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癸水槐木,天地如法阵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富着历史厚重感的古建筑群遗址,它坐落在峡谷的腹地,占地不大,也就百十来间,想来可能是石木结构,然而上千年的风吹雨打,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仅仅只是一道道绿色青蔓爬满的石墙,在无言地对我们述说着曾经的故事。
    这峡谷是下宽上窄的大体模样,最窄的地方只有一线天,最宽的也不过十几米,像倒扣的碗,下面的环境与外面有着截然的不同,故而在我们面前的这些遗迹,能够保存得还算是完整。我们小心靠近了这些墙壁,因为雨水和植物的侵袭,在我们面前的,并没有多少可看的东西除了石墙便是碎石,以及偶尔风化得严重的白骨碎屑,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即便如此,宗教局三人还是十分的兴奋,杨操得意地朝贾微说看看,之前不是说没有遗址么?这是什么?贾微不以为然地指了指四周,说夜郎是一个以水运联系的国家,谁会把国都定在这里?顶多也就是一群隐藏的遗族建立的小邑罢了。
    杨操也不与贾微争论,自顾去深处查探。
    我逛了一圈,见天色渐暗,便找到了一处墙边的平地,然后与几个人拾来了干柴,再次生起篝火来。
    对于我们这些并没有经受过什么历史相关教育的人来说,与其去知道古代人民是怎么过活的,还不如好好照顾自己,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些,要来得实在。因为担心矮骡子或者潜藏在暗处的其他危险,小周和吴刚轮流放哨,小心地排查着有可能出现的敌人。我们也是,开始在天亮之前,大范围地搜索了一下这座建筑群的断垣残骸,确保里面不会有危险的生物隐藏。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篝火闪耀,除了放哨的人外,我们聚在了一起来,彼此交换着手上的收获。
    杨操小心翼翼地抱回来一堆黑乎乎的破烂玩意儿,跟我们介绍,说这是穿孔石刀、这是青铜箭簇,这是夜郎铜剑鞘……都是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奇迹啊奇迹!杨操和贾微显然有些激动,让我感觉他们好像是文物局的专家;倒是胡文飞淡定一些,安静地将猎到的两只兔子抽筋去皮,给我们准备晚餐。
    说实话,面对着这一堆脏兮兮,像是从垃圾堆中拾出来的破烂玩意儿,别人我不敢肯定,反正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操见我们表情淡然,献宝一样地又拿出一物,是一个完整的铜器,好像是一个野鸡般的造型。他得意洋洋地说:“这夜郎铜孔雀乃稀世珍宝,记录了一个时代,各位开开眼!”
    接着他丧气了,说好吧,好吧,没文化真可怕。
    于是意兴阑珊地将背包腾空,把这些玩意小心包裹好,然后放进背包中。
    他对胡文飞说道:“我们在西面发现了一个古战场,有很多锈迹斑斑的兵器,还有尸骨,虽然被植物侵蚀,但是依旧能够看出些端倪。结合我们在溶洞里面的见闻,我怀疑,此地跟当年夜郎国骤然覆灭,有着一些联系,很有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分战场呢。”
    关于耶朗的覆灭,历史一直有着疑问,史记仅仅只有一段话记叙“河平二年(公元前27),牂柯太守陈立杀夜郎王兴,夜郎国灭”,一个郡州长官(相当于市长)轻骑简入,便能够将带甲精兵十万的国度给灭亡的话,历史也就太可笑了!
    我曾听说过几次,说耶朗是在与疑为矮骡子的小人国作战的关键时刻,国都空虚,被汉朝趁机所灭。
    看来持有这一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啊。
    不过这些并不是我所关注的东西,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胸前的那块槐木牌上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原木颜色的木牌子,竟然变得一片碧绿,如同翡翠一般。
    我甚至感觉它跟那麒麟胎竟有几分相像。不过手 摸上去,依旧还是槐木芯的材质。我有些心慌,不过思感传递过去,我可爱的朵朵在里面静静沉眠,如同婴孩一般,这多少让我的心平静了一些。
    我找到了本商品的供应商,杂毛小道。他摘下槐木片,仔细端凝,表情严肃。
    过了一会儿,他扭过头来,问我说小毒物,你有没有感觉到在这块槐木牌里面,附着了很浓厚的癸水之力?
    我一脸茫然,问什么是癸水之力?
    杂毛小道一副老教授看文盲的表情,说你丫的好歹也是个行内人,五行之力也不懂?自个儿回家翻你那本破书去!唉,到底还是虎皮猫大人疼媳妇儿,它宰杀了那头年老成妖的鮨鱼,所有的好处都集中在这槐木牌中了。这下你放心了吧,有了这癸水精华滋养,你家朵朵很快就能够恢复,而且实力还更上一层楼。
    听到杂毛小道这句话,我望着旁边躺着如同死去的虎皮猫大人,这个嘴硬心软的肥母鸡,还真的是让人喜爱啊!
    我喜滋滋地从杂毛小道手中,把碧绿槐木牌拿回来,得意地戴在脖子上,说什么媳妇儿,老子可没同意呢。
    切!
    杂毛小道朝我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回头望了望,附在我耳边嘀咕:“小毒物,话说这峡谷我感觉好像有些奇怪,有一种如在阵中的感觉呢。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被困在这里,活不出去了,那可怎么办?”
    我奇怪地看着他,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杂毛小道含笑不语,我朝天望去,只见天空阴霾,仿佛像蒙上了一层薄膜,想起之前的时候,阳光照在身上,有一种隔离的感觉,仿佛此地是个塑料大棚的温室一样,心中不由得担忧起来杂毛小道家学渊源,眼招子厉害得紧,自然是能够看出了一些端倪来的。
    见我眼中的忧虑浮于言表,杂毛小道用眼睛去瞥角落独坐的贾微,低声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男多女少,到时候你可别跟兄弟争女人啊?
    我勒个去!
    我们两个的嘀嘀咕咕显然引起了贾微的注意,这个长相普通、一脸小骄傲的女人疑惑地朝我们这边看来,死鱼眼、蒜头鼻、一字眉……如此爷们的长相,我、我还是敬谢不敏了。
    背包里面有些作料,胡文飞烤炙的野兔肉倒是十分的香,旁边堆积着些野瓜果,火堆里面还埋得有淀粉充足的植物根茎,晚餐显得还算可口,颇有野趣。要不是没锅子,我们还有蘑菇汤喝呢,美食在前,朵朵的安危又得到了解决,我的心情便愉快了一些。
    吃饭的时候老金指着这一片遗址,说听老人家讲以前青山界是山大王的后院,过了后亭崖子就有怪事,有小鬼巡逻,现在一看,莫不是指的这里?
    我们看着这尘封已久的遗迹,笑,说对,这里就是山神爷爷的后院呢。
    饭后已是入夜,因为这山谷之中并不安全,我们便在此宿营,等待明天天明再寻找出路。除了受了伤的贾微和杂毛小道之外,所有人都轮值守夜。本来我的伤势也足够严重,但是有着肥虫子在,我恢复得到也不错,所以便坚持值日。
    其实大家在洞子里担惊受怕,一番拼斗,特别是从高高的瀑布上跌落潭中,早就已经精疲力竭,并没有“围炉夜谈”的雅兴,在排了值日的时辰之后,除了两人一组的守夜人,其他人便各自找了地方,抓紧这短暂的休息时间,和衣而睡,恢复体力。
    为了照顾我,前两个小时便由我和马海波执勤。
    我们站在高一些的地方,看着黑黢黢的夜里,望着头顶方寸间的星子,和不远处粼粼波光的溪水,心中又在一种难以释怀的惆怅。马海波从兜里摸出一包蔫了吧叽的香烟,解开一层又一层的塑料布,然后抽出一根来,问我要不要抽?
    我摆手说不抽,他笑了笑,说不抽也好,然后从烟盒里面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燃,深吸一口,让蓝色的烟雾从自己的鼻子中喷出来。
    我尽职地将四周的动静纳于眼中,过了一会儿,发现马海波夹烟的手不断颤抖,眼睛亮晶晶的,流淌着好多眼泪水。
    我没说话,也不想劝解什么:吴刚和马海波是幸运的人,因为他们经过万般危险,作为一个普通人却一直活了下来;然而他们又是不幸的,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和同事一个一个地死去,自己却一点儿解救能力都没有。
    徒有伤悲,奈何?
    所有的伤痛,还是由伟大的时间来把它冲淡吧。
    值完两个小时的班,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困倦得要死,把睡得迷糊的人叫醒,说了几句话,然后直接躺在他原本的位置上,有余温,然后闭目,疲倦便如同潮水,将我很快就掩埋了。
    睡了不知道有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有一种悠远的旋律在耳边唱响,似乎十分熟悉,但是又陌生。这旋律是女人哼唱出来的,既遥远又近在咫尺。我听了一阵子,意识开始回归,心中突然一惊,睁开眼睛,左右环顾,只见旁边的好几个人都不见了,篝火已经燃到了快要熄灭。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绝对杀戮》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厂公独宠“他”》 《盖世农民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