五米远的距离,院子外还安排着人在执勤看守,防止有人贸然闯入。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中,萧大伯焚香净手,在燃烧了一张净心神咒符之后,盘腿坐起,在他的前方,有用红布垫着含有麒麟胎的翡翠项链。
    这项链异常美丽,在阳光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而虎皮猫大人则挂在银杏树的纸条上,眼睛将眯未眯,打着盹。
    时辰未到,我们静静等待着。有蝉在叫,知了知了,虫儿唱秋天,风吹满庭院。
    12点34分,有风从北面缓缓吹来,搁置在桌子旁边的红铜罗盘天池处开始有规律地摇晃,一会东,一会西,而那翡翠项链则越发地苍翠靓丽了。我们所有人都吸气凝神,睁大了眼睛,萧大伯这时站了起来,一把抄起红布上面的麒麟胎,口中念着驱邪的咒语,将三叔紧闭的嘴巴启开,然后将麒麟胎放置于他的舌下。别人或许看不清楚,然而从“炁”之场域给我的反馈中,我能够看见三叔的生机在迅速攀升。
    沉寂了半个多月的三叔,开始有了苏醒的迹象。
    萧大伯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印,此手印应该属于道家,跟我所熟悉的九字真言配套手印有着天壤之别。接着虎皮猫大人开始出声了,大声念着穴位和拔针手法,或捻或提,速度快慢、前后顺序皆有它一语指挥。关键时刻虎皮猫大人丝毫不含糊,完全没有撒泼骂街的半分模样。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如同《笑傲江湖》中笑谈之间指点令狐冲的风清扬,那种高人形象。
    自开始后,萧大伯没有一丝毫的犹豫,该果断的时候一针拔出,该细致的时候,就如同大姑娘绣花,认真之极。终于,十分钟之后,三叔头顶上的所有银针都已经放入了旁边的金属盘中。拔完针之后还不算完,萧老爷子也走上了跟前,与萧大伯一起给三叔的身体挤按打穴,疏通经脉。
    如此又过了十几分钟,虎皮猫大人衔着一片青色的银杏叶飞到了桌子上来,将这叶子放在三叔的右眼之上,然后大喊一声:“醒过来哟,萧老三……”
    仿佛为了应这话,三叔的喉咙中发出一声长叹,居然睁开了眼睛。

猜你喜欢: 《三生劫之缘措》 《铁血女儿传》 《万炼宝炉》 《娱乐圈之思考者》 《风语旅程》 《纵血之魔法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