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连环凶杀案之黑夜降临

    我掏出电话,拨通了马海波的号码。
    接通之后,我把我人在市里、以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了他。马海波说在我去市里的路上他就已经知道了,本来也想过来的,不过这边的事情太忙了昨天晚上县城发生一起案件,几个小逼崽子合伙猥亵一个初中女教师,其中有一个是药材公司老板的儿子,十分麻烦,他正在忙这事儿不过,大后天举行的追悼会,他一定会赶到的。
    我问马海波,上次我们从青山界带回来的矮骡子尸体,后来是怎么处理的?我记得我中了钉子蛊后,陷入了昏迷,结果后来一直在病床上度过,就忘了。
    马海波说总共带回去四具,一具市里面派了法医过来当场解剖了,还有三具被冰冻好,后来由上面的人拉走了。我问什么上面的人?马海波有些犹豫,不过终究还是说起:“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我们局长亲自接待的,同来的还有县宗教管理局的老王。接尸体用的是军车,但是出面的是一个穿中山装的男人。后来去青山界封洞砌墙,他也有参与……至于他是哪儿的,我级别不够,所以不知道。”
    宗教管理局?穿中山装的男子?
    以前的我或许还以为那是一个清闲得出鸟儿来的闲置部门,每天无非就是看看报纸、管理管理文件,经济发达一些的地区可能还会举办些宗教活动,然而当我真正去了解,才发现它机构职能的第七条是这么写着:“配合有关部门开展对外国敌对势力渗透活动的斗争,揭露和打击披着宗教外衣的反动分子和其他犯罪分子。协助地方人民政府及时处理民族、宗教方面的突发事件和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
    什么是有关部门?这就是有关部门。
    原来最后是由大师兄他们的部门接手了,难怪会如此。那么吴刚说的上面会派人过来的说辞,应该也是派遣这相关人等过来咯?我对电话那头的马海波嘱咐,让他小心一点,然后挂了电话。
    当天我便留在了吴刚他们部队的驻地,吴刚帮我找了房间,这一排平房是平日家属来探亲时住宿的招待所,条件还不错,也有冷热水。然后他叫了剩余的小刘、小张两个战士过来跟我见面,让我好声宽慰他们。这两个战士都比我小,部队给了他们刚强的体魄和坚强的意志,但是和平时期,而且是这种诡异的事件,让他们不由得心生恐慌。
    死亡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并不因为身份而变化。
    大概聊了一会儿,部队开饭了,小刘拉我去食堂开餐。来到食堂,一堆大兵哥都好奇地看着身着便服的我,彼此低声交流着信息。我有些好笑,平日里见这些军人,只觉得他们威严有加,是祖国的血肉长城,但是真正跟他们接触,你会发现,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有爱,也有恨,有人品质高尚、满腔热情,也有人一脑门子龌龊……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些为了祖国奉献青春的年轻人,是值得尊重和敬仰的。
    也许是因为我的到来,今天的伙食特别不错,土豆烧牛肉炖得又烂又香,入味极了。
    吴刚给我介绍到场的领导,当得知我的身份,有人惊讶,有人怀疑,当然,也有人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我看得出来,连续三个人正常、非正常的频繁死亡,已经化作沉重的压力,将这个队伍的领导层压得气都喘不过来,所以即使有着“革命大熔炉”之称的部队,大部分人都不反对这种“封建迷信”。
    饭后,我与吴刚、小刘小张一起返回招待所房间。
    这房间里只有两铺床,不过四个人睡倒也足够了,房间里面有电视,播放着孙红雷演的《落地请开手机》,这是一部悬疑题材的电视剧,大意是一个国安特工潜伏民间,与境外间谍组织斗智斗勇的故事。我很喜欢孙红雷的演技,同时也喜欢电视里面的李小晚,感觉这样纯洁、或者说傻乎乎的女孩子真可爱,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国安局和我所了解的宗教管理局,在某部分的工作职能上,是不是重合了?
    我刚开始还以为大师兄他们是供职于国安局呢至少很多小说上面是这么说的。
    看着电视上面的李小晚,我不由得又想起了黄菲,一个同样可爱的女孩子。
    我至今也没有明白我对黄菲是什么样的感情,是爱么?我以前以为是,然而那天杨宇跟我说的那一番话,却深深地触动了我。说起来,我与黄菲认识了一年多,但是真正在一起接触的时间,伸出双手,不超过十天。不可否认,我最开始对黄菲,确实是动了心一个如此美丽的女生对你心存好感,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错过她的。然而,除了最开始的色盖村碎尸案外,我们的生活其实是没有一点儿交集。
    我在南方厮混,生死挣扎,而黄菲则在家乡晋平安安稳稳地做着她的警察。
    爱情除了一开始彼此双方的心动之外,还要有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滋润和维持。
    这些,我们没有。
    我和黄菲的故事,就像是后来网上最流行的“*丝逆袭女神”的套路,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高兴,觉得拥有这样美丽而善良的女朋友,是人生的幸事,上天的眷顾;然而等我真正清醒下来的时候,我内心里又开始迷茫了:我根本就不了解黄菲,我不知道她的过去,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这个女生的很多东西,我一无所知。两个背景、经历和生活完全不搭的人,真正能够走到一起来么?
    我害怕了,我彷徨了,我开始自我怀疑了,所以才会顺势答应了黄菲父亲的要求,等待自己足够强大。
    害怕无法给予黄菲真正想要的幸福,这才是我最根本的原因。
    用现在最流行的一个词解释,这叫做“*丝心态”。
    一个善良的*丝不会为了一夜*而去伤害心中的女神,他会有着太多的顾忌,这个想法的长度甚至有可能是一辈子,所以他会彷徨、会犹豫,而不会像“人渣”一样只求拥有,拔鸟便无情。黄菲要的是稳定的生活,而我,自从被外婆种了金蚕蛊,又被矮骡子诅咒之后,此生必定漂泊动荡,所以我没有信心,给不了承诺。
    不是不爱,是不敢爱。害怕失去,所以不敢拥有。
    然而黄菲伤心了,这个纯洁善良的姑娘终于准备离我而去了,她不是受不了寂寞,受不了孤苦,而是受不了我的冷漠和不爱。她是一个需要爱情的好姑娘,而我,却始终不适合她。是么?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的痛,痛得自己都无法呼吸?
    看着电视,我泪眼朦胧,生怕吴刚等人看着笑话,于是站起来,说我去营房四周转一转,看看有没有矮骡子的痕迹。你们不要离开,等我回来。说完这话,我在门窗之上各贴了一张“净天地神咒”,口中默念着:“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咒毕之后,我出了营房,装模作样地四处巡查一番,然后躲在角落里,蹲地哭泣。
    当泪水顺着眼眶流下来的时候,我心中的郁结之气开始长长地舒缓。
    我自认为我一直是一个坚强的男人,也正如阿培、孔阳所说的一般,在不懂事的时候也曾经纵横花丛过。然而那个时候懵懂,也不会有太多的顾忌,所以开心。而至如今,当我真正地想着去了解、去爱一个如同女神的女孩子,却发现自己被责任和未来所紧紧束缚住了。情爱一事,最怕认真,是故洒脱之人最让人敬佩,然而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我的哭泣,诸位莫要笑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情”字两旁,百转千回,缠指绕肠,古今几人参透?
    ********
    半小时后,我返回招待所,看到吴刚正在和小刘下象棋,而小张则撅着屁股在旁边观战。
    我年少之时,极爱这方寸之间的游戏,曾经获得过高中象棋比赛的第二名,所以也兴致盎然地围观着。吴刚这人格斗枪法不错,但是棋力却有所欠缺,小刘这个二楞子也不懂得收敛,不一会儿就把领导给弄死了。我心中痒痒,撸起袖子接上,连败了他三个回合,气得他不肯下了,倒头睡去。
    我和吴刚、小张坐在床头聊天,我把矮骡子这东西的习性讲给他们听,又将那日在病房中看到的害鸹说起,两人吓得胆寒。当然,我也跟他们请教军队的一些技能,比如射击格斗之类的,虽然是三线部队,但好歹也曾经在解放军系统里,所以还是有些干货在。
    到了晚上十点钟,他们两个的生物钟就开始发作,便不说话,沉沉睡去。
    我躺在吴刚旁边,双手枕头,默默地想着黄菲。
    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我突然一激灵,头脑瞬间清醒过来有情况!

猜你喜欢: 《重生之大城主》 《豪门老公找上门》 《总裁大人好厉害》 《邪脉》 《这个魔王不从良》 《绝地求生之诸神之战》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