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身藏黑暗中,统御千万虫

    眼泪如一条线,滴落在小妖鲜花一般红润的嘴唇上面,又顺着完美的唇角滑落。i^
    过了差不多有十几秒钟,这个我本来以为已经死去的小丫头突然一动,睁开了乌黑黝亮的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哭得跟一个孩子般的我,奇怪地问道:“呸呸呸,咸死了,是什么玩意啊?咸死小娘我了!陆左……哥哥,谁欺负你了?”
    我:“……”
    朵朵:“呃,小妖姐姐……”
    震惊之后的我睁大了眼睛,还带着哽咽地哭声大声问道:“你、你、你……你不是没气了么?你不是死了么?”
    小妖朵朵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翻身从泥土里面爬了出来,嫌恶地抖落了身上那些泥土和爬虫,大声抱怨说:“臭陆左!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这个麒麟胎身,跟你们人类不一样,除了修练之外,是不用呼吸的么?你、你什么呀你,一点都不关心小娘我,哼!咦……你哭了呀?”
    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欣喜地大叫,说陆左,你哭了啊?是为我哭的么?你是不是认为小娘死了,才哭成这个丑样子?好好笑啊,第一次发现你这个古板的家伙这么有趣呢,太好玩儿了!
    我看到小妖和朵朵两个小丫头的眼睛都笑成了月芽,顿时感觉到一阵发糗其实小妖朵朵无论生死,都是能够用炁之场域来查探的,只可惜我关心则乱,手忙脚乱之下,竟如同普通人一般,跑过去量鼻息,才闹出了这一番笑话来。不过小妖既然没死,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一股暖洋洋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感谢上苍,真好。
    小妖开心地笑了一阵,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惹得我不敢再跟她斗嘴,忙问是怎么了?
    小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几秒钟,才说好险,这个臭蝙蝠好厉害,竟然能够将他体内的血液,凝聚成一个六芒星的古怪符号,打在我的身上,这力量十分有侵略性,而且与我体内的气场不吻合,所以我行不得太多的气了啊,他是想夺舍重生!通过血液意识的转移,逐渐浸染我的身体,最后掌控我的意识哼,这个丑八怪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不过他太小觑小娘我了!
    我说会有什么影响么?
    小妖为难地点头,说是啊,我这个把月估计不能够再行气,与人争斗了,不然那个家伙的血液就会趁机将我给吞噬了对不起啊陆左,我可能要回去歇息了,不过现在正是最缺人手的时候……
    我赶忙摇手,说没事,你快点进来吧,我可不想我可爱的小娘,变成那个臭老头,到时候我可是要发疯的。%&*";这里有朵朵呢,她已经长大了,可以帮很多忙呢。朵朵跟着小鸡啄米般地猛点头,说嗯嗯,小妖姐姐,你快点去休息吧,这里有朵朵在呢,我可以的,相信朵朵。
    小妖留恋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抿着嘴唇,轻轻地说道:“臭陆左,你为我哭了啊?其实若是真死了,那也无妨的呢……”说完,她化作一道白线,飞入了我胸前的槐木牌中,而我则呸呸呸地吐着口水,连道童言无忌,大风吹去,说笑的,说笑的,作不得真。
    直到槐木牌上面的光芒消失不见,我才来得及转头看向死去的爱德华男爵,只见威尔这个小子伏在同类的身子上,嘴巴正往爱德华的脖子上啃,欢畅地吸着血呢。
    见我望来,吸得差不多了的他展颜一笑,然后走过来,说陆左,你的那面镜子当真是件让人艳羡的好东西。爱德华纵横意大利数十年,从来没有吃过败仗,一身的手段让人眼花缭乱,竟然就这样,被你简单的三两下就给弄死了,太冤了,真的是让人不敢相信呢,呃……
    他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我看着他这副恶鬼般的模样,心中有些难以接受,说同类的血,你也敢吸?
    威尔耸了耸肩,说感谢神秘而玄奥的东方,将血族的精华融入自身体内的方法,我还是在萨库朗山洞里面的血池中,所学会的。难怪五戒律里面会有“领权”和“客尊”这么两条,原来是为了避免血族内部的自相残杀,相互融解啊……
    我表示不能够理解他们这样的种族,捏着鼻子说收拾下这个老家伙的尸体,快点离开,大队人马应该马上就来了,我们要重新布置;还有,麻烦你以后吸完血之后,习惯擦一下嘴巴行不,会吓坏小孩子的!
    威尔浑不在意,说你的小亡灵还会怕这个?
    不过他也只是说一说,俯身将被吸成了干尸一般的爱德华给捞起来,往黑暗中拖去,而这个时候,从外围的方向,传来了大队人马的脚步声,离这里也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
    我们两个迅速往黑暗中潜去,没走几步,就有“嗖嗖”的破空声,从头顶横飞而来。
    黑暗中,那声音尤其恐怖。
    噗、噗、噗!
    是五尺长短的标枪,三支,斜45度角插落进泥土中,尾端不断摇动,发出“仙嗡、仙嗡”的响声来。我的瞳孔骤然收缩,脑子里面突然想起了一个身高两米、为人却有些腼腆羞涩的战士来。那个叫做先锋的汉子,就是被这样的标枪所射杀,像糖葫芦一样,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我没有再逃,因为我已经沟通到了自己的本命蛊。
    我躲入了一颗齐腰粗的大树后面,探出头来打量对手,只见黑暗中来了十来个活动的黑影,已然到达了我们刚才拼斗的地方,有人在朝这边追来,有人则留在了原地察看死者。威尔扛着爱德华的尸体,见我不走了,问怎么了?我说就这几个人,我想试着拖一拖,去二号阵地吧。
    话刚一说完,一根铁头标枪飞起,朝着我们这边准确地射来,如同一颗流星,转瞬即至。
    我缩回头,那标枪擦过我的身边,朝着威尔射去。威尔不慌不忙,将背上的爱德华往前一挡,这坚硬的尸体与标枪亲密接触,发出一道让人牙齿发酸的响声,终究是射入了爱德华的体内。威尔往后蹬蹬蹬地连退了好几步,气得大骂狗屎,这家伙的力气和准头,简直是太恐怖了吧?
    我瞧清楚了来人的大致数目,深吸一口气,借助这树林的掩护,一阵狂奔,朝着我们后面的密林中飞退而去。威尔这个家伙自觉得很,将死去的爱德华拿来当作了盾牌,几分钟之内,那可怜的爱德华男爵身上就被插中了三根飞矛,根根入体。
    我们可是在茂密的丛林中奔行,那个甩标枪的家伙简直就如同用了激光制导一般,精准而有力。
    一追一逃,我们在林中狂奔了差不多有三四分钟,终于来到了二号预备阵地里。
    这一路的飞奔将我胸腔里面的气息加热到了极致,呼出的每一口气都滚烫无比,当滚到一块巨大岩石后面躲着的时候,我躺在地下,感受到胸膛里面的心脏,几乎都有跳出来的迹象。耳朵贴着地,我听到稳健有力的脚步声,六七个,似乎朝着这边快速摸来。
    我闭上眼睛,去沟通忙碌了一天的肥虫子,不知道这个家伙召集的小弟,素质到底行不行,能不能个帮我把这些追兵,给全部弄翻。
    结果当我一连通到肥虫子的视野,黑暗中密密麻麻蠕动的爬虫让我好是一阵恶寒。
    通过意识传递,我知道这里面有老鼠、魔眼蝴蝶、蜥蜴、蝎子、蜈蚣、毒蜂、蠹虫、蓝蛇、白花蛇、竹叶青、吹风蛇、金环蛇、蜈蚣、虾蟆、黑头蚂蚁、山蚂蟥、大环蚯蚓……还有好多白花花的肥蛆,所有说得出和说不出名字的毒虫蛇蚁、各路豪雄,都集聚在肥虫子的麾下,遍布在这方圆小半里的地方。
    那些泛着花花绿绿、滑腻蠕动的小东西,让我看一眼,胃中就是一阵翻腾,难受得紧。
    威尔将手上已经化作刺猬的爱德华往地上一扔,附身而来,在我耳朵边嘀咕:“怎么样,陆,你确定这里能够拦住他们?那个甩标枪的高手,简直就是制导导弹啊……不过他们为何不用火器?是为了控制动静,防止消息走漏么?那岂不是说,救援你们的大部队,也要来了?”
    追击者是紧紧跟辍着我们而来,想来就在眼前,我不理会他的话,小心探出头去观察。
    在我视线中,远处的黑暗林子里跑出了七八个人来,当头疾奔的,是一个虎背熊腰、双臂过膝的男子,他长得如同一头长臂猿一般,而在他后面有一个青衣少年,专门负责递送标枪,旁边是几个穿青衣覆鬼面的袍哥,还有两个脸上抹着白灰的黑巫僧。
    瞧这架势,这追兵的实力可谓是雄厚,我和威尔正面应该是拼不过的。
    然而就在此刻,领头的那个男子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平地中。
    我心中一阵激灵,首先跌入陷坑中的,竟然是那个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家伙,果真是天助我也。这人一跌落,旁边立即有好几个人过来将他奋力拉出坑外,接着,在我的冷笑声中,一声惨叫震天响,他们居然拉出了一大坨黑麻麻的人形物体来。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极道苍狼》 《时空古董商》 《私人科技》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 《金牌县令》

热门小说