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战战战,或者生,或者死

    王小加舌尖如绽春雷,破字诀一经出口,立刻在空间中来回震荡。
    而在她面前,则出现了一大篷黑色迷雾,皆为此地阴气聚集而成,将整个空间蒙上了一层迷雾,让人难以找寻踪影。然而身处于精准核算卦位上的我们,却能够透过那层迷雾,看到里面的动静王小加启动法阵之后,轻盈的身子如同风中的垂柳,左三右四,几步便摇出了驼背老头的攻击范围。
    然而那老头见到此情形,却并不惊慌,作为一个老江湖,他自然知道王小加盘坐在此处,不惊不慌,定然是有所凭恃,然而他本是高人前辈,艺高人胆大,并不在意这些什么阴谋阳谋,想以强横之力,蛮横地破除一切。
    于是他哈哈一笑,佝偻的身子一挺,脚踩七星斗罡步,手中的黑幡舞动如龙,卷动那黑雾往两边退散。
    空间一清,他幡旗中的那六七条鬼影如水一般流淌而出,凭借着感应,朝着往后方退却而去的王小加衔尾追击。那些个鬼影青色黑颜,无数骷髅头在周遭翻滚,十分吓人。
    瞧这情形,想来若沾在身上,定然是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不过我们费尽大晚上的时间,依托地势布置的阵法,哪里有这么好相与,立刻就有股阴煞之气从一个卦点处喷炸出来,将这逐尾而来的鬼影给阻隔住。
    这阴煞之气是用符纸从地底通过法阵凝结而来,若是寻常猛兽被这一洗,定然冻僵当场,意识涣散,动弹不得,然而同为阴灵之体,那些鬼影却并未曾受到影响。所不同的是,那阴煞之气将这些个鬼影如同胶水一般凝住,不让其在进一寸。鬼物若为灵体,穿墙过室,轻而易举,然而在这阵中,一举一动,却是都受到炁场的严重影响,束手束脚,犹如水中行路,自由不得。
    那神通鬼索魂却并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它若具象为实物,形如降临,便如同那水草鬼、以及所有的灵界来客一般,有着生物体所有的特征。它大步朝着王小加追来,手中的狼牙棒再次高高挥起。
    驼背老头也开始行动了,他走得慢腾腾,如同郊游一般,浑不在意。
    我们布置的机关陷阱也开始启动了,抹了蛊毒的暗箭、削得尖锐的竹签木刺、铺上草皮的陷坑、牵扯绳子的秋千撞、潜伏已久的毒蛇……这些东西纷纷朝着驼背老头身上招呼而去。
    然而让人震惊的事情出现了,虽然视线被黑夜和阵法中的迷障所阻拦,然而这个老头却仿佛浑身上下都长了眼睛一样,居然能够在以最精准、最不费气力的闪避方式,巧妙地避开所有的攻击,连那弹射而起的碧绿青蛇,都被他提前一步挡住,那双老旧的、满是泥土的解放鞋轻轻一碾,这蛇便含愤死去,一点儿声息都没有地成为了一滩烂泥。
    这个驼背老头实在不简单,看来赵磊男、陈启昌等人的死亡并不是偶然。
    别的不说,光这家伙一个人,便足以应付那个小队的大部分成员。
    而就在这时,林子后边传来了几声童稚的叫喊声,接着便是一团乱斗,想来在外围布防的秦振、老庄和滕晓等人已经和驼背老头带来的那两个少年人接上了火。当下我们也不犹豫,除了让虚弱无力的白露潭继续隐藏之外,我和朱晨晨已然掀开了身上的草皮,朝着那个驼背老头冲去。
    口含甘草茎,闯入迷阵中,那个牛波伊轰轰的驼背老头立刻就发现了,猛然扭过头来,眯眼看我。
    他的目光犹如两道尖锐锋寒的匕首,扎得我生疼,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定然是名动一方的大拿,初生牛犊的我却并不惧怕,双手一搓,九字真言“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默念好几遍,顿时感觉无穷的力量源源不断地从虚空中涌到了身上的皮肤来,微微发麻,结了个大金刚轮印,朝着这驼背老头的身上打去。
    因为肥虫子需要指挥它的虫虫部队,或者说需要这个混世小魔王当督战队,所以它并不在我的体内。
    我完全就是凭借着自身的力量,以及与空间所契合的那股气场,在与驼背老头硬拼。
    他不慌不忙,伸出一双枯瘦如柴的鹰爪子,回手平推,与我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火星撞地球!
    这驼背老头的双手如同钢筋一般坚韧,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让我的双手都发酸手软,手腕和胳膊的关节处,竟然有要脱臼的迹象。要知道我的身体可是经过金蚕蛊近两年时间的反复疏通和温养,并不比杂毛小道这种自小出身道门、各种药材打熬的身体,弱上多少,没想到竟然被这么一个干瘦老头,给弄得有松垮奔溃的危险。
    在我和驼背老头对拼的时候,朱晨晨已经甩出了两记飞针,朝着他的双目射去。
    那飞针的速度和力道,堪比子弹,而且还准确无比,眼看着就要飞临到了驼背老头赤红的双眼之前时,突然从他的脸上,伸出了几道黑色如同章鱼一般的触角,将这飞针轻轻一粘,随意挥动,这携带着巨大动力势能的飞针立刻失去了威力,轻飘飘地跌落在了地上。
    我被这反震的力道弄得往后疾退几步,而驼背老头也不好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阴晴不定。
    他脸颊边的黑色触角无意识地在游动,给人以阴森怪异的感觉。驼背老头并非是什么怪物,他只不过将鬼魂之力融于体内,然后将其像寄生虫一样安置在脸上,随时可以用作支援。我胸中血气翻腾,然而却并不气馁,反而变得异常高兴起来,刚一停稳,又跻身而上。
    这个家伙身上既然寄生得有鬼魂之力,那么不管他的力量有多么强横,都必定天然地受制于我。
    恶魔巫手,从属性上面来说,便是专门针对这种阴灵之力的,虽然他比我强上许多,但是每一次短兵相接,都会让他的力量变得更加紊乱、难以控制,甚至有可能会崩溃。便用这般的水磨功夫,顶不住了我就回撤,利用阵法的掩护调节气息,等到外围人员将那两个少年搞定,再过来将这个骄狂的老头儿给制住。
    或杀死,或擒获,没有第三条路!
    这便是我们之前的数个作战计划里,其中的一个缠住强者,剪除羽翼,然后围殴而上。
    我开始与驼背老头交上了手,在旁周旋,并不硬顶。作为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年人,长年来跟鬼魂邪物打交道,让他的身体机能慢慢减退,他虽然能够用术法维持身体的强壮,力量也强横,然而反应力却已经开始退化了,舞动着那黑幡旗,有一些跟不上节奏,一时之间,僵持下来。
    虽然他身体里时不时射出几道闪电一般的滑腻触手,但是却完全被我的恶魔巫手给克制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妖朵朵已经配合王小加缠上了神通鬼索魂,朵朵也陡然出现在夜空中,双手挥舞出种种玄妙的手印,与驼背老头黑色幡旗中的恶鬼相搏。朱晨晨手腕上有一串颗颗晶莹透亮的黄色玛瑙,上面的每一颗珠子,都雕刻得有一个肥头大耳、面露笑容的弥勒佛,此刻也闪耀出璀璨的光华,将那黑幡旗上面的黑色鬼影给压制得不敢嚣张。
    朵朵和小妖朵朵的身上,时不时地洒落下青色的光华来这是青木乙罡,最契合植物生命体的磁能,朵朵继承的是鬼妖之身的全部修为,尤为浑厚,而小妖朵朵则是重修再造,虽然稀薄,但是却似乎更加精纯一些。这些光华一落地,那些听过招呼的草藤立刻疯长,如同游动的长蛇,朝着驼背老头和他的索魂身上,攀爬而去。
    这些疯狂的草藤虽然并不能靠近他们,但是却将其大部分心思给牵扯在了地上面去。
    天时、地利、人和,我们都占有优势,然而即便是如此,我们依旧是处于下风,大部分时间都被这个驼背老头压着追打。这便是驼背老头无视任何阴谋、阳谋,敢于悍然直入的底气之所以如此霸气,是因为他有远远强过我们的实力,在做支持。
    不过这样的优势在被我们一点儿、一点儿地磨减,它终有消失不见的一刻。
    正打斗得激烈,我的双臂发麻,有些想依托阵法,先潜出歇息的时候,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了杀猪一般的稚嫩声音。这声音并不属于我们,显然就是跟着驼背老头前来的那两个少年人发出。而瞧这力度,我估计定然是肥虫子那个小家伙在捣鬼了,因为我们这些人里面,最能够让人惊恐的,莫过于那小家伙。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驼背老头的脸色突然大变了。
    他原先还有些悠哉游哉地与我们过手,到了此刻,终于明白也许我们有可以将他给弄死在这里,于是他脸上的那些老人斑开始如同活物一样游动起来,手中那黑旗幡往地上一插,口中一声大喝,顿时风卷云涌,大地震动,我们费尽一晚上布置的阵法,竟然给飓风席卷一般,全然崩溃了。
    “死……”

猜你喜欢: 《我的穿越有点问题》 《桃运治疗师》 《血染侠衣》 《继表妹》 《超级透视(颜祯)》 《神来自未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