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步步算计,险境危机

    见到我们的目光集中看来,身上尽是累累伤痕的陈启盛和方雨生眼睛一红,不由得悲从中来。
    陈启盛是陈启昌的堂弟,同样来自于陈家沟的他从小习武,虽然不通道巫之术,但是宗教局海纳百川,也很需要这样的人才来出外勤,更何况他们要是能够有所成长,并不比会道巫的修行者差劲。他的堂兄惨死,回忆起来,说话自然哽咽,事情的经过最后还是由来自闽越的方雨生,跟我们讲起。
    原来他们小队一开始也是秉崇着与世无争的态度,抄小路走近道,想要避开人群,直接前往碧罗雪上去找寻月亮潭。
    最开始的一天倒还不错,他们因为随机的地点选得不错,而且又决定冒雨前往,故而一夜之间,连滚带爬,领先所有的队伍,来到了我们发现惨案的坡石岩壁处。经过一天一夜高强度的行军赶路,虽然他们这一队没有女学员,但是也先后都撑不住,于是就决定在岩壁凹口处搭营歇息。
    因为他们想着不会有哪个队伍会冒着莫大危险,连夜赶路,所以并不是很担心突然的袭击。当然,出于安全的考虑,他们还是安排了陈启昌在外围放哨,而他和陈启盛则去林子里寻找干柴,准备生火,将身子暖和暖和。
    不过他们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确实没有哪个学员队,会冒着随时跌落山涧的危险,连夜冒雨赶路,所以就脚程而言,他们算得上是走得最远的。如果是那正常的试炼,有了这个时间差,他们或许真的能够最早到达月亮潭,兵不血刃地赢得胜利。
    然而事实永远不会有理想的这么简单,在他们满心欢喜地准备歇息的时候,噩运就降临了。
    方雨生告诉我们,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他和陈启盛被林子里突然冒出来的好多操川音的蒙面人袭击,是赵教官掩护了他们,并且让他们朝着南边突围。赵磊男用生命的代价,帮助两个学员赢得了一条生路。他们吓坏了,便一直跑,昼夜不停,终于在精疲力竭的时候,碰到了尹悦,并且从她的口中,得知了自己小队的噩耗。
    然而刚刚安歇没多久,却没想到又碰到了攻势更猛的追杀,幸好有诸位……
    方雨生已经有几天几夜没有好好安歇过了,说话的声音沙哑,一双眼眸遍布血丝,似乎有溢血一般的红色光芒。他脸色苍白,坐在石地上,身子不断发抖,似乎下一秒就要睡着一般。为了逃命,他们背上的行军背包早就不知道丢弃在了哪里,我叫朱晨晨弄了一些清水和干粮,让他们先吃一点,然后安歇。
    听到大家讲明缘由,我们大概能够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来上面已经猜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然而因为体制的僵化,力量也并不是很充足,故而决定取消这次试炼,并且从军方那里借调了红龙部队过来,想着找寻失踪的学员小队。然而在这一片深山老林子里,不但没有信号,而且磁场的缘故,电子仪器也很容易失效,别说是这么一点儿人,就是把上千人撒进来,也冒不出几个泡泡。
    想要清剿在这山林子中邪灵教联络来的各个组织,除非是打报告申请上面,派一定数量以上的大部队过来,不然光是红龙这样的精锐小分队,是很难起到作用的。只不过在国境边界上有这等级别的调动,国内外的情报机构恐怕又是一番忙碌,而且这样的调动,对国家战略层面上的影响也很大,轻易不可能得到批准。
    想来邪灵教也是看到了国家有这方面的顾忌,才会在这片土地上,为所欲为的。
    而且这里靠近中缅交界,这些人很容易越过国境线来往,禁止不住。
    唯一的办法,就是百花岭基地能够迅速沟通上面,然后就近调集西南局、东南局以及总局的高手过来,将这一伙人给镇压下去。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这方案能否迅速确定下来,还真的不能够指望。只希望对这次集训营给予关注的大师兄,能够尽快推动。
    对于此,尹悦不报任何期待,她在后来的时候,偷偷地告诉我,说准备试炼的前一天,她听大师兄麾下的同事白合说起,在东北那边的邪灵教又在闹事儿,情况很紧急,连远在中东黎巴嫩的大师兄也不得不结束那边的事情,火速赶回来。要真的有闲暇的高手,估计现在大部分都被借调到东北去了。
    我的脸色铁青,看来邪灵教这南北统筹的手段越来越纯熟了,声东击西,幕后的那个家伙,果真是一个可怕的战略大家。
    既然期待不了大部队的增援,那么我们惟有自救了。
    进来的通道既然已经堵死,当下我们也不用太过于着急。滕晓和老赵看着前门的洞口,其他人则好好休息,朱晨晨、王小加和白露潭拿出背包里面的急救包,给各位伤员作处理,我带着尹悦、威尔从后面的那个洞口往外爬,曲折三十几米,终于来到了悬崖间的那个平台上,夜风吹拂,我问尹悦带的通讯器材,能不能够联络到总部基地?若是能,叫几架直升飞机过来,把我们接回去便是了。
    爬过洞子,见到这一番天地,尹悦心中自然是舒畅了许多,她掏出一个军用对讲机模样的东西,然后开始忙碌起来,不断地呼叫基地。
    威尔在我旁边,身穿着厚厚黑袍的他眉头不展,说陆,假如得不到救援,而出口被堵死了,那地穴里面足足十五个人,而且还有伤员,你们所带的给养,根本就坚持不了两天的。你想过到时候,该怎么办么?
    我来到崖边,伸头看下去,下面黑朦朦的一片,如同怪兽的大嘴,山风强劲,吹得我差一点要跌入山崖下去。我稳住身子,回过头来,指着从上面垂落在崖壁间的巨大藤蔓,问他,说威尔,你曾经顺着这东西,往下面爬过么?能不能够得着谷底?
    威尔摇了摇头,说没有试过,那谷底里有邪恶之物,谁会这么尝试?
    说完,他回过神来,猛吃了一惊,说噢,天啊,陆,你不会疯了吧,难道你想顺着这些下垂的藤蔓,爬到谷底里面去?不可能,这太危险了,而且即使你能够下去,也绝对出不了这个山谷的,我发誓,那里面绝对有让人恐怖的东西在,请你千万要理智一点,别拿所有人的生命开玩笑……
    这时候尹悦回过头来,垂头丧气,说不行,这里的磁场干扰太厉害了,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总部能不能够收到消息。
    听到尹悦的回答,我苦涩地冲威尔笑了笑,说你看,伙计,有的时候我们明知道前方是死路,但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闯,能够活一人,便活一人,能够多活一分钟,便多活一分钟,如此而已。我决定明天早晨就带着人去探路,我亲爱的威尔,碰到这样的我,你是不是后悔跟着来了?
    威尔苦笑,说好吧,你真的是一个疯子,不过比起爱德华那个疯子来说,却实在可爱得多,好吧,好吧,不用明天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探路……
    看着回身准备找寻落脚点的威尔岗格罗,我小心问道:“嘿,威尔,你不会再一次扔下我不管吧?”
    攀身上了藤条的威尔给了我一个国际标准的中指,然后提醒我:“伙计,看好你那两个哭鼻子的同学,爱德华他们衔尾追来,猫腻说不定就在他们身上。”说完这话,威尔纵身往下,消失在黑夜里。我看着旁边的尹悦,摸了摸鼻子,说我总感觉他好像在跑路……
    尹悦还没有说话,从下面就传来了威尔气急败坏的怒骂:“陆,我操你大爷,说我坏话的时候,就不能够等我走远了再说?”
    尹悦呵呵笑,然后脸色严肃,说这个帅哥老外说得对,我总感觉陈启盛和方雨生出现的时机实在太过凑巧了,只怕他们身上有什么猫腻,自己不知晓,被邪灵教的那些家伙给标注了引蛇出洞而已,不然以他们两个的实力,说实话,是很难逃出伏击圈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这里等待威尔,而是返身回洞,看一看伤员们的情况。
    再次回到石府地穴,我看到刘明正坐在石榻旁,和三个兵哥哥热烈地聊天,朱晨晨在给老光这个老兵油子上药,但是眉头不展。见到我返回来,她迎上来,说老光身上中了僵尸剧毒,如果不及时处理,只怕下半夜就要高烧死去,更有尸变的可能,怎么办?
    旁边几个人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则蹲下来看了看,摇摇头说没事,我能搞定。
    兵哥哥们都长呼了一口气,老光热泪盈眶地握着我的手,说小陆,我的好弟弟,谢谢你,哥哥我还是个处男,要真的这样报销了,阎罗王那里都能冤出一包眼泪水来。
    我见刘明跟他们都很熟悉,问你们认识么?
    老光告诉我,说刘明这个吊毛是我们部队的,后来被劝退了。我好奇了,问是什么问题呀?老光他们几个特种兵都不说了,瞧向了刘明。

猜你喜欢: 《爱比死寒冷》 《桃运村医》 《荒古魔神》 《学霸男神攻略》 《末世无限夺舍》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