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黄大仙有三宝

    院子里躺着四个人,包括昨天在包厢里面的与我逢场作戏的公主小梅,全部都四脚朝天。
    我朝金蚕蛊竖起了大拇指,它在空中跳了一段“8”字舞,自我感觉良好。在缅甸饱受挫折的它,终于在普通人身上找回了丢失已久的自信。不过当它看到我手中紧紧攥着的绒布袋时,立刻飞奔过来,钻进袋子里去确认了麒麟胎的存在之后,黑豆子眼终于高兴得眯成了一条缝。
    小家伙永远都不是一个记仇的性子,对于朋友,它比我们这些心思复杂的家伙,更加真诚。
    我让杂毛小道看着前院,自己跑到了平房的后面去。只见后面的阴沟处伏卧着一个瘦弱的男人,而窗户紧闭,竟然只开了一扇气窗。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从气窗之中跳出来的,果真是个奇人,他这一招,莫非是缩骨功么?我将这人的身子翻了过来,一看,相貌堂堂,左眼角有一颗带毛黑痣,果真就是昨天晚上,从我怀里偷走麒麟胎的那个小子。
    他也就是所谓的贼王八手神偷的徒弟,猴三。
    我蹲身看着他那十只纤细得如同弹钢琴一般的手指,上面有着细微的茧子和伤痕,以及烫伤,一看就知道是久经训练。俗话说高手高手,他身上最值钱的,莫过于这一双能够展示出神乎其技偷术的手。一想到就是这双手,将小妖朵朵从我身边摸走的,让我这两天的心情,在地狱与天堂之间坐着过山车,我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恶向胆边生,随手操起旁边的一块砖头,将他的双手平摊在地上。
    啪、啪、啪……
    砖头上血迹斑斑,然后有骨骼碎裂的声音从这双施展神奇的手上面传来。
    在这一过程中,猴三一声也不吭,只是肌肉无意识地在收缩痉挛着金蚕蛊的昏迷能力竟然如此之强。我看着这血肉模糊的双手,心想这家伙即使能再放出去,这辈子也只怕不能够靠这门手艺吃饭了。
    我把砖头往阴沟最深的地方沉去,将猴三拖到了前院,杂毛小道正在打电话,见到这个人血肉模糊的手,眉头皱起,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几分钟,他挂了电话,说他已经报了警,并且联系了郭一指,让他赶紧过来,毕竟他在警察面前还是比较有面子的。然后他指着我扔在地上的猴三,说用不着这么狠吧,你这一下子,他手全部废了不说,一会儿警察来了该怎么说?这可不是正当防卫了,而是故意伤害。
    我一脚踹了下旁边的那个小辫子,说还记得这几个杂毛不?就是年后我们坐火车的时候,碰到的那个盗窃团伙。当时犯了事,结果现在又活蹦乱跳地跑来报复我们。特别是这个下手的,这手上的功夫太厉害,我都着了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偷过,我把他手给废了,免得他过几年又凭着这手艺,来害人只有丢过东西的人,才会知道这些偷东西的蟊贼,有多可恨。至于故意伤害嘛……肥虫子!
    我和金蚕蛊心意相通,我一声令下,它便立刻附上了这血肉模糊的双手。
    不到五分钟,猴三的双手就开始结痂了,变成了老伤的模样。
    当然,指骨依然是碎的。
    杂毛小道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笑嘻嘻地瞄起了院子里的几个糙老爷们,说一不做二不休,要不然将这些***手全部给废了,敢打小妖的主意,简直是不要命了。我大为意动,正跃跃欲试的时候,听到远处有警铃声传来警察到了,我们可不敢再顶着风头玩火,于是放弃了这个让人心动的提议。
    当四五个派出所民警来到这院落,看到地上躺着一堆人时,吓了一大跳,什么也不说,先叫我们全部蹲下来,接受检查。他们是另外一个派出所的,并不知道此事。我们虽然作为报警者,但是却也不好反抗,唯有乖乖地靠墙蹲下。飘在空中的朵朵眨着大大的眼睛,冲我和杂毛小道笑。
    我手上的麒麟胎被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警察拿着,他是个识货的人,将这翡翠项链放在面前看,眼睛在玉石的衬托下,冒着绿光。他眼神闪烁,左右地看了一会儿,似乎有着什么想法。
    我蹲在地上冷笑,看着飘在他头顶上的朵朵。
    普通人是看不到隐藏起来的朵朵,这个家伙若是有那包天的贪欲,后面的朵朵便是索命的死神。也许是明白了领头的意思,问讯我们的那个年轻警察语气十分不善,当我们是犯人一样,对我们所说的黄大仙害人(其实是金蚕蛊做的)一事,也嗤之以鼻。好在这场闹剧并没有持续多久,郭一指跟着另外几个身份高一些的领导也过来了。
    郭一指这个人交游广阔,上至摊煎饼炸油条的小商小贩,上至一定级别的领导,都熟识,是此处的地头蛇,有了这层关系,我们终于摆脱了嫌疑人的待遇。麒麟胎被当作证物被人收着,我不放心,让朵朵在旁边监督,防止有人掉包。然后我们前往局子里做笔录。
    等一切结束,我们从局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有郭一指在,一切都开了绿灯,不但我将麒麟胎拿了出来,那本来被当作证物的黄鼠狼,也被杂毛小道以销毁妖物的缘由,带了出来年轻人不信这个,领导信。在返回郭一指住处的路上,这个假瞎子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着杂毛小道手中的黄鼠狼,说这黄大仙膘肥体壮,胡须微白,瞳孔泛黑,怕不得有三四十年的光景了啊?你们两个幸运的家伙,我怎么说来着,捡大便宜了吧?
    我说问这黄大仙到底有什么好处?
    杂毛小道得意洋洋地说:“这成精了的黄大仙有三样东西最值钱,一为这身裘皮,它毛色金黄鲜艳,针毛细密,底绒丰厚,用来做玉符、木器的抛光布,有增强法力的功效;二为尾毛,以前高明的制符师都是用黄大仙尾毛做成的狼毫笔,来画符纸的,功效和成功率远远大于极品的紫羔皮,是画符者的至宝,可惜现在黄大仙越来越少,所以更加珍贵;三嘛……这黄鼠狼屁臭,但是用肛门附近的腺体,却是制作顶级春药最重要的原料,据说还会有情蛊一般影响人心灵的用处。嘿嘿……”
    郭一指眼睛发亮,说我倒是懂得一些丹药之道,嘿嘿……
    杂毛小道见他笑得发欢,毫不犹豫地说:“此次我兄弟二人前来金陵,对郭哥多有叨扰。这两天的事情也是让你操碎了心,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这黄鼠狼菊花我和陆左都用不上,便让给你,表示感谢,还请郭哥请不要推辞。”郭瞎子嘿嘿笑,依然假意推辞一番,杂毛小道说哦,那你不要我就留着了?气得他顾不上开车,擂了杂毛小道几拳,两个好基友嘻嘻哈哈一番笑。
    杂毛小道转头看向我,说这黄大仙皮毛做的抛光布他正好有用处,尾毛可以做两支毛笔,他一支我一支,如此可好?我紧紧搂着绒布袋笑,说好,反正我只要找回麒麟胎来,就已经很满足了。
    杂毛小道摇摇头笑,说你这个家伙啊,好好想一想怎么留住小妖朵朵吧,看把你紧张的。
    路上的时候杂毛小道到百货店里买了些用具,回到了郭一指家中,杂毛小道便将这黄大仙给肢解了,按之前说好的各自分配。郭一指拿着分给他的菊花腺体,脸也笑成了菊花,问杂毛小道为何不要这等泡妞神器?杂毛小道眉毛一跳,说不用了,他这个人向来习惯靠个人魅力来解决问题,实在不行,就用买。
    忙活了一阵,我们坐下来喝功夫茶,郭一指跟我们说起了案情。
    事情基本上已经证据确凿了,我们这边的首尾也都由他摆平,他说的是这一伙人的来由。
    他赞叹我的对破案的天赋,说整件事情的经过,确实如同我之前所猜想的一样,是那个叫做郑梅的包厢公主给中年人报的信,他们是老乡,一个村子的。其实说来也巧,双方也是刚刚搭上线不久,由郑梅确认客人身上的财物,然后由中年男人一伙下手偷窃。他们本来一向都是在停车场出入口下手,但是因为郑梅说我怀中的东西很珍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于是就在门口下了手。
    下手的那个人叫做候东,外号叫做猴三,是一个流窜的惯犯,纵横南北,向来都是单独行动,在很多地方都是有案底的家伙,是冀北线上新生一代的贼王之一。他也是心血来潮,正好来南京游玩,于是跟着这一伙老乡同行混到了一起,昨天晚上算是友情客串……
    好嘛,敢情这一切都是巧合中的巧合,合着偏偏是我倒了大霉。
    说到这里,郭一指的脸色就有些严肃了,他说陆左,虽然那猴三的手看着像是旧伤,但是他昨天还能够出手偷你项链,今天却十指皆废,但凡是明眼人,都知道你们动了手脚。你这一招,太绝了,砸人饭碗。猴三的师父是八手神偷,这位老爷子可是东北三省的传奇人物,小心人家上门来找你麻烦。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怕个鸟儿?来一个砍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他笑完,有些疑惑地问我:“八手神偷,这个名字好熟悉。小毒物,还记得我们去年在江城的时候,那个植物园主人胡金荣的师父,也就是发现修罗彼岸花的那个老千,叫什么来着?”
    我想了一会儿,感觉背后生凉:“八手神眼!”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