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鬼叫

    看到这般模样的小苗女悠悠,我便知道,她已经被矮骡子所迷惑住了。
    所有的疑团都在这匆匆一瞥间,瞬间揭晓开来:双头恶犬之所以叼着悠悠过来而又没有伤她,除了悠悠跟这穴居人有一定联系之外,更多的,是想利用这个小女孩子,通过矮骡子迷惑的手段,解开八鼎锁灵巨阵,对于深渊井眼的镇压。
    善假于物,心思竟然如此缜密?
    我甚至能够想到,悠悠或许生辰八字、或者特殊体质,使得生于峡谷的她对此阵免疫,从而给那个宁静的苗寨带来了灭门之祸这也就解释了,一个身无长物的小女孩,怎么会在那种环境下,独自一人幸存下来的原因了。
    因为,矮骡子准备让悠悠来帮它们解开封印。
    我不知道那井眼之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从这些闯入者的凶恶、狡诈和执着,从附身贾微上面的鬼王态度,以及穴居人常年在此守候的付出,我也能够明白,井眼之中,藏得有天大的秘密。
    如果我理解得没错的话,它便如同希腊神话中的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便是灾难的降临。
    我想到了更深的层次,或许,矮骡子一开始对我们的报复,或许不仅仅只是因为仇恨,更多的,也许是为了把我们引入后亭崖子下的溶洞,引入到这峡谷的洞穴中来,以外人的身份,受其操控,然后打破它们与穴居人之间平衡。
    不过,为何会是我们?
    闹出这么大动静,还不如和以前一般,迷惑几个山民划得来?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不成?
    当然,所有的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过后,我才发现此刻并不是找寻答案的时机。杂毛小道一马当先,冲上了前面,准备去将悠悠给揪回来,而我则紧紧跟了上去。悠悠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朝着“巽”字方位跑去。
    我们想进阵,然后前路坎坷,立刻出现好些个模样恐怖的生物拦在了我们面前。
    最先攻击我的是一条两米长的巨型蜥蜴。
    它跟之前的那条毛鬃短吻鳄同属爬行动物之列,然而它周身墨绿,鳞甲细密,背上有鬣鳞,眼睛红得如同宝石泛光彩,形状如同放大版的四脚蛇。它是从我的后面突然蹿出来的,我没冲两步,便被这东西给一下子扑到在地,感觉后颈一凉,一根黏糊滑腻的信子缠在脖子间,使劲儿一勒,我立刻呼吸不畅。
    腥风吹来,这家伙不知道吃了多少个穴居人,一股子没有消化好的死人肉从它张开的嘴里喷出来。它嘴里的牙齿没有鳄鱼那般的锋利,但是细密如锯。我也是极有斗争经验了,知道此时并不是回头的时机,脑袋往后一顶,重重地砸在它的下颚。
    与此同时,金蚕蛊飞临到了我的身后。
    当我翻身还击的时候,这条长相恐怖煞人的蜥蜴停止了行动,仅仅只是用那两百多斤的体重,压着我难以动弹。
    系在我脖子上面的分叉信子收了回去,这家伙突然眨了眨它红得发亮的眼睛,眼睑翻动,流露出我所熟悉的调皮来。
    我心中狂喜,看来肥虫子已经寄宿进了这巨蜥的体内。
    我转过头,只看到吴刚和马海波悲愤欲绝地朝着我这边扑来。他们手上的枪已经成了摆设,一个步枪前面上了刺刀,一个拿着一把军刀,看这情形,已经是豁出了性命。我连忙朝他们喊,不要伤了这四脚蛇,肥虫子也是机灵之辈,连忙从我的身上爬过,朝着不远处已经处于下风的杨操支援去。
    是的,经过时间的流逝,杨操的败势越加的明显了。
    被枪击之后的双头恶犬,不但没有气断魂消,反而更加地嗜血狂躁起来。它一个头颅已经被射得稀烂,然而另外一个头颅却完好无损,嘴咬爪挠甩尾鞭,攻势凶猛得吓人;而杨操随着时间的推移,请神的效果越来越小所谓请神,便是通过祈祷祝融,引得所谓的“神”或者灵体入身,降服邪物鬼怪等灵体,最是有效,然而对于肉搏,缘木求鱼,吃力得紧。
    主要原因还是人体的容量有限,不能够发挥其作用贾微身上的鬼王被追得满地乱窜,也正是如此。
    而且请神的时间并不宜过长,这样子很容易导致健忘、痴呆和植物人等诸多后遗症。
    除了胡文飞在旁策应之外,没了枪火的吴刚等人并不能帮上什么忙,所以巨蜥的加入,总算让手忙脚乱的杨操喘了一口气。
    而冲在最前面的杂毛小道则被四五朵害鸹给缠住了。这种介于灵体和实质之间的生物很有意思,它是属于两头冒尖的家伙:因为其隐蔽的特性,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无防范,简直就是无解的存在;而在我们眼中,触手的力量稍微显得柔软了一些当然,一切都是相对而言。
    杂毛小道的木剑和身体被这些如同章鱼一般的家伙,用触手给紧紧缠住,一人力短,多人力长,四五朵害鸹浮于空中,如同水草,全数将他缠住,前进不得。杂毛小道使劲挥舞着木剑,口中高念着经文,然而却腾不出手来燃符,也蓄不出道力。
    左右前后,矮骡子一起出现的群落,大部分都放弃了原本的对手,朝我们这边阻拦而来。
    它们的目的,便是开启那大阵封印的泉眼,其他的,死不足惜。
    我的双手,左边火热滚烫,右手寒彻透骨,高高举起来,朝着寸步难行的杂毛小道跑去,而在正中心的大阵,悠悠已经小心翼翼地越过了石鼎,踏着古怪的脚步,慢慢靠近井眼。
    距离,只有十米。
    而我们这边,感觉所有的闯入者都扑前而来,过来拦截我们。
    耳朵边传来了吴刚、马海波、小周惨烈的哀嚎声,一半是痛苦,一半是对于现实的恐惧和绝望。作为一个普通人,虽然也是些经过正规训练的军人或者警察,但是他们现在面对的,却是远远超乎想象的东西。当这个世界最丑陋的一面,血淋淋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而自己无力反抗的时候,再粗大的神经,都由不得崩溃了。
    正在我冲上去伸出双手,扒开那些附身在杂毛小道的害鸹之时,空间中突然传出了一声超高频率的鬼叫。
    是的,确实是鬼叫,比起电影中那苍白无力的叫声来说,这一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叫声仿佛电流一般,从我的耳朵中进入,瞬间就将我全身的恐惧都调动起来,心中不由得猛地一慌,也想不起是什么声音,只感觉到有无边的恐惧和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将我淹没。
    附着在杂毛小道身上的那些害鸹突然之间缩成了一团,抽搐着,一阵乱颤。
    最后,竟然跌落地上,死去了。
    这一声尖叫,几乎所有的活物都猛烈一震,行动都莫不停顿下来。
    我循声而去,只见在“巽”字桥的方位出,浮现出一个三米多高的黑色阴影。它比之周围的空气要沉淀一些,浓黑如墨,整体轮廓呈现出一个魁梧有力的男人形象来。它行得很快,眨眼间就来到了桥的边缘,伸出手,便揪住了左边的那个矮骡子。
    或许是感受到了危险,那矮骡子跃上桥面,想往我们这边逃来,然而被猛地一拍,跌落在水银河沟之上。它一入沟中,立刻就漂浮浮起来,显然密度并没有沉甸甸的银汞大,然而它在挣扎了一番之后,身体逐渐僵化,继而化作黑灰飘散。
    能力不足者,净化。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它竟然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在此之前,剩余的两个矮骡子也被那黑暗侵袭,它们反击,却并不能碰到那黑影子的分毫,而黑影子却能够把它们拿捏得如同橡皮泥一般。我看出来了,这就是照片中那个王座上的黑影,是附身于贾微身上的鬼魂,也是穴居人伏地而拜的王。
    这一吼之威,才是它真正的实力。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对悠悠施术的那个矮骡子竟然还是逃脱了出来。
    比起同伴来说,这个矮骡子的脸更加像人类,在黑影拍住了第二个矮骡子的时候,它灵敏得如同猎豹,刺溜一下,竟然窜出了好远,而旁边有几个被震得垂垂欲死的害鸹和抱脸蜘蛛,竟然出现在了它的退路上面,担当了掩护的角色。
    根据富有天朝特色的惯例,这个矮骡子似乎应该是领导干部的级别。
    杂毛小道一摆脱了害鸹的纠缠,使劲拍了拍我的肩,然后毅然朝着桥对面跑去。我十分担忧悠悠触发到什么机关,又引发刚才那漫天的火花红云,高叫说小心火焰,他摆了摆手,表示知道。
    然而脚步却未停留几分,执着向前。
    难道,这大叔对箩莉的热爱,已经超越了生死的界绳了么?
    整个场面已经混乱成了一团,有我们在,矮骡子一方的各路怪物在,而贾微以及这大阵的守护者穴居人,它们正在组织起反攻,一群群地从各个不知名的洞穴中冒出来,杀声震天。
    而在这个时刻,我找到了我的下一个猎杀目标。

猜你喜欢: 《魔王不孤独》 《颧雀楼迷云》 《峥嵘韶华之至尊小姐》 《苗疆蛊事2》 《顾少一抱成婚》 《武道重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