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烈阳破空,震镜浸染

    这个牛头人面的头颅远远看去,十分巨大,几乎遮盖了我们整个视界,然而具体有多大,我们有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数值可以形容;但是当我们跑到了山岭上的时候,发现那头颅其实并没有我们仰看的时候那么大,不知道是波纹反射,还是其他高深物理空间学的原因,感觉这个家伙最多比索魂大一圈而已。
    这家伙并非像电影中牛魔王那种造型,它脸上的皱纹仿佛全部都是有爬虫组成,密密麻麻地蠕动,每一条虫子都有着自己的气息,无数的颜色将其装扮成恐怖的魔灵,混乱得让人看一眼就崩溃我简直无法对它的外貌再做任何具象的描写,因为我从始至终就只有瞧到它一眼,便觉得恐惧的心情,将我给紧紧抓住。
    就如同坐过山车,在顶峰往下面冲刺的那种状态感,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然后老赵像发疯了一样招呼滕晓,大叫赶紧勾引地火,破了这个乾坤虫环……
    “啊……”
    被黑甲铁武士追逐的朱晨晨已然将后面的家伙引至了阳面坡前,仰望着头顶上那陡然出显得恐怖怪物,不由得失声大叫起来。
    脚程最快的滕晓,早已冲到了山坡朝南向阳面的一处隐秘而简陋的祭坛前,猛地一咬舌尖,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口中急剧地喝念着天雷勾动地火的咒诀。这速度,估计已经创下了他平生以来最快的记录。在之前的精心布置之下,山体一阵摇动,之前还只是冒着缕缕青烟的地缝之中,一阵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红光在蕴积。
    大地在摇动,山体在走移,而那个被神通鬼索魂所召唤出来的牛头巨汉,如同符咒虫身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而在此之前,它的脸上如果要用人的表情来猜度的话,应该是暴戾和蔑视世间一切的残忍。
    我心中猛跳,伸手将准备前冲而去的朵朵和小妖给揽了回来,火急火燎地强行塞进了槐木牌中,然后紧紧抱着胳膊,双手归元,默守本心。接着,在滕晓疯狂的作法下,在老赵连滚带爬摸到岭肩上、忙不迭地用手中桃木剑的指引下,寸草不生的坡地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大缝来。
    然后有明耀如同太阳强光的白色光线,从里面火山喷发一般的绽放开来。
    经过老赵提醒,我们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的效果,连忙紧闭双眼,然后将头低下来,不往前看。
    这光线蕴含着最纯粹的阳刚烈意,陡然冲出,如同浴火重生的火凤凰。
    轰
    即使低下头什么也不看,那道光芒仍然穿透所有的一切,抵达了我眼睛中,将我的视野,变成了茫茫的一片白。
    哞……
    我听到了一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恐怖怒吼,接着这吼声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生生掐断,消失无踪。仅仅几秒钟,我便忍耐不住心中的焦急,眼含着被刺激得流淌不息的泪水,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之中,看到空地上面除了游动的光能量外,别无他物。
    驼背老头通过索魂召唤出来的那个恐怖牛头巨人,因为空间碎裂,已然不见了踪影。
    呃,不对,我看到一块热腾腾的牛头跌落在刚刚出现的空间下方,流了一地的血。这血很奇怪,是蓝色的,上面有五彩梦幻的元素组成。这时槐木牌中的小妖朵朵强忍这空间中那强光照射的不适应感,冒出头来,拉着我往那个地方飞奔,边跑边说,陆左,快点过去,用你的镜子沾那蓝色的血,快,不然就要分解了。
    我本来离得不远,听到她如此急迫,也管不得旁人,飞步过去,将震镜拿出,往血泊中按去。
    这一按,才发现血液只剩下了一点点,一接触震镜,那剩余的血液就融汇在铜色的镜面中,染成了淡淡的幽蓝。小妖朵朵又喊,让我运转里面的人妻镜灵,旋转,吸收空间中那些残留的阴灵,吸纳干净,要快。我抬起拿着震镜的手,还没有跟人妻镜灵沟通,她便开始疯狂地转动起来,将空气中那股磅礴无尽的力量,给吸收入内。
    这阴灵,纯粹得让人心生嫉妒。
    然而不到十几秒的功夫,那些气息便消失不见了,就连我面前的这颗巨大牛头,都分解成了粉末,风一吹,悄然不踪影。直到此刻,我才来得及回过头来,只见一直陪在驼背老头身边、燃烧生命一般召唤出那牛头巨人的神通鬼索魂,已然不见了踪影,显然刚才的那道亮光,也顺带着击中了它。
    而驼背老头因为体内有鬼力,也被震得浑身颤抖,瘫痪在地。
    至于我们这些人,除了个个都哭得稀里哗啦之外,基本无恙。朱晨晨身后的那黑甲铁武士,也悄然无踪影。
    小妖朵朵并没有什么事情,倒是朵朵再也没有出来,显然那道亮光对她还是有着莫大的威胁。
    白露潭躺倒在一旁,显然是刚刚阻拦驼背老头的时候,受到了一些伤害,不过看她勉力站起来,似乎妨碍不大。老赵和滕晓也有一些发愣,似乎在震撼这紫薇融阳炎火阵的威力,在他们的预料中,并不会有这么强悍的,然而事实却让人惊讶得失魂落魄。
    那么,我们今天的伏击,就这么结束了么?
    在经过一阵简单的沉默之后,我并没有再让自己的脑子空白下去,而是朝着驼背老头大步走过去,必须将这个家伙先制住,不然一切都有可能会翻盘。然而当我快步走过去的时候,那个老家伙突然转过身来,艰难地抓住掉落在地的黑色幡旗,疯狂地笑,说老夫居然阴沟里翻船了,太可笑了,果然,摸黑赶路,真的很不应该,这里是阴阳鱼旋地煞的登仙岭吧,我简直是太蠢了不过你也不要得意,我要死了,你们很快也会死的。
    黄泉路上不寂寞,畅哉、畅哉!
    见我已然冲到了身前几米处,驼背老头的身体突然一阵抖动,口中有一道血箭朝我喷射而来,然后那杆幡旗也从中折断。
    见这血箭带着一道劲风扑来,我第一反应自然是躬身躲避。然而这血箭似乎并没有击向我,而是斜斜地朝着远处的黑暗夜空中射去。朱晨晨大叫不好,这狗东西用的是“呕血沥箭”,能够给同伙传递他所要表达的大部分意思。
    我心中恼怒,正想着要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只见他头一歪,口中鲜血淋漓。
    我俯下身去,将手指放在了他的鼻间,却是已经断了气。
    靠……
    我忍不住地想爆出粗口来,这个家伙如此凶猛,想来定是一条大鱼啊,眼见着就要活捉生擒、大功一件了,却没成想这个家伙不但能够临死传讯,而且还带着自杀绝技呢。此番惊险,我的全身都酸疼得厉害,但是其他人却没有受到多少实质性的伤害,即便是白露潭,也仅仅只是脱力而已。
    老赵喘着粗气走到我的面前,蹲下,然后看着这个满脸符文老人斑的驼背老者,叹息,说大名鼎鼎的渝中罗锅,就这般陨落了,果真是可惜了。
    我眉毛一跳,抓住老赵的手,说你认识这个家伙?
    老赵点头,说这个驼背老人是大名鼎鼎的渝中罗锅,本名刘彧,有人开玩笑叫他刘罗锅,是鬼面袍哥会的大供奉,除了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和白纸扇外,就属他最厉害了。我心中巨震,前两天刚刚从尹悦口中听到那鬼面袍哥会的消息,这会儿就有其大供奉杀到这里来了,莫非真的是慧明请人过来,要对付我?
    不可能啊!慧明作为一个混了几十年江湖的老官油子,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冲动的决定。
    让邪灵教酆都鸿庐的鬼面袍哥会,过来对付所有集训营的试炼学员,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大了,一查起来,慧明的晚节定然不保,只要他没有失去理智,就不会做出这么二的事情。
    这个时候岭那边传来了王小加的喊声,我抬起头,只见这个女孩朝我挥手,说这里有一个活口呢,陆左你赶紧过来。我一听,想起了刘罗锅儿还有一个徒弟在,刚刚紧急情况下,我们就交给了秦振来对付,却没想到已然将其擒获。我兴奋地跑了过去,只见那个少年躺倒在地,秦振和王小加等人围在旁边,并不靠近。
    我走上前,才发现这少年的身上,至少缠着了三条毒蛇,十来条马陆在衣服中爬动。
    秦振拍着我的肩膀,说多亏你运筹帷幄,之前死的那个少女是被你的虫子毒倒的,这个小孩儿也是不过你还别说,看着这两小孩柔柔弱弱,但是比斗起来,并不输于我们任何一人。邪道的孩子果然幸福,无数的人命给他们做垫脚石,短时间的成就,就是比我们这些苦修的穷哈哈厉害。
    我叫肥虫子把它的小兵兵赶走,然后用绳子将这个少年给捆起来,进行拷问。
    然而他十分倔强,怎么问都不肯答,一副蔑视的样子,问他们的计划、杀人行为以及目的,不肯说,最后问急了,朝我吐口水,说问你妈b,老子昨天跟着白纸扇杀你们这样的,跟杀狗一样,脑袋拿来当球踢,未必会怕你们这些吊毛?艹,要杀要剐,随便,我老大和白纸扇会跟我、张慧芳和师父报仇的!
    说完这句话,他就变得沉默了。
    我看向了王小加,她咬着嘴唇,眼泪忍不住地往外流,然后从腰间拔出匕首,毫不犹豫地一刀捅入这少年的心脏处。

猜你喜欢: 《女皇家的哲学猫》 《权少豪宠小宝贝》 《猎艳修罗》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我的娇俏女房客》 《穿越之秦末争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