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亮之后

    房间里一股热流扑面,然后在这悠扬恬静的音乐声中,我缓慢锁上大门,穿过门廊,看到一个女孩子侧卧在客厅黄白色的布艺沙发上,已然睡着。客厅正中的水晶吊灯没开,只是角落和墙壁上有三盏昏黄的艺术灯,在散发着橘黄色的温暖光芒。
    这如同夕阳一般的灯光,照在女孩圆润柔美的脸蛋上,叫她秀直的鼻梁、小巧饱满的红唇在这淡浅的昏暗中,仿佛有一种浮于清澈湖水之上的明艳。
    黄菲身段高挑,穿着略紧的长裤,大腿修长,臀的伏线有着难以言及的美妙,杏黄色的蝙蝠衫兜不住胸前饱满的玉兔,衬托出一种让人心动的挺拔。她以手枕头,云鬓散乱,青丝遮拦,反而将整个脸蛋衬托得分外的娇艳欲滴。
    我缓慢地走到她的跟前,蹲下来,静静地看着她这张让我魂牵梦萦的脸,体会着她的美丽。
    黄菲的呼吸中,有一股香甜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她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然后,她睁开了眼睛,那双璀璨得如同天空最美丽繁星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我,接着,有着红墨水一样的颜色在她的脸颊上出现。她轻轻地说:“你来了……”
    我点点头,扶她起来,问你怎么在这里?
    黄菲刚刚醒转,有一种女性特有的慵懒,她横了我一眼,说听马队长说我回来了,所以她特意跑到这房子来,想给我一个惊喜的。结果,没曾想到了十点多你还没有回来,结果就睡着了。
    说到这里,黄菲伸手掐了我一把,说跑哪里去鬼混了啊?
    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娇蛮地跟我说着话,我脑海里一瞬间就有些迷失了:我本以为黄菲把钥匙交给我母亲,而杨宇又跟我说的那一段话,让我自以为与黄菲已经分手了。但是当黄菲这亲密地一拧,我才想起来,时至如今,我和黄菲依然还是男女朋友关系,所有的臆想和猜测,都只是我主观的“想当然”而已。
    看着笑颜如花的黄菲,我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菲菲,我好想你啊……”
    我抱得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黄菲很快就喘不过气来,使劲用拳头拍打我:“你这个死人啊,想我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你不知道追女生是要主动的么?笨蛋啦……放开我,疼!”
    听到黄菲呼痛,我赶紧放开她。然而当她挺拔的酥胸离开了我的胸口时,我心里又莫名地失落了一下,忍不住地去瞧她那浑圆丰满的胸脯。黄菲见我这不怀好意的目光,啐了一口,说你这个流氓。我嘿嘿地笑,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挠挠头。
    黄菲整了整衣襟,指着房间里面的布置,说作为这房子的主人,你可是第一次来这里哦,要不要我带你参观一下啊?
    我说好,便在她的陪同下,拉着手,一同在参观了客厅、卧室、客房、儿童房和厨房浴室。房子装修得很不错,整体风格明快,色调偏暖,特别是主卧,更是以粉红色的基调为主,轻装修、重装饰,看得出来黄菲不但用了心,而且还投入了很多花费。
    最后来到客厅,黄菲一本正经地跟我算帐,花了多少钱,并将单据给我,让我报销。
    打量着这让人住下来就不肯走的小窝,我不由得心情畅快,凝视着她的脸,问她父亲和我的约定,是不是算提前解除了?她笑了笑,说你觉得呢?我说你父亲的意见是什么?黄菲有些不满意了,她瞪着我,说到底是我们谈恋爱,还是你和他谈?我说当然是我们了,不过,多少还是要尊重一下长辈的意见嘛……
    我话还没说完,便继续不下去了。
    因为我的嘴已经被黄菲那如同鲜花叶瓣一般的香唇给堵住了。我睁大了双眼,感觉好像有些不认识黄菲一样。在我的印象里,黄菲是一个含蓄的女孩子,矜持、自律、张弛有度,然而她突然的主动,让我有些陌生。
    然而,随着一根香滑软绵的舌头剃开我的嘴唇的时候,我脑海突然之间,就炸裂了。
    我口中有着黄菲舌头传递过来的津液,甜丝丝,脑海里面乱糟糟的。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接过吻了,骤然之间,如同一个初哥一般,惶然无措。黄菲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笑意,这笑意在我的眼里,变成了嘲讽,我恶狠狠地咬住她那根灵动的舌头,轻重有度地咀嚼着……
    法式热吻足足有十余分钟,最后黄菲透不过气来,使劲儿地推开了我,琼鼻皱起,说你身上好臭,快去洗个澡。一听到这话,心情本来激荡不息的我立刻就沸腾了起来: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去洗澡?
    去洗澡……
    即使我是傻子,我都能够听到其中蕴含的意思。我头脑一热,轻轻地吻了一下黄菲光洁白皙的额头,然后兴奋地往浴室跑去,黄菲在我后面嘱咐我:“浴袍在门后面……”
    匆匆洗完澡,我用毛巾将短短的头发擦干净后,穿这白色浴袍走出房间,发现客厅里面居然没人了。
    我愣了神,摸了摸脸,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而后我醒转过来,走到主卧门口,推开房门,只见黄菲在往床头柜放东西。她见我进来,有些意外和不自然,说怎么这么快就洗好了?我说是啊,想你了嘛。黄菲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走过去,将她抱起,转了两圈,然后两人并肩躺在床上。黄菲买的这张床十分的大,而且软得很,躺在上面,如在云端。
    我压着黄菲如云的秀发,伸出右手穿过她的脖子,让她枕住,然后看着天花板上时隐时现的星星装饰。
    我听到黄菲轻轻地低叹了一声,若有若无,转过头来看她,问怎么了?
    她的眼睛明亮而又美丽,充满了让人沉醉的笑意,摇了摇头,说没有啊?只是……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同处一室唉。跟你讲一点哦,不能碰我,知道不?我看着她眼中的媚意一点多过一点,然后很认真地点点头,说好的,我没问题。除非你色诱我,不然我就做这“禽兽不如”。
    我这个老掉牙的笑话,让黄菲不由得会心一笑,胸前一片晃荡。
    不过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将自己心中的*给按耐下去,闻着黄菲头发上洗发香波的芬芳,体会着身边美人肌肤上传来的顺滑触感,心中一片安宁。黄菲枕着我的肩膀,美眸缓缓闭起。她没有问我这一年来的遭遇,我也没有问她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们彼此都享受着这肌肤相亲时的宁静。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黄菲的呼吸有些急促了,然后转过脸来,对着她。
    我们很自然地接吻了,开始是鸟啄一般地亲吻,嘴唇相触,而后黄菲主动抱住了我的头,将香滑的舌头伸出来,我一边吻,一边将手往下滑,当摸到她玉脂似的胸口之时,她的身体明显地僵直了一下,然而很快就舒缓下来,紧紧地抓住了我,疯狂地接吻。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当我在进入的那一刹那,黄菲痛苦地呼喊,让我心神一滞。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
    窗外的阳光从窗帘缝隙洒落在我的脸上,暖暖的,如同情人调皮的挑逗。
    我醒转过来,才发现凌乱的床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脸上带着笑容,望着门外。此刻的黄菲,是不是像电视剧上的新妇一般,在跟我准备早餐呢?然而我并没有听到除了钟表之外其它的声音,当我躺了十分钟后,终于觉得不对,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出卧房没有人,房子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我看了一下客厅挂着的时钟,早上十点。
    昨天癫狂得太晚了,我憋了有一两年的时光,昨天虽然黄菲新次,不堪征伐,但是却也忙活到了凌晨三四点。我心中有一些慌了,因为我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跑回卧室上,终于在床头柜的相册下面,找到了一张信笺纸,开头第一句便是:
    陆左,我们分手吧。
    我的心如遭雷轰,整个人就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
    信笺上面写着黄菲的心路历程,一个外表美丽、内心保守的单亲家庭女孩,从崇拜到喜欢到逐渐清醒,黄菲写了很多,最后的一句话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过客,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愿昨晚的疯狂,化作彼此最美丽的回忆。我答应了我爸爸,工作已经调往了黔阳。不要找我了,祝我幸福吧。
    我呆若木鸡,坐在床头发愣。命运真的是会开玩笑,大起大落,让我迷茫得受不了。
    黄菲就这样离我而去了么?我们的爱情,就这般结束了么?
    过了好久,我才想起来要给杨宇打电话证实一下,刚想起去找手机,铃声就从客厅里面传了过来。我从兜里面拿起手机接通,听到杨宇在电话那头猛喊:“陆左?你在么?老马出事了,现在在县人民医院急救,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猜你喜欢: 《暴风族》 《我的灵异笔记》 《我的性感嫂子》 《带着萌宠去修仙》 《醍醐》 《听听》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