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照片鬼影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欣喜若狂,在这绝境之中,简直比福利彩票中了五百万还要高兴。
    杨操这个家伙顿时迷信了不少,不断地唠叨着,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啊……
    随着这扇大门的缓缓移动,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恢宏的大厅:是的,我只能够用恢宏来形容这心中的感受。这是一个如同古代皇帝议政的大厅,当然,并不如电视剧中的清宫戏、大唐戏中的风格,更接近于汉武时期的样子,有蓝黑色的布幔从上而下的垂落,石桌石凳、石鼎石釜、石制的灯台、正中的王座,以及墙壁上那十来盏安静燃烧的暖黄色灯光,都让人觉得威严肃立。
    更奇妙的是这大厅之中,一根柱子都没有。
    我心中一跳,这地方跟神农架的耶朗祭殿,果真是十分相像啊。杂毛小道俯身,以耳贴地,过了一会儿才对着惊诧的人们说地下没问题。我们这才缓步地跨进门中,小心翼翼地踩过那一米见方的石条地板,一步一步,来到了大殿之内。
    这大殿被石墙所隔,分成了三个部分:
    正中的是议事厅,有王座、石桌和灯台等物,左边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朝拜之地,上面有一个高约三米、天然形成的石像,正中独眼,然后脸上恐怖莫名,凶神恶煞,应该是古代耶朗崇拜的一个自然神灵。在这石像下面,伏卧着一个三头六臂的恶鬼石像,全身青黑,既小又猥琐,没有威严,却让我们浑身一震这东西,我见过了太多次,好多与邪灵教有关联的人家,都供奉着它……
    而在右边的地区,是一个连绵的坑群。
    与神农架那里不同的是,在我们面前的这空地上面,伏卧着许多森森白骨,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这些白骨十分多,人类完整的骨架就有差不多四十多架,还有人形但是要矮上一截的,密密麻麻一百多具,其余兽骨若干,最大的骨架有三米多高的样子,似乎是大象的,也有一具十几米长的巨型骨架,横贯东西,让人猜测不出是什么东西看这样子,莫非是巨大的蜥蜴?
    这个地方,说是骨冢,似乎更加妥贴一些。
    除了骨架,还有好多铁器在这些骨头堆里间,墙壁上面也有各种刀砍斧劈的痕迹,排除了殉葬的可能,我们能够想象在一千年或者两千年以前,在这里发生了怎样的战斗和征伐。不过,战争再伟大,也只是默默无闻。除了贾微饶有兴致地不断拍照之外,我们都纷纷小心前行,试图找到一条通道出来。
    大殿低垂的黑色幔巾原本还是结实的,然后我们跨门而进,当触摸到,立即化作飞灰,纷纷扬扬地洒下来。
    有了周林的前车之鉴,杂毛小道肃声对所有人说,不要拿这里面的任何东西,以免大家性命不保。杨操在旁边赞同,也厉声警告大家,这里面的气氛十分的诡异,似乎潜藏着某种让人心惊肉跳的东西,最好不要乱动,扰乱着这里的布置;更不能拿,若拿了东西,小心命都没有。
    大家都点头称是,这些古董,似乎能值不少钱,但终究不如性命来得珍贵,这点衡量,我们还是懂的。
    贾微放下怀中的食蚁兽,让她的小黑四处找寻通道,而我们也四处分散找寻。
    因为断定是宗教使用的大厅,而不是恐怖的墓葬,所以不用担心太多千奇百怪的机关。我躲开洒下来的幔布渣子,来到右边,这是一个由石墙隔断出来的独立房间,一水儿的石坑,大坑小坑相连,一开始是畜牲的尸骨,然后是幼儿童子的,接着是矮脚马、山猪以及猴子的,接着是成人,一直到正中间,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黑耀石棺柩。
    我心中骇然,刚才还说不是墓葬,结果一下子,装人的棺材盒子就出现了。
    黑曜石是一种常见的黑色中低档宝石,又名天然琉璃,在所有晶石之中,它是吸纳性最强的一种晶石,可以很快便将附近的杂气或负性能量,吸进它内在的无形空间里,普通人经常佩戴,强身健体。在中国古代的佛教文物中,就有相当多有关于镇宅或避邪的黑曜石圣物或佛像。黑曜石也是现在供佛修持布施的最佳宝石,只是……这么一整块用作棺柩,着实少见。
    要知道,此物虽极度辟邪,能强力化解负能量,但是它只能吸纳,不能化解,需要不断地净化。
    不然,它就会变成聚阴汇邪的恐怖法阵,魔盒潘多拉一般的存在。
    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人,或者,是否装着人?
    我对这东西有着一种莫名的厌恶和畏惧感,打量了一会儿,也没有打开这棺材观察一番的想法。沿着墙壁走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什么机关所在。正想看看这棺材地下是否中空呢,突然听到“啊……”的 一声惨叫,是小周,我立刻一阵焦急,循声而去。
    匆匆来到了小周出事的地方,是大殿左边的石像旁边。
    只见已经围了好几个人,而小周则是因为脚滑,掉进了一个隐藏的石槽之中。
    这石槽有两米多深,嵌入地下,好像是下水道之类的东西,小周伸出手,杨操一下子把他给拽了上来。只见小周浑身腥臭,腿部有一层黑色粘稠的油质,是一种让人恶心想吐的味道。杂毛小道皱着眉头闻了一下,对旁边的我说:“是尸油……”
    小周看这自己这一身狗都嫌弃的肮脏模样,哭丧着脸,跟吴刚和我们说:“刚刚就是想检查一下,过啷个久(这么久),怎么这墙壁上的灯还在燃烧,是不是一直有人在。所以想攀爬上去瞧个仔细,结果一时失足,竟然掉进这坑里面……啊,臭死了,你们不会嫌弃我吧?我要回去洗澡。”
    杨操伸出手,想拉他,却停在了半空中,指着墙上的灯火解释,说这蜡油估计是用古时黑鳞鲛人熬制的油膏做成的,这种长生烛因为燃点低,一滴就可以燃烧好几个月,所以一直到两晋时期,淡水鲛人就差不多绝迹了,只有在东海一带的珊瑚礁中才有得见。此长生烛在古代,一根可抵金珠三千,可见这里主人的财富,有多么的丰厚。
    不知道的人纷纷啧啧生叹,说真算是长见识了。
    小周抱怨一会儿,便没有再提及他们到现在还穿着笨重的防化服,只是将头罩给拿了下来,所以即使掉进尸油坑中,也只是自己恶心一下,除了双手,身上到没有多脏。
    我们在这里聚集,唯一一直在忙碌的的就是贾微。除了解除我们这些倒霉蛋身上的印记,她和杨操最主要的任务便是调查这个溶洞子里面所藏纳的秘密,如今见到这个让人叹为观止的祭殿,她自然是拿着相机一阵猛拍。这个地下建筑群落除了这大厅外,自然还有着其他的地方,马海波和罗福安绕过王座,发现后面有一个很长的通道,而长道两侧皆是房间,见我们这里无事,便叫人过去看看。
    因为远离了洞中的那魔眼,我们已经把罗福安的双手给松开了。
    我们踩着一地的白骨,朝着王座后面的通道走去。
    沿途的几个房间,都被人从里面锁住,怎么推都推不开,我们只有直走,一直来到了尾端的又一个石厅中。
    熊熊的火焰燃烧,五米高的巨大石鼎坐落在高出平地的台子上,周围全部都是风格简朴的兽纹雕石,座灯,石像,以及许多已经腐朽、看不出原来模样的木器、布幔,让我们可以确定,这里是一个祭坛。如同壁画中的那种,纳于室内的祭坛。
    我们绕着石厅找了一周,还是没有看到通道在哪里。
    我十分头疼,如果朵朵没有舍身救我而原神大伤,此时我便可以将她放出来,由预感以及对阴阳之气判断最强烈的她,帮忙找寻出口,定能够事半功倍。只是……我心中沉痛,不知道朵朵受了这回伤,要有多久才能够恢复如常。
    唉,都怪我啊!
    我们来带祭台上面石鼎前面,里面有蓝色的火焰在燃烧着,映照了整个大厅明亮如白昼。我仔细地端详着这石鼎,款式跟神农架的耶朗祭殿,如出一辙。贾微拿着相机依然在拍,仿佛她是来考古的,而不是在逃命。不过,我看到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了,然后紧张地把手中的相机拿给旁边的杨操看。
    这个汉子的脸色在瞬间就变得无比的严肃。
    这一点我和杂毛小道都瞧见了,凑过头去瞧,只见那相机的屏幕正好停留在浏览界面,这是一张拍摄正中那王座的图片。只见在那石制王座的上面,有一个伟岸而朦胧的黑影,在如同人间的帝王,端坐在上面,俯瞰着我们这些盲目的闯入者。这图片十分传神,我甚至能够从那阴影的轮廓中,看到它嘴角勾勒的嘲讽和微笑。
    相机留影,这得有多大的能量磁场啊?在这一瞬间,我的后背就渗出了一颗颗的小米汗。

猜你喜欢: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神之代言》 《盛世芙华》 《剑破九天》 《超级黑科技》 《医见钟情:邪皇掠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