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伙伴,旧日仇

    人生的际遇总是奇妙之极,又或者这个世界的圈子真的太小。请在138看书,热门小说抢先阅读!
    在南方市总局的小会议室,我看到了南方省另外两个被推荐上来的集训人员,居然算是我的相识说是老相识,其实也不是很准确,茅山宗出生的黄鹏飞因为与我有过几次龌龊,我自然记得名字的,另外一个面目清秀、小眼睛娃娃脸女孩儿,我虽然记得在浩湾广场最后的时候,身穿红色上衣的她曾经出现过,匆匆一瞥,却并不知道姓名,也不知道其来历。
    尔后经过领导介绍,才得知她叫作朱晨晨,来自阿根的家乡江门,学是家传的手艺。
    早就听赵中华说过集训营名额难求,主要还是因为一旦能合格出来,便能够在不久的将来,走上更重要的岗位,而且这还可以当作一种资历,作为内部评审的重要依据。所以能够进入其中,一般都是一时之翘楚。学员的来源有三处,其一是各省分局里表现优异的年轻职员,其二是名门正派的真传子弟,其三便是分设各地、披着各种名头办学的神学院中,拿到优异奖学金的学生。
    总之一句话,能够进入集训营的,都是在某一领域有所成就、但还不成熟的精英分子,要么自己有本事,要么靠山有本事。
    黄鹏飞有个主持茅山宗日常事务的舅舅,又跟**乃至袖手双城一系走得十分近,所以得了这么一个名额,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但是这个朱晨晨,倒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作为南方省局派选的人材,省局的有关领导自然会接见,并且笼络之,一番情深意重的叮嘱之后,才派车将我们送往机场。
    车上的时候,我与朱晨晨交谈,得知她居然跟欧阳指间老先生沾亲带故,让我瞬间就感觉亲切起来。
    其实这个圈子并不算大,欧阳指间当年在江门当赤脚医生的时候,因同属道门,便与朱晨晨的祖父有深交,后来见她祖父有本事,心中猎奇,才有了四十岁的时候参加了张延年老先生“易经函授班”的冲动,几年历练,终成大器。
    有了这层关系,我和朱晨晨便开始熟络起来,她是个比较开朗的女孩子,也不大,二十四岁未满,虽然不知道本事,但是神清气爽,眸子间有精光,言语间虽多少也有些锋芒,但总体来说,还算是好相处。
    我因为闯荡了许多地方,也肯读书,平日里待人接物的水平还不错,所以跟这女孩子还算是聊得来,车里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这和谐的场面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黄鹏飞十分不爽,脸色阴霾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地出言责难我,说就是因为我,把原本属于夏宇新的名额给顶替了这疤脸小子什么人物?蛮荒之地来的乡下小子,怎么能够跟阁皂山卧云庵的弟子相比,定是走了后门的。
    我和朱晨晨停住了话语,面对着黄鹏飞这直截了当的挑衅,我微微冷笑,说这名额是你大师兄给的,而且也不算是走后门,是择优挑选,陈老大看人的眼光,自然是比你强的,你若有意见,去找他便是。
    见我拿出黑手双城来压他,黄鹏飞下意识地反抗,不屑地说陈志程不过是外门的大弟子,在茅山宗里面算不得顶尖的大人物……说到一半,他见到司机和朱晨晨一同好奇地望过来,多少也有了一些保密原则,止住了这话题,回头望向朱晨晨,说你别看陆左说得跟欧阳老先生多熟的样子,事实上要不是他和萧克明那个弃徒,老先生说不定也不会死在那个阴暗的地下室呢!
    我听到黄鹂飞再次提及杂毛小道,心中一阵邪火,终于忍耐不住,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要是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我让你横着出去?
    我是见惯生死的人,发起怒来,自然有一股尸山血海的杀气,这东西玄之又玄,但是黄鹂飞却能够实实在在地感受得到。他也只是个图口舌之快的粗鄙之人,见我认真,倘若闹将起来,说不定这集训营的好事就泡汤了,于是心中就有些虚,朱晨晨和那个开车的司机这一番劝慰,便下了个台阶不再言语。
    我见他不说话,但心中好像有一团茅草堵着一样,有一种早上出门踩到狗屎的不痛快。
    这一番争吵,导致我们都沉默了,朱晨晨是个极有眼色的女生,情况未明之前也不作过多表态,戴上耳机开始听起了音乐来,前往机场和飞行的整个行程乏味得很,自不必言。
    到达了春城的巫家坝国际机场,已经是下午时分,有人举着牌子来接我们,是普通的工作人员,也不多说什么,上了军牌奥迪之后直接往南行,行了一个多钟头,越过田地和城市、繁华的人群,最后来到了一处周围皆是高大梧桐的幽静大院前停下车,正当门,挂着名为“红河培训基地”的老旧招牌。
    工作人员让我们带着行李走进了院门,里面有几进六七十年代的老建筑群,来往的人不多,但是从进去需要办理的复杂手续来看,实际上是一个门禁十分严格的场所。脚下是青石板,缝隙里还有一些杂草倔强地伸出来,两侧皆是茂密的树林,有下午温暖的阳光从繁茂的树叶间洒落下来,如同金子一般。
    春城美丽而温暖的环境,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
    我是个实际的人,黄鹏飞对于我来说仅仅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为了他生了这么久的气,实在是不值得。带着好奇的目光,我左右打量,试着从过往的行人和建筑里,找出一些不凡来。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个地方跟一些高门大宅的老机关,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些人也只是很普通的人员而已。
    过来接我们的那个工作人员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性子沉闷,只说这个地方是要让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学员在这里汇合集中,现在这里做几天理论培训,然后再前往培训基地。
    敢情这里并不是集训营啊,我恍然大悟,门口那个培训基地的牌子误导了我。
    走进前面一栋三层小楼,立刻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迎了上来,跟接我们的工作人员作了沟通之后,很热情地欢迎我们,并且作了自我介绍,叫做朱轲,算是朱晨晨的本家,他是西南局的工作人员,负责这一次集训营的统筹工作其实也就是管理所有学员和教官的后勤啦计划之类的,是个打杂的伙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来帮忙解决。
    他虽然说得谦逊,但是我却意识到这是个关键的职位,连忙热情地握手,自我介绍,然后说一些多多关照的话语;朱晨晨也是个会攀关系的女孩儿,接着本家的由头,与朱轲硬认了亲戚,喊轲哥。
    唯有这黄鹏飞,似乎觉得自己有个茅山宗话事人的舅舅,便十分了不起一般,不咸不淡的。
    朱轲三十多岁的年纪就能够坐上这样的位置,自然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也不计较这些,带着我们去办公室做了登记领牌,又亲自带着我们先去分配的宿舍住下,等待第二天早上的动员大会。
    这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房间是四人一间的那种学生宿舍式的格局,上下铺,天花顶斑驳,被子里也透着一股子洗衣粉的味道。因为来自于同一地区,我自然和黄鹏飞分配在了一个宿舍。他虽然出生于茅山宗,但是在经济发达的南方省厮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是受不了这种简陋,而且更何况是与我这个让他十分看不起的家伙同处一室,待朱轲走了之后便不断地抱怨,像苍蝇一样嗡嗡嗡讲个不停。
    说实话,黄鹏飞这个人的为人处事,跟我以前碰到的贾微,是一样一样的,让人嫌恶。
    比起黄鹏飞的怨气,我却是有一些小小的新鲜感。
    我以前说过,我因为年纪太小,高考的时候懵懂落了榜,然后跑到南方省开始了打工生涯,什么苦都吃过,看到往昔的同学们纷纷进了象牙塔,深造学业,享受着美好的大学生活,说不羡慕,这真的是假话说句不怕大家笑话的话,我至今都还在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努力读书。
    虽然我收获了另一种同样精彩的人生,但是也留下了难以挽回的遗憾。
    所以这种类似于大学宿舍的房间,倒是让我感到无比的新鲜和好感。在黄鹏飞的咒骂声中,我整理好了行李,没过一会儿,朱轲又领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个英俊的络腮胡,一个脖子长了颗大痦子的老实男,分别叫做秦振和滕晓,来自隔壁广南省。人生四大铁,便有这同窗这一项,能够来参加集训营的都是业内精英,像黄鹏飞这般孤傲性子的人毕竟是少数,于是在一起热情地自我介绍,不一会儿就称兄道弟,好是一番热闹。
    黄鹏飞依旧把自家舅舅杨知修的名头抬出来,秦振和滕晓先是一愣,尔后则呵呵笑,说久仰久仰。
    我猜想两人心中肯定在说:“傻波伊,傻波伊……”
    正聊得热闹,突然房门被推开,我转头一瞧,又惊又喜,没想到分别不久,又见到他了。

猜你喜欢: 《一世执仙》 《老子要出人头地》 《特种兵之龙刃》 《我在游戏世界的日子》 《纯阳武神》 《重生我真的是恶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