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深夜被掳

    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由得要吐出一口老血来。%&*";
    我对着曹彦君一通臭骂,撕破脸皮地呵斥,他一言不发,直到最后,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彦君告诉我,昨夜他在温泉山庄指挥处理完这些尸体后,将山庄给查封了,回来又参与了对青虚的审讯工作,忙到了凌晨。但是青虚那老小子的嘴巴十分硬,怎么撬都撬不开,还将他好一阵羞辱。他并不是本地的工作人员,只是协同,负责此案的是刑警队副队长于冠涛,老于没有办法了,就先送青虚回看守所,明天再查。
    结果,不知道青虚勾结了谁,反正那个家伙就在路上跑掉了,他是今天早晨得到的消息,立即通知了我。
    我日……
    我牙包谷咬得死硬,我和杂毛小道费尽千辛万苦把青虚那个家伙给抓住,结果一夜的功夫,那***就跑得没踪没影了。不过这又能怪谁呢?曹彦君他并不是本地的办案人员,若不是大师兄打了招呼,说不定他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而本地的这些警察,哪里会是青虚的对手?
    顿时间,无数的懊悔就浮到了我的心头,我想起了青虚在添加池旁的狂笑,他说一切都没有结束,说的是那么笃定,我当时怎么就没想明白呢?这里可是青虚的主场,我怎么会如此大意呢?
    更重要的是,青虚已然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就是奔着小妖朵朵来的,这个家伙会不会不顾一切,提前把小妖朵朵给炼化了呢?
    要真如此,我们这一趟,可真的就把那小狐媚子给害了。
    这个时候小戚走进病房来,手上端着一碗煎熬好的汤药,正是平和我双手的药,见我脸色铁青,便把汤药放在了一旁,问我怎么回事?我黑着脸,说青虚那***逃走了。小戚吓了一大跳,过了好一会,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不由得担忧地说道:“这个家伙向来都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现在说不定已经开始着手报复了……”
    曹彦君的电话并没有挂,他在电话那头宽慰我,说陈老大已经联系了龙虎山,让他们把勾结邪教的青虚交出来,不然不要怪他不客气,到时候他肯定亲自插手了。相信那边的话会传到,你朋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的。i^
    曹彦君并不知道我那所谓的朋友,并不是人,而是一个小妖精,所以才会如此。
    我闭上了眼睛,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中午的时候,杂毛小道也知道了此事,他穿着病号服来到了我的房间,见我脸色铁青生硬,无尽的愤怒在胸中堆积,叫小戚和老五出了病房,十分严肃地跟我说小毒物,你这个样子,不但对营救小妖没有用处,而且会对你的伤势,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对修为,都有着很深刻的干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当你做到了真正的放下,你才能够运筹帷幄,真正地决定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盲目的等待,你知道么?
    我长舒了几口气,说辛辛苦苦忙碌,一夜回到解放前,你叫我如何释怀?而且现在小妖的处境,只怕比之前要危险百倍,我怎么能够淡定?
    杂毛小道不语,从怀中摸索出两枚带着绿色锈迹的铜钱,一枚放在我手,一枚自己握着,然后让我们同时抛下。
    两枚铜钱在地上转悠一会,一正一反,杂毛小道观察了一番,抬头看我,摸着自己的胸口,说小毒物,我老萧以人格保证,小妖她现在还没有事,至少这几天并无问题,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养伤,完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知道没?
    看着杂毛小道从未有的严肃表情,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曹彦君和一个高眉深目、一脸沧桑的中年男人走进来。打完招呼,他跟我介绍,说这是案子的负责人于冠涛,老于,有些案情要谈。我点头,然后大家坐了下来。对于青虚的逃走,老曹之前已经给了我解释,我并没有再继续追究的意思,这次来,老于问我认不认识郭天宁?
    我想了半天,记起来郭天宁就是那帮小偷的头目国字脸,说知道,是这次温泉山庄案的死者,怎么了?
    他笑了,说郭天宁没死,就是被钝物击中了后心,受了重伤岔过气了,医院已经抢救过来了;不过医生说他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他们治不好。后来经过了解,郭天宁说你曾经对他下过蛊毒,只有你能解,所以让小曹带着过来跟你确认。
    如果是,请你帮忙解一下虽然是犯罪嫌疑人,但还是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的。
    听到老于的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之前看到国字脸躺倒在地上,口冒鲜血,而那个二蛋二话不说就跑了,我只当他是死了,络腮胡追得急,生死关头,哪里还来得及确认?后来回想起来,总觉得心中自责,认为他的死多少也与我有些关系,于是内疚得不行,现在证实了没事,心中也放下了一丝负担。我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说没事的,我去或者他来,都可以,然后还要用黑木耳和银耳煎服,三日即可解除。
    老于说这个急不急?若是急,还是劳烦你去一趟吧,他是613大案的重要嫌疑人,看管严密,一时半会不好转移。
    我愣了,问什么613大案?
    见我不知情,老于跟我解释,说郭天宁一伙人曾经在金陵犯过案子,一起很严重的入室强奸杀人案,一家四口人全部都被残忍地杀害,这个事情六月份上过报纸头条。我们本来也不知道,后来收敛尸身的时候,有个干警认出死去的吴金萍,跟六年前的一起拐卖妇女卖淫案有关,于是连番审问,由案犯成员相互攀咬,才知晓的。
    曹彦君接着说,这可是案中有案,目前已经抓获了四人,确定两名已经死亡,还有两名已经在逃。
    我心中发冷,没想到这伙人居然如此凶残。我原本以为他们仅仅就是一个盗窃团伙,却没想到如此无恶不作。不过这也解释了他们为何一见到我就敢杀我,而且二蛋暴起袭击我的时候,杀气和手段是如此的纯熟老练。
    一般的盗贼团伙,哪里会有这般凶悍?
    老于告诉我,郭天宁是东北贼王周志佳的高徒,而且是最凶残的一个,在东北三省很出名;后来带队南下,在金陵魔都一带活动,因为一向都小心谨慎,聪明狡诈,所以很难有人知道其真实面貌。大概是因为613大案的风声太紧,所以才到了我们这个小地方来,倒是让我们得了这天大功劳。
    我并没有心思关心那个跟我没有多大关系的家伙,只问青虚现在在哪里?
    老于说已经开始全面通缉了,整个赣北的公安系统都在盘查,大规模扫网,而且上面也在派遣精兵强将前来,那个家伙蹦跶不了多久的。他说得笃定,而我却心忧得很,交谈了一番,因为同处于一个医院,便由人推着轮椅,把我送到了国字脸待着的重症病房,给他解了蛊。
    国字脸已然清醒,显然显然被审讯过了,看着我的眼神一片阴鸷。
    我问他怎么触动的那阵法,搞成了这副模样?
    他冷笑,说温荣死了,金萍也死了,你就等着陪葬吧……我眉头一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都被关押在这里了,还能够对我怎么的?他冷笑,闭口不言。见他死鸭子嘴硬,我也不想多做纠缠,给他解了蛊,返回了病房。到了晚上,我才知道国字脸说的时候什么意思我接到了电话,说曹彦君的同门师兄易文去我宾馆的房间取东西的时候,遭到袭击,差一点就死了。
    原来那国字脸一伙人里那两个在逃的成员,居然潜伏到了我宾馆的房间里,准备了一瓶浓硫酸,等着我返回之后,将我给解诀。
    还好易文是个练家子,反应迅速,然而手臂却也沾染到了一些。
    虽然及时处理,却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对于这件事情,我真的是十分内疚,易文本来好好的开着自家的香烛店,这次仅仅是过来帮忙的,结果还被硫酸烧伤,住进了医院。好在易文虽然没有什么修道天赋,但是十多年的基本功还在,那两个家伙并没有逃脱,被他下了重手,现在也住进了医院,陪着国字脸一起。
    我和杂毛小道并非常人,所以在医院住了两天,便出了院,其间上面派了好多人来参与此案,我们也被无数次问询,还来了两个龙虎山的道士,都是青虚的师叔辈,拍着胸脯跟我们说一定会清理门户,将那个勾结邪教的不肖逆徒给抓获,然而两天过后,依然还是没有消息。
    事到如今,曹彦君的朋友们都散了,我和杂毛小道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唯有等待。
    出了院后,我们仍然住进了原来的宾馆,那夜我和杂毛小道谈了很久,相互愁绪满怀,各自回房睡去。然而到了深夜,我突然感觉到心头一阵悸动,刚一张开眼睛,就被猛然一击,感到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猜你喜欢: 《少女引魂师》 《恶魔手机》 《逍遥兵王俏警花》 《重生之无双战防》 《中宫》 《重生之凤女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