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封洞口,三爷确认系雪胆

    万三爷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跟鬼物打交道,对于阴灵之气,最是敏感不过,然而他也只是在那爆发的片刻,才发觉知晓。这一声提醒并没有起到效果,杨津那穿着帆布登山裤的大腿被果断咬开,一大块肉就被撕扯脱落,这肉被生生咬下来,迸射出许多鲜血,杨津栽倒在地,全身抽搐,手上的枪“砰砰”响,子弹朝着前方的草地上打去。
    在撕扯出一大块肉之后,那豆子爷并没有继续作恶,而是反身朝着山包的后面跑去。
    我看他褴褛衣衫间露出的身体,有好几处地方皮开肉绽,露出了黑红色的血肉来,还有白色的骨头,关键的地方在于,他在那一瞬间,从我的“炁”之场域中感应出来的,是浓黑如墨的森森鬼气。
    是被附体了?
    我的眉头刚皱起,便见旁边的万三爷手中飞出了一根红色布索,将四米之外的豆子爷脖颈,给死死缠住。
    这红色布索十分有特点,是去庙里面求香的那种功德红布做的,四五股布条缠成一根两指宽的绳索,上面吊着九个纯金铃铛,这一绷紧,立刻“叮铃当啷”地响。这响声似乎有魔力一般,能够催人睡眠,扰乱人的心志,让人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
    赵中华曾在浩湾广场给我们展现了他的驱鬼绳术,而看到万三爷这里,方知道其中的老辣厉害。
    只见他从袖口冒出的红色布索,如同一条有生命的灵蛇,将那豆子爷各种缠绕,三摆两荡,便将这个嘴里面还在咀嚼着人肉的豆子爷给止住,不让其奔走。在杨津杀猪一般嘹亮的哭嚎声中,我、杂毛小道和赵中华都果断抢上了前方,最先出手的是掌柜的,他双手一拉,一根用桐油炼制的红线立刻出现,红线锁阴,他怕这里面的东西逃散,难以找寻,立刻用红线将豆子爷身上的几个要害部位,给封了起来。
    我的真言一掌,印在干燥的后心;杂毛小道的袖里脚,蹬在了豆子爷的左胯。
    仅仅是在一瞬间,我们各自出手,将那尸变的豆子爷给打倒在地。
    万三爷绳索一卷,将那个家伙给拖到了自己面前,双手结出了一个简约印记,然后缓身顿地,重重地印在了这个豆子爷的脑门上方。%&*";因为豆子爷头上、身上有强腐蚀性的液体,万三爷并没有与他接触,但是一股沉闷的爆响猛然出现,接着那股缩成一团的黑气被一印逼出。
    这黑气被逼出来之后,本想逃散,然而赵中华结的那红绳锁灵并不是吃素的,于是便走脱不得,疯狂颤动着。万三爷手疾,从腰间掏出一个碧绿色的竹筒,将上面蒙着的油伞布给解开一个口子,那团黑气便如同乳燕投林,钻进了这竹筒之中。老爷子快速念了一段经文,然后把油伞布给重新封上。
    赵中华念着与万三爷同样的经文,然后用一种复杂的方法,弹草地上的这具血尸。
    刚才还凶猛得如同恶煞一般的血尸,在片刻间,伏地不起,竟然被我们给联手摆平了说“联手”这话还真的不好意思,其实就是赵中华师徒俩的功劳,主要是万老爷子实在太厉害了,办这事情驾轻就熟,如同流水线一般,搞得我和杂毛小道沦落为了打酱油的一员。
    一切完毕,我们这才关心起被咬了一大口的杨津来。这个家伙的大腿被咬破了血管,咕嘟咕嘟地冒血。我们刚才在制服豆子爷的时候,万勇他们立刻给他的伤口做了紧急处理,然而血流得止不住,不一会儿就将那外面包裹的层层白布,给润湿成了暗红色,并且还有继续蔓延的趋势。
    救人要紧,尽管几分钟前他还在拿着手枪指着我们。
    我一拍胸口,金蚕蛊出现,它与我心意相通,并没有半分的耽搁,直接就飞进了那润血的纱布里面去。
    乍然看到这金灿灿的肥虫子隐入其中,好多人吓了一跳,眼皮不住地抖动着。
    不过肥虫子的止血效用是极好的,没一会儿,这个家伙的鲜血终于是止住了,面若金箔,嘴唇都苍白了,本来健康阳光的肌肤也变得越来越黯淡,如同注水多了的猪肉,没有血色。李汤成见他的眼睛终于有了一点儿神采,连忙问杨津,说你感觉好一点没有?
    杨津张了张嘴,浑身发抖,说好冷啊!
    万三爷将那碧绿色的竹筒给收起来,说无妨,他这是失血过多的正常表现,去生一堆火,然后给他弄一点开水,冲糖水喝,应该就没事了。他看向我,我点了点头,将金蚕蛊给收回来。李汤成指着老爷子腰间的竹筒,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像看到一股黑气,给收了进去。
    万三爷含笑着说你想到了什么东西,它就是什么东西。
    旁边的小俊赶忙从随身衣兜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角质状硬块儿,塞进了地上躺着不动弹的豆子爷嘴中。我瞧一眼,笑了,这东西不就是盗墓贼用来防僵尸用的黑驴蹄子么?杂毛小道也笑了,跟他解释,说你们这老大并没有变成僵尸粽子,而是被一丝恶念给附了身,然后才会暴起伤人的。
    李汤成有些疑惑,他指着自己脖子处用红线吊着的一块玉符,说不可能啊?我们这玉符可是从龙虎山青虚道长那里求来的,可驱避一切阴邪鬼怪啊!我听到“一切”二字,就忍不住笑了,眯着眼睛看那玉符,却发现果然有一些意思,上面似乎纂刻了一个类似于“净心神咒”之类的法阵,可以驱避外邪入体。
    他们这些常年在幽暗的坟墓中出入,天天跟死人打交道,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所以更加注重驱邪之物,这玉符想必也是高价求得的通常来说,制符者若知道买符的是这帮盗墓贼,因为害怕沾了因果,自然是不肯的,所以这里面还要扣除转手倒卖的钱。
    不过既然这玉符是真的,那豆子爷怎么还中了邪呢?
    我低下身子来瞧那具血尸,发现他的脖子上面,并没有红线穿着的玉符,想来是在刚才盗洞里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才导致的邪魔入体。
    见到杨津浑身发抖,李汤成张罗着要背着他回营地里去生火,万三爷指着那个黑气萦绕、白雾蒸腾的盗洞,问他这个洞子可还要留着?李汤成凝视了那洞口几秒钟,跺脚长叹,说想我豫北堂十七罗汉出山,意气风发,至如今已经折了七人,现在连老大都葬身于这洞中,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发财?今日我们便洗手上岸,不再做这刀口舔血的日子,好生过活得了填了吧!
    他神情萧索,在万朝东的帮助下,把地上虚脱的杨津给抬向了他们露营的营地处去。
    小俊也耷拉着头,眼中噙着泪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黑黝黝的盗洞那里面还有他的两个兄弟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包裹着豆子爷的双手,给拖向了下面的营地处去。在那一刻,我忘记了他们在刚才瞬间展现出来的穷凶极恶,莫名地有一种英雄末路的伤感来。
    这盗洞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或许是古墓,或许是死亡之地,不过瞧着黑雾缭绕的阴森气息,即使下面有黄金百两,也激不起我们探索的*。万三爷从怀里又掏出一个晶亮透明的小铃铛,在这洞口处晃了一晃,那水晶铃铛无风自动响,清脆不绝。他老人家的眉头蹙起,说这里面的阴气浓重,想来是他们这些人将地下沉眠的鬼灵给惊醒了,我们还是将这出口给封印住吧,免得又费一番周折。
    我之前曾谈过鬼物的种类,共计三十七种,形形色色,各种各样,它们经常会与我们错肩而过,有时候会交集,但是大部分时间里,如果不是恶灵怨咒,一般都是在不同维度的空间里,相安无事。这地下的阴气,一般都是盘旋附着于地脉之间,并无害人之意,只是若给侵犯,自然报复强烈。
    万勇、万朝新跟着小俊离开,而我、杂毛小道、赵中华和万三爷四人便用旁边的泥土,将这盗洞给填满,然后各自念起自家的法门经决,将这怨气给消磨而去。
    念经唱和,不比寻常念咒那般讲究快速有效,而是需要将每一字咬清,上下阕皆要来回盘念,其效果便如同市场上所录制的那些佛乐禅音一般。不过那磁带所录制的声音,因为经受了电子原件的干扰,几乎没有什么效用了,多的也只是跟人的心境作共鸣,让人心情舒缓宁静而已。
    这一番动作,足足唱了大半个小时,余音袅袅,方才罢休。
    平静的两个山丘之间明朗,并没有一丝怨念。
    我将刚刚采摘下来的白色果实递给万三爷瞧,他一眼就认出了确实是蒿荻雪胆,直夸我好运气,他年轻的时候,记忆中好像要过谷中的不毛之地,才有那么几株,却没曾想在路边就碰见了。我哈哈笑,跟着他们往那营地走,不过没走几步,杂毛小道突然停住了脚,神情激动地朝着那桃花林中,大步走去。
    咦,瞧他这神经病的傻瓜模样,我紧绷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综]》 《朕的皇后能见鬼》 《穿越喵》 《曾是青春年少时》 《异界小军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