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横空而来的刀光

    我匆匆忙忙洗漱完毕,来到了曹彦君的房间,只见除了老曹和杂毛小道外,还有四个不同年纪的男人。i^
    老曹给我们作介绍,老丁、易文、小戚、老五,都是他往日的铁哥们,其中易文还是以前的同门,现在做祭品店生意。我和杂毛小道跟这几个人寒暄一番,相互握手。老曹对这些老友还是有一些隐瞒,并没有把我们的目的说出来,只是说让帮忙盯着,找一找青虚。
    他这些朋友也都是些爽快人,不问缘由,只是过来相帮而已。老丁年纪最大,快四十岁了,拍着胸脯说放心,老子早就看姓李的那小子不爽了,不管你们做什么,我老丁都支持你。
    客套话说完,曹彦君开始给我们分配任务,他这次要去温泉山庄盯着,就不陪着杂毛小道和我去赴李晴的约会了,由小戚跟着我们,其他人各有安排,盯几天,这影潭并不算大,一定能够找到他的。老丁叹气,说你又不肯让道上的兄弟出马,不然找青虚那老小子,分分钟的事情。
    曹彦君摇了摇头,说不行,双方都是地头蛇,道上的人太容易走漏风声了,到时候那老小子往穷乡僻壤里面一钻,谁也找不到,就麻烦了。老五是个梳大背头的鱼贩子,说就姓李的那个吊毛,最爱享受生活了,哪里能够受得了钻山窝子的苦处?
    杂毛小道摇头,说人不到绝境,是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么巨大的。
    我们讨论完毕,然后下楼去,曹彦君载着老丁乘着这辆黑色suv离开,而易文、老五则去盯着老王记烧鹅店,杂毛小道自己打出租车前往约定地点,而我则跟着小戚,还有虎皮猫大人,开着一辆半旧的夏利在后面紧紧跟随。
    出发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跟只身入虎穴的杂毛小道握手,向他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这凝重的气氛,让见惯了大场面的杂毛小道两个腿肚儿直打摆子。
    李晴跟杂毛小道约好的地方是城市广场的南边,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跟小戚聊天。二十六岁的他在这一伙人里面算是年纪最小的,不过人很稳重。小戚是龙虎山风景区的导游,专门负责给游客介绍历史遗迹的,口才很好,说起来滔滔不绝,而且绝对不会给人话痨、自说自话的感觉,很懂得尊重别人的感受。%&*";
    当我问起他是如何跟曹彦君认识的,小戚告诉我,他们几个都是古镇上的邻居或者同学,老丁那个家伙是曹彦君的远方表哥,就住在陈明班这个***隔壁,后来两家为了争宅基地,结果给那***下了手脚,还是曹哥帮忙找人看好的;然而这姓陈的后台极硬,没有办法,只有拖家带口的跑到了市里头。不过老丁这个人做事踏实细致,从零开始,做茶叶生意,现在也是身家几百万的人了,只是心里有一口气未消。
    我说那你呢?你跟青虚又有什么仇怨?
    小戚手把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说也谈不上什么仇怨,我老娘六年前的时候在街上摆摊,给陈明班这***开车冲撞了,他不但不赔礼道歉,反而下车就朝着我老娘一通臭骂,还说把他车子刮坏了,要我们陪他一万块钱的修理费。我老娘不懂这些,我又在外地打工,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赔了,半年后,我老娘就郁郁而终了。人不是他害死的,不过这仇倒是要记上一笔的……
    看着表情淡然的小戚,我默然不语,人只有经过了苦难,才能够学会成长。他能够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六年,到如今曹彦君一声招呼又断然过来,我似乎看到了一种沉默的力量,在他的心中滋长。
    快意恩仇这种事情,固然是让人热血沸腾,然而倘若没有效果,反而会让自己身陷囹圄,或者遭受更大的苦难,还不如默默地等待时间,让一切变得自然而然。
    只是青虚这家伙,要得做了多少生儿子没屁眼的混帐事,才会惹得天怒人怨,民愤聚积啊?
    一个所谓的修道之人,怎么会有这般狠毒的心思?
    车子来到了城市广场,我看到杂毛小道下了出租车,然后在建筑雕像下面等待着。过了一会儿,李晴出现了,然后过来跟他寒暄了一番,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附近的超市,小半个小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重新出现在了广场上面,看样子好象都是些吃食,然后乘着那辆红色的奔驰小跑,离开了这里,朝东而去。
    相比于曹彦君的驾驶技术,小戚就差劲许多,显然他并不是经常开车,而我因为反应力良好,所以车技自然比他好许多,于是到了半途,便换了座位,由我来开。
    车辆一直东行,来到了一片商业区的偏僻路段,车停住了,两人进了一栋四层小楼里。
    我找了地方把车停下来,看到李晴进去前,跟好几个凑巧赶到的年轻男女打招呼,然后一同走上了楼梯。杂毛小道是个小强一般强悍的人物,由不得我去担心,而做秘密工作的曹彦君早就跟我们准备好了窃听器,可以在车里听到里面的动静,随时支援。
    当人影一消失在楼里,我们立刻启动了信号接收器,然后由我带上了耳机监听。
    这大概是一个参与者很多的聚会,房间里放着悠扬的英文歌曲,但是闹哄哄的,各种各样的招呼声不绝于耳,我听了几分钟,感觉听不出一个头绪,那个青虚好像并没有在场,觉得有些口渴,便问小戚要不要喝水。他点头,说他去买,我把耳机递给他,说我去观察一下地形,顺便买两瓶来,要喝什么?
    “绿茶吧。”小戚把耳机接过来,朝我微笑。我又看向了在后座打盹的虎皮猫大人,问它要瓜子么?
    它默然不语,睡得跟头猪一样。
    我推门下车,然后走向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在便利店买了两瓶饮料和一袋子零食后,我站在门口朝着这四周望。这是一处偏离主干道的街市,逢街的都是四五层的小高楼,也有两三层的低矮楼房,差不多都是建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房子,墙面发旧,各种线路错综复杂,而且街头巷尾也多,规划显得有些杂乱。不过说是偏僻,其实人流并不算少,许是租金便宜的关系,有许多小店子都沿街开放,总能吸引一些顾客前来。
    我开始四处观察,并且走动,来到了杂毛小道走入的那栋楼旁边,然后走过后面的巷子去,看了一下逃逸的方向,万一有什么动静,也好去追逐。
    当这一片区域的地形都了然于胸的时候,我往回走,准备返回车子里,结果走着走着就感觉不对劲,回头一瞧,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正在拿着镊子,夹我裤兜里的手机。见我回头一瞪,她吓了一跳,头也不回地往小巷子里钻去。
    我也不去追,只是感觉有些好笑:自从能够感知到了“炁之场域”后,我的灵觉逐渐地强大起来,更何况有着朵朵和肥虫子在,基本是没有人能够近身得了,想要偷我的东西,简直是不可能……
    呃,猴三那一次不算,那种登堂入室的职业惯偷,简直就是神乎其技了,蝎子粑粑独一份。
    说到猴三,对于把他的手被废掉一事,我并不后悔。人心存善念,但是要给对的人,佛还有坐下金刚罗汉、天龙八部负责征伐呢。倘若如东郭先生与毒蛇一般,却实在是不值当的,若不那样,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偷。麒麟胎丢失的那段时间里,我心中的痛苦,自然不想让别人也同样承受。
    我回到车子里,然后跟小戚一起监听杂毛小道在里间的动静。
    他在房子里待了很久,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李晴不断地对杂毛小道言语挑逗,但是碍于人多,双方好象并没有太多身体方面的接触。有杂毛小道负责盘问推敲,我自然也不用派出金蚕蛊去探视。杂毛小道是一个极为能侃的人,街头摆摊算命练就的嘴皮子,利落无比,而且思路一直很清晰,不动声色地旁敲侧击,查探青虚的行踪。
    然而虽然青虚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但是这些人口风紧得很,并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透露出来。
    在车里坐了两个小时,许是喝多了水,小戚有点儿憋得慌,跟我说去附近上个厕所,然后下了车,我一边监听,一边无聊地盯着小戚的背影发呆。突然,我的瞳孔收缩,背脊梁挺了起来。
    在我的眼中,巷口出现了两个膀大腰圆的男子,把走过去的小戚给一手给挟持住,然后捂着嘴巴,小戚双手奋力挣扎,想要喊叫,结果后颈给狠狠地砍了一记,立刻晕了过去,然后给人往里面飞快地拖走。看到这样的事情,我哪里能够忍,立刻将耳机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甩,然后推门出去,快步跑到对面的小巷子口。
    因为有一段距离,当我跑进巷子里面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人影。
    我眉头皱起,心想着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是我们的行动被李晴给发现了,然后告诉了青虚,那些家伙在给我们设套?若是如此,只怕那杂毛小道也危险了。
    我正想着,突然左边飞出来一道刀光。
    遍体生寒。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