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血鱼虫

    白水浩荡群山中,骤止断崖跌九重。
    声若雷滚撼天地,势如江翻腾蛟龙。
    躺在滩涂边上,仰望头顶那从崖壁间宣泄迸发出来的瀑布,轰然作响的落水撞击声不绝于耳,轰隆隆,轰隆隆。有风吹来,飘飘洒洒的雨雾落在我的头顶,细腻而柔和,天边似乎还有一道瑰丽的彩虹,七彩色,光晕耀眼。如此美丽的景象,让久在黑暗洞中行走、漂流的我激动得难以自抑。
    终于活着出来了,终于见到阳光了!
    在我旁边是杂毛小道,更远的地方还有其他人,从几十米的高空跌入深潭中,都摔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相互扶持着爬出水潭,来到旁边的水草滩涂中,就疲累得连动一下的气力都没有。
    虎皮猫大人在头顶不断地盘旋,驱赶着我们往岸上爬去它说得很恐怖,什么鮨鱼的血液能够让男人不举,女人不孕,言之凿凿,介于这厮刚刚大展神威,将那恐怖的鮨鱼给秒杀,我们都不敢含糊,连滚带爬地来到旁边的青草地上,胸膛的呼吸如同拉风箱一般,呼啦呼拉地直响。
    刚才暗河的战况,我是完全都没有瞧见,于是便问怎么一回事,大人怎么会这么神勇,而且准时驾到?
    这肥母鸡在我们这一堆横七竖八的人上空盘旋了一圈,说大人我当初飞出去,便知此劫难渡,于是在寻摸着出去通风报信,然而没成想竟然有矮骡子埋伏在侧。那些小矮子倒是不怕,可是它们请了些厉害的帮手,却是大人我的克星。结果逃出门外三人,老胡受伤,当兵的死了,倒是那个老金,吊事莫得。我带着他们一路奔走,后来也是从这地下河中逃出来的这青山界地下有纵横交错的地下水系,光那溶洞下面就有好几条河流,这里只是其中的一个出口。安顿了那两个倒霉蛋儿,大人我又马不停蹄地去救你们这些傻波伊好在赶得及时,没死一个!嘿嘿,自我夸赞一下……
    我有气无力地捡了一块泥巴去甩它,说你丫的费这么话干嘛,我重点是问你咋这么厉害的?刚才那金光一闪,如同天国的招数,是不是你弄出来了?
    这肥母鸡有些忧郁了,装独孤求败状,仰首向天,说这世上,谁没有个保命的招数?
    得,这家伙真够能装波伊的……
    算了,不肯说就不说了吧。
    我努力地扭动头颅,四处张望,才发现我们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地缝或者地下峡谷之中,一条白练从天而降,辉映成彩,悬崖两侧奇峰嶙峋,争相崛起,峰峦叠嶂,劈地摩天,崖奇石峭,磅礴神奇,高达几百米;谷内入目处郁郁葱葱,层峦叠嶂,绿树挺拔,溪水纵横,步步有景,举目成趣,正是一番佳景美色,好似世外桃源。
    那太阳光冷淡,如同隔了一层薄膜,让人愉悦。
    刚从那黑黢黢的溶洞子出来,又看着这让人赏心悦目的美景,望着远处的一线天,即使我们精疲力竭,浑身没一块好肉,此刻也不得不长舒一口气,感觉疼痛也减轻了几分。
    只是我有些奇怪,我生于晋平,虽十六岁离家,但是也对家乡多少有些了解。然而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在这青山界中,有这么一个峡谷,特别是这宽约十米、高四十米的瀑布,更是闻所未闻。虽说青山界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辖域又广,但其实这些年偷砍偷伐木头的人也多,外面抓得严,所以越发地往山里面走,这瀑布声音大,而且还有河流,怎么就没有一点儿传闻出来?
    这真的是有些奇怪了。
    我听到草丛中有动静声,身子立刻绷紧起来,扬眉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小径出现了两个人,竟然是胡文飞和向导老金,两个人脸上也全是青肿,不过却比我们好一些,走路的脚步也健壮有力了几分。
    老胡走到我们面前,挨个地给我们检查伤势,除了我、杂毛小道和贾微受的伤比较严重一些外,其他人都是脱力以及寒冷所致。他们在那边的空地上生了一堆火,正在烤衣服呢,然后能走动的便自行过去,不能走动的,便由人搀扶着,转移到了几十米外的空地上去。
    来到了火堆旁边,除了贾微外,所有的人都脱得只剩底裤,光溜溜,然后把衣服架在火堆旁烤。
    非常时期,讲究不得。
    有了火焰的温暖,僵住的思维开始活跃起来,大家纷纷交流起在洞中分别之后的情况。杨操一脸的懊恼,他和贾微在那石殿中拍摄了许多很有价值的照片,可惜后来一番搏斗,不知道是丢在了大殿中,还是沉落在了水潭底,没有了踪影;倒是之前在魔眼“封神榜”处弄了些壁画拓片,因为收于囊中,又用塑料布包裹,所以才得以幸免。
    谈到死去的人,大家心情都一阵低落。
    当时信心满满,觉得准备得如此充分,必定会轻而易举,连我都有那种所谓矮骡子不过尔尔、小菜一碟的心态。然而现实却狠狠地甩了我们一耳光,矮骡子在我们面前,确实是已经不堪一击了,但是当我们贸然进洞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败局就已经注定了。
    因为我们的对手并不是矮骡子,而是神秘的大自然。
    我们不敬畏它,所以它便让我们深深领教。
    毫不留情。
    除了我之外,吴刚、马海波和老金身上的印记都已经确认消除了,而宗教局也得到了关于这个溶洞的第一手资料。然而,这所有的一切,我们付出的,是十多条无辜生命消逝的代价。
    值得么?值得么?
    我不断地问自己,却没有答案。而且,我们并没有脱困,胡文飞告诉我们,这峡谷中似乎有一个大型的磁场,我们的手机以及无线对讲机,通通都没有效果。而怎么出去?在刚才的时候,他已经稍微地探查了一下,暂时没有找到出路。
    此处密林丛生,十分难行。
    如果这是一个四处绝壁的山谷,再加上信号不通的话,说不定我们就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然而,这山谷里真的没有危险么?
    听到情况的我有些哭笑不得:武侠小说里,主人公掉落山崖后找到绝世秘籍,练就了盖世神功的桥段,难道要在我们的身上重演了么?多么狗血的一幕,让我觉得生活往往比虚构的小说,还要戏剧。
    这山谷里海拔低,气候与山外并不相同,烤了一会儿火,我才发现这里的温度至少要比外面至少要高四五度,寒暑不浸,是个难得的温暖之地。老胡他们先到了这里,路没怎么探,倒是采了些野生瓜果、桑椹之类的吃食,用大片的绿叶子包裹着,放在了火堆边缘,供我们取食。
    我们饥肠辘辘,自然不会客气,纷纷取食,感觉这些野物,从来没有如那一刻般鲜美,虎皮猫大人也飞下来,跟我们抢那绿叶包裹的红色、黑色桑椹,吃的一嘴的红浆汁。
    其实探路,最适合的莫过于虎皮猫大人,吃完东西,我们烤着火,祈求大人飞到峡谷外面,去帮我们吹哨子叫人。然而这扁毛畜牲不知是真是假,吃完东西之后便躺在地上,耍赖说累了,怎么挠痒痒都不肯动,过了一会儿,眼皮翻白,竟然如同一只死去的肥母鸡,睡了过去。
    我正想去推醒它,杂毛小道拦住了我,摇摇头,说别打扰大人了,它是真的累了你不知道它为了救我们,可是拼了老命,以区区凡躯请来了不死鹍鸡灵体,这才在陡然间强势灭了那鮨鱼,解救了大家。不然,我们此刻的下场,说不定已经葬身鱼腹了……
    我勒个去,不死鹍鸡是啥子?这可是跟麒麟一般,同属于传说中的瑞兽,世间难见的角色。
    我看着这毫无顾忌地躺在火堆旁酣睡的肥鸟儿,它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由得高大了几分。
    此鸟跟凡间那在枝头叽叽喳喳叫唤的鸟儿,确实是云泥之别。
    既已脱得险地,即使是身处于这深陷地下的大峡谷中,在冷淡的太阳光照射下,我们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有肥鸟儿、食蚁兽小黑以及我的金蚕蛊在,脱险只是迟早之事,所以我们并不担心,烤着火,看着架在旁边的衣服散发出腾腾的热气,我们开始聊起了这次行动的得失。对于这山洞,大家回想都是一阵恐惧: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山体裂缝隧道,而是一个仿佛生命的存在。
    我们生活在这地球的表面之上,自以为如上帝一般,上天入地,无所不晓,然而,却总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无知。
    大自然,实在是太让人敬畏了。
    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架在木棒上面的衣服差不多烤干了,而我们的气力也恢复了一些,准备起身,趁天还未黑,在这峡谷两端探索一番,争取能够找到出路。然而在一旁的罗福安脸色一变,突然“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去。我们纷纷围过去,拍着这胖子一身的白肉,说咋了?
    罗福安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环顾四周,想说话,但是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巴,怎么也说不出来。过了几秒钟,我们看到仅穿着一条内裤的他神情古怪,仿佛发生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紧紧捂住了嘴巴,然而皮肤底下,却是一阵蠕动翻滚。
    “啊……”
    他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嘴巴,吐出一大口黑血来。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黑血之中,密密麻麻地全部都是肉眼难见的小虫仔子。

猜你喜欢: 《我的冷艳女上司》 《我的清纯大小姐》 《星际未来之仙妻有毒》 《娇萌鬼差》 《仙能传说》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