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走后门

    吃完晚饭,我们一伙人坐在训练场西边的梅花桩上面发愁。{请在138看书,全文字阅读}
    对于竞赛,大家其实还是蛮期待的,毕竟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考验,然而分组,却着实让我们头疼。有一句话一直很流行,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友”,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基本上都不会有弱者,但怕就怕是不齐心就如同拔河,劲儿不往一处使,到时候每个人都难受,耽搁全部。
    所以我们无比殷切地希望,我、秦振、滕晓、朱晨晨、白露潭和王小加六人,能够同分在一个小组里。
    然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秦振怂恿我,既然我跟集训营的大档头贾团结、三档头林齐鸣还有那个美女教官那么熟络,不如去走走后门,也不要什么特殊待遇,只求把我们这些个平日里常常厮混的家伙,分在一起,不要自相残杀才好。
    秦振一开了这个头,立刻得到了其余几人的附和,纷纷说是啊。
    连本届新科探花王小加同志都拉着我的衣角,也说是啊,陆左,瞧瞧我们这伙人里,就你跟教官们混得最熟,豁出脸面去,一定要给我们争取回来;要不然,如果我们被分到别的小组,到时候见到你就一通追杀,毫不留情。
    她说得咬牙切齿,旁人深以为然,而我则满脑门子的汗水,这些家伙都只是看到了表象,竟然认为我跟惠明老和尚有那么一腿天可怜见,那老大师天天恨不得给我来一个断子绝孙腿呢!
    不过看着同志们期冀的目光,我感觉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估计要被这伙兄弟姐妹们的口水给淹没了,于是跳下梅花桩,呸呸呸,用口水擦手,鼓足了勇气,朝着教官办公室走去。当然,我能找的自然只有玉衡剑林齐鸣。这家伙既然说过要罩着我,我现在去求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绕过食堂和电教室,我来到前排的教官办公室,发现黄鹏飞和他几个熟络的道友,也正鬼鬼祟祟地在附近徘徊,看到我,顿时就眼神闪烁,不自然地东张西望起来。
    我们像是公交车上同时伸进同一个口袋里的两个小偷,有一种心照不宣又不愿意承认的尴尬。
    于是我们对峙起来,开始欣赏路边的花草,和草丛中爬行的小虫子。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悄然过去。
    时间就这样流逝,我不想给黄鹏飞留下话柄,他也不想让我知道某些事情,于是就这样僵持着。除了我们之外,还出现了几伙人,或者三两个,或者四五成群,都在犹豫,都在徘徊,但最后又都遁入暗处,隐匿了身形。
    我很郁闷,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拉不下这个脸来,于是等到几个教官办公室的灯相继熄灭,也没有见到谁能够得逞。我垂头丧气地返回梅花桩,却见人影全无,估计是等不耐烦,自个儿回去睡觉了。
    往回走,没几步,就碰上了怒气冲冲的尹悦。
    因为她的课我交出了一个相当烂的成绩,所以我有些怵她,正思虑着如何解释,结果她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脆钉壳。因为用足了气力,我龇牙咧嘴,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我并不敢对她还手,装孙子一般挨这小姑奶奶的一通训斥,头都低到了腰眼上,泪眼婆娑地表示了高度的忏悔和歉意,并且真诚地请求得到她的原谅。
    或许是我表现得实在是太真诚了,尹悦心中的那口恶气终于消解,脸上有了笑容。
    她问我刚才跑哪儿去了,怎么人也找不到?
    我哪里敢讲自己是去走后门,然后跟黄鹏飞大眼对小眼地磨蹭了半天?于是心虚地说刚刚去尿尿了,结果尹悦又给了我一记老拳,差一点没把晚饭吐出来。揍完我,这个暴力女教官点着我的额头,说林老大让我给你带个话,让你安心地等着,不要出昏招,他会帮你安排试炼的事情的。
    我大喜过望,连忙握着尹悦的手,一阵感激,将刚刚被揍的委屈和恼怒给抛到了后脑勺去。
    朝中有人好做官,古人诚不欺我啊!
    当下我屁颠儿跑回宿舍,找到了秦振和滕晓,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换来了两人膜拜的尊敬。秦振说要不说你老陆是俺们集训营里第一玲珑的学员呢,这么快就搞定了,还说跟贾总教官没有关系,说出来谁信啊!哈哈,不错,到时候不用自相残杀了。
    我们怀着美好的心情睡觉,山风习习,从窗外吹进沉闷的宿舍里,让人感觉无比的惬意,连外面的蛐蛐虫吟,也变得美妙了许多。
    第二天清晨,没有该死的体能训练,也没有让人头疼的各种课程,我们被允许在这基地的山谷附近自由活动,包括分组在内的具体试炼事宜,将在下午两点钟于电教室里宣布。我体内的生物钟在六点钟的时候,准时催促我醒过来,洗漱完毕,我来到操场旁边的健身房,发现虽然是放了小假,但是跟我一样早起的人并不在少数,大多都在进行恢复性的锻炼。
    我来到操场边缘的草地上,然后开始按照《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固体一节,开始了古怪的锻炼。
    经过集训营中十五天的培训,我已然了解了这法门中的套路,其实是结合了古瑜伽、心经、古武术以及军中杀技等手法,融合而成,对于人体的改造是十分有用的。抄录这法子的山阁老因为考虑到了蛊师孱弱的体质,所以并没有许多为难人的套路,而是需要用心、用意志、用感悟来将其学至大成。
    总体来说,《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是我需要用一生去参详的宝典。还是那句老话,我懂得越多,便知道自己知道得越少。很拗口的一句话,但是世间至理,莫不如此。
    整个一套动作练下来,我浑身都是汗水,热气腾腾,白色的雾气从头顶往上冒,像根蜡烛。
    朱晨晨、白露潭和王小加从我旁边路过,问我这慢腾腾像太极又像瑜伽的套路,跟老太太伸胳膊一样的,到底好不好用?我擦一把汗水,说还行,她们又问我昨天夜里去找教官的成果怎么样?我点点头,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基本上没有问题。朱晨晨、白露潭欢呼雀跃,然后沿着操场开始跑步,王小加则留了下来。
    她脸色凝重地问我,说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子妖气?
    那个时候的我已然在杂毛小道处学会了隐匿气息的法子,槐木牌也能够将两个朵朵的气息所遮盖,就连林齐鸣都看不出个大概来,而王小加这么跟我说,让我不由得心中一跳,问她此话怎讲?
    她说不知道怎么讲,就是我刚才在倒立腾挪的时候,她感觉到的一丝丝黑气,所以才出言提醒。
    我想到她有那与大自然十分契合的体质,心中释然。
    我们这些人的资料,只有几个教官手上会有详细的,学员之间其实并不了解底细,于是我告诉她,我其实是一个养蛊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妖精,所以才会有这样子的情况发生。她眼睛瞪得大大,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养蛊人……不都是些眼睛糊满眼屎的干瘦老头、老太太么,天底下怎么会有像你这样强壮如牛的蛊师?
    她夸张的神情让我们都笑了起来,笑完之后,王小加含笑跟我说:“你是一个相当有领导力,让人安心的人,能和你在一个队里,我想我会很安心的,陆左。一定要加油啊!”
    我伸手跟她紧紧一握,说如果能和你在一个队,我会的。
    难得的休息,我自然要出去晃荡,因为要找寻小妖,所以我还是需要避开一些耳目的。慧明等教官对我家朵朵和小妖等宝贝儿,自然是清楚的,于是我便也任由小妖在这附近山头的老林子里面厮混。她也是个不错的娃娃,在山林中找出许多茯苓、黄精和天门冬之类的吃食,非逼着金蚕蛊改吃素。
    肥虫子表示不堪其扰,四处乱逃,然后又被小妖朵朵一通追杀。
    我在密林中陪着几个小家伙好好玩了一上午,弥补了这些天来对她们的亏欠。不过我总是忘不了行气的法子,小妖朵朵见我练得勤快,让我跟她打一架。我说我不欺负小女孩子,胜之不武,她不依,非闹,于是就勉强交手,而肥虫子和朵朵则在背阴处围观助威。
    我和小妖朵朵交手了三个回合:第一场,她胜;第二场,我败;第三场,我被揍得投降了。
    我心灰意冷地被小妖虐待了三个回合,才知道自己和麒麟胎出身的小妖之间的距离有多大小家伙全身刚硬如铁,我哪里是和一个小女孩在战斗,简直是在跟一块石头对碰。不过完败的我也还是很高兴,因为颇有阿q精神的我不断地劝慰自己:我是蛊师,我是蛊师,我是蛊师……
    对啊,正如王小加所说,我在蛊师里面是最强壮的,在肉搏者里面是最会下毒的啊!
    下午两点,31名学员齐聚老楼的电教室,等待着教官们宣布分组结果。

猜你喜欢: 《异鬼之下》 《名侦探之变态科学家》 《鬼王狂妃别太野》 《我家王爷很傲娇》 《重生1986》 《情深何必缘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