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猴孩儿,三爷也有一个鬼

    我看到了一个人类的少年。
    这个少年约有十四五岁,外貌跟人类几乎没有差别,五官端正,甚至可以说有一些清秀,眼珠子是琥珀色的,额头看起来比常人要宽阔许多,长发披肩,浑身都是黑白色的泥浆,自腰以下,缠着一圈黑色的草裙。而在他的左手上,用白布包裹着一把两尺长的尖刀,锋寒铮亮。
    他的动作矫健而富有律动感,力量非常大,而且快,出人意料地快,跟他的交手中,我甚至不能跟上他的节奏,总是慢上一拍。刷、刷、刷,他每砍出的一道,快、准、狠,天然而富有激情,让人不由自己地产生恐惧感。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句话,叫做“灵活的小个子”。
    不过他跟人类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站姿、进攻、跳跃,反而更像是一个猴子,我与他交锋几个回合,一不留意,闪避脚下恶狼的时候,左臂被刀锋划拉出一道口子,鲜血立即迸射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根粗粗的木棍果断地捅在了这个少年的腰间。
    杂毛小道终于将这狼群给棒打得胆怯,抽身回来支援。相比于我,从小习艺在身的他向来是个打架的好苗子,一棍在手,如风门泼扇,棍影翻转,那少年的刀技再厉害,都不是老萧对手,没一会儿就吃了几棍,特别最后一下,兜头就是一棍,敲得他脑瓜子上面鲜血飙射,口中痛呼。
    他的叫声居然也是“嗷嗷”,如同那猴子猩猩一般。
    就在他一失神的时候,我手上的刀子斜侧砍出,将他左手的两个指头给剁了下来。他惨号一声,张着嘴如同猛虎,往后一纵,攀爬到树上,三下两下,竟然隐没在林间,而也在这个时候,围攻我们的群狼,残留的几个也夹着尾巴悻悻消失在丛林尽头。
    它们一边跑一边回头,发出受伤的嚎叫。
    在我们脚下有四具狼尸,一头是被我斩了首级,一头是被杂毛小道敲碎了脑袋,还有两头,却是被万三爷用雪亮的尖刀将其击杀。不愧是赵中华的师傅,以古稀高龄竟然在这混乱的场景中,击毙两个,而且是一击必杀,端的厉害。%&*";
    一番剧烈的搏斗之后,老爷子也是气喘吁吁,他望着林间远处的影子,说想不到,这个东西居然在这里?
    我奇怪,说老爷子你认识这东西?
    他将尖刀在地下的狼尸身上抹了抹血,然后跟我们说,这个家伙应该是神农架传闻已久的猴孩儿:相传他的母亲是个鄂西农村的妇人,被神农架野人掳走后,几个月又被送了回来,结果后来就生出了他。一开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就是不怎么会说话,性格也孤僻,后来渐渐长大到了七岁,结果突然将妇人的丈夫给一刀捅死,然后遁入了山林。这是零二年的事情了,在神农架林区附近,流传甚广,经常有地方听到这个家伙的传说,因为他打扮行为像猴子一般,所以别人都叫他“猴孩儿”,说是猴子生的孩子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的母亲三年前还来我这里请求过帮助……
    我捡起地上的那两节断了的手指,粗大,上面全是厚厚的老茧子。
    这个杂种倒是跑得够远的,居然横跨大半个林区,从北边跑到南麓来,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呢?不过,不管怎么样,小叔的断臂之仇,都是要报的。
    我不是圣人,还学不了如来“以身饲虎”的境界,有仇怨,那必然是要报复,不然心中不爽利,憋屈得很。
    说完这猴孩儿的来历,万三爷眉头皱起,说感觉回营地去看看,万勇他们虽然有枪,但是说不定应付不了这些。想到营地里那些老弱病残,我们心里就召集,李汤成这些萍水相逢的家伙也就算了,要倘若万勇、赵中华他们几个出了事,可是万万不得了的。
    我们把地上这四具狼尸给扎起来,然后拖着往回赶去。
    回去的时候,天上终于没有再下雨,我们顾不得地上的泥泞,奋力往回跑。鞋子里溅进了些泥浆,走路的时候滑腻得很,让我难受。不过一路上除了几个缩头缩脑的松鼠外,倒也没有再见到任何有威胁的生物,这种诡异的安静倒是让我们更加不放心。匆匆忙忙赶回营地,只见那草甸子上的帐篷依旧在,然而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发现外面的东西一片狼藉,而帐篷里面,则不见人影。
    连堆放在下坡出的两具尸体,都没有瞧见了。
    我们在营地周围看到了野狼的脚印,凌乱而繁多,显然那狼群袭击我们之前,是来过这片地界的。不过我们没有看到鲜血,不知道是被雨水冲刷了,还是这里没有发生搏斗。万朝东有些急了,朝这四处大喊,喊他哥,喊他伯,喊掌柜的他们,可是空荡荡的草甸子上面,哪里有回音?
    我用尖刀跳动着那堆被大雨浇灭的火堆,旁边有一个小锅,还有其它的一些餐具,凌乱散放着,看得出万勇他们走得非常急,都来不及收拾。帐篷里也有好多东西没有带走,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和赵中华等人一同走的。
    我们都愁眉不展,心中有些沉闷:难不成万朝安没找到,这会儿又丢了三人,我们还要继续找寻不成?
    万三爷抬头瞧了一眼阴沉沉的天,走到了帐篷的背面来,将他腰间别着的那碧绿色竹筒解开来,口中念念有辞,过一会儿,阴风一阵,冒出一个浓黑如墨的身影来。这个影子是一个壮汉的侧面,跟加藤原二的那剪纸人一般模样,我心中一跳,万三爷他捉了一辈子鬼,没成想,自己也养了一个鬼。
    我不知道万三爷这个是什么品种的鬼,只看它仿佛一团墨色的截面,跟地翻天那五鬼搬运术的形象,跟我这小鬼朵朵的模样,都有着截然的不同。它一出现,鼻子似乎耸动了一下,然后俯身到了万三爷的体内,这老爷子浑身一震,然后指着桃林的方向,口中低喝一声“走”,并不管我们,抬腿就行去。
    我们虽然不明就里,但是也跟着他后边走着。
    疾行奔走,我们穿过了桃花林,走过了那个小山包,又路过了几株高高的橡木树,转过了一大片低矮的荆棘林,最后来到了一个藤蔓攀附的山壁前。远远地瞧着那口子处有一个黑影闪过,万朝东兴奋地高喊,说哥,哥,我是朝东啊!那个黑影子听到,跑了过来,我们一看,正是披着雨衣的万朝新。
    见到我们,万朝新十分高兴,连忙拉着我们来到了上面洞子里,在那里面,包括李汤成他们几个,都在。
    万三爷松了一口气,双手拍掌,结了一个手印,身上萦绕的那黑气就钻进了碧绿色竹筒里去。他小心把油伞纸给封住,然后问迎上来的赵中华怎么回事?
    老爷子显然是有些生气,语气不善。
    赵中华擦了擦头上的汗,解释说他们本来在溪边找寻尸体,但是突然看到下游有一个瘦小个儿在追逐溪中的一具野人尸体,被瞧了一眼,浑身冰凉,于是想赶紧回来,通知他们,结果到营地的时候,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子腥味,赶紧叫着这些人往坡上跑,结果掺的掺人,背的背尸,走到一半路就遇到狼来袭击,他们五只枪,一齐发射,那些狼就给吓走了。落脚山洞里后,赵中华回了营地一趟,没见到我们,又折返回来,正商量着去找寻我们呢……
    万三爷把从死去的枭阳手中的那红布条拿出来,把我们遇到的事情做说明。
    万朝新拿着这布条,很肯定地说是朝安那家伙的,在他们家院子里见过,当时他还笑朝安不是本命年,穿啥子红内裤,丢人死了。我们都沉默了:朝安要死落在了那枭阳和猴孩儿手里,只怕性命难保啊。
    我们在洞中待了很久,万朝东的心里有些忐忑,怂恿着几个人回去,既然找不到了,那也别把大家的性命给搭在这里了黑竹沟,实在是太危险了。他的提议,说实话好几个人都心动了,包括我虽然治手的几位主料,龙蕨草并没有找到,但是我在青山界也一样可以有,这黑竹沟实在邪门,不如早些回去。
    然而万三爷没有开口,万勇也没有附和,万朝东一个人自唱自和,觉得没意思,于是闭嘴了。
    李汤成他们几个的意思,还是想找一找狐狸的尸体,他们甚至想把那洞口解开,进去瞧上一瞧:这很明显是好了伤疤忘记疼的表现。外面的雨时大时小,我们便没有再出去,杂毛小道是个洒脱之人,伸了一下懒腰,说困了,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就窝着睡了起来。大家便决定暂时在这不到十平方米的凹口山洞里休息过夜,傍晚的时候我们几个跑到营地离去将东西搬了过来,又弄了些吃的,在山洞里暂休。
    依然是轮流守夜,我被排在下半夜,于是早早就睡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被人推醒,我睁开眼睛,然后往洞口望去,只见下面人影憧憧,竟然有几百上千个。

猜你喜欢: 《带着星际闯美幻》 《lol之电竞天王》 《婚久情已深》 《拳坛之最强暴君》 《用心暖化你》 《最终深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