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肥母鸡传音,密室得脱困

    死死掐住马海波的这个人,是罗福安。
    他几乎是在瞬间暴起,想致马海波于死地,旁边几个并没有睡着的人立刻就反应过来,第一时间跑去拦截罗福安的举动。然而让人恐怖的是,吴刚一上去拉住罗福安的手臂,就被随手一甩,扔开了好远如此大的力道?眼看着吴刚就要撞上一块尖锐的大石块头,杂毛小道赫然出手,运用柔劲,将吴刚一拉一带,缓和下来。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了罗福安。
    我双手一用劲,将罗福安掐在马海波脖子上的劲道减轻了数分,而旁边的贾微断然出手,几指点在了罗福安手上的麻筋处,迫使他的双手松开了马海波的脖子,立刻有一个战士将马海波给拉到了一边去。我紧紧箍住罗福安,不让他动弹,然而这家伙似乎凭空多出了巨大的气力,奋力一挣扎,竟然将我给一把甩开。
    我往后跌退几步,赫然发现转身过来的罗福安,那双眼睛呈现出血海一般的红色。
    我的第一反应是被附体了。
    曾几何时,他也是被一个死去的矮骡子给附体成功,然后朝我下了一段诅咒,撂完狠话之后被我几巴掌扇醒过来,不曾想这个家伙现如今又发了魔怔。不过比起当初,此时的罗福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乖张的戾气,让人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不自在,仿佛有被头顶那只石眼顶上的感觉。
    这古怪的房间里,先是小张,然后是罗福安,陆续地被控制。
    说时迟那时快,罗福安一转过身来,还未停留便朝我咆哮着扑来,这声势惊人如猛虎下山,十分的凶猛。我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不能够对抗,于是抽身后退。一道身影与我错肩而过,是杂毛小道,只见他二话不说,手中的桃木剑尖上,已经有了一张燃烧的黄符。他口中快速念着《登隐真诀》的后半部分,剑势如龙,瞬间就将罗福安给缠住了。
    练过功夫和没练过功夫的,就是不一样。杂毛小道的木剑舞得我眼花缭乱,然而中间所出的实招,确实招招都指向了罗福安的要害。
    罗福安凶狠如猛虎蛮牛,然而在杂毛小道第一时间缠住他了之后,我、杨操、贾微和吴刚麾下的战士立刻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没用多少的功夫,就将他给擒拿,按倒在地。他疯狂地挣扎了,口鼻中喘着粗气,流出了黄白色的液体,四处咬人。杂毛小道让人将他翻转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符纸,啪的一下贴在了罗福安的额头之上,口中高念道:“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清,通命养神……急急如律令!”
    然而这净口神咒符并没有见到任何效果,罗福安张开嘴巴,竟露出尖锐的獠牙,一口将从额头上低垂下来的符纸给吞食进了肚子里,然后发出诡异的尖笑来。
    与此同时,罗福安脸上的肌肉开始不断地抖动,下面仿佛藏着无数的蚯蚓,四处爬行。
    杂毛小道大叫一声不好,说这个胖子中毒了。
    他转头看向了我,说小毒物,这下可得你出马了!我用手指沾了一些伤口的血,抹在罗福安的脑门上,高喝一声“洽”,然后结内狮子印,抵住他的额头,念“金刚萨埵降魔咒”超度。两遍之后,无效,这才真正断定他不是中邪。在我忙碌的时候,杨操已经用红绳将罗福安给整个捆住,然后默念着了一道咒文,最后在他的后颈处挂了一个黄金铃铛。
    我双手合十,将金蚕蛊请了出来,这肥虫子看了罗福安一眼,有些惶恐,围着奋力挣扎的他转圈。
    显然,金蚕蛊闻到了矮骡子的气味来。
    在我刚刚开始获得金蚕蛊的时候,这小东西可没有这么乖,把我弄得死去活来。后来我潜伏在青山界守林屋中,连夜蹲守,抓住一头矮骡子,然后将其草帽拆散,熬制了一碗小功德汤,这才将其凶性给压制。这是最初之事,后来肥虫子服用了修罗彼岸花的果实,后来又陆续吸食各种毒物,不但脑门长起了痘痘,而且越发地通灵,已经和往昔的金蚕蛊不一般了,故而不怕矮骡子。
    然而它仍旧是厌恶矮骡子,就如同人不喜欢热腾腾的翔一般,天生的。
    我催了金蚕蛊几次,然而它犹犹豫豫,总是不敢进入罗福安的体内去。
    见金蚕蛊也搞不定,旁边的贾微一阵心急,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说要不然就直接给他一个痛快,免得一会儿误事!她显然不像是在开玩笑,说完话,匕首已经抵在了罗福安的心窝子里。一想到罗福安那个柔弱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丫丫,我心中就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脸色凝重地看着她,说你是不是太凶戾了?杀伐果断的手段放在自己人手上,你以为你是斯大林,还是……
    贾微见我坚持,抽手回去,说得了,你们一会儿等着哭吧。
    说完,她坐回角落,跟她的那只食蚁兽调起情来。
    我有些愕然,这种素质,怎么可以混进公务员队伍里面来的?我捅了捅正忙活着打结的杨操,用严肃的疑问眼神盯着他。他很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不动声色地指了一下上面。我心领神会,没有再跟这个背景深厚的女人做对,而是开始和杂毛小道对着罗福安,念起了安神的咒法来。
    尼玛,上面有人,干嘛还跟着我们这些苦哈哈,跑到这山窝子里面来卖命?
    我心中无数的中指竖起。
    杂毛小道说是中了毒,那么我们的安神咒便显得软弱无力,好在杨操的红绳缚体有些效果,罗福安狂躁了一会儿,终于陷入了沉默,眼睛似闭将闭,喉咙里发出狼一般的嘶吼。连续的状况让我们心中难受得紧,这种死亡的味道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压抑到了极点,而我认为贾微淡漠的态度,很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导火索,引发出一场大的变动。
    这么一个女人,活了四十多岁,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部门,她的性子就不能够收敛一点?
    一番争斗,我们坐回地上,感觉从身体到精神,都无比的疲倦。没一会儿,杂毛小道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在这唯有呼吸和心跳的安静之中,他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我吓一跳,这哥们不会也……我拉着他,问怎么回事?他没有回答,而是打开了手中的电筒,来到了刚刚我们进来的那石缝位置。
    在那里还有半截小腿和一堆碎肉渣子,是刘警官的。
    杂毛小道毫不芥蒂地刨开这些,然后朝手上吐了几口唾沫星子,开始有规律地摩擦起那一面严丝合缝的墙体来。我走过去,一把拉住他,说你发什么疯?他扭过头来,眼睛里一片清明,说他刚刚收到了虎皮猫大人的消息,让我们摩擦着墙面,就能够找到出去的通道。来,我们一起。
    我有些怀疑,说这怎么可能?我怎么没有收到那扁毛畜生的消息?
    杂毛小道没有回话,认真地来回摸这面墙,他摸了一阵子,岩壁突然变得油滑起来,似乎有黏液渗出来。我见到似乎有些效果,也挽起袖子,跟他做着同样的动作。我们两个傻乎乎的行为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杨操过来问了一下,杂毛小道自然没有说实话,只是说直觉。
    吴刚一声令下,剩余的人都毛手毛脚地上来,来回画圈圈。
    别说还真有效,过了一会儿,我们似乎听到有泉水流淌的声音,整个山壁也变得滑润无比,而且还轻微地颤动。在第十六分钟的时候,在我左手四五米的地方,突然一阵晃动。那里是马海波站着的地方,杂毛小道,一把就抓住了他,往这边拉来。轰隆隆一阵响,我们低头一看,这山壁与地下的夹缝之间,竟然裂出了一个两米宽的狭长口子来。
    虎皮猫大人,果真神人也。
    望着这一路朝下不知底的黑洞子,我疑惑地问杂毛小道,说这就是你所说的,出去的通道?
    杂毛小道点了点头,从地上抱着一块篮球大的石块,让马海波帮忙照着光,然后往那斜道口里扔去,骨碌骨碌,石头一直在滚,最后听到掉进了水里的声音。这黑暗的陡坡灯光所及,30度的那种斜道,并不难攀爬下去,然而经过之前的那挤压事件后,因为担心自己也变成肉泥,竟都没有胆量下去。
    我们面面相觑,有了出口,该谁去一探究竟呢?
    好几个人都低下了头,小几率的逃脱升天和此刻的苟延残喘,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很多人其实还是选择了后者。在一旁的贾微提出来,说不如让这个中邪的家伙去看看?杂毛小道抬起头来,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说算了,他找到的方法,还是他来吧。
    我站出来,说我也去。
    就此商定了,我让杨操注意好罗福安,然后喝了一口水,让朵朵在前面帮我们照明,然后和杂毛小道一起,小心翼翼地往下攀爬而去。一路上我们提心吊胆,幸运的是这裂缝终究还是没有合上,大概下了五分钟,我们终于下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黑暗中,有一丝湿凉的风吹来,还有湍急的水流声。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