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小妖姐姐,我好想你啊……抱抱!”
    两个小萝莉紧紧抱在一起:朵朵平胸西瓜头,小脸精致婴儿肥,眉目之间有倾国倾城的潜质;小妖朵朵别的不说,那一双眼睛妩媚得能滴出水来,而且按比例缩小的样子,会有一种奇特的美丽。她们以前是共用一个灵体,而这是两个小姐妹第一次紧紧相拥,小脸紧紧相依偎着,耳鬓厮磨,好是让人羡慕。
    我家的肥虫子还算是有良心,回到我的肩头,帮我止住伤口的血。
    不过它的一双黑豆子眼,一刻也不曾离开小妖朵朵的酥胸。
    搂了一会儿,朵朵才松开小妖,跑过来看我肩膀上面的伤口,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小妖姐姐,你怎么这么狠啊,陆左哥哥这段时间可心疼你了,我们天天都好希望、好希望你能够醒过来呢……以后不许打架了,不然我就、我就哭给你们看……”
    小妖朵朵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唇上的鲜血,有些略带小得意:“哼,别以为小娘我在麒麟胎里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你居然敢跑到夜店里面乱搞,不但摸了人家的小馒头,而且还把装着小娘我的麒麟胎给弄丢了最可气的是什么你知道么?夜店里面的女孩子有多脏,给那么多人摸来摸去,你,你这个家伙,看我不咬死你……哼!”
    我摸了摸鼻子,说小丫头片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小妖朵朵叉着腰、皱着鼻子哼哼:“呸,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这句话说得风情万种,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朵朵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小妖,表示听不懂:“陆左哥哥很好啊,朵朵最喜欢陆左哥哥了,呃……也喜欢小妖姐姐,也喜欢肥肥……反正大家都喜欢。”小孩子讲话没什么逻辑,不过倒是让气氛好了很多。
    小妖朵朵翻了一个身,在布艺沙发上蹦跶,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腰,还揉了揉自己的酥胸,显然对这副身体很满意。
    我也很好奇从麒麟胎中孕育的妖身,到底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于是伸出手,将小妖朵朵拉到面前来,感觉肌肤冰冰凉,又有一种玉质的温润。小妖朵朵被我一拉,脸突然有些羞红,抬头看我:“小毒物,你这是要非礼我么?”我被她语气里面的戏谑给羞得老脸一热,说呸,以前你们两个小屁孩子都被我当女儿来养,摸摸手就非礼你?
    这一下两个朵朵都回嘴了:“谁是你女儿,放屁!”
    “陆左哥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可不是你的女儿啊……”
    ……
    两个小萝莉顿时对我360度无死角的一顿猛批,搞得我连还嘴的功夫都没有,叽叽喳喳,就像两只小麻雀。我很悲哀地发现了一件事情,我已经从以前说一不二的一家之长,沦落成了弱势群体。我很无奈地看着金蚕蛊,它幸灾乐祸地笑,摇头摆尾的。
    我想幸好这肥虫子不会说话,要不然我可真得要疯了。
    吵闹一阵,小妖朵朵开始卖弄起自己所获得的妖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麒麟乃上古瑞兽,传说是龙与牛交合的产物。当然传说终归是传说,做不得真,不过这麒麟胎夺天地之造化,汇日月之精华,藏在地下成千上万年,底蕴深厚,厚积薄发,修行道路会事半功倍;其次因为玉身,抗打击能力很强;最后……活得久!
    小妖朵朵很得意:等到陆左你变成白骨头了,小娘估计还能活个几百年呢……
    我很不客气地说她:“老妖婆……”小妖朵朵想打我,又怕我念缚妖咒这个咒法并不能够克制一切妖怪,只因我以前留了一道气息在小妖朵朵的身体中,所以才会有如此奇效(越亲近,越伤人,是不是这个道理?)气得直翻白眼。
    我有些得意,孙悟空再厉害,终究敌不过唐僧的紧箍咒。
    这时门被推开,本来夜不归宿的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双双回返。见到身材火爆的小妖朵朵,杂毛小道的眼睛铮亮:“虎皮猫大人说今天晚上有喜事,贫道特意推开一切应酬,抽空回返,果然,还没有回到楼里,就看到这房间里红光冲天,瞬息即逝,我就知道我家小娘横空出世了,哈哈,过来,抱一个!”
    小妖朵朵一脸嫌弃地呸,说看看你一身的廉价香水味,先去洗澡,脏死了。
    杂毛小道却不管,径直跑过来紧紧搂着小女孩一般高度的小妖朵朵,脸上露出了幸福而猥琐的微笑:“萝莉身高御姐脸,真心是神奇啊……小妖,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讲究了啊?”抱完小妖朵朵,杂毛小道又来抱朵朵:“乖乖,怎么有些委屈啊?来,干爹疼你……”
    虎皮猫大人也恬着脸皮飞过来,也想要抱抱,结果被小妖朵朵一脚踹开。
    平日里霸气威武的虎皮猫大人趴在沙发上哭泣:“嘎嘎……不公平!杂毛抱得,凭什么大人我抱不得?”
    小妖朵朵从麒麟胎中破茧而出,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就像期待已久的秋天,终于瓜熟蒂落,丰收了一般。气氛很热烈,我们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聊天打闹,相互开着玩笑,朵朵的可爱萌和小调皮,肥虫子的无所顾忌,小妖朵朵叉着腰的泼辣、娇蛮女王范,虎皮猫大人蛋蛋的装波伊和一针见血的骂声,让这个晚上的时间过得特别的快。
    我想说的是,那是我08年最快乐的一个晚上,充满了浓郁得让人沉醉的友谊。
    这种感觉,即使是我后来与黄菲的那个夜晚,都没有的快乐。
    一直到了晚上一点钟,我们吃完了朵朵给煮的夜宵汤圆之后,连吃了两碗的小妖朵朵(因为已经恢复了妖身,所以可以吃东西了)突然说出了一句话:“吃完了,我要准备离开了……”
    我脸上的笑容僵了下来,周围的喧闹立刻变得宁静。
    朵朵拉着她的手,说小妖姐姐,你说什么啊?我们大家在一起不是很好么?干嘛要走啊?小妖搂着一瞬间急出眼泪来的朵朵,在她洁白的额头上面轻轻吻了一下,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相聚,便有离别。虽然我很想念朵朵你,想念肥肥,想念臭杂毛、臭屁猫大人,想念臭陆左,但我还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所以我需要离开了。”
    朵朵使劲地摇头,晶莹的泪豆子洒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感觉自己的嘴巴发干,见到杂毛小道朝我猛使眼色,于是出言说道:“小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做,说出来呗,我们大伙一块儿想想办法嘛……”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立刻点头赞同:是啊,是啊。
    小妖朵朵哈哈一笑,伸手揉了揉朵朵肉乎乎的脸,又将虎皮猫大人一身漂亮的羽毛弄得杂乱,她得意地说:“小娘我这次王者归来,有几件事情要办……至于是什么呢?哈哈,不跟你们说了,很私人的事情,比如我有一个青梅竹马在等我呢。嗯,不用你们管。我必须得走,谁都不准留!”
    朵朵紧紧攥着小妖朵朵的衣角角哭:“呜呜……那你带着我走。”
    我立刻脑门出汗:小丫头之前还安慰我,说不会离开我的,怎么这会儿就变卦了?不过我还没有开始伤心呢,朵朵另一只手又拉着我的衣角:“还要带上陆左哥哥!”
    虎皮猫大人立刻强势插入:“还要带上虎皮猫哥哥……”
    ********
    一直说到了凌晨两点多,我们勉强把朵朵哄去修练了,各人散去。小妖朵朵问我,答应她的翡翠项链呢?我连忙从房间里拿出首饰盒,将挂链和吊坠重新连接好,递到了她面前。她喜滋滋地接过来,比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脸自信地问:“漂亮么?”
    我点了点头,说漂亮,玉配人,人配玉,相得益彰。
    她开心地笑了,说没想到你倒是这么会说话。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真的要走啊?她点点头说是啊,嗯,等朵朵一会儿打盹了,我就离开了。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这狐媚子这么一客气,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说就不能不走么?你看朵朵也离不开你。她转头回去看了一眼在窗边打坐的朵朵,说不行,她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不过她记得我的号码,没事会打电话回来的。
    我说哦,心中却不由得一阵酸楚,淡淡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我们沉默了很久,一直等到朵朵开始“小鸡啄米”之后,小妖朵朵抬起头,对我说:“陆左哥哥,要加油啊,希望下一次见到你,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哦……加油!”说完这些,她拿着那串用废的麒麟胎,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望着小妖朵朵消失的地方,心中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了,恍然若失,一种没有来由的痛楚就浮上了心头。
    我下意识地来到窗边,发现本来应该在打瞌睡的朵朵,小丫头静静望着窗外,流了一脸的眼泪。
    小妖朵朵,这个小狐媚子终于离开了我们。自从今年春节后她出现在朵朵的灵体上起,从恐惧、忌惮到现在的朋友和亲人,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然而,她终究是要离开了……
    她还会回来了?不知道怎么的,我眼泪夺眶而出,望着这个陷入沉睡的城市,默默无语。
    两天后,我接到了我母亲打来的电话,说我奶奶突然脑溢血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去奔丧。

猜你喜欢: 《人道游戏》 《腹黑太子妃》 《元末里白条江九儿》 《发个微信给神仙》 《汉末复兴》 《火影之都市神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