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人指路

    大人的污言秽语,我便不再详叙,以免有辱它的光辉形象虽然肥母鸡并没有什么好的形象。!>
    总之,在这关键时刻,虎皮猫大人终于醒了过来。
    我解开拉链,沉睡多日的虎皮猫大人立刻活蹦乱跳地出现,先是用翅膀愤怒地给我来了一记,口中骂骂咧咧,说你妹啊,闷死大人我咧……然而当见到我一身鲜血淋漓的苦鬼模样,它又吓了一大跳,四处张望,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用最简洁明了的语言叙述完大概的状况之后,大人张望着外面的妖魔鬼怪,面临着这绝境,它吸了一口冷气,冒出一句话来:
    “我擦,这个幽鬼长得真丑,一点灵动飘逸感都没有……”
    我们傻了眼,都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我们都陷入了绝望之中,这肥母鸡观察的角度,竟然还停留在鬼王的美丑上?
    不过见到我们这一伙人伤的伤,残的残,没有几个能够坚持多久的,虎皮猫大人也不再跟我们开玩笑,扑楞着翅膀,朝着阵中飞去。它一入阵,立刻就有两道绳索凭空冒出来,朝着这个肥肚皮的鸟儿缠来。在这一刻,它竟然变得灵活如猫,迅捷如鹰,左闪右晃,与这形如灵蛇的绳索过着招。突然,它对拍翅膀,痛苦地惨叫一声,竟然射出两根翼羽,遁入黑暗之中。
    两秒钟之后,那绳索突然收缩回去,往着黑暗中消失不见。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虎皮猫大人飞临青铜锁链的上空,高喊一声小杂毛,大人我来救你了……话音刚落,它再次一震,彩色的翼羽脱离身子,飞向了阵中的一处浮纹上,整个轰鸣的空间突然一静,而穿过悠悠锁骨上的那根绳索立刻消失到暗处。半空中的悠悠跌落下来,掉到了下面杂毛小道的怀中。
    虎皮猫大人在高声叫骂着,没有对象,只是胡乱地骂。
    这翼羽是虎皮猫大人翅膀上面脱落下来的,我不知道它是用了什么法子,将其如箭射出。但是这翼羽的根部,可是连接着肉的,所谓十指连心,我想从它身上拔下这三根翼羽,也是跟斩断手指一般疼痛的。可是大人居然连眼睛都不眨,将其催射而出。
    不痛么?
    我想自然是痛的,因为大人的叫骂声,一分钟之后,都还没有停歇.)
    那一串骂人的话儿,从京味儿普通话,到东北话、到山东高密话,到日语的“巴格牙鲁”,到英语的“*”,竟然不带重样儿的,见那鬼王还在咆哮,它老人家竟然直接用苗语回了一句“撒噶佬,切摆客……”,这是一句十分歹毒的话,非仇怨到极致者不会骂出来的。也就是这一句,连鬼王都被震撼了,说不出话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个站在青铜锁链上歇息骂街的肥母鸡身上来。
    我被虎皮猫大人滔滔不绝的骂声和渊博的知识所震撼了。
    骂人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要做到虎皮猫大人这种境界,却是需要一定的本事和阅历。
    而在这时间里,杂毛小道已经抱着悠悠走出了中心地带,来到我们旁边。就在贾微的尸体旁边,他从百宝囊中掏出好几瓶狗皮膏药,手脚颤抖地给这个浑身血淋淋的孩子上药粉。那个向来洒脱不羁、游戏人生的男人,在这一刻,跟医院里那些普通的病患孩子家长一样,惊慌失措。
    他一边颤抖地上药,一边大声招呼我们散开一点儿,给悠悠一点呼吸空间。
    我们朝两边散去,而我,则看着了杂毛小道背上那三道血肉模糊的伤口,默然不语。
    虎皮猫大人的出现,让仓惶失措的我心中不由得多了一根定心神针。在我的印象中,它是对付鬼魂的大拿,那坚硬的钩喙上面,鼻孔一吸,灵体消散,统统变成了美味佳肴,百鬼都莫能与之匹敌。譬如在浩湾广场里,那邪灵教中的女鬼,便是如此。那么,对于阵外的这个鬼王,想来应该也是不惧怕的。
    心稳下来,我才开始留意起我旁边的这些人,只见各个带伤,血肉模糊,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一个两道白眉毛的穴居人在一群同伴的簇拥下走到了近前来,它朝桥上扔了两块龟壳,然后念念有词,不住地祈祷着,旁边的穴居人不断地附和,如同合唱团一般,声音叠加,越来越洪亮。
    突然,那阵中的八个石鼎开始往着原来的方向移动,轰隆隆,仿佛下面有一个巨大的机关在支持运转着。当所有的石鼎归位了之后,一股气势从八个石鼎的连接中点溢了出来,并且朝着四处扩散而去。在人鱼油灯的照耀下,那些斑斓的蛇群开始朝着来处退缩,瞧那仓惶逃离的速度,比来时还要快上许多倍。
    而那些剩余的闯入者,早已在此之前,就逃得没有了踪影。
    平整的石板砖上面,剩下了一堆又一堆的尸体,有矮骡子一方的,也有穴居人,很多都还没有死透,或者抽搐,或者发出临死前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个浮空的黑影,飘到了我们面前的石桥上面,隔河以对。
    而它身后,是上百个剩余的穴居人,高高低低地站着,全部都喷着怒火,瞧着我们。在刚才的战斗中,穴居人至少死了一百多号,伤者更多。我盯着前面这些家伙,心里估算着:倘若我们装备齐全,面前的这一群穴居人根本算不上什么,然而现在我们这一伙残兵败将,大部分连跑动都困难,谈何冲将出去?
    “外来者,瞧一瞧你们造就的罪孽,你们难道不羞愧么?”黑影子愤怒之极,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倒了我们头上,也不想一想是它把我们逼入阵内的。
    我环顾四周,没一个精神的,于是挺身而出,高声说道:“我们只想回家……”
    “回不去了,留下性命来,祭奠死去的亡灵吧!”它毫不犹豫地说着,冷笑连连。我扭过头,指着在青铜锁链上面站着的那一位骂街的大拿,说你似乎忘记了,我们有将这封印解开的能力,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倘若没有活路了,我并不介意这个世界随着我一起毁灭。
    “你敢……”
    黑影子浑身一震,这个鬼王充满无比悲愤地感情,猛地发飙,掐住旁边的一个穴居人,一用力,竟然将它给活活弄死。我们这边则哈哈地笑: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给露了出来,这个老古董显然是做鬼太久,脑子僵住了。
    本来也是,兵法有云:“围三缺一”,凡事都要给人留一分底线,才不会拼死反抗,它一上来就想让我们死去,半点商量都没有,即使真没有那想法,也可以依此为威胁。
    而就在这个时候,悠悠醒了过来。
    躺在杂毛小道怀中的悠悠勉强站了起来,因为白眉毛穴居人一直在朝这边喊叫着。悠悠脸色苍白,朝着它喊了两句话,两人交流了一番,悠悠竟然离开我们,朝这石桥的对岸走去。我听不懂,直以为她又被迷惑了,便朝着旁边问怎么回事?
    杨操告诉我,那个穴居人说悠悠是他们一族的希望,天命所归,请不要离开它们,于是悠悠便过去了。
    我睁大双眼,悠悠竟然和穴居人是一伙儿的?
    杂毛小道半躬着身子,看着悠悠一步一步地朝着石桥处行去,身子僵直着不动,直勾勾地看着。我不知道老萧心中此刻的想法,但是明白,这老兄弟虽然是个花花肠子,但是对于小苗女悠悠,却绝对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而且,他认真的时候,却比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还要讲感情。
    悠悠过了桥,来到了穴居人的旁边,很多穴居人纷纷涌上前来,用细长的手臂,去碰触她的鞋子,然后开心地笑着。
    当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小周突然指着远处,问那里怎么回事?
    我们纷纷回头,只见小周指的地方,有八个穴居人盘坐在地上,口中一直念念有词,比普通穴居人要明亮许多的眼睛一直各自盯着阵中的石鼎。随着它们的唱和,那些石鼎在微微地颤动着。杨操大叫不好,这阵中有异常。
    原来,穴居人在这边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那边,则暗度陈仓,开始驱动大阵。
    作为这个石阵的守护者,虽然不能够进入其中,但是它们肯定能够驱使里面的阵法,要不然,也不可能与矮骡子这些东西长期僵持。
    一想起大阵刚才那威力,我们所有人都急躁起来,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瞄着能够突围的地方。与其被火烧死,还不如出去拼搏一场,或有胜算。我抬起头,问虎皮猫大人,说那个鬼影子就交给你对付了,怎么样?
    肥母鸡双目一瞪,说屁,这个家伙太硬了,大人我可啃不动。
    它这么一说,我的心都凉了半截,然而没一会儿,这家伙又说道:“不过要逃出去,大人我却是自有办法……”说罢,在我们期盼的目光之下,虎皮猫大人开始跳了大神舞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只体型肥硕的鸟儿跳大神,跟人相比,又多了几分灵动。而且,它居然也开始念诵起了咒文来。
    这扁毛畜牲的声音,明显比对面的要大。
    大约一分钟之后,那尊立于坎位上的石鼎,居然往旁边平移了两米的距离。

猜你喜欢: 《解构异界》 《疯狂的手游》 《霸总的白月光[快穿]》 《贼军》 《豪门主母》 《惊鸿游龙[综+剑三]》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