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破阵狂战

    在周遭女孩子嫌弃恐惧的目光中,我宝相庄严地双手合十,高声念了起来。(138看书,小说更快更好.138看书.)
    我不知道黄鹏飞他们到底还有什么手段,也不知道黑雾外面那恐怖的沙沙声响到底是什么,我等不及让那狗日的变着法子过来虐待我们,于是只是将希望寄托于阵外的金蚕蛊,让它帮助我们来脱阵。
    肥虫子向来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也从来都不辜负我的期望,在我话音刚落的下一秒,一只强壮的猴子突然出现在了那支黑幻斗罡令旗旁,往上一拔,那一面的黑雾顿时收敛殆尽,然后我看到了站在对面、虎视眈眈的黄鹏飞等人,万分诧异的面容。
    黄鹏飞正手持着七星木剑在主持法阵,呼风唤雨,浓烟滚滚,道人甲在准备几扎纸人,道人乙蹲立在一具腐尸的额头上面,用符笔画画,而八极拳陈柯的脚下,则有一小堆准备妥当的石头,正眯着眼睛往这边瞧过来呢。
    视线之中,并没有见到唯一的女性孙静。
    但是我感觉她应该在某一个看不见的地方,弄那沙沙的声音以及相关的事情。
    那一套黑幻斗罡令旗共分五面,每一面对应”金木水火土“中的其中一项。那野猴子手中的一支,便是黑水斗罡。见到半路杀出的这程咬金,黄鹏飞不由气得吐了一口老血,从角落里窜出来的黑色火焰顿时一暗,不再嚣张。
    他费尽心思搞出来的鬼阴火旗阵,便已然破解一半。
    八极拳陈柯在计划中,本来就是作为人性投石机而存在,只是刚才黑雾遮挡了视线,而且黄鹏飞在作法,法阵轻易不能承受外力,为避免旁生枝节,故而没有发动。此刻见到这阵法摇摇欲坠,他知道术法或许并不能将我等困住,不知又要耗费了多少力气,于是恼怒异常,把这邪火给发泄到了拔了旗子、爬到另一头的猴子身上,手中那碗口大的石块儿,就嗖的一声飞,转瞬即至,直奔其身。
    金蚕蛊控制了这猴子,但是这副干瘦如柴的躯体跟它那肥硕而小巧的身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故而反应迟钝,躲闪不及,脑门就被这飞掠而过的石头重重砸上,一头栽倒在地,不再动弹。
    却是半个脑瓜儿,被开了瓢。
    无论是黄鹏飞,还是陈柯,他们的特点便是杀伐果断,出手毫不留情。
    在他们的心中,似乎没有对于生命的敬仰,就如同日日杀猪的屠夫,弄死个把猴子,也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心中畅快而已。不过我很快发现了,在陈柯的心中,我们跟那猴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的脚尖一挑,又一块碗口大的平扁石头跳入了他的手里,抬腿扭胯,右臂使劲儿一掼,那石头便化作了一道白光,朝着我们这边飞来。
    目标,似乎是我。
    这东西厉害,梁山泊中的好汉没羽箭张清就是凭借这一手,连败了包括青面兽杨志、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横、大刀关胜在内的十五员战将,端的是凶猛。见那石块如一道白光转瞬及至,我并不敢接,一个铁板桥翻下,那石块擦着我的额头掠过,划拉出一道血口子来,火辣辣的。
    还没反应过来,风声又至,这石块竟然朝着我的下身击来,以这力道,中者必然是断子绝孙,蛋碎一地。
    忒狠毒了!我顿时怒火中烧起来。
    所幸王小加前跨一步,托住了这块石头,双手化圈,以柔劲将其团团转于手心处。
    而阵法一破,老赵、滕晓和拖着腿上伤势的秦振都迎着这飞舞的石块冲了出去。
    朱晨晨也是,陈柯有石块,她却是双手飞针,簌簌地飞。
    这飞针射出,是有讲究的,轻轻巧巧的一根飞针,成纺梭型,重量不达几克,若无方法,自然几米即落,毫无力道;若说这世间玩这东西最出名的,莫过于金庸文中以丝线操控的东方不败,而朱晨晨这飞针,却与东方不败的银针有着相似之处,是采用特殊材质铸就而成,念头留于针尖,仿如御剑。
    御剑啊!还珠楼主的一部《蜀山剑侠传》,热血了几代人。
    然而跟话本传奇中所不同的是,朱晨晨这飞针并没有那般神奇,留在针尖的念头也只是能够保持牛顿第一定律的存在,叮叮叮几声响动,与陈柯扔来的几块石头擦出了好几才火花,在这昏暗的空间中,尤其让人心惊肉跳。
    在我站直起身来的时候,老赵、滕晓和秦振已然跟黄鹏飞、两个道人对上了手。
    朱晨晨的飞针已然射完,也和跟陈柯交手了两个回合。
    王小加正在大步冲上前,去支援朱晨晨,一番昏天暗地的大战即将要开场了,而就在白露潭冲出这三面黑雾环绕的法阵时,草丛中突然跳出了许多黑色甲壳、略带些绛紫色光芒的小虫子,趴在了她的腿上,厚厚一层,如同鳞甲。女孩子向来怕虫,即使生活在苗疆的白露潭也是如此,她惊声尖叫,啊的一下,使劲儿跺腿,不过随着那些虫子爬满她的下身,她终于忍耐不住,突然跪倒在地,浑身直抽抽。
    这些黑色甲壳的小虫子,便是刚刚黑雾周围传出来的沙沙声响,倘若不是肥虫子即时破了那鬼阴火旗阵,估计不但会有幽黑的鬼火缠身,而且这些密密麻麻的小东西也会将我们给吞没。
    黄鹏飞绸缪已久,阴损得没屁眼的招数是一套又一套。
    听到白露潭惨烈到极点的尖叫,我一边快步追上,一边紧张地高声叫唤不知道藏在哪里准备阴人的金蚕蛊,过来解毒驱虫。然而也就是在此刻,我们在山道下面所遇到的那一股阴凉滑腻的气息,又从地心处汇集而来,钻进了白露潭的身子里。
    这股气息一开始缓慢,然后骤然一收缩,将已经靠近旁边的我给吓了一跳,连忙越过去。
    只听到一阵“砰”的震响,缠在了白露潭长腿上面的黑甲壳小虫子全部都散落在了一旁,而这个女孩儿的浑身则直冒青光。
    我瞧了一眼,感觉她似乎还有一些主动的意识,想来便算是请神上身了。
    这股气息与我们所能够感受到的灵体不一样,阴冷中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正气,似乎与这空间中的能量全然不同。我知道白露潭暂时没事,便快步赶往主战场,朝着黄鹏飞那小子冲去。
    老赵并没有如同一开始自我介绍的计划,去与八极拳陈柯对上那人型投石机已经被两个巾帼英雌给缠上而这里面身手最厉害的,依然是那个阵破了之后吐了几口老血的黄鹏飞。两人都手持木剑,老赵手中是肥城桃木,而黄鹏飞则是茅山加持过的七星木剑,一时间剑走如龙,上下翻飞。
    刚才在阵中对我们蛊惑萦绕的那些野鬼灵物,被黄鹏飞拘了,在身边飘荡,声威猖獗。
    两人打得旗鼓相当,但似乎黄鹏飞的木剑要更厉害些,剑法也一如杂毛小道的手段,十分犀利。相较而言,老赵似乎吃力一些,然而我心中却有一种这个家伙好像并没有用尽全力的感觉。不过见到我冲了上来,黄鹏飞到底也是个聪明人,身形一张一缩,往后面疾退几步,左手朝着怀中摸去。
    老赵是个十分敏感的人,见到此情景,立刻往旁边一闪,一道黑光就朝着跑上近前的我射来。
    我眼皮急跳,这东西似乎十分危险。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胸前一阵晃动,小妖朵朵已然冲出了槐木牌中,双手往前一推,那道黑线就停留在了她手心前十厘米处,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用一团柔嫩的树叶,里面似乎还包裹着什么。
    这小狐媚子毫不犹豫地左手一挥,那东西便朝着旁边的道人甲飞去。
    那道人甲的对手是滕晓,他在进营不久后便臭味相投地和黄鹏飞混在一起,据说是鲁东(借代省名)崂山的真传弟子,因为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故而与道人乙一般,不叙名字。不过说是小人物,但是能进得这营中的,有几个是草包?他之前便已然在准备送葬的那种剪纸人儿,此刻已经活灵活泛起来。
    那金童玉女的纸刀锋利,将他的对手滕晓逼得左闪右避。
    滕晓自言曾习得刘贵珍老先生所传的狭义内养功,爆发起来威力惊人,然而他在没有爆发的时候,也就是个脚快的家伙,此刻应付得狼狈不堪,没想到小妖朵朵这一下子,那卷树叶砸在了道人甲的左臂上,顿时墨绿色的浆汁四溅,一股熏臭焦熟的肉味,便升腾而起,在空间中飘散。
    没想到这树叶包裹的植物浆汁,竟然有如同那浓硫酸一般的效果。
    道人甲惨叫着往后退去,从腰间里掏出水壶,往胳膊上面倾倒清水,那一对红色的纸影在给他做着掩护。
    而也在这个时候,一直如同余则成一般潜伏着的肥虫子骤然发威,它悄然潜入了陈柯的后门处,奋力一顶,那个双手战巾帼的八极拳高手一阵惊天动地的嘶嚎,不顾形象地跪倒在地,双手不再防守,而是往屁股后面扣去。
    见这两人受损,形势十分不利,黄鹏飞眉头一皱,大声喊道风紧扯呼,毫不犹豫地纵身就往路边山涧下跳去,连小妖朵朵挥手指挥的那疯狂青草,都留不住他的身形。
    那道人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也是纵身往下跳去。
    不过道人甲和倒地的陈柯倒是被野草缠住,接着一道红色的身影越过白露潭,跳下了山涧。
    这山涧深近百米,跳下去自然会死人,我们跑到旁边一看,只见几道登山绳在岩壁上挂着,秦振一身的伤,恼怒得很,腿上的虎牙顿时弹起,要往那绳子砍去,突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不可……”

猜你喜欢: 《我只是艘工业舰》 《火仙纪》 《火影之联盟》 《奥特曼格斗进化》 《全红楼都在围观贾赦闹上进》 《最后的帝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