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腌酸菜,一行七人进群山

    确定好进山的事情,万三爷自然也没有瞒着我们,将明天进山的一些注意事项,告知给我们。
    黑竹沟确实是一个古战场,不过这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千年岁月变迁,至如今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了,要幻想着在里面捡到个啥子文物古迹的,基本没有希望;那是个奇怪而神秘的地方,大概也是因为其地势使然:黑竹沟北有大巴山余脉盘踞,主脉沿着与神农架林区的交界由西向东延伸,中有巫山、南有武陵,诸般山脉汇聚,龙走蛇行,使得其两侧山体雄伟,崇山峻岭,高峰林立,沟深且林密,溶洞伏流,地形复杂之极。
    更加古怪的是,这黑竹沟中常年雾霭弥漫,人迹罕至,内里落叶累积,有许多“桃花瘴”之类的有毒气体,使得某些地方成了动物绝迹的无人区,贸然闯入的话,只会无端送了小命1991年6月24日黄昏,鄂南林业局设计工程小队的7名队员,17名民工集体失踪于黑竹沟,事后仅有半数逃生,便是误入此区域。
    所以在入沟之前,务必将准备工作做足了,而且要将最坏的情况都预计足了,这样子,才不会人没救着,反而枉自送去了小命类似的事情,其实我经历得不少,自然更会注意。
    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自己能够活下来为前提。
    万三爷年轻的时候曾经去过黑竹沟,但是并没有深入,行至一半就知难而退了,当下便将所知晓的一部分地形图画出来,供我们参详。之后便是准备行囊,商议人员构成,这般忙碌到了傍晚,万老爷子的大媳妇到堂屋里来喊我们吃饭,这才罢休。
    晚餐很丰盛,颇具土家族的特点,腊肉、豆皮、腌酸菜……跟我们那里的饮食习惯很相似,特别是那一碗酸辣子炒折耳根,几乎被我一个人给包圆儿了。野三关的白酒很有特点,而且惯例是要客人不醉不归的,但是因为明天要进山,便没有拿出来,而是弄了些用糯米酿制的甜酒,度数不高,味道纯正,刚开始喝着跟饮料一样,过一会儿,便有些酒意上涌了。
    小屁股十分喜欢喝这甜酒,但是大人却并不让,死缠烂打要了半碗,飞快地喝完了,然后眼巴巴地瞧着我们大口地饮,小小的眼珠子里面流露出了满满的可怜。%&*";
    万三爷拗不过这小丫头的可怜劲儿,又饶了她半碗。
    她兴奋极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一边乖巧地喊太姥爷,你真好,梅梅爱死你了……我们都笑,而万三爷此刻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惬意的笑容来。我有些奇怪,这好端端的一个小女孩子,为何大家都叫她“小屁股”呢?不知道这里面有着怎样的故事。小屁股喝了两口甜酒,凑过来问我,说大哥哥,你家的那条小肥虫子在哪里,它要不要吃饭啊?叫出来一起吃呗?
    我还没怎么说话,这个小女孩便一大堆问题抛了出来,我苦着脸,装作不知道,说哪有什么肥虫子,小屁股,你是不是看错了?
    见着我一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严肃样儿,她又迷糊了,挠了挠脑袋,左右找人打听确认,又惹得旁人一阵笑话。杂毛小道问她为什么叫作小屁股啊?有人便说这是万三爷给取的这小孩儿当初生下来的时候,三爷瞧了一眼,觉得颇为喜爱,认为是个根骨绝佳的苗子,但是三爷当时却说了另外一句话:“咦,这孩子的屁股怎么啷个小呢?”于是魏梅梅的这个小名儿,就这般流传下来了。
    见着活泼可爱的小屁股,我心想能够得到万三爷说出“根骨绝佳”这四个字的评价,想来不出二十年,这个如同开心果儿的小家伙,必然也是一方人物了吧?
    虽然人们的愿望是生而平等,但是因为家庭、体制、天赋、教育以及其他的原因,这个愿望就如同乌托邦一样虚幻。这原则引申到修行也是如此,比如我,若不是出生于七月十五,自然镇不住那金蚕蛊,比如万三爷,上面的万老爷子和死去的二哥,皆是平凡之人,像是萧家这一门中如此多的杰出之士,实属难得即是如此,杂毛小道的老爹也就是个普通的农民。
    这种话说来丧气,但却是现实,不过,命运并非掌握在别人手中,我们只有不断奋斗,才可弥补。
    太阳落山,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我们与万三爷、小屁股往村口走他回自己独居的林中小屋,而我们则暂居于小屁股外婆所开的农家乐客房里。到了半路,突然从山那边刮来一阵大风,接着滴滴答答的雨点就从天上落了下来,而且雨势在顷刻间就变得颇大,我们急忙朝着农家乐跑去,结果到的时候,几乎个个都成了*的落汤鸡。
    农家乐开门做生意,条件自然不差,一番热水洗浴温姜汤之后,我们出来,没看到赵中华和万三爷,一问才知晓万三爷执意要回林中小屋,而掌柜的则送他师父回去了,未必会回来。
    我和杂毛小道蹲在门槛前,屋檐上落下的水连成了一条直线,珠帘一般,望向远处,雨势颇大,而且好像没有停歇的迹象,在黑竹沟的那个方向,时不时地闪过一道闪电,将那黝黑的山体给照得透亮。我心情有些沉闷,跟杂毛小道说瞧这样子,那个脑袋缺根筋的小子要真进了黑竹沟,只怕是熬不过今日了?
    杂毛小道四处张望了一番,见左右无人,然后低声说道:“说起来,你倒是要感谢那个叫作万朝安的小子,若没有他,鬼才愿意陪你进山采药呢。不过话说回来了,万三爷今天的话语里,好似有些细节的东西给隐瞒了,只怕明日一行,又是凶险万分呢!”
    我奇怪,说既然凶险,你怎么还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亏你还笑得出来?
    杂毛小道哈哈地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若在顺境当中,修为只会止步不前,再过十年也就是个碌碌无为的命,但倘若一直游走于生死的边缘,这样才会锻就出我的强者之心。红尘炼心,磨的是心境耐性,而生死打熬,却是提升修为的不二法门。我老萧若想强大,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多凑热闹才是。
    他说的决绝,但是我知道,他之所以肯进沟,大半还是因为我的缘故。
    所谓朋友兄弟,授人与恩,却从来不求回报,而且不去刻意提及,这样子,才会让人感觉相处得舒服、自然和纯粹。
    虎皮猫大人站在屋檐下的木梁上,看着外面的雨幕,显得格外惆怅,低声骂了一声“傻波伊”,振翅飞回屋子里去,继续睡懒觉。我和杂毛小道聊了一会儿天,闻着这有着山里泥土味儿的清新空气,心情反倒是舒畅不少,在这样的雨夜里,拥被而眠,倒也是睡得舒畅。
    次日早晨,我们早早起来,天上的雨小了一些,如细腻的丝绸,朦朦胧胧的让人不想动弹,见到院子外的土路一片泥泞,让人对今天的进山一行,心中多少也产生了一些担忧。
    赵中华和万三爷过来后,小屁股的外婆给我们做了早餐,并且张罗着一些干粮和肉干,以作备用。村里有车过来接我们,在与万老爷子的大儿子万勇、两个房族里的汉子万朝新、万朝东汇合后,我们一行七人,开始徒步进山。
    我穿着一件宽大厚实的黑色雨衣,脚蹬雨靴,身上的背包让油布给紧紧包裹着,走在村后的山路上,在这烟雨朦胧的冬季清晨中,缓慢前行着。一夜的雨水,将之前的一切痕迹给冲刷干净,这使得我们的目标更加扑朔迷离起来,泥泞的道路使得我们的行动迟缓,而且充满了危险。
    进山不一会儿,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面容。
    这场雨,下得实在是太不巧了,仿佛老天爷故意跟我们作对似的。不过我们再自大,也不会认为老天爷是围着我们转的,于是只有默默忍受着。山路走了六七里地,那雨丝开始收敛,天空阴沉沉的,仿佛领导的脸,不过我终于喘过一口气来,将雨衣上面宽大的帽子给撩到后面去,这才有心思观看周围的环境来:倘若抛开道路难行的种种因素,这林木参差、绿意盎然的美丽景象,那绿叶间残留的清亮雨珠,倒是颇有唐诗人王维《山居秋暝》诗作中,那种清新淡雅的意境。
    人若在逆境中挣扎,多少也是要找一些让人开怀的事情去关注,要不然就要郁悒得产生各种悲观之情,没有一点儿拼搏奋斗之意了。
    一看到这些美丽景色,我的心不知道怎么的,就豁然开朗起来,走路也更加带劲儿了。
    我不认识路,便拄着路边砍来的小树做拐杖,跟着前面的人走,与这泥泞得让人发疯的山路作拼搏,埋头苦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前面的人停了下来,杂毛小道捅了捅我,说到了。抬头望去,只见一道薄雾迷胧的山路峡道,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猜你喜欢: 《匪宠 许望舒李慕成》 《谁主汉宫》 《神文文明》 《死亡骑士的饲养手册》 《网红之自黑帝》 《琴棋书画大才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