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僵尸蛊虫,群尸围攻

    小周想必是拉翔拉到了一半,裤子都没有穿好,一边跑,一边哇哇大叫,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屋顶上放哨的胡文飞把手电往他后面一照,却是一个浑身泥土的人,佝偻着身子,浑身苗家盛装,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活人,脸都烂了大半,黑乎乎的全部都是腐肉,有白色的蛆虫,喉咙里还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叫声。
    不过它行走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比正常人还要缓慢一些,只能吓人,倒也不会对小周造成真正的伤害。
    我心中一惊,再望向寨口处的那一排新坟,只见那奇怪的墓碑歪东倒西,然后坟堆多被刨开,黑暗中,伸出许多手来;也有的尸体已经爬了出来,脸朝着火光的这边看,踉跄地行走过来。我们都警戒起来,各自将身上的枪拿在手上,吴刚朝着走路姿势颇为古怪的小周大喊,说你个吊毛,赶紧跑啊?怎么跟个乌龟一样……就在你后面了!
    小周一激灵,直立起身子,朝我们这边一阵狂奔,仨俩秒钟后,便风一般的冲到了我们面前。
    也许是害怕失去,吴刚显得格外的严厉,大声喝骂道:“艹,平日里是怎么操练你的?性命关头,跑得啷个慢?”小周哭丧着脸,指着自己的裤子,说翔屙裆里面了,能不慢么?站在旁边的我一深呼吸,果然还有热腾腾的翔味飘散。
    此言一出,我们都自觉地跟小周保持了一定的安全呼吸距离。
    不过危机关头,容不得说笑。寨口涌出一大堆的死人,摇摇晃晃地朝着我们这边冲来,这诡异的情形让好几个人都吓得魂飞魄散,老金更是没出息地一溜烟躲回了祠堂屋子里,马海波望着房头上的胡文飞,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死人怎么都爬出坟来了,是诈尸么?
    胡文飞也疑惑,说怎么可能呢?今天我们就查探过了,那坟堆里没有什么怨气啊?
    我们缓慢地往后面退,杨操有些惊疑,说这伏都教的玩意,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是说他们被下了僵尸蛊?说话间,追在小周屁股后面的那个死人已经跑到了我们前面十米处,在几只电筒的照射下,让他的面容更加地清晰了:这是一个四十岁的壮年男子,身高一米六几,头上包裹着苗人常见的蓝黑色帕子,左脸已经烂完,露出黑白相间的牙槽,眼睛是白色的玻璃体,里面流露出来的冰冷和仇恨,让人看一眼就心惊肉跳。
    在房顶的胡文飞率先开火了,自动步枪清脆的点射声嗒嗒作响。
    第一梭子打在了胸前,邦邦作响,打得这死人后翻倒地。然而等到枪声停止的时候,那具尸体又开始蠕动了起来。杨操凝神瞄准,一枪射进这家伙的头盖骨里面,回过头来,笑话胡文飞:“都说是伏都教的活死人了,起作用的是脑干部分的神经系统,你还打胸口?爆头啊……”
    正说着,那个脑袋血淋淋、脑门上一个大洞的活死人,居然有开始蠕动起来,杨操则张大了嘴,没再说话。
    我往后面退了几步,想到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育蛊一节的记载,相传蚩尤与黄帝中原争霸,死伤者无数,实力大减,后来得巫神启示,炼制了一种名为“土蝼狡”的虫子,能够让死去的人重拾起生前的本能,接着战斗,直到粉碎碎骨而死;当时此物颇为恐怖,曾经让蚩尤在某一段时间获得上风,可惜黄帝得了九天玄女的《阳符经》,将其克制;后来蚩尤身死,九黎崩乱,山河破碎,一直到耶朗大联盟时期,才有一些山中遗族炼制此物,名曰僵尸蛊、僵尸虫,外形如尸蟞甲虫,翅膀红亮,以千人部落抗衡大联盟;后来逐渐失传,不过据说湘西某些赶尸家族有些传承,也会炼制此物。
    若真是僵尸蛊,情况就危险了。
    要知道,被种了僵尸蛊的人没有疼痛,没有意识,但是还保留着生前部分的战斗意识,虽然不像美剧里面的丧尸一样,可以通过撕咬和抓伤感染,但是肚子里面的僵尸虫能够快速自我繁殖,然后将尸体转化为同样的活死人,而且剧毒;更重要的时候,这东西不知道会藏身在何处,也许是脑袋里,也许是胸腔中,甚至藏在小弟弟里面,都有可能。
    如果赌不对,我们必须将它给拆散了,才能够防止其复发。
    杨操风一般地跑回屋子里,拿出一把三十公分的军刀来,焦急地问我怎么办?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因为在这里,我是唯一的苗疆养蛊人。
    可惜,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僵尸虫这东西,敦寨苗蛊一脉对此并无研究,洛十八在笔记中对这东西十分轻视,说不过是雕虫小技,提供炮灰的玩艺儿他老人家眼界高,却不曾想徒孙们的难处。见我摇头,杨操箭步向前,一刀砍在了这个活死人的头颅上,他是用了死劲儿,那头颅立刻化作一个圆球滚下来,杨操一不做二不休,刀出如风,三下两下,就将面前的这个活死人四肢给剁了下来。
    八卦男发起狠来,确实要比一般人彪悍得多。
    这个丑陋的活死人给杨操分了尸,挣扎了一会儿没了动静,然而一大群从坟墓堆中爬出来的活死人,已经逼近了我们这边的十米警戒线内。胡文飞朝我们大喊,说敌人来势汹汹,外面太乱,先躲进祠堂里面去,抵挡一番再说。早已经瞧得浑身战栗的马海波、吴刚、小周等人纷纷后退,过了一会儿,已经到了祠堂里面,喊我们进去。
    既然是蛊虫,金蚕蛊作为食物链上游的存在,定然是不怕它们的,我心念一动,立刻一拍胸脯,高喊:“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然后口号说完,却并没有得到回应,我的念头沉入身体中,发现此刻的金蚕蛊,竟然进入了沉眠的阶段,怎么呼唤,也唤醒不过来。
    我骤然响起了杂毛小道对我说过的话:金蚕蛊对来自深渊的东西,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难道,我这杀手锏要变成段誉的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了么?
    面对着危机来临,我的脚步缓缓后移,胡文飞也从房顶上跳了下来,看着前方七八米的三五个活死人先锋团,我、杂毛小道、杨操、胡文飞四人对望一眼,然后齐齐冲了上去。此刻趁着人少,我们先解决一些,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破解。我手上持着的,是早上的那把开山刀,一刀劈在最前面的那个老妇人面前,她竟然往后一躲,比行路时又要灵敏了几分,不但如此,她还见了空隙,一巴掌甩来。
    她的手如鸟爪,筋缩皮紧,上面的指甲又尖又长,呈现出一种青色近乎乌黑的恐怖颜色。
    我可以想象到它的坚硬。
    手腕一转,右手上的开山刀与她的指甲砍在了一起,诤!火花一闪,有莫大的力气从钢刀上一直传递我的右手间,震得我手腕发麻,酥酥地疼。我往后面一跃,杂毛小道便从我旁边擦肩而过,桃木剑飞快地点到了这老妇人的额间。他几乎在半秒钟之内,用符制桃木剑的剑尖,在这活死人的额头上画了一颗复杂的符字。
    此字一成,剑颤动如过电,杂毛小道口中绽放若春雷,大喝一声:“封!”
    一语之后,这个活死人竟然定在当场,接着软软地倒在地上。
    不愧是茅山道士,果然对这等鬼物有着强效的杀伤力。
    杂毛小道欢喜地高喊:“我茅山秘传的《登隐真诀》,对付此物有效!”,宗教局两人也在连连后退,一听这话语十分高兴,杨操见二十来个活死人已经全部都涌到跟前处,怕被围攻,高喊说我们先躲入屋子里,再做定夺。我出声说同意,率先退入门中,杂毛小道剑尖燃符,将围上来的活死人一剑逼退,正准备将前面的一个女人给封住,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喊声:“阿姆……”
    杂毛小道一愣,回头看,只见小苗女悠悠看到他前面的那个一身烂肉的女人,哭泣地喊叫着,想要奔出门口。马海波手快,左手一把将这小苗女给搂住,拖进房间里去。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那个被小苗女悠悠叫作阿姆的女人便一下子抱住了杂毛小道,张口朝脖子间咬来。我心慌,这可还了得?跨过门槛的脚又收回来了,掏出怀中的震镜一照:“无量天尊!”金光一照,那死人倒下,我听到杂毛小道“啊”的一声叫,他胳膊上的衣服,竟然被划出几道伤痕来。
    我一把将他拉着,然后往后一跳,滚进了祠堂里,一直在旁边等待的吴刚和小周立刻把大门关上,然后搬来几个石凳子死死抵住门。我滚了一圈,稍一稳定,便去看杂毛小道的左臂,上面一片青肿,有脓水出来。
    我二话不说,直接拿过来,开始吸毒,三口两口地吸,感觉舌尖发麻,往地上吐唾沫,全是黑水。
    没一会儿,杂毛小道的手臂消了肿,而我的舌头却大了一圈。外面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突然胡文飞大声叫道:“谁看到贾微了?”我抬头一看,那个一直被我们怀疑的贾微竟然在这混乱之中,消失不见了。

猜你喜欢: 《仙女抽奖系统》 《魔法门》 《最后一个鬼医》 《我可能是怪物》 《科技修仙之旅》 《缠魂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