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西东,阴阳两血筹措忙

    在山林中忙碌奔波三两日,又经历了数次生死历险,我们这些人衣服裤子上面全部都是泥垢血渍,鞋子尽是泥巴,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要不是我们这里有老有小,而且在进村子之前,把身上的猎枪刀具都给藏了起来,看着并不像是某些团伙组织,这家农户的男主人早就把我们轰出来了。
    没有农村或者野外经历的朋友,可能不是很了解用青草解决擦屁股的问题,因为揩得不是很干净,所以都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如同乞丐一般,使得我们敲开的第一户人家,对我们十分嫌弃。
    在与村民的交流中,我们得知这里是保康的边界。
    我们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不但走出了黑竹沟,而且还横穿了4镇4乡和1个国家森林公园,无数的高山险壑,来到了神农架北部的边缘。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不可能,神农架林区涵盖深广,森林密布,崇山连绵数百里,别说走,就是开车,在这山路蜿蜒的林区也是不可能这么快。
    面对着我们的质疑,村民很快就将他们大队的队长(自然村,属于大队)叫了过来。
    在经过好几个人的确认之后,我们终于了解到自己经历了多么神奇的事情,但是却不与这里的村民多言。我们这里几乎人人带伤,恳求村民们找车送我们去附近的乡卫生所或者镇医院去。因为都是陌生人,已然不淳朴了的村民显然有些不情愿,不过好在我和杂毛小道的背包并没丢,凑出了一些钱来,终于让他们点了头,开着农用小货车,将我们一行九人拉到了乡镇里面。
    我们在乡镇医院呆了一晚,万三爷打电话通知了远在巴东的家人报平安,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转到了襄阳(08年末还叫做襄樊)市里的医院,进行治疗。万三爷的家人也连夜赶了来,安排相关事宜。
    我和杂毛小道受的都是些外伤,休养几天便没有什么事了,而万朝东、万朝新、万勇等人虽然身中阴毒,但是有了那黄色果子解毒,仅仅只导致了身体虚弱,体力透支,还伴着些发烧感冒的症状这算是好的;小屁股人虽小,却是精力旺盛,比我们恢复还快。
    最严重的是万三爷,其次是万朝安和小俊。
    杂毛小道告诉我,万三爷的那个鬼灵确实是他的“下尸神”。
    此下尸神又名曰彭侨,在人足中,令下关搔挠,五清勇动,淫邪不能自禁。古籍曾言,能斩三尸中的任何一尸,即是这世间难得的有道之人,旷世奇才,按照万三爷的道行,自然是不可能达到的,或许三爷有什么奇遇,将这不完全体的下尸神给剥离下来了。也正是如此,此鬼灵的消失让他的神魂受到了巨创。
    小俊则是因为被倒吊在房梁上,肌肉拉伤,身体里还有些暗伤,再加上一路疲累,心神交瘁,结果高烧发作了;万朝安则因为肾脏阴虚,咳嗽咯血,惊吓过度,所以进了医院之后,就一病不起。
    我和杂毛小道在医院待了两天便出院了,在市里面找了家酒店落脚。
    虎皮猫大人早在当晚就醒了过来,它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因为万朝安的骤然出声,导致空间紊乱,一时间让它的神魂受到了冲击,心神不稳,坠落在地。谈及此事,大人满腔的怨气,“傻波伊”的口头禅从早上骂到了晚上,未曾停歇,显然对那个二愣子一般的万朝安,十分不满。
    骂完这些,大人便飞了出去,说要去寻找安稳神魂的办法。
    万三爷的小儿子在第二天下午赶到了医院,寒暄过后,我们才知道他是在萧家大伯手下混饭的骨干,四十六岁。他帮忙找到了有关部门,去做后面调查评估的事情,这无疑让我们轻松了很多。
    小俊在我们出院的第二天也跟着走了,悄无声息,没有跟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打招呼。
    医院的护士告诉我,是三个脸色凶恶的人接的他,根本不办理任何手续,直接带着小俊就离开了。我猜想那些人,也许就是李汤成口中那豫北堂十七罗汉中剩下的几位吧。
    做他们这一行的风险真大,当年意气风发的十七条汉子,如今黄土几杯,不知葬身何处,就剩下寥寥五人,何等凄凉?当时的我,并没有想到我还会与这“豫北堂十七罗汉”再打什么交道,只是心中感叹,并没有太多了解的心思。
    虽然出了院,但是我们依旧每天都要去看万三爷。
    老爷子经受了鬼灵的消失,精神十分萎靡,然而让他更加难过的,是爱徒赵中华的失踪。两人虽然相隔有近十年未见,然而师徒之情却并没有减轻半分。赵中华自追逐周林而去之后,就再没有出现,生死不知,这让万三爷十分挂念老赵可是为了帮他找寻那二货侄孙子失踪的,这让万三爷内疚不已。
    他不断要求自己的小儿子出面,通过关系去找寻爱徒。赵中华的身份是公家的,自然有人着急,他小儿子也不含糊,不断打电话,多方联络,帮忙组织人手,进山找寻。
    可是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掌柜的消息。这件事情,让我们有些绝望了。
    说实话,作为朋友,掌柜的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家伙。
    因为还要治病,我们并没有离开此地,这一次虽然历经生死,受了伤,还死了人,但总算还是得了一些好处,朵朵和肥虫子得到只能算是添头,最重要的便是杂毛小道的雷击桃木,这可是制炼桃木剑绝佳的材料。老萧宝贝得不得了,连在医院病房里,都抱着不肯撒手,生怕有人跟他抢去一般。
    制作桃木剑,并非是随随便便削出一把木剑模样来,而必须根据树芯的纹路走向、年份和特性来计算,如何最好地发挥出其中的效能,而且制剑的工艺也十分复杂,大体分为“除水、浸润、成型、篆刻、抛光、请灵”六大步骤,这里面的每一步,都十分地讲究,缺一道工序或者做得不够极致,都有可能浪费这稀有的材料。
    后面三步杂毛小道自己可以胜任,但前三项就有些勉强,倘若想出精品,必须要请专门的制剑老师傅出手,根据材料的属性,定下工艺流程,将前面的部分完成,而后才由得杂毛小道来养剑。
    对,这桃木剑跟玉一样,要想有灵性,得人来养。
    他跟我说二十年前给他三叔制作雷击枣木剑的那个老师傅,至今仍然健在,等我这边的事情一了结,他便去找老师傅,帮他做一把拉风的桃木剑,然后取一个威震四方的名字,以后好拿着闯荡江湖。
    我说好,有机会也一起去见识一下的。
    我们在市里面待了近十天,万朝新、万朝东、万勇和万朝安陆续出了院,返回巴东。
    万三爷精神稍好一些,也想出院回家,然而他小儿子却不同意。他虽然因为事务繁忙,来几天后就返回了边疆,但是却把自己老婆找了过来,专门守着老爷子,不准其离开,气得万三爷发了几次火,最后还是无奈听从。
    万三爷还记得我的事情,专门找我到了他的病房,将那方子上所需的药材给我讲明,让我这几天去找寻一二。除了龙蕨草和蒿荻雪胆之外,他说的大部分都是些中药房里面能够找到,并不困难,只是有两物,虽然并不珍稀,但是对于我和杂毛小道两个大男人来说,却实在有些难以找寻。
    是什么呢?第一件是要找那平日打鸣报晓的芦花大公鸡一只,而且还必须三年以上的;
    第二件更让人头疼,是需要找到那少女天葵初来的下宫血。
    前者因为日日对着那朝阳升起,血气中吸足了太阳精气,本性属阳,而后者则是孕育生命的子宫第一次受到雌性激素的刺激,开始了一系列的发育,这第一次的下宫血,寓意着纯阴地母的精气,本性属阴。这两样东西会在最后的治疗过程中,浸润我的双手,调和阴阳之用。
    两者一为公鸡,一为女性下宫血,皆是世间最寻常可见的东西,然而公鸡这东西,虽然寿命可达六七年,甚至十几年,但是半年几个月即可长成,立即化作香喷喷的食物进入我们的腹中,想要找到那活了三年的大公鸡,实在难得;而那所谓天葵初来的下宫血,我和杂毛小道两个大男人,可怎么去寻找呢?
    万三爷之前也没有提及这些,大概也是因为没想到我会很快就找到那龙蕨草和蒿荻雪胆的缘故吧。
    出院的这些天,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找寻那两物。
    在一开始没有头绪的四处碰壁之后,作为身处信息社会的我立刻想到了论坛求助的法子。我们登陆这个城市影响力最大的一个论坛,然后发布了这两样东西的悬赏帖子,一开始跟贴的都是些无聊人士,嬉笑怒骂皆有之,但是后来有人提供了一个信息,说是在谷城县的紫关镇,有一个养鸡专业户,就有这么一只镇场大公鸡。
    我和杂毛小道立刻乘车前往,以一千元的价格,将这只精力十足的大公鸡给买下;至于后者,被当作几次流氓给谩骂后,再无消息。
    在住院的第十天中午,万三爷打电话给我,说他这里刚刚得到赵中华的消息,让我们赶紧准备一下,当天赶回巴东去。

猜你喜欢: 《行尸腐肉》 《霸官》 《一个人的精神病》 《从笑星走向巨星》 《重生之一拳玉帝》 《唐朝工科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