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乖朵朵,好东西想好姐妹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浑身乏力,筋骨酥软得不行。
    这一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让人心惊胆颤了,特别是那个来历不明的恶鬼。它的出现,让我对鬼魂之物,额外地产生了一些敬畏:以前有虎皮猫大人在身侧,又有金蚕蛊与朵朵护身,我便对这些聚散无常的能量化产物,视若土鸡瓦狗,竟有些瞧不在它们。
    然而它却让我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倘若一个不小心,必然魂归幽府。
    杂毛小道没有趴下,他拄着自家的雷击桃木棍,摆了一个帅气的姿势,不断地念叨着,说要不是他这桃木剑没有炼制成功,杀这跳墙小丑,何须费这多般劲?我躺在草地上哈哈大笑,却没有力气跟他斗嘴。往日杂毛小道可没有这么啰嗦,他之所以说出这一番话,无外乎是觉得万三爷“抢怪”了,让这位道长在往后吹嘘的时候,又少了些许底气十足的谈资。
    万三爷并不在意,毕竟从一开始最艰难的时候,把那家伙给拖延住的就是我们。他是个实用主义者,故而并不在意这些,哈哈大笑,并没停歇,双手不断像揉面一样在空中晃动,最后平摊双手,右掌上面有三滴滚圆不相容的银色水珠,滴溜溜转动,里面蕴含的冰寒之气,让人动容。
    万三爷把这银色水珠递到我的面前,笑吟吟地说:“此乃鬼魂在与阴风洗涤的斗争过程中,凝结出来的清灵之气,对于同性属阴的灵体来说,是大补的材料。我见你养了一只可爱的小鬼,便给你吧?”
    既然是对朵朵有利之物,我自然不会拒绝,一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一边赶紧将朵朵呼唤出来,让她吸收,生怕万三爷后悔。
    朵朵出来之后,先是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爷爷好”,然后用肥嘟嘟的小手接过那银色水珠,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仿佛尝到了莫大的美味,眼睛都眯成了月芽儿。她小心翼翼地将一滴喝掉,整个灵体都散发出一种淡白色的氤氲光泽。望着手心处剩余的两粒银色水滴,朵朵突然抬起头来,问我可不可以帮她收起来?
    我说可以,不过为什么呢?
    朵朵的笑颜如花,脸上流露出一种幸福的满足感,眼睛璀璨若星辰。她说这水滴太好吃了,剩下的,一滴留给小肥肥,一滴留给小妖姐姐……
    我的心中一酸,这小家伙小妖朵朵已经离开了我们,然而在朵朵小小的心灵世界里,却从未有离开过,但凡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念。突然间,我莫名地怀念起了那个倔犟、但是有心地善良的小狐媚子,想到她得意洋洋的笑容、不屑一顾、意气风发以及怀带有醋意的横眼一瞪……
    小妖朵朵,你在哪里?
    我心中苦涩,从怀中把上次蚩丽妹送的粗瓷瓶掏出,然后将朵朵手心上的银色水滴给收起来,脸上挤出了些笑容,说好的,到时候给他们一起吃。
    当我收起银色水滴的时候,李汤成等人已经从山洞里跑了过来,见到地上分成两半的狐狸,都感觉到极度的意外。李汤成老成持重,倒还好些,只是浑身颤抖,小俊瞧见了,不由得悲从中来,跪在地上大声哭泣着,喊着叔,你怎么就这样死了……
    这是一个以亲情为纽带的家族式盗墓团伙,成员皆是同乡的亲戚好友,故而感情十分深厚,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淡薄坏人也是人,是活生生、真实的人,而不是如同电视剧里的脸谱人物一样,冷血无情,只以利益为重。除了平日的盗墓行为外,他们有着自己的欢乐、自己的痛苦、自己的小心思。
    两人悲恸一会儿,我们却早已收拾妥当,在刚才的争斗过程中,作为主力的四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伤,特别是突前的我和杂毛小道,更是伤痕“累累”,杂毛小道随身携带的百宝囊中有些备用的膏药,而万三爷本身也懂医道,自然随身也带了一些,于是彼此交换,开始给对方上药。
    我之前被那猴孩儿划拉的一刀,草草处理,后来又被阴兵那阴气凝聚的兵刃割裂四道口子,分别在左胳膊、左大腿、背部两处,胸口还中了好几拳,内伤倒是有金蚕蛊帮我抵御,外伤肥虫子一时间也照顾不来,到处流窜。那阴气侵蚀的刀伤十分险恶,竟然还有防止伤口凝结的古怪功效,让人郁闷。
    要不是有肥虫子在体内做救火队,我估计我早就流血而亡了。
    万三爷、赵中华和杂毛小道都双腿盘地,用意念将那阴气给逼出体内,敷好药,但是效果并不佳,万三爷说他过来的时候,曾经在不远的路上见到几味药草,对治疗这种阴气侵蚀的伤口十分有效,他去采摘一些过来,给大家煮碗中药喝。
    我们劝说不用了,差不多可以了,用不着那么麻烦。万三爷不肯,执意要去,说大家伙都受了伤,他心里过意不去,再说那几味药是特效药,熬制之后,伤口很快就会愈合的。
    赵中华想站起来陪着去,但是他的大腿处也有两道伤痕,反倒是万三爷仅仅胳膊受了一道小伤,于是在万朝新的护卫下,朝着山路那边行去,而我们则返回山洞,将积留的干柴生起,篝火点燃。
    不知出于什么考量,李汤成他们居然还有备用的裹尸袋,他和小俊两人将断成两截的狐狸给塞进了袋子中,然后把袋子拉到了山洞的最深处,将狐狸和豆子爷、三步钉的尸体放置在一起。忙完这些,一身血污的两人跑到生好的篝火前烤火,然后又给大腿受伤的杨津弄了些吃的。
    逐渐旺盛起来的熊熊火焰,将刚才那一场杀戮带来的阴森和寒冷全部都驱走,蜷缩着身子坐在火堆旁边,热气将我身上的露水和汗液蒸腾而起,有淡淡的薄雾生成。忙完的李汤成用尊敬的目光注视我们这几个伤员,对着累成了土狗一样的杂毛小道说道:“原来萧道长竟然是如同龙虎山青虚道长那般的神仙中人,失敬了,失敬了!”
    杂毛小道摆摆手,说什么神仙中人,不过就是个红尘中碌碌无为的过客而已。
    他说得十分装波伊,旁边的李汤成、小俊和杨津又是一阵惊叹声,接着开始庆幸起昨日没有与我们刀兵相见的决定来。杂毛小道是个洒脱的性子,最喜欢逗弄旁人,见三人心生敬仰,便开始跟他们普及起所谓阴兵借道的事情,并且将之前的故事随手拈来,与之佐证,使得三人赞叹连连,顿时觉得面前这个短寸头男子的形象,无比伟大。
    烤了一会儿的火,身上的潮气开始渐消,赵中华突然脸色变得凝重了,朝着在外面放哨的万朝东喊,问他恩师回来没有?万朝东说没得,外面黑漆漆、雾蒙蒙的,并没有看见人影。
    见赵中华捂着伤口霍然站起来,一直蹲坐着的万勇抬头问有问题么?
    赵中华说有些奇怪,他知道他师父说的草药那地儿,就是在那几棵高大橡木树下的次生林中,离这里不到十分钟的距离,而现在都已经过了二十来分钟,却连一点儿回音都没有,只怕是出事了。
    万三爷出去的时候,还跟李汤成借了一把黑星手枪,万朝新也有一把三筒猎枪,但是沟子里并没有枪响传过来,而且万三爷所养的那鬼十分厉害,自然能够照应他们,所以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担心。然而见掌柜的如此说,我就想到白天遇到的那个猴孩儿,也有些慌神倘若那家伙潜伏在丛林中,暴起袭击,一击必杀的话,很有可能得手啊。
    不过即使再惊慌,经历过了一场生死大战的我们,并没有立即出去寻找。
    这一方面是因为相信万三爷,一方面也是在做准备,刚刚趁着这篝火,万勇给我们熬了一锅粘稠的糊糊,腹中空空的我们喝了一些,然后点燃起火把,让受伤有些重的杂毛小道在此留守,而由我和赵中华、万朝东三人,准备前去找寻万三爷的踪影。
    不过我们才刚刚走到了刚才阴兵出现的小径中时,便见到淡薄如纱的道路尽头,出现了两个缓慢的黑影。上前一瞧,正是万三爷和他的侄孙万朝新。
    我们赶紧上前,赵中华跑过去搀扶住他师父,先是问候一番,然后问怎么回事?
    万三爷脸色铁青,手上抓着一些药材,指着山洞那暖黄色火光,说回去再说吧。于是我们将冻得僵直的两人搀扶回了山洞,万三爷把采来的草药递给万勇,嘱咐他熬成药汤,然后坐在了篝火旁边,看着一脸焦急的我们,沉声说道:“诸位,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迷路了……”
    切……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说无妨,能够回来就好了。不过,多走一段路,倒是累着您老人家了。杂毛小道面色凝重,盯着万三爷的眼睛,缓慢地问道:“三爷,您的意思,是不是这沟子里有古怪,说不定,我们可就出不去了?”
    万三爷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是,我们刚才出去了一趟,发现不远处的桃花林已经不见了。据我推测,有人在这里做了手脚,想要将我们困死在黑竹沟里。

猜你喜欢: 《随机从海贼开始》 《无敌全能系统》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悸婚》 《超空间补给》 《重生黑客女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