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剑名雷罚

    看着这个据说长得很像陶陶的女孩子,我实在有一些无语:这莫非就是前世注定的孽缘?
    然而小澜并不知晓这些,当她见到顶头上司居然是我和杂毛小道,兴奋得差一点儿跳起来,眉目都舒展了,喜笑颜开,艳光四射。i^不过顾老板确实一个察言观色的主儿,见我和杂毛小道变了脸色,而以杂毛小道最为尴尬,便在开工饭席间的空隙,在卫生间拦住我,问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全说,只是将这里面的一些缘由讲明,顾老板十分无奈,问这人到底要不要用呢?当时招人的时候看这小姑娘又漂亮又机灵,只当是给你们发福利,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戏……
    我也无法做主,便问杂毛小道,他沉默了一些,说红尘因果,世事相连,既然已成定数,便不要再去刻意更改了。我点头表示知道,但总感觉这小子似乎有一些暗喜难道是我的错觉?
    茅晋风水咨询事务所位在cbd一栋高层写字楼的十一层,空间还算很大,我和杂毛小道有专门的办公室,还有财务室、会议室、咖啡茶水间,以及前台接待处和办公大厅,人少,便宽松一些,虽然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整体装修有些偏老气,也有一些宗教色彩,但是站在办公室里往外望,居高临下的感觉确实很爽,意气风发。
    对于事务所的人员构成,我十分满意:公共事务专员苏梦麟负责处理政府、客户以及日常的管理事宜,他是顾老板派来做联络的,相当于三把手,这个人我以前就认识,是个精明而知分寸的人,嘴也严,对于顾老板肯放他过来,我十分意外;简四虽然看着年轻可爱,但在业务上却是一个熟悉的老财务,相对于这个沉默寡言的行业作风来说,实在是不错的妹子;小澜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声音甜美,说话有一股勾人魂魄的味道,无论是做前台充场面,还是做客服接电话,都是一流的选择。
    至于我们手下的三个事务助理,更是各有千秋。
    老万这个老油条,因为兴趣的原因,对珠三角几个城市熟络得很,又是个知趣的人精,知根知底,用着妥当;小俊虽说有一些前科,但这几次生死下来,对我和杂毛小道倒是很崇拜的,会开车,也会开枪,旁门左道的东西懂得也多,对于古物的了解也不俗,办事老练,最关键的是虎皮猫大人看上的,自然不错;算命女先生张艾妮,外号铁嘴张,是杂毛小道以前在街头摆摊时遇到的朋友,无师承,自学成材,学得虽杂乱,但是口才不错,忽悠人是一把好手,所以杂毛小道请她过来镇场面,除了保底工资之外,还有分成,待遇一等一的好。%&*";
    事务所一开张之后,并没有什么生意,主要还是因为我和杂毛小道这倆老大在这地界没啥子名头。
    不过我们也不担心,做这一行,讲究的是一个“闷声发大财”、“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行业口碑这东西,需要用案子来慢慢累积,口口相传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且也不需要搞得家喻户晓那么高调,只要某些有实力又有需求的潜在消费者知道,便算是成功了。
    因为有这顾老板这个关系户,我们高枕无忧,除了每日由杂毛小道给我们讲些命理课程之外,便是对办公场所进行风水改造,添置些行头。
    如此晃晃悠悠到了二月中旬,杂毛小道讲得烦腻,接到小叔的电话,说他托人做的那柄雷击桃木剑,那老师傅已经加急完成了。小叔告诉我们,说老师傅做了一辈子的道剑,平生最得意的作品有三,这桃木剑便算是第三把。他制完这剑之后,意兴阑珊,整个人都垮了,便决定收山不做了。
    杂毛小道兴奋得很,立刻带着小俊乘飞机北上,去取那雷击桃木剑。
    我并没有跟着一起去,毕竟家里面总还算是有一摊事情。小妖的身份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这件事多亏了赵中华,这破烂掌柜的以前混迹于秘密战线,多重身份是必须的,所以托了关系,帮小妖落了户,孤儿院出身,由掌柜的一个战友领养,大名叫陆夭夭。如此行走于市井之中,倒也不怯什么,只是说到上学这个问题,小妖朵朵无比厌烦,抵死不从,成为失学儿童,每日混迹于事务所里,让人诧异。
    她不愿,可怜朵朵还想着上学,她在修炼和做家务的空闲之余,还拿着小学一二年级的课本在学习。
    小妖当学生不行,却是个好为人师的性子,她也搞不定算术、英语什么的,然而古文却是一级棒,整日督促着自己的小姐妹背诵百家姓、千字文,还有那弟子规,琅琅上口,真的不知道这个草木成精的小妖精,国学怎么这么厉害的。
    悠闲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到了三月上旬,顾老板那里就逐渐来了生意,不过都是些家居风水布局、八字算命、解梦转运之类的事情,这些杂毛小道颇有研究,便都由他出面解决。
    然而因为都不是什么时效性的单子,风评的好坏,一时半会是看不出来的,不过人靠衣装马靠鞍,我之前对把地址选在这租金超贵的cbd办公楼而不是寻常的街头巷尾十分疑惑和不解,直到客户来到事务所,看到这大气中又带着庄严沉重的装潢,看着那些飞扬的黄符纸、五色令旗、旗幡以及让人赏心悦目的玄学风水法阵布置和构局,都不由得高看一眼。
    当他们看到杂毛小道办公室里那琳琅满目的荣誉证书、牌匾以及他自书的“道”字条幅,皆都深信不疑起来。
    一身白色唐装的杂毛小道装起波伊来,简直是惟妙惟肖,宝相庄严,让人信服。
    他一天只做三个案子,多了就排在明天,明天排后天。这便是易学大师的架子,必须端着,跟苹果公司的饥饿销售原理,是一样一样的。当然一开始自然不会有这么多,这便当作是一种规矩,先立在这里。他老人家毕竟不会整日坐班,除了那血虎红翡之外,又多了一把名为“雷罚”的桃木剑,需要温养。
    况且,东官这花花世界,无数*罗帐、粉红骷髅,需要他老人家去护理。
    然而让我疑惑的也正是这里,放着小澜这七分大美女在事务所里让老万和小俊垂涎调戏,自己却每日晚上出去灯红酒绿,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问题,香港那边的市场已经呈现了饱和的状态,整个行业都十分成熟了,顾老板即时是舌灿如莲,也招不来太多的客户,东官以及珠三角这边也是高手如林,市场大多都已经被占领。不过这世界上只要有人,便会有鬼,也会有人疑神疑鬼,这便是商机,所以几个星期下来,生意倒也还算是有,只是惨淡。
    现如今,酒香也怕巷子深,何况是这类讲究口碑的风水咨询行业呢?作为合伙人,面对着开张一个月来的惨淡生意,我开始有些头疼起公司的经营状况来,对摊子铺得过大的现状,心有疑问。
    然而真正的转机出现了,应在了雪瑞的父亲李家湖身上。
    当得知我们搞了这么一个事务所之后,李家湖后悔莫及,扬言要追加资金入股,顾老板自然不肯答应,两个中年老狐狸一番交锋之后,顾老板终于答应让了一成的股份给李家湖,让其做了一个名誉股东。
    得了股份的李家湖立刻开始发挥自己长袖善舞的手段,游说他们李家关联的一部分家族企业和各子公司,与事务所签署了顾问合同,给事务所带来了第一笔真正可靠的大单,同时他还向东官一家正在筹资兴建的楼盘极力推荐了我们,那家房产公司老板是李家湖的老朋友,迫于颜面,于是便答应了。
    这个时候的顾老板才算是真正的喜笑颜开,见人就说,像李先生这样的战略投资者,越多越好。
    于是三月份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老万跟着我,小俊跟着杂毛小道,四处跑,剩下铁嘴张坐镇公司,而小妖朵朵则也霸占了我的办公室,将这房间弄得跟花房一样,玻璃幕墙上装着三层厚厚的窗帘,经常和朵朵留在这里,一起看鬼电影;偶尔她也会调戏一下这里的工作人员,让他们的神经变得粗大。
    当然,如果碰到比较难缠的主顾,她也会出面来解决,往往一语中的。
    这样忙碌的日子是充满挑战的,也是让人怀念的,那个楼盘的风水策划是我和杂毛小道一起做的,我跟着也学到了很多堪舆的学问和实践,到了真正开建的时候,我们总算是闲了下来,松了一口气。不过等简四给我签报销发票的时候,这才发现我的办公室这生机盎然,才发现这些好多死贵死贵的音响和投影机,花了多少钱。
    天啊,这小妖朵朵都学会网购了!这可让人怎么活啊?
    三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我握着一堆单据,对小妖和朵朵两个小屁孩子进行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批评,并且阐述了艰苦创业的必要性,说得口水快干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夸张的吸气声。我将门打开一条缝,看见一个扎马尾的干练女人和两个膘肥体壮的保镖,正簇拥着一个戴着墨镜的漂亮女人,出现在了茅晋事务所里。

猜你喜欢: 《重力战线》 《当重生遇上穿越》 《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领主养成手册》 《绝盛》 《山寺杏花之寻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