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纵虎归山

    添加池高三米,前后皆有巨大的管道相连,我们从不高的防护栏中跌入,正好砸在了左侧的一处小坑里。i^
    这池子里灯光昏暗,然而我却能够看到身下密密麻麻的婴尸,足足有十来个,被高温烫得几近熟透。
    这里往日应该还有一个罩子,然而因为抽水排干的缘故,便取开了去。
    我心里面有说不出感觉恶心、愤恨、恐惧以及十足的愤怒,这些情绪,让我的体内又涌出了一股力量来,对着青虚肿胀的脸又是重重的一拳,擂得他口中流出了血来。我和杂毛小道紧紧制住他,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说***,这么多小生命,你还是不是人啊?
    青虚没有反抗了,十分地配合,笑了笑,说这些都是从医院买来的死婴,别把我想得那么邪恶。
    呸!
    杂毛小道一口痰吐到青虚的脸上,说你这个人渣,道门出了你这么一个家伙,我都感到羞耻。
    青虚不语,仰首望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候,水池旁边突然出现了几个黑色的人影,模模糊糊也看不清,不过为首的那个人倒是说话了:“陆左,萧道长,是你们么?”是曹彦君的声音,杂毛小道有气无力地说是,我们把青虚给逮住了。
    曹彦君惊喜地应承了一声,过了一会人,房间的灯大亮,然后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顺着池边的铁管竖梯下到了池中来。当看到我们身下的这些婴尸,看着那些尸体的分泌物和油脂被重重砸下的我们挤压出来,染在了我们三个衣服上,他们不由得肚中翻腾,脸色难看。
    其中一个面相青嫩的警察更是把头扭到一边,狂吐起来。
    池内的空气里有硫磺和碳酸化合物的化学气味,将我们身下的这些尸体发出的肉香所掩盖,然而都是很闷的,十分难闻,现在更是催人欲呕。
    青虚很快就被人反铐起来,而曹彦君站在我们旁边,问要不要找人扶你们出去?
    我摇头,缓缓爬起来,走到添加池的中间来。
    这个池子不大,十几个平方,除了我们刚才跌落的南角有一个小坑外,其余的都是平地,上面用细小的马赛克瓷砖,拼凑出一整幅画作来。%&*";这画作似乎是一个阵法,然而又好像蕴含着一个人像,因为太大了,又“身在此山中”的缘故,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警察押着青虚爬上去,杂毛小道也上去了,站在池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脸容奇怪。
    我摸着胸前的槐木牌,一瘸一拐地走到竖梯前,手上油油的,是刚才摸到的尸油,那些警察虽然看着我行动不便,但终究忍受不住心中的嫌恶和恐惧,并没有伸出手来拉我一把,我只有勉力爬上来,只见那充满泥垢的池中,是一副巨大的八卦阵图,而最中心,竟然是一副大黑天的三头六臂像。
    邪灵教!青虚居然跟邪灵教有关系?
    我转头张望这房间,只见黑暗中的角落由红线圈起,天皇号令牌、道经师宝印、“青、红、黄、白、黑五色令旗”、三清铃、牛角吹、引磬、法鼓、铛、钹、铜盘、坛布、步罡毯、金钱剑……一应具有,分布各置,显得十分有章法,我走过去,只见在左边一处,被人胡乱地踩踏。
    想来便是国字脸一伙冲进此处,将这阵法破坏,导致被镇压的怨灵四起吧?
    我轻叹了一声,问杂毛小道怎么处理?
    口鼻中皆是鲜血的杂毛小道惨然一笑,说这个地方蕴含的怨灵,大多都集中在了那具蟒皮之中,已被他破去,将这些布阵的法器小心收敛即可。阵中阴灵已去,后事都好办理,比如池中的这些婴尸,比如外面被怨灵浸染的尸体,这些都要焚烧成灰后,找个阳气足的山头或者松柏间埋下。
    不过这些事情,曹彦君他们自然会做,不用我们担心。
    看我脸上露出了内疚,杂毛小道拍了拍我,简单地说:“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我们也管不了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上面去,这么大的事情,相信即使龙虎山想要压着,也无力,毕竟大师兄他们都盯着呢青虚此次的作为,超出底线了。”
    青虚被押在我们面前,我揪着这个家伙的衣领,问小妖朵朵到底在哪里?
    他笑了,说那个小妖精叫做小妖朵朵啊?这么长的名字……呵呵,原来你们两个真的是债主啊?想知道的话,把我放出去再说吧,不然,即使我死了,你们也永远不要想找到它!
    “你!”听到青虚的话语,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然而看着被押下去的他,却毫无办法我可以给他下蛊,可以弄死他,但是依他的疯狂,却绝对不能够屈服的。
    见过了大恶的人,要么恐惧,要么超脱。他可以没有底线,而我们却不得不遵守这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曹彦君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这回证据确凿了,谁都救不了他,老赵已经动用关系,联系了省公安厅的专家,到时候对这件案子进行突击审讯,一切都会明了的,你的那个朋友,我们也会帮你找回来的,放心,要相信政府!
    抓到了青虚,我本来还是蛮开心的,然而听到这***一撂狠话,而曹彦君又这么说,心里又不安起来。
    我以前很相信别人,但是信得多了,也就不信了。
    不过杂毛小道搭着我的肩膀,嘴角有一丝笑容,说没事,到时候我们申请一起审问。术业有专攻,*术这东西,你小子肯定比我擅长,这个吊毛虽然厉害,到时候朵朵、肥肥轮番上,容不得他不说。嘿嘿……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也笑了,说也是。看着他脸色苍白,我问你没事吧?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个吊毛忒厉害了,先前就被他踹了几脚,后来被那个怨灵巨蛇爆炸的怨气击伤,估计回去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而且我这血虎红翡玉刀刚刚成型不久,还未成熟,估计这一趟用完,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再用……
    我笑了笑,说不错,已经很牛逼了,你这制符的本事,快赶上你师叔公李道子了吧?
    杂毛小道眼睛发亮,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声:“李道子,那是一座我们永远都需要仰望的丰碑……”
    因为身上都是脏兮兮,我们两个也忌讳不得,相互搀扶着到了附近的冲凉房里,将身上这污垢给冲洗了一番,我大腿上面的伤口崩开了几次,这会儿好歹给肥虫子止住了血,痒痒麻麻的,有些难受。小戚和老五找来了两套衣裳,给我们换上,然后在他们的搀扶下,缓步走出温泉山庄。
    山庄门口牌坊处一片热闹,警车、救护车一大串,人员忙上忙下,曹彦君在机房那里主持破阵,整个山庄重启了光芒,不再黑暗。我看到好多涉案人员被抓进了警车,但是却没有看到青洞道人和那个叫做青玄的黑衣道人。
    那两个家伙可是青虚最重要的协同要犯,这一次逃脱了,可是放虎归了山。
    看到被小戚扶着走出来的我,之前跟我争吵的那个胖子迎了上来,握着我的手说他听警察说了,知道我这高人当时是在转移罪犯的注意力,感谢我救了他的命。他叫江山,以后在城南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
    我扫视了一圈,看到了二蛋,他被人拷着,拖进了警车,他也发现了我,嘴角往上翘,手往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十分嚣张。
    这动作很帅气,叫做斩首。
    江胖子见我看那二蛋,得意地跟我说,是他跟警察举报的,那个臭小子,你把大伙儿救了,他居然恩将仇报,突然捅你一刀,实在是太可恶了。唉,你的伤好了一点儿没有?我点头,说好了一点,有劳挂念。江胖子朝着远处的救护车招呼,说这里有伤者,两个医生听到,立刻拖着担架车过来,把我扶上去。
    我看到杂毛小道也躺在担架车上,想着既然青虚被抓,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先治伤的好。
    朋友之间,不能够太自私。
    而且曹彦君那边也未必沟通好,人家警察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这根葱。
    可能是关掉了信号干扰器,我上车的时候接到了曹彦君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他刚刚已经汇报了黑手双城陈志程,上面会派人下来接手,不过他暂时会留在这里处理这些尸体和残局,不要变成瘟疫才好。他让我放宽心,如果有必要,等我伤好,一定让我参与审讯过程,把我的那个朋友找出来的。
    我对他再次表示了感谢,虽然感觉隐忧,但是我感觉几番争斗下来,身体也熬不住了,只有由着救护车把我送往医院去。
    到医院治疗缝合的这些事情自然不提,我被打了麻药,昏昏沉沉睡去,做梦都是如何审讯青虚,各种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的招数,纷呈迭出,然后青虚就招了,而小妖朵朵则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来。
    梦中的美事让我心情愉悦,早上都是含着笑醒过来的。
    虽然有着金蚕蛊,但是二蛋捅的一刀,仍然让我受伤不轻,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发现小戚守了我一夜,问杂毛小道怎么样,他告诉我没事了,道长睡得香甜得很,是体力透支了,本身是没有多大事的。我给他开了一个单子,是万三爷给我的,每次用过恶魔巫手,都要熬药煎服一番。
    然而我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曹彦君声音沉重地告诉我:青虚跑了。

猜你喜欢: 《大地母亲光忽悠你》 《神赐诅咒》 《凤命难辞》 《嫡后归来》 《通灵猎人》 《系统的超级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