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友谊对抗赛,开始

    特种部队在普通民众的认知中,一直都是个神秘的存在。%&*";
    他们是百里挑一的兵王,人员精干、装备精良、机动快速、训练有素、战斗力强,他们负责袭扰破坏、暗杀绑架、敌后侦察、窃取情报、心战宣传、特种警卫……在和平时期,他们每天进行着超越人体极限的体能训练,并且还要学习射击、格斗、刺杀和爆破技术,学会照相、窃听、通信、泅渡、滑雪、攀登和跳伞技术,学会警戒、侦察、搜索、捕俘、营救等技战术技能,以及掌握外语……
    和我们这些宗教局挑选出来的、体制内外的精干人员一样,他们也是国之利刃,是最值得国家和上级领导所信任的人。
    在某些领域,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他们也许能够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普遍掌握老一辈投身军伍的高人留下来的硬气功和格斗术,他们甚至在和平时期还与某些势力进行生死对决,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奉献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在影视剧以及真实的外媒介绍中,他们是绝对的强者。
    而我们所要面对的这30多人的特种兵,并不是“东北虎”、“西南猎鹰”、“老虎团”这类军区直属的特种部队,而是直属总参的精锐中队,外号红龙的王牌特种部队。王牌是什么概念,不是百里挑一,而是万里挑一!他们每天承受的体能训练,普遍是一般特种兵的1.5倍,无论从文化水平还是人员素质,都是全国顶尖的水平,可以说,他们是兵王之王。
    而我们是什么?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就是一群有些特殊的平民而已。
    当这个消息经过双方的教官一宣布之后,立刻就产生了轩然大波,除了少数变态洋洋自得、自认为要出人头地了之外,便即使是我,也不由得心中有一些忐忑人有所短,亦有所长,那些射击、爆破之类的,我这辈子估计都赶不上人家,而下蛊什么的,他们估计也头疼我但是格斗,这还真的就是两说了。
    特种兵的格斗训练,就如同每天的吃饭拉翔一样,如同呼吸一样,是自然到了极点的事情。
    每一个特种部队的成员,都是格斗方面的大师。
    而我,虽然跟杂毛小道、赵中华等人学过一些传统的武术套路和格斗技法,虽然有金蚕蛊改造,虽然也经历过许多生死关头,但若说到绝对的输赢,还真的说不准。%&*";
    一件事情的结果若是悬疑未定,就会变得十分有趣起来。
    对抗的头天晚上,我们一天的训练结束了,精疲力竭地来到食堂吃饭。
    深山的食堂,你不要指望它有多好,但是为了跟上训练的强度,油水十分大,也算得上是科学调配。训练营的教官,除了慧明、僵尸脸拔志刚和让人如沐春风的林齐鸣之外,还有包括尹悦在内五个助教,以及朱科长等一系列的后勤保障人员。五个助教的主要职责,就是给每一个学员建立一个训练档案,然后根据每人的体能和长处,来制定相应的训练计划,交给主教官。
    有了这计划,我们每个人的所有精力,都被榨得一滴都不剩。
    因为体能消耗过度,所以我们的食量普遍偏大,我在东官曾经十分羡慕镇虎门张伯那惊人的胃口,然而现在却发现自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起来。
    便连一开始吃得最少的朱晨晨和白露潭两人,现在吃饭的时候也只能够用“风卷残云”这四个字,才能够形容她们恐怖的吃相。
    时间过了不久,但是每个人都在变黑、变瘦……以及变强。
    集训营那段日子最企盼的三件事,便是泡澡、睡觉和吃饭,我们在食堂里边往口中倒食物,边在谈及第二天的友谊对抗赛,均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担忧。
    我们被要求不能够动用除格斗以外的任何手法,包括巫术、请神以及其他的东西,纯粹凭借着*的力量去对抗,这简直就是被束缚着手脚来作战。
    虽然说是友谊对抗赛,但倘若是输了,我们定然要被慧明那个老和尚嘲笑到羞愤而死的。
    别人输得起,我和白露潭、王小加,可真的输不起。
    我们曾经发誓要让慧明刮目相看的!
    说到这里,白露潭就忍不住地发愁,年纪轻轻的她可是一名落花洞女,是神的女人什么是落花洞女?这是指湘西一些美貌而年轻的少女,被所谓的山神看上了,然后整日收拾妆容,幻想着山神来娶她,如同痴迷,到了临死的时候,她会穿上漂亮而鲜艳的嫁妆,面如桃花、眸如星子,浑身透出一股馨人的清香,然后绝食而死。
    作为湘西三怪的落花洞女,宿命本来应是死亡的,然而她不但没死,而且还拥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来自山神的力量。
    以上便是这个插班生所有的底细。
    然而让她困惑的是,若不进入那种状态,她就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
    这世间的修行者分两种,有的是兼容并蓄,有的则是单有所长。
    便如同有的能够走阴、神算的先生,本身就只是一个枯瘦的老头儿或者老婆子,别说是这些生龙活虎的特种兵了,便是一个普通的小年青,一把水果刀,也能够将其捅死由此可见,这样的对抗赛有多么无理。
    与白露潭一样的还有朱晨晨和腾晓,他们本来并不擅长这些体能格斗的技艺,这几天的训练几乎都要欲死欲仙,要不是硬拼着心中那股绝不认输的信念,和胸腹中的一口火气,定然是支撑不了这拿人当作牲口一般操持的训练的。然而明天又要搞什么所谓的友谊对抗赛,更加是让人头疼。
    在这一片愁云惨淡的气氛中,食堂门口走进一群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来。
    因为不是选国旗仪仗队,所以这些人自然也是有高有低。不过因为长期的训练和精神凝聚所致,他们给人的感觉,气场十分强大。
    这些是刚刚野外拉练回来的士兵们,洗过澡后的他们穿着紧绷的小背心,肌肉恨不得把衣服给撑爆。
    看着这些军中汉子,我们的心中又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又吃了一会儿,一个眼睛灵活的小个子军人端着盘子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因为同处一个营地,而且又共用食堂,所以我们和这个部队的成员也多少有些认识,而这个叫做老光的军人,则是我比较熟的一个。他将堆满食物的餐盘往桌子上一放,然后问我,说陆左,听说明天你们集训营,和我们中队有一场友谊对抗赛啊?
    我苦着脸,说你丫的早就知道了,还跑过来这里问个啥?
    老光嘿嘿地笑,我莫名其妙地感觉有一些猥琐。果然,他眼睛一转,看向了我身边的这几个女性,说你们是不是也要上场啊?我们中队没有女孩子,到时候不是要我们跟女孩子打了啊?那样子……嘿嘿!他笑得古怪,短发王小加是个火辣的性子,杏眼一瞪,说女的怎么了?女的照样能够把你打得哭爹喊娘,哼!
    老光耸了耸肩膀,拿起勺子往嘴里刨了几口饭,说我倒不用,到时候你喊声情哥哥,我立刻趴在地上,任你处置了!哈哈……
    王小加又气又急,伸出手猛地掐了老光的胳膊一把,这厮的肌肉坚硬如同大理石,王小加生气,用上了指甲,掐得老光连声求饶。
    一番打闹之后,老光很抱歉地告诉我,说他们上面要求明天的比试,绝对不能留情;作为军人,荣誉胜过一切,包括生命,所以到时候,别怪他老光不讲兄弟伙情分了。我一瞥嘴,说得了,好像谁要你们放水一样,到时候你若是碰到了我,绝对要用出你的全力我也好试试你的铁头功,是不是真的。
    老光哈哈笑,说哎哟喂,找上我了?你不知道我在我们红龙,是格斗第二名啊?除了霸王那个死变态,老子可是拳打百花岭啊,小样!不过,我倒是衷心地希望能和小潭或者晨晨比一比,到时候我让你们美女面前,命不命的,都是小事……
    吃完了饭,我们去泡药浴,秦振有些发愁,说看来跟兵哥哥这几天的感情算是白费了,他们上面应该是下了动员令的,若是被我们这群杂牌军弄翻了,估计他们上面的将军都要暴跳如雷了,那位爷可是个炮仗性子,到时候把他们老大拉过去一通臭骂,下面定然也要遭殃。所以,明天的对抗,凶多吉少了。
    我也叹气,若是能够下蛊,小爷我这肥虫子一出,那三十来号壮汉自然是轻而易举。
    舍近求远、缘木求鱼,果然不是王道啊。
    待在集训营中也是无聊,这几日金蚕蛊和小妖朵朵被我放了假,跑到山中去到处玩耍,吃的吃食,修的修练,疯惯了,还得叫回来为好。
    当天晚上我默念两者的名字,然后偷偷摸摸跑去上厕所,将其找回来,有备无患。
    次日清晨,在偌大的操场上面竖立起了一个简易的擂台,我们和老光他们部队在上面集合,然后双方领导致词,在进行了一番“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套话演讲之后,朱科长宣布了第一场比赛的开始。
    对抗第一赛,黄鹏飞vs两米巨汉,代号先锋。

猜你喜欢: 《你是明珠,莫蒙尘》 《重回七九撩军夫》 《重生最强弃少》 《八荒剑尊》 《金牌主持》 《戒求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