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慧明和尚的下马威

    来人正是在影潭分手不久的林齐鸣,算得上是大师兄的心腹手下。飘天文学
    林齐鸣和我在影潭时便已然十分熟络,我很惊喜地跟他问好,然后疑惑地问他怎么过来了?林齐鸣冲着里面三人点了点头,然后拉我出来,说找一个地方叙叙旧,私聊。我们的宿舍在二楼,走过昏暗的楼道,踩着吱吱呀呀的楼板,来到了这栋陈旧楼房前面的一颗大槐树下,两人蹲起来。
    林齐鸣告诉我,大师兄当初回去处理好青虚的事情之后,抽空帮我报了名,便再次返回黎巴嫩去出外勤。
    结果等到他三月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局里面有人弄了鬼,将总教官定成了本来应该在青山界守林的慧明大师;大师兄胸有沟壑,自然知道慧明与我们之间的龌蹉,也知道这些矛盾的缘由,几乎调解不了,于是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派了手下的他和另外一个人过集训营来做助教。
    这并不是帮我,只是监督慧明大师不要恶向胆边生,忍不住顺手就将我给结果了……
    我挠挠头,说慧明大师与我本无仇怨,而且我在青山界屡次帮助他女儿贾微,似乎应该也有一些香火情分吧?
    林齐鸣皱眉,说结果呢?我无语凝噎,他冷声笑道:“陆左,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现在的结果,是他老女儿死了,尸骨无存,你们待了那几天的深涧怎么也找不到,即使慧明能压下心头这股邪火,他老婆呢?你可能不知道宁海玲那个老妖婆,嘶……
    林齐鸣似乎想到了什么悲惨的往事,深吸了一口冷气,不再言语。
    我沉默了,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次集训要凶多吉少了。
    我问他一个月的集训大概是要搞些什么东西?
    林齐鸣告诉我,第一,要在这红河培训基地听教员的讲课,接受组织最新理论成果的培训;第二,要听取总局和泛宗教联盟领导的形势政策报告和有关当今世界的报告,了解世界大势,了解宗教和民族政策制定的过程和执行这些政策需要把握的重点问题;第三就是学员之间的交流和探讨这是纯粹的理论教程,上面的强制要求,思想教育部分,为期会在三天左右。
    而后,我们将前往设在高黎贡山无人山谷的集训营里,进行业务水平的提高集训,这一部分会有十五天,到时候将会进行学员的成绩验收,不及格者将要被淘汰;之后的十多天,是实践部分,可能会是野外拉练,也可能会是出任务,或者是对抗赛。
    这些是大致的安排,但是具体的文件计划,除了总局和集训营总教官,其他人都不能提前知晓。
    我听得入神,感觉似乎还是一件蛮值得期待的事情。
    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有林齐鸣和另外一位叫做尹悦的助教帮忙,似乎也不用很惧怕这慧明,于是连番道谢,说多谢他和未露面的那位姐姐出马了。林齐鸣笑了,说客气,其实他们这一年也是忙乱,来到集训营中,也算是空出了时间,沉淀沉淀,比常年出那紧张的任务,要轻松多了。
    我问他最近很忙么?林齐鸣点头,说是,最近到处都很乱,不过还好,基本上都是些小事情。
    我与他交谈了一会儿,除了谈工作,还聊到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譬如结婚了没有啊,哪里人之类的,拉近距离,增进感情。林齐鸣是个极为健谈的人,也爽朗,不知不觉我们就蹲了小半个钟头,腿发麻。待天色已晚,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说好吧,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我们回见吧。
    我与林齐鸣告别,返回了宿舍,发现秦振和滕晓对坐在床边,正在用一根比木筷还要长半截的竹棍儿互刺,一刺一闪,十分灵活,而黄鹏飞则不见了踪影。
    见我进来,两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站起来,问我咋一进来就跟那教官这么熟络?
    我诧异,说你们怎么知道是教官的?
    长相颇有粗犷之美的络腮胡男秦振举起胸前的学员牌,说喏,学员的都是白色的,工作人员是绿色的,只有那教官才是蓝色的,刚刚领到的学员手册,你没有翻看么?我想起来朱轲似乎给了我一个小本子,但是太忙了,也没有注意翻看。
    我回答说是以前出任务的时候,认识的,见到我在这里,过来打一个招呼而已。
    聊到任务,大家就有了共同话题,秦振他是百色革命老区的,家传的古壮族演尸舞,祭祀拜灵的广南的癫蛊你晓得么?起源地就是在我们那里,好多山精野怪的传说,危险得很,他便是捉住了两头水鬼,才进得这里的;滕晓却是广南民族大学神学班的应届毕业生,也不知道什么缘由,就进来了。
    我告诉他们,我是南方省东官市局的一名编外人员,自己合伙跟别人开了一家风水咨询事务所。
    两个人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说哦,原来是个老板啊?
    我谦虚地直摆手,说加一个“小”字,瞎混混而已。
    通过交流得知,参与这次集中营的人大部分都在三十岁以下,是新一代的精英团体,至少秦振和滕晓这二位,都是身有所长的人士,更不用说拽得上了天上去的黄鹏飞,虽然性格不怎么讨喜,但是实力我却曾在浩湾广场的地下室见过,算得上是个厉害的家伙。
    聊了一阵,我指着他们两个手中的竹棍,问刚刚在干嘛呢?
    他们告诉我在练习反应力,这是科班出生的滕晓所讲到的一种修行手段,一刺一往之中,涵盖了诸多套路剑法和最简单的格斗技,这东西就像《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和田伯光坐着比试的桥段一样。滕晓告诉我,他在学校的一位教师,曾用这么一跟竹筷,静坐于一间放满蚊虫的小黑屋,一晚上的功夫,用筷子刺死了五百多只蚊子,尸体堆叠在他身周,厚厚的一大层这便是境界。
    除了杂毛小道,我很少有跟“同龄人”这么交流,感觉进入了一片新天地,聊得十分畅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这大院里有公共食堂,我们晚上六点多钟跑去吃饭,伙食不算太好,但是油水管够。我见到了许多人,二三十个吧,有男有女,通通不超过三十来岁的年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十分富有朝气。我认识的人不多,找了一圈,跟我同来自南方省的黄鹏飞和朱晨晨,都没有见着。
    不过这里面有好多人都是相互熟识的,看到他们聚在一起聊天扯淡。
    匆匆吃晚饭,我们回宿舍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夜谈,不知不觉都到了深夜。
    因为人多,挤在槐木牌中的朵朵和小妖朵朵都没有出来,肥虫子也乖乖地沉眠无动静。黄鹏飞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直到了晚上十二点熄灯了,才返回来,默默地睡觉。
    靠,澡都不洗,真的是个邋遢鬼,还装个毛的贵族范?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久违的《运动员进行曲》中醒了过来,朱科长(朱轲)挨个宿舍敲门,叫我们起床用餐,然后参加集训营的动员大会。都是修行之人,自然不会赖床,我们很快就搞定了自己,去食堂里吃完了有稀饭油条和过桥米线的早餐,然后在八点钟的时候,准时在西侧大楼的小礼堂里面,参加了动员大会。
    在会堂上,时隔半年,我又见到了久违的慧明和尚。
    和我平日的称呼不同,慧明和尚并不是个秃头,而是一个有着浓密黑发、浓眉大眼的硬朗老者,身材魁梧,表情僵直,他据闻快80岁了,但瞧这外表,说只有50岁,常人也信。主持人介绍,说是西南局的创立宿老,是西南民族学院的荣誉教授,西南局的副巡视员(享副厅级待遇),为了培养新一代接班人,所以才过来的贾团结贾教官,是本次集训营的总教官!
    动员会一开始是一个总局下来的领导在讲话,重要意义和影响之类的,昏昏沉沉说了大半个小时,而后便是一层一层下来的各级领导,作为最后出场的重量级领导,慧明和尚被请上去说话的时候,长相有些跟***有些相似的他板着脸,往着台下这三十几个学员瞧了一圈,目光最后锁定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沉声说起了这一次集训营的意义,除了前面各领导所讲的,还有一点,便是要挖掘人才,应付逐渐迫在眉睫的危机,是什么危机呢?这个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但是我想跟你们说,很严重,要死很多人的。所以呢?这个集训营里,是不要废物的!我听说在这次选拔,为了混资历,有不少人加塞白露潭、王小加……陆左,你们三个人出列!
    他说出这三个名字的时候,几乎是在用了如同佛门狮子吼一般的音量,整个小礼堂里一片嗡嗡响。
    所有的学员,齐刷刷一片瞧了过来,看着两个怯弱弱走出来的女孩子,以及……我。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